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EF3

PartIII Big Boy

送信人在一个晴天到达尼泊海姆,他为Hojo博士送来一些机密文件。Hojo在入口见到了他,细细打量起这个送文件的年轻人。他经常来,也许是神罗某个高层的孩子。Hojo对这个黑发褐眼的英俊男孩微笑,他也笑着回应。他的眼里有什么特别的东西。Hojo明白那是什么眼神,他年轻的时候自己常常有过也收到过。(是不是啊…………值得怀疑)





为什么不来实验室看看呢?这样你还能做个不错的报告。”Hojo笑着建议。
年轻人跟他走进一间看上去很普通的卧室,通过墙上的秘门…走下螺旋楼梯,穿过洞穴。Hojo温柔地拿走文件放到桌子上。他走近这个年轻人,手在他胸口游走。年轻人闭上眼睛,对他微笑。Hojo深深地吻了他。
Hojo慢慢打开男孩衬衣的扣子,它很快滑了下去。但他阻止了男孩也脱去他衣服的企图。他结束了这个吻,咧嘴笑着,缓缓解开男孩的裤子,把它们从他已经膨胀的坚挺上扯下来,也把他的内衣一并拉下,让他的欲望从束缚中跳出来。

年轻人让Hojo把自己压在手术台上,他感到一只涂过油的手指进入自己,抽插着抚弄自己紧实的内壁,接着又有一只伸了进来。Hojo伸进第三根手指拓宽他时他轻轻呻吟起来,直到手指被抽走。
Hojo审视着年轻人身体和脸庞。他看得出这男孩喜欢粗暴的方式,喜欢被带有暴力地占有,喜欢强烈的痛苦变成快感那一刻的满足。Hojo邪恶地笑着,把男孩拉进实验室更深处的手术台,将他的手腕铐在床沿上。这张手术台看上去抵着一个黑暗的囚室。男孩在Hojo抚摸自己发疼的欲望时挑逗地冲他笑起来。

“求求你”年轻人低语道“上我……”

“我喜欢被祈求”Hojo爬上手术台,跪在男孩两腿之间,“但是我警告你…我不会仁慈。”

“我想要,给我。” Hojo低头,阴暗地笑着,慢慢脱下白大褂。男孩发现他里面根本没穿任何东西。(囧囧………)
“记住你不能得到仁慈。”Hojo阴沉地警告,将欲望刺进男孩的后庭。身体被塞满时男孩快乐地呻吟起来。Hojo一边深入一边把手放上男孩的大腿,润滑过的甬道很快将他深深吸住。男孩的身体绷紧,他抓住头上的栏杆,在快感中喊叫,祈求Hojo更加用力。

然后…男孩倒吸一口气,这次因为恐惧。当他迷醉地向后仰头,他看到一双血红的眼睛和巨大的尖牙毕露的嘴。这里有谁…什么东西在他身后的房间里。在昏暗的烛光中它看上去阴暗魁梧,粗重地喘着气。

男孩试图逃走,手铐和Hojo的重击阻挡了他的尝试。他抬起头让Hojo停下,但突然一直巨大冰冷的手落在他脸上,手掌几乎让他窒息。Hojo一点也不介意他充满房间的压抑的叫声。当床后生物的手掌挤压男孩脑袋的时候尖爪刺入他的皮肤。男孩愤怒地尖叫,Hojo依然忽视着那个生物的出现,继续抽插。男孩的甬道每一秒都因恐惧让全身的肌肉紧崩而更加紧窒。

男孩最后听到的是完全非人的痛苦吼叫。带着潮湿感的响亮的破碎回响声在实验室。鲜血溅满仪器、手术台、Hojo。Hojo只是在挺入已死男孩紧缩后庭时呻吟出声,在重重撞击这具柔软身体时仰起脖子。快感扩散向他的中心。那个生物一直企图抓住他,很快就在挫败中怒吼,它发现自己不管自己多努力,Hojo总是刚好在攻击范围之外。

Hojo凝视着那个生物,展开一个可怕的笑容。他拉出自己的分身,从白大褂里拿出手帕擦干净脸上的

“现在得清理一下。”他喃喃道,盯着那只生物的红眼。“你要为此付出代价。我们不能让神罗新的生物武器把实验室搞得一团糟,不是吗?”Hojo看看手术台上的尸体,“那是你的晚餐。”

