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EF4

PartIV Plaything

冷风随着被扯掉的毯子狠狠打在他身上。他瑟缩着睁开疲倦的眼睛,看到高一些的男孩子们正在俯视他。他们把他从床上扯下来扔到又冷又硬的地板上。他迅速站起身回瞪他们。男孩们都比他高大。自从进入这个男校,他就一直被欺负。





“一!”一个男孩边喊边给了Sehpy肚子一击。
“二!”另一个男孩打在Sephy下巴上。

可怜的孩子倒在地板,心跳渐渐沉重。

“三!”背上挨了一脚。
“四!”有人重重踩住他。
“五!”围攻和嘲笑不断传来。

“就是今天,”一个男孩笑着说“今天讨厌你的人会告诉你他们多希望你从没出生。祝你见鬼的生日快乐,小猫咪。”

Sephiroth没有动,他无神的眼里只有绝望。他是最小的一个,只有五岁,军营里所有男孩至少九岁。他最为瘦小…所以他认为自己是最弱的。从一年前他来到这里开始他们就欺辱他。他比任何人都聪明,所以他们憎恶他。数月以来他一直忍受着众人的推搡、殴打、恶意,一直孤身一人。他要洗澡或换衣服时情况最糟糕,他们总是取笑他的长发和“女孩一样的眼睛和身体。”

Ethan Kinneas将军没帮任何忙,实际上,他看上去鼓励这些虐待。甚至可能是他命令他们虐待Sephy,他喜欢看Sephy痛苦的模样。最糟的是Kinneas恨他的一切情绪。

Sephiroth慢慢爬起来,他的身体恳求着要回到床上。他弯腰的时候一阵刺痛。昨晚Kinneas带他到禁闭室打了他一顿,因为他听笑话时笑了。Sephy笑的的时候会挨打,生气的时候会挨打,只要他只要露出强烈的情绪就会挨打。最可怕的时刻是他哭泣的时候,上次他刚流一滴泪,Kinneas便用棒球棍揍了他一顿。

现在,没有感情的将军站在门口看着他。看看Sephy会不会因为已经伤痕累累的身体再次挨揍而哭出来。Sephiroth只是盯着他,立正。Kinneas很失望。

“出来。”他命令道。

Sephiroth迅速穿好衣蓝色训练服跑出去。奔跑中他小小的光脚感到有些疼。他来到外面看到Kinneas将军…和神罗总裁。当他像一个优秀的士兵那样立正时,总裁看了他很久.

“他看上去还是像个小女孩。”神罗喃喃道。
“他必须成长,总裁先生。”将军回答“不然他那脆弱的身体5只脚也不够断。”

Sephiroth听到周围男孩们的窃笑。只要他们愿意,他们可以表现出任何情绪,特别是那可以让他痛苦的话。两个男孩在总裁和将军的视线外,对这Sephy用女孩的动作整理起头发。Sephy感到耻辱高涨,但他知道自己什么也不能做。

“他被欺负的时候没有反击。他被不断地推来推去,被殴打,但一点战意也没有。他是我见过的最可怜的东西。”

Sephiroth只是听着,在Kinneas说他坏话时像个好士兵一样直视前方。

“但他只有五岁,”Kinneas接着说“我会让他得到锻炼的。”

“我把他交给你了,将军”神罗总裁冷冰冰地说“我不知道有什么理由继续这个计划,这个男孩没有天分。”

Kinneas点点头,看了Sephy一会儿,“去我办公室。”

“是,先生!”Sephy回答,跑去办公室前还敬了个礼。他一到办公室门口立便开始立正,很久之后Kinneas才打开门。神罗总裁跟在他后面。他巨大的啤酒肚用力地起伏着,就像他喘不过气似的。他们走进办公室。
“让我和这孩子待一会儿。”神罗总裁轻轻说。

