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翻译] EF

授权书 SiriusReborn
I am sorry it took so long for me to respond! As long as you credit me and provide a link to the story in English, I see nothing wrong with you translating it. :)
**********************************************
雪地上的脚印将他引向前方的景物。当他走近时人们都装做很忙的样子。其实今天他只是作为一个监察员而来,而不是杀手。这里的人怕工作出问题,但是从雪地里挖尸体这回事能出什么岔子?他慢慢呼气,看着自己的气息象卷身的龙一般消失在空气里。

“先生!”有人叫他,“准备好了,先生!我奉命带你过去,请跟上我。”






他点头,跟着那年轻人走向需要让他确定没有问题的地点。他为寒冷无声地叹息着,但更恨自己必须到这地方来。他拉紧兜帽抱住手臂,力图抓住每一滴温暖。年轻人把他带到一个小小的孔忧氨闩芟蚬ぷ鞯亍K呓孔樱⒖涛屡鹄础?/SPAN>

“好吧好吧,”一个年纪稍大的男人柔声说道“我知道他们除了把管理调查部门的人给招来什么忙也帮不上。也许他们想让你得到尸体之后杀了其他工作人员。”

对他说话的男人身穿白色厚毛衣,他的黑发和胡子看上去沾上了细小的冰晶。叹息一声,年轻男人没有说话,他脱下夹克挂到衣架上,转向说话的人,用手理了理自己漂亮的黑色短发。深红的双眼望向那人。


“也许你已经知道了,Gast博士,我是你新的保镖。”最终他开口道,“我将负责你和Hojo博士的安全。”

Gast博士打量起眼前的年轻人。每次看见那个部门的成员他都要战栗,那些被称作管理调查部门成员的家伙无疑是神罗特别的力量。换言之,职业杀手。他们自称Turks.这个英俊笔挺的男人或许就是其中最致命成员。

“红色的眼睛…血的颜色。”Gast博士说着,眼神移回显示器,“你一定是Vincent Valentine。”

“是的。”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在挖尸体这么简单的任务里还需要保镖吧?”

“如你所言。”

Gast博士有那么一会儿看上去很困扰,但Vincent冰一样的红眼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好吧,你是想看看屏幕上有什么还是一直站在哪儿?”Gast博士问道,眼睛没有离开屏幕。

Vincent没有回答。他通过屏幕看着外面的人们操纵沉重的机器。

“这些都只是为了一具尸体?”Vincent咕哝着。“我以为我们是在复原一具重要人物的尸体,但是他们看上去是在发掘什么。”

他们看着这机器时Gast博士没有说话,当冻结在一些闪光的物质里的尸体被带出地面时,Gast博士没有出声。那不像冰,但是透明的。Vincent对屏幕眯起眼,画面里有东西不对。不管他们从地里弄出了什么,那东西对作为人来说实在太大了。

“你是个安静的人。Vincent.”Gast博士评价道,并没有看他。“能保守住秘密。”

Vincent没有从屏幕上移开眼睛.“秘密?”他轻声回答。

“是的。”身后传来声音,“一个秘密。我听说Turks都很会处理秘密。天知道你暗杀过多少人。Valentine先生。也许你比任何人都更能保守秘密。”

Vincent转身看见Hojo博士。他黑色的长发在脑后束成马尾。和Gast博士不同,Hojo的眼睛是决然的黑暗和疑虑…甚至邪恶。


Vincnet明白这样的眼睛。Turks里多少人都拥有它们。而Vincent,是寥寥几个眼神冷若冰霜的Turks之一。这让他手下的牺牲品们极度疑惑为什么自己会死。但他们知道是这个杀手是谁。人人都听闻过Vincent Valentine,虽然他们总是把他想象成用来吓唬小孩子不要对抗神罗的故事里的人物。


“Valentine先生”,Hojo博士带着狡诈的声调步步走近“我知道你是个忠诚的人。这就是为什么你被特别指派给我们。如果你在这里看到的东西在别处被人说起,不管在哪里,我们会杀了那个家伙,就算他只是考虑染指这个计划。我可不想看到你眼睛的颜色在你身下映出你的影子。明白吗?”
"
“看在上帝的份儿上,Hojo,”Gast博士打断他,“别威胁他,你明白Vincent值得信任。而且,在你倒下之前他能杀你5次。”