然后他离开了。那个生物的怒吼很快变成了尖叫,哭泣。



自从他意外闯进Hojo的实验室已经6个月了。无数有关年轻信使因为Hojo而失踪的传言让小Sephy陷入噩梦,他梦见自己在无尽的深渊中堕落,梦见是Hojo把自己扔进去,他在自己不断不断下落时大笑。没有一丝希望。

他惊醒,跳出床铺,迅速而愤怒地直冲向禁止自己入内的房间。他找到按钮打开秘门,跑向那个红眼男人曾愤恨注视他的实验室。他还穿着蓝睡衣,赤着脚,但他一点也不在乎自己没有任何防备。小小的脚重踏在冰冷地板上,他走向那扇金属大门。Hojo潦草地写下密码时他觉得Sehpy这个傻瓜不可能把它记下,而且这对他来说也太长了。但他轻易地键出了密码:ThE OmeGA SoLdIEr WiLL CoME

门缓缓打开,Sephy响亮地走进去,试图让自己看上去更愤怒。他到处看着,终于听到阴影中传来一声叹息。那里有个笼子,他知道谁在里面。他慢慢走过去,咚地站定在笼子前。

“醒过来!”

笼子里的男人被吵醒,Sephy意识到他直直地盯着自己的眼睛。那双眼睛血红冰冷,充满憎恨。实验室昏暗的灯光下Sephy还是能看到他苍白的皮肤……还有其它什么东西。金色的闪光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发现男人的左臂似乎使用金子做成的,看上去像个爪子…

“Sephiroth”笼子里传来嘶哑的自语。

Sephiroth咽口口水,靠得更近一些“你…你恨我…”

“就像太阳发出的千年火焰…我对你的恨一直燃烧着…Hojo的儿子…”声音疲惫却憎恶。充满让Sephiroth想转身逃走的痛苦和厌倦。但他没有动。

“如果你这么恨我,就杀了我!”Sephiroth大叫,泪水涌上眼睛。

“你知道什么?”里面的男人咆哮着。“一个小孩怎么会明白什么是死亡痛苦折磨?!你知道什么是失去?!”

Sephiroth立刻开始哭泣,“什么也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让我走啊!”在这个无情的男人面前他不断流泪,虽然他不期望同情。“让我去天堂…让我去Lifestream。”

“我一直看着你…Hojo的儿子…”男人说,穿过笼子抓住Sephiroth“通过那些监视器,我看过你…通过那些喇叭,我听见你…在我的梦里,我感到自己亲手结束你的生命。”

Sephiroth不再哭泣,也没有躲开脖子上冰冷的开始用力的手。

“我会让你痛苦…”男人缓缓说着,更用力挤压,把Sephiroth拖近笼子。他的爪子尖锐地陷进男孩的喉咙。Sephy只是闭上眼睛等待死亡降临。

一切都开始进入黑暗,扭曲,很快Sephiroth看到了星星。但是突然什么都恢复了…回来了。他的身体不会这么轻易地死去,男人的力量已经可以挤碎普通孩子的喉咙。Sephiroth等着生命的终点,也是痛苦的终点,他再也不用看到Hojo,再也不用挨打不用被烧伤不用饥饿寒冷。

然后…手离开了他的脖子,男人跪下大声抽泣起来。Sephiroth摇着脑袋,男人缩回笼子最黑暗的角落,抱着自己抽泣。

“为什么…”Sephiroth揉着脖子质问。

“出去!!!!”男人吼叫道“出去!!!!”

Sephiroth被男人恐怖的声调吓得跳起来。

“现在就滚出去!!!!”

Sephiroth在男人的声音里听到浓重的恐怖和痛苦,他立刻跑了出去。如果这个人杀了他,他大概会被送到地狱或者更糟的地方。他跑上楼梯,穿过大厅,跳回床上,为自己的痛苦还要继续而痛哭。

实验室深处,哭泣的男人环住自己,在挫败恼怒和歉疚中颤抖。“不…他像你…Lucrecia,他很像你…原谅我,请原谅我…”

他第四个生日来了又去,这次他还是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已经从三岁变成了四岁,他又大了一点。他坐在简陋的房间里读一本关于比他大的男孩子们的书。偶尔揉揉自己,昨晚喝醉的Hojo又认为他是个愚蠢丑陋的家伙。Sephiroth抬头看着镜子,深深叹息。也许他是又丑又蠢,但他为什么要被这样对待?Hojo从不这样对别人。再次叹气,Sephiroth理理已经过肩的头发,因为长得太快,大家都放弃了剪短它。对了…Hojo也为了他看上去像个小女孩而打他。