Sephiroth紧张地站着,听到Kinneas离开房间,锁上门。神罗总裁看了他一会儿。

“到桌子上来。”神罗指向Kinneas巨大干净的桌子。

Sephiroth犹豫了一下,很快照做了,爬上椅子,再站上桌子。神罗走过去关上窗帘,整个世界都被隔绝在外。
“把衣服脱了。”总裁命令。

Sephy脱掉了衣服,虽然他并不理解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脱下蓝色的训练服,扔到地上,继续立正。他感到神罗总裁扫视着他,他感到比那些男孩取笑他更深的耻辱。这是他要为之而活的男人,他现在好好地饱览了Sephy多像一个女孩。神罗什么也没说,绕着桌子走了一圈,停在Sephy后面。小男孩不知道他到底如此热切地看着什么。突然一个眼罩盖住了他的眼睛,但他不确定该不该动。他听到沙沙的响声,似乎总裁再翻动公事
包,然后咔哒一声。他认出这是照相机的声音。他只是好奇地站着,不知道正在发生什么。

“趴下。”神罗再次命令。

Sephy照做了,慢慢趴在桌子上。他听到更多快门声,总裁正在他身边绕圈子。太紧的眼罩让他看不到照相机的闪光。

“手和膝盖不要动,把胸口贴到桌子上。”

Sephy不停地听见快门声,他听到神罗总裁的呼吸紊乱起来。他想这个总裁真的太胖了。

“躺下。”

Sephy再一次听到更多快门,然后是公事包里更响的沙沙声。他的眼罩被拿走了。

“下来,不要对任何人说起这件事。”

小男孩点点头,跳下桌子。神罗打开窗帘前他穿上制服,仍然非常迷惑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要做。他想这很可能是检验他是不是能成为一个好士兵。他想了一会儿,直到神罗总裁打开门叫Kinneas将军进来。Kinneas觉得自己送走男孩之前看到了总裁露出隐晦的奸笑。

第二天醒来,Sephiroth觉得从没这么神情气爽过。他今天就要开始战斗训练。今天早上居然没有任何人来攻击他,特别是显然只有他被选上参加这个训练。5岁就可以去训练给他招来不少怒骂,但他不在乎。今天他可以学习那些能真正改变他人生的东西。

他穿好蓝色制服,冲向餐厅吃完鸡蛋、烤面包,又冲向训练场。离10点的集合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他坐在地上享受微风的吹拂。他希望米迪加有更美好的景色能安抚他紧张的神经,也希望在其他学生来的时候自己能保持平静。他们最小也有15岁,看上去并没有注意到Sephy,直到他和他们在教练来时一起列队。教练是个扎着马尾的黑发男人。

“大家早上好。”男人慢慢吐出句子。

Sephiroth觉得这个男人高贵得和年龄不符。他看到男人用蓝缎带扎好的的马尾随风飘起,于是他笑起来,有点希望自己营房里的男孩们来看看这里的战士只要愿意就可以留长发。

“这就是你们的教练,”一个狡猾的腔调从后面传来“你们要叫他Garamonde师傅,不论何时何地都要尊敬他。”

Sephiroth认出了只是Kenneas将军的声音,但他继续看着身穿蓝黑制服从容而立的Garamonde老师。老师的眼神扫过这排男孩,很快注意到了小Sephy。小男孩知道自己被看着,但他只是像个士兵一样直视前方。

“你叫什么名字,孩子?”.

“我叫Sephiroth,Garamonde师傅!”他被训练用士兵的口气
说话,现在他得改口不再说“长官”

“多大了?”
“5岁,师傅!”

Garamonde看上去并不惊讶,他只是点点头,询问其他学生之前写下了男孩的年龄。

“我只是你们的战斗教练。我的专长是用剑,你们还要学习魔石的知识和其他武器。尽管我没义务,但你们中间足够优秀的人可以学习用枪。但要我说注意纪律的时候不要忽略我说的话。”

Sephiroth相当兴奋,他可以学这么多新东西。所有学生都拿到了木刀,他盯着这个看了很久,拿起来赞叹着它的曲线和质感。想到以后总有一天可以拿起真正的金属武器,他更是无比兴奋。那时他就可以用一生来保护别人,他不会再让谁痛苦。那时大概总会有一个人想和他做朋友…

他们根本不敢碰你如果你有把真正的剑…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有一天,人人都将畏惧你…

“你还好吗?” Garamonde师傅问道。Sephiroth意识到Garamonde师傅正盯着他。其他男孩都摆弄着木刀没有注意他。

“我听到有人说话…”Sephy回答“我…我想…”他向四周看看,决定什么也不说“抱歉。”

“你不需要道歉。”

Sephy点点头,尽管他有很多想说的。但他的指挥官告诉过他,说没必要的东西是非常差劲的行为。

“你说的话不像你这么大年纪的孩子该说的呢。” Garamonde说,慢慢抱住Sephy“你的语气很成熟。我不知道Kinneas将军让你参加训练是为了什么。告诉我,你为什么来这儿?”