Vincent只是站在那里,简单地回答“我明白。”


Hojo再一次奸险地笑了愕阃贰昂芎谩芎谩!彼呦蛎牛坝Ω萌ネ诰虻亓耍琕alentine先生。能列席Jenova计划你应该感到荣幸。”


Vincent睁大眼,“Jenova…计划?我以为这只是…”


“这可不是流言,Valentine先生。”Hojo回答,“我们找到了古代种。他们确实存在着,现在,我们拥有一个这样的躯体。想想研究她会给我们带来多大力量。”


Vincent眨眨眼,随Hojo一道出去。他再次用手梳理短发,幻想它们长得可以抵挡寒风。他们在雪地里行进片刻,来到一个人们都四散奔走的地方,有些人正在远处呕吐。


“他们挖坑挖太久了。”Hojo解释,“Jenova在一块有辐射的固体魔晃里,有人打碎了它,接触它的时候也没做好防备。”


突然空气中爆发出一声尖叫。


“后退!后退!”有人在嘶吼“立刻后退!”

人潮从遗址的核心奔逃而来,呼啸着越过Vincent。

“它还活着!”


又一声尖叫穿透空气,不是人类的声音。它翻滚跌宕。所有人僵立在恐惧中。这听上去就像一只妖精被慢慢绞杀。大家盖住耳朵阻挡这恐怖的声响。Vincent向上看去,魔晃开始破碎。一只恶心的手缓缓抬出,似乎意欲攥住天空。


然后它落下,尖叫停止。


“它还没死。”Hojo说,把手从耳朵上拿开。“我们得赶紧把它拿回来研究。我希望Jenova尽快送去尼泊海姆。”


Vincent不可置信地站在那里。透过盖在脸上的薄冰,他发现自己正在接近那块冰一样的魔晃。他看向眼前覆盖鲜血静脉的丑陋生物,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抬手找枪,Quicksilver。猛然间他清醒过来,放下手走开。心里的声音告诉他,他希望Jenova永远不要活着离开

Vincent站在尼泊海姆的神罗府邸前。他轻轻打着呵欠,这个平静的小镇没有什么事发生,着实令人失望。他拉紧领带,盼望能有更舒服的衣服奇迹般地换走他的蓝西装。他靠上大门,拂开盖住眼睛的头发。 “你看上去一点也不机警哦。”低微的女声从门另一边传进他的耳朵。“谁都可以轻易潜进这里杀了我们呢。”

Vincnet对自己笑一笑,转身面对Lucrecia博士“那就让他们来。他们连一根手指都不能碰到你。但我不能保证我会对每个人都这么尽心。”

她甜蜜地笑起来,翡翠般的双眸光彩闪烁,褐发轻舞风中。Vincent喜欢她放下头发的样子。他是为了Lucrecia才能忍受这里的无聊工作。发现Jenova后不久她就加入了Jenova计划,和Gast与Hojo博士一样,Vincent也负责她的安全。

“Vincent,”她说,靠得更近一些。现在他们之间之隔着一条栅栏。“你为什么不多笑笑呢?”

“你不是总看见我笑吗。”

“只是对我。你不对其他人笑。”

“你监视我。”他温和地笑了。考虑起她的问题,“我常常想如果我也和你一样对生活如此乐观,那会怎么样呢?我对人类的本性没什么信心,Lucrecia。”

“这就是你加入Turk的原因?去消灭劣根性?”

他看了她一会儿,额头抵上栅栏,柔声回答:“我没这么想。”

她抬头,目光在他英俊的面庞上流连片刻。Vincent感到了这视线,正好对上她眼睛。

“Lucrecia,我们还没谈起过…那天晚上”他的视线越过她“我很抱歉如果你觉得我在… 强迫你,但是…”

她突然为他的话笑起来,虽然有些微紧张“强迫?哦,Vincent,只有你才会用‘强迫’来形容它。”

“我只是想保护你,如果别人发现了那个,我就必须离开了。”

“没人会发现的,Vincnet。这没什么。”她慢慢抬起手压住他的嘴唇“我很高兴那天晚上你’欺骗’了我。还从来没人这么彻底的骗过我呢。”她压低声音,就像她觉得空气向别人泄露他们的秘密。“我从不知道我会有这样的感觉,从没有人如此深入过我的身体…” Vincent凝视着她,微笑起来,“你怎么能在我只能站在这里一遍一遍想象的时候说这种话呢?”