他听到敲门声,又一次抬起眼睛,暗自期望是叫他吃饭而不是一顿痛打或者魔晃训练。一个黑发黑胡子的男人走进来,戴着眼镜,眼中含笑。他看了Sephiroth一会儿,蹲了下来。

“你好。”Sephiroth用小小的稚嫩的声音问候。

男人似乎在审视他和他的书。

“这是大男孩们看的书,对吗?”男人把书拿走。

Sephiroth眨眨眼“我四岁了。”

“这本书看来比较适合至少10岁的孩子。”

Sephiroth再次眨起眼“Hojo博士说我必须读这个因为现在很多孩子都能读。”

男人看上去很惊讶“他说的?”

“是的”Sephiroth点点头“我不想再当傻瓜了。”.


“你不笨。”男人对他微笑。

Sephiroth看着他,男人看出来这是男孩长久以来得到的最像称赞的评价。

“你的房间在哪里?”

“这就是。”

“但是…你的东西呢?你的玩具呢?”

“我是个坏孩子,我没有玩具。”

“你做了什么坏事吗?”

“我又丑又笨。我看上去像个女孩。我老是哭。”

男人突然间变得愤怒,Sephiroth垂下眼睛,他不明白自己怎么惹怒了对方。

“这是谁告诉你的?!”

“Hojo博…博士”

“他还说了什么?”男人温柔地把Sephy抱到自己腿上,“Hojo还对你说了什么?”

Sephiroth只是坐在那里,低着头,最后他终于出声:“今天我又要挨打吗?”

两人在沉默里静坐,Sephiroth感到男人拉起了他的衬衫,又放下,他轻轻检查这个小男孩的手臂和双腿。

“到处…都是…淤肿…”男人愤怒地低语。

“对不起,”Sephiroth小声道歉,以为男人为自己是个坏得挨了这么多打的孩子而生气。他猛然抬起自己惊恐的眼睛,扭动着身子“你就是…那个黑人吗?”泪水充满了男孩的眼睛“对不起我是个坏孩子!对不起!请不要伤害我!”

男人抱住Sephiroth,轻轻摇着腿,“好了好了,我不是黑人。没有什么黑人。怎么了?谁告诉你的?”

Sephiroth低低地啜泣着,用手捂住嘴极力止住哭泣。

“如果你想,哭吧。”男人温柔地说“没关系。”

“那个…那个黑人会在一个晚上来,他会把我从体内烧光。”

“烧你?从体内?”

Sephiroth点头,小声说“我去洗澡的时候他就会让我燃烧,然后把白色的毒药射进我身体,我就会燃起来而且流血。”

男人轻轻拍着Sephiroth “这个…发生过吗?”

“没有!我一直努力当个好孩子!”

忽然,男人把Sephiroth紧紧抱在胸前。Sephiroth惊讶地听着男人的心跳。男人来回摇着他,每当他抬头,男人就会笑着告诉他他是多么聪明英俊,是个多好的孩子。很久以来,Sephiroth第一次开始微笑。

他的笑容很快在沉重的脚步声过来时褪去。

“门为什么打开了,笨蛋!”Hojo咆哮而来。

Hojo闯进屋子,Sephiroth想从男人的膝盖上跳下去,但男人没放开他。Hojo惊讶地看了那个男人很久。

“我没想过能在这里找到你,Gast.”Hojo慢慢说,“不管怎么说,你总是在拜访某些不知名的朋友,而且有时间做些不知名的研究,没有叫上我。”

“看上去你唯一的研究就是怎么虐待这孩子。”Gast博士愤怒地指责“身体和精神的双重虐待。让他身心俱疲,骗他有什么会骚扰他的黑人!他没有足够的食物。你介意告诉我为什么他的眼睛像特种兵一样发光吗?!”

“如果你那时留下了,你会知道这就是我的研究。这是Sephiroth。Jenova计划的前期成果就在你的膝盖上。Glenn。”Hojo盯着Sephiroth“不要企图接近他,他今天就要被运到米迪加。”

“米迪加?!”Gast惊呼“这个小孩跟米迪加有什么关系?你要把他扔在那里吗?”

