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翻译] running with scissor

“你不该这么做。”



如月尤菲一挑眉毛,抬头看着他。他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无情而冷静,但他知道她能听到不一样的声响----某些东西模糊微弱的声音,它们让她明白他内心深处其实并不愿意她听从自己的警告。



“让我来问问你吧,亲爱的文尼。”柔软的手搭上他的肩膀。“我有做过什么不该做的吗?”



“…….”



灰眼睛闪出快乐的光芒“回答我!”



“难道你做过什么该做的吗?”他回答。深红的眼睛让她体内窜起令人眩晕的爱意,嘶嘶作响。不论何时何地,他总是能用古怪的方法挑动她的情绪,只要那双血色的眼睛看向她,她便失魂落魄。



“准确来说,文森特,从来没有。干嘛现在才计较?”



“什么时候改掉坏习惯都不晚。”男人固执地回答。她开始抚摸他的脸颊,指尖停在白瓷一般半透明的皮肤上。他的表情极度严肃,但是,那双眼睛出卖了他。她可不是傻瓜,她捉到了那透过永恒黑暗而闪烁的渴望。



“好吧”她漫不经心地回答,注意力被男人的眼睛打散。“我可不想。”



文森特眨眨眼,她有自由决定的权利。他摇摇头,丝绸般的黑发盖过来遮住了眼睛。他有些气恼地甩开头发“真是倔强的天真。”



“你喜欢这样。不要说话!你是个拿枪的不开窍的傻瓜,还犯了种种重罪!”她回击道。男人叹一口气。



“你要明白你正在把自己往危险里送。”他警告道,眼中打趣的光消失了,覆上沉重的担忧---为了她,因为自己。“如果你听你父亲的话,嫁给一个五台男人,一个受人尊敬、背景显赫、脑子灵活的家伙,那一切都好办得多。”



“当然了。”她抬头,侧坐到他的腿上,头埋进他的肩里。他把她朝自己的胸膛拉近了一些。她把玩着男人的头发“然后我们生下小孩,哇哦,新的首领诞生了!有一天我老得跟女巫一样,不甘不愿地死掉的时候还在想‘嘿,该死的文森特现在在做什么呢!’然后我死了。”



“…….很不幸”



“可恶。你也不会好过多少。你每天早晨起来走进厨房,把面包放进烤箱的时候,你就会想起我。每.天.而我在千里之外,想念你,或者已经死了。但是仍然在想你。”

“…”



“有很多生活怎么越来越糟的故事,但是我不会放弃。那些琐碎的事情到时候自然会解决。好吧,命运变化无常,它可以随意玩弄我们。但是,不管怎么说,Leviathan会保佑我们。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结束已经开始的事情。”



“因为我很不凑巧是个怪物,却迷恋一个忍者,而她注定要成为这个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国家的首领。因为我迷恋她,我要让她过得更好。所以如果这是最好的,我就要离开。”他声音坚定,她却听到了掩盖的对命运的悲哀。



“不是这样,你不明白吗?文森特。没有你,我只是又一个带着‘如月’这个基因的生物,因为没有自由而不快乐,我会成为一个糟糕的首领。痛苦的人就不是你一个了。”



尤菲玩弄他头发的时候,他一直沉默着。当她认为他不会再说话了,便爬上他的膝盖,捧住他的脸,脚在椅子两旁晃荡着。



“你想你明白的”她说,声音轻柔。他不解地望向她,眉头皱起,“你不危险。我知道你不危险。我不能改变你对自己的看法。但是我知道你不像你自己说得那样是个怪物,或者悲惨的生物。好吗?”他想开口反驳,她立即捂住他的嘴唇,上帝啊,多么温暖柔软的手指。“如果你真的很危险,那么我会把自己照顾得比你想得更好。没错,你不是Godo所希望的首领或适合我的人,但是Godo也将不是下一个领导者了,他的话没什么关系。(翅膀长硬鸟,可以自己飞鸟…….)。而且,Godo也认为你是个好人。他是这样告诉我的。也许只是随便说说,当我们谈论Hojo的时候他突然告诉我‘瓦伦丁那个家伙是个好男人。’-----看吧,我已经语无伦次了。”她咬住嘴唇,温驯地蹭蹭脑袋。“关键就是,你不像你想得那么糟。”



“我也许是个‘好男人’,但那不表示我一点也不危险。”



她叹息一声,夸张地拍上自己的额头,用手盖住眼睛,嘴角却止不住地上翘。她打开一点手指,透过指缝看向男人。



“文森特。”



“什么?”



“我喜欢戴着剪刀奔跑。”



他像看八只眼的怪物一样看着她,干巴巴地回答“很有意思。”



“不要看字面意思,榆木脑袋!这是个比喻。带着剪刀奔跑很危险,我喜欢危险的事。它们让我快乐。危险的事情从我生下来那一刻起伴随了我一生,而且一点一点地变得更加刺激。”她喘口气“并且,如果我按照老爹的希望和一个一点不危险的家伙结婚。我会失望得去试试跳塔或者坐到火上,那些都比10个你还危险。”



喋喋不休被拥抱猛然打断,嘴唇在亲吻中纠缠,一个让她安静也诉说他无奈承认退让的吻。她满足地像往常一样探向前吻得更深,感觉他的手轻柔缓慢地划过自己的背脊。他稍稍推开女孩,从离面孔寸许的地方凝视她。一个尽情欣赏女孩美丽的完美距离。



“你固执得有些病态了。”他评价,微微带着恼怒。



“但会接受的,不是吗?”她的嘴唇滑过他的面颊。



“是的,”文森特立刻回答,她的修长手指抚过他的皮肤,“我当然会。”
[PR]
by rayor | 2006-07-31 16:29 | FF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