“太好了。”她微笑“至少我知道你是想着我的。”
“当然。现在我可能会戳到小朋友们的眼睛,如果他们长得我的腰一样高而且想往前挤的话。”(虾米虾米?文叔你在用黄色笑话调戏L姐姐乜?注意你清纯的形象啊!) Lucrecia一下被这个小小的荤笑话逗笑了,他微笑着看着她抱起肚子,差点笑倒在地上。

“Lucrecia,”Gast博士在门口喊道,“Hojo想和你谈谈。”

Vincent立刻正形而立。Lucrecia平静下来,在走向屋子之前冲他眨了眨眼。Vincent看向二楼的窗户,他吃惊地看到了凝视着自己的Hojo,那双邪恶的眼睛饱含怒火。

“这次他真的疯了。”去向实验室的路上Gast博士低声抱怨“他想立刻开始人体试验,我们甚至还没开始了解Jenova”

“人体试验?”她抓住这个字眼,“现在?这么快?”

“是的,”Gast博士答道,站在楼梯上摸着胡子,“而且, Lucrecia…”他深深叹一口气,似乎在组织语言“我不认为Jenova是古代种。我们全弄错了。我不知道神罗到底想让我们研究什么,但那决不是古代种。”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我们为找到她收集了那么多证据。” 他犹豫片刻,最后还是摇摇头继续往前走。她好奇地眨眨眼,跟了上去。

“就像我刚才说的,”他继续先前的话题,回避了Jenova的事情,“Hojo想进行人体试验。我们都知道他是怎么对待他的试验品的。”

Lucrecia只有点点头,和他一道走进实验室。Gast博士冲Hojo示意便转身离开。

“Lucrcia,”Hojo皮笑肉不笑地问候,“我想和你谈谈试验的问题。我认为我们应该更进一步了。”

“人体试验?”

“没错,他已经告诉你了吧。”

Lucrecia贴近Hojo。她没有告诉Gast博士,Jenova计划对她来说多么重要,即使只是初期研究。她仰慕Hojo…就像一个带着迷恋的小女生。当然,只要和Vincent在一起她就会忘记这些感觉。但她确实对今后和能Hojo一起工作感到过惊奇。

“有志愿者,对吧?”她问。

“当然了,亲爱的。”他笑着回答。

她看着地面思索起来。必须承认,她也考虑过不少有关人体试验的事。她想知道移植Jenova细胞会让人类有什么变化。显而易见,Jenova寿命极长而且有不可思议的力量。

“我想让你看点东西。”Hojo缓缓说着,指向电脑。

Lucrecia微笑着过去,看到屏幕那一刻笑容立即消失。上面是一堆监视画面,至少有5个狙击手瞄准了Vincnet.她难以置信地望着Hojo.

“如果我再看到你总是这样用错误的眼光看待他”Hojo相当恼怒“那么他将变成死人,你也会被永远开除出这个项目!明白吗?”

“你怎么敢这样!”她倒吸一口气,“你竟敢把我当作试验品一样摆布!”

“亲爱的Lucrecia,”他笑了,“我明白你的工作对你而言多重要,我也知道如果失去它对你会是怎样的打击。我还知道你如果被开除了就永远不能当科学家了。应为你知道得太多,一定会被处理掉。Valentine先生也一样。”

Lucrecia再次凝视监视器,Vincnet正在巡逻,丝毫不知这个小镇上危险已近。他的同事们,5个Turks,正对他举枪瞄准。

~~~~~~~~
一个月后
~~~~~~~~

Vincent送走Gast博士后回到小镇入口。Gast博士只是说要去看望老友。Vincent很是好奇,但没放在心上。他沿小路慢慢走着,发现不远处有两个人影热烈相拥。突然间他意识到那是Lucrecia和Hojo…

Vincent感到当头一棍。他红着眼躲开,轻轻甩甩脑袋。前一天晚上她还和他在一起。怎么会这样?他一生中从未如此爱过别人。唯一能融化他冰冷外壳的人却在让他最为寒冷的人怀里(那么,翻成“我最爱的人却伤我最深”似乎也行啊…)...