“他要加入军队。不要说什么虐待。他看上去可不像被虐待过的。等着看他们发现他是个多失败的作品吧。当他长大他最多是被真正士兵压在床上的男娼。他永远都成不了事。”

Gast轻轻盖住Sephiroth的眼睛“军队?这孩子需要童年,不是用来给你测试多小的孩子可以开始杀人。”

“他没有童年。神罗早已授权。总裁亲自下令要这孩子立刻由军队监管。他是我们的秘密计划…Jenova细胞和早期训练可能会让他成为终极战士。没错,Gast,他的眼睛发光因为他接受了魔晃训练。这已经开始了。可惜他让我很失望。”

Gast博士和Sephy对视片刻,他们听到有人过来。Turks们走进屋子,都穿着整洁的蓝制服戴着黑墨镜。他们冰般的外表让Sephy极度惊恐。

“我们来接这孩子。”

Gast不情愿地让他们拉走了Spehy。如果神罗总裁让Turks介入,那他们一定得到了如果他不服从便杀了他甚至伤害这个孩子的许可。

“告诉我”Gast问,“他们找到过Vincent Valentine吗?尸体?遗言?他他是个好人……听说他失踪让我很难过。”

两个Turks被这个问题触动些许“没有消息,他已经被认定失踪。”

这就是他们在Sephiroth被带走前说的所有句子。当他出去时他向上望去,发现夜空原来如此美丽。很快那就被轿车顶棚代替了。当汽车发动,驶向肮脏阴暗的巨大工业重地米迪加时,他透过有色玻璃看不到一颗星星。Sephiroth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他不知道自己会离开很长一段时间。他从没出过那幢房子。因为那个男人对他很温柔,他没有反抗。他很高兴能离开Hojo…尽管他希望刚才那个医生能和他一起去。

Hojo的目光穿过窗户,看着轿车的离开暗自笑起来。“我终于甩掉那个垃圾了。”他不知道Gast博士已经记下了Sephiroth的事情,为了未知的目的离

Sephiroth在另一间简陋的屋子里醒来,这看上去和他的老房间很像。实际上,他根本忘了自己到了个新地方。他爬起来伸展一下身体,这才意识到门和窗户位置都变了。他走向窗户,只看见大把水泥和金属,这里到处都是高楼,他也在一座大厦之中。这些很新奇。他忍不住盯着窗外杂乱的石头和金属看…还有无数的光芒!

身后的门打开了,他转身看到一个他见过的体型最巨大的男人。但他的高度和横向不成正比…他的肚子凸出来很长一截。他有金发和冷酷的双眼,在黑西装里看上去很了不起。一些Turks站在他身后。他慢慢接近Sephiroth。

“就是这个男孩吗?”男人问,俯视着他。“他看上去就像个小女孩。没什么特别的。我想Hojo博士在耍我们。”

“我保证这是你要的孩子。”一个Turks回答。

另一个高个、满是肌肉的男人走过来,他穿着黑色军用上衣、靴子,戴着白手套。他的脸看上去很严厉,只有一缕亮棕色头发从军帽下伸出来。看上去他就像用冰雕出来的。他的灰眼睛盯着Sephy.
一个Turks站住来“年轻人,这是Ethan Kinneas”他指向黑衣男人“从现在起他将是你的老师和教练,你要称呼他Kinneas将军。”

“Kinneas…将军?”Sephiroth小声问。

“大声点!”Kinneas将军命令。他粗暴地抓住Sephy的胳膊“现在听我说!你要听我的!你要做我让你做的事,否则我会教训你!这里没人想跟你耗。我告诉你该什么时候吃饭,什么时候睡觉,什么时候上厕所!明白吗?!”.
Sephy只是看着他。

“回答我!”
“是…是的,先生…….”

“很好,不过不要看上去像个吓坏了的小姑娘。现在,傻瓜,这个男人,”他指着那个巨大的金发男人“这个男人是你的主人。明白吗?这是你的总裁。你要叫他ShinRa总裁。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他服务。如果他对你不高兴了,你死的很痛苦。而且没人会注意你不见了。明白?!”

“是先生…”Sephy回答,很是害怕。

“我们要让你成为一个战士。如果你不是最优秀的,我们就杀了你。”

一个战士?Sephiroth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读过有关战士的书。他们看上去是大人物。他们帮助人民。他可以吗?当他和Hojo在一起,他看不到希望和逃离的可能。他从来不能做得足够好。但是在这里,他们会让他做些事…重要的事。他能作到。他会做一切事情让那些人高兴。

一切事情…
[PR]
by rayor | 2006-07-31 15:42 | FF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