“为了成为一个士兵,师傅。”

“这是Kinneas将军希望你做的。你又怎么想呢?”

Sephiroth看上去不能理解这个问题。

“听着,Sephiroth,我在这里是因为我的职责,就像我的家族一直以来做的那样。几个世纪以来Garamonde都誓言保卫人民。但我不光是因为家族的希望才这么做,也是因为这能让我满足。现在,告诉我,你为什么来这儿?”

“我想保护别人,师傅。”

“还有呢?”Garamonde再次问,并不对Sephy看上去完全了解了
他的话而且说了大话而惊讶。

你的剑会让人们爱你…女人的声音再次传来。Sephy没有管。

“我…我…希望大家能为我骄傲。我希望没人会再痛苦,永远不会。”

“太好了Sephiroth。好好训练。”

Garamonde走回队伍前叫所有人列队。基础训练开始。
~~~~~~~~~~
那天晚上Sephiroth洗澡的时候有点酸痛。营房里所有人都在一个大浴室里洗澡。每人有一个挂着帘子的小间。大点的孩子总是借口Sephy用了“他们的”小间攻击他。他一般都会晚些去,这样没太多人有攻击他的机会。今晚所有男孩不是有事就是睡觉了。他想他可以去洗个澡,没有注意到一个十几岁的男孩跟着他走了进去。

一个大他很多的男孩盯着水流滑过Sephy的银发。Sephy突然意识到那个男孩的等级比他高。他立刻站起来。

“躺到莲蓬头下面。”男孩命令。
“是长官!”
“闭上眼睛。”男孩慢慢接近他,Sepy照做了。

男孩向他俯身,Sephy没有动。他听到男孩的呼吸在他身边急促起来,还有奇怪的声音…就像那个男孩在轻轻击打自己。仿佛过了很长一段时间…Sephy感到什么东西打在他脸上。某种液体,但不是水。那东西从他脸上胸口上慢慢流向皮肤。Sephy听到脚步声,他知道男孩走了。很久之后,他坐起来,摸一把脸。那是浓稠的白色玩意,他很快洗掉了这东西。大概是肥皂吧,他想。那个男孩真让人害怕,Sephy不明白他到底想干什么。也许又是一个恶作剧。.

回去之后,神罗总裁欣赏起他给Sephy拍的照片。他淫笑着解开裤子释放自己的欲望。

而Kinneas将军,坐在远离Sephy营房的办公室…

他不是会对浴室里的小把戏和照片满足的人…

Sephy对他来说还太小了。很久以前这个将军就认定10岁是最好的年纪。一个男孩紧窒的后庭咬住他欲望的最好的年纪。将军玩味着把Sephy训练成他永远的奴隶这个主意,微笑起来。不管怎么说,这个孩子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生活。也许他一生都这么弱小。Kinneas想象Sephy被自己贯穿的情景。这个男孩如此美丽,而且,这么与众不同。Kinneas最后决定要把压倒这个不情愿的猎物的年龄提前。有开始为自己最中意的渴望笑起来。

起来,孩子。新的一天来了。你想成为一个伟大的士兵,对吗?

“是的。”

你每天都必须更强。

“为什么其他人听不到你?”

每个人都有心里的声音,但这不能说出去。惩罚是很严重的。

“为什么我心里的声音是个女人?”

也许我是你的守护天使。

“也许吧。”

他们来了,听见了吗,他们就在附近。

“其他孩子?他们总是在附近,没关系…他们以为我在睡觉。我跟你说话不用动嘴。”

但他们会来,他们会再次攻击你,伤害你。

“…我知道。”

做点什么。杀鸡儆猴。

“我不想。我做不到。”

哦,但你能行…你行的。

“不,我不想再谈这个了。”

但你不能赶走我。

“走开。”

永远不会,永远…
[PR]
by rayor | 2006-07-31 15:43 | FF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