他笑了…

如果她快乐…那就没问题了吗?那就没问题了… 他走进阴影,望着地面。他不明白为什么冷酷如他也能这般痛苦。他永远不会知道当Lucrecia被迫投入Hojo的怀抱,她脑子里只有他。

~~~~~~~~~~~~~~

“不,Vincent不要!”Lucrcia吼叫着阻止他、 “走开!”Vincent猛地转身“到一边去Lucrecia。我可以接受你怀了他的孩子这个事实。但我不能看着你和你的孩子被注射Jenova细胞。你不是一个无关紧要试验品!”他抓起Quicksilver塞到她手里“因为你我不会杀了。但我必须和他谈谈。”

Vincnet狂暴地冲进实验室时Hojo看上去并不惊讶。

“Valentine先生,我能为你做什么吗?”他平静地发问。

“放弃用Lucrecia做试验的念头。我不会让她成为你恶心试验的牺牲品。”

“Valentine先生,我想你误会了。”

“我什么都知道,Hojo。神罗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文叔咋这么愣头青呢?)

“正是神罗内部授权我做这些。”

“不可能!”

“看来你毕竟还是不能了解所有秘密,Valentine先生”Hojo走进桌子,“哦,Lucrecia的孩子?我把她压在这张桌子上,强暴她。她叫得可真痛苦。”

Vincent感到体内什么断裂了。他想拿出Quicksilver…它已经不在这里了。Hojo立刻跑到桌子前,一发子弹穿透空气,射到楼房上层之前都了无声息。Vincent低头看自己的制服,浸透自己的鲜血。他滑向地面。

就是这样吗?他想,这就是我杀死的人的感觉…他感到身体渐渐冰冷,倒在实验室的地板上。

Lucrecia…………

Hojo站在神罗总部私立医院的手术室里。他要求不能给Lucrecia麻醉剂。眼泪和尖叫不能打动这个男人。她想要安慰…谁的也好。她的意识渐渐滑向Vincnet,他热情的红色眼睛,英俊的面容,她知道如果他在这里,他会握住她的手朝她微笑。他是那么温柔,那么爱她。

但他不在这里。她知道他已永远不能来这里。她一次又一次地挣扎着,泪流不止。Hojo冷酷地立在房里。数小时的努力之后,孩子终于出生。她听到医生在拍打孩子的屁股,还有清脆的哭声。

“一个男孩。”医生说。

他们为孩子洗澡的时候Lucrecia终于能喘一口气。她只想抱抱自己的孩子,感受被从自己身边偷走的温暖。Hojo不爱她,Vincent失踪。如果她说出去Hojo便会杀了这孩子。但她想见自己的小男孩。内心深处她盼望这个孩子象Vincent…她盼望那就是Vincent的孩子。

“让我看看他。”她虚弱地请求“让我见他…”

Hojo来到床前俯视着她“抱歉,亲爱的。但是我的儿子会和我在一起。毕竟,从他身上收集的数据和母亲没有任何关系,她除了试验志愿者外什么也不是。”

神罗派来的医生们洗干净了孩子,准备把他带走。

“不…”她哭喊着,满眼泪水地试图坐起来。“不!我的孩子!那是我的孩子!”她尖叫着看着男孩被带走。“把他还给我!我只有他了!把我的孩子还给我!我还没有看过他!求求你们!”

她被强壮的手臂按了回去,针头扎进她的手臂。

“不!不…不!不…孩子。让我看看他,就一次…让我看看我的孩子…把他还给我…还…给我…”

一切坠入黑暗。医生们离开了。Hojo嘲讽地看着她双眼一翻。

“你曾是他的伊甸园,亲爱的,他的天堂。但是我很抱歉地告诉你你的孩子将不知何谓纯真。从现在起,我要他堕落。”

“这孩子的记录上写什么名字?”一个医生问道。 Hojo对自己笑了。他已经选好了名字。这个孩子被光荣地命名以神性。

“Sephiroth,他的名字是Sephiroth…”
[PR]
by rayor | 2006-07-31 15:41 | FF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