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翻译] Confrontation

by tearoses
翻译 湮灭之城 NC15慎入
哼哼,你小子说我给你的文不纯洁,你翻得比原文还不纯洁......纯洁的我给你改了!


在电话旁边工作完几个小时之后,她总算能腾出一点时间来吃晚饭——如果她刚刚匆匆吃下的东西能叫晚饭的话,然后终于能回到自己的卧室,穿上她那宽大的睡衣裤,接着一头倒向阔别已久的床。她很快就睡熟了,脸上的紧张与不安随着缓慢而又有规则的呼吸而逐渐消逝。

就在那时,一些触手似的东西爬上了她的身体。它们把她的腰紧紧别在床上,一根湿漉漉粘糊糊的触手从头顶一直爬到她的脖子。另外一条蛇一般暖暖的略带鳞片的触手爬进了睡衣,抚摸着她的大腿,一路向上摸去……她终于忍无可忍,立刻跳起来打开灯。毫无疑问,整个房间空无一人。她从床上跳了下来,把松掉的睡衣系紧,将枪上膛后塞进荷包。尽管就这一把枪对当前的敌人没有半点威慑,但是,足以把任何不巧看到她只穿着睡衣在庄园里跑上跑下的人吓倒。当她把外套穿起的时候,愤怒似乎稍微平息了些。

她从大厅跑向楼梯,一口气冲下三楼。她小小的拖鞋拍打着地上的石头,产生了微弱的回音。最后,她冲向门口,大声吼道:“我受够了!阿卡多!”

她的宠物——一个吸血鬼,坐在椅子上看着她,一脸坏笑:“为什么,我亲爱的主人?通常你不再假装睡熟的时候,我至少都已经把你的裤子脱下了~但今天你竟然跑到我这狭小的地牢里面来。这难道是说,事实上,你还想要吗?”

“阿卡多,你听好了,如果想要触手来满足自己那我宁可买个章鱼!”

“你是说,你宁可和章鱼****咯?”他红色的眼睛闪着诡异的光芒。

“当然不!”她想去找她的枪,但是她放弃了。“可是这并不意味着你比章鱼幸运。”

他慢慢地走到她身旁,用他那淫荡的目光审视着她。她立刻狠狠地瞪了过去。

“仆人,这对我已经不管用了!”她说,“说实话,你换个花样好不好!收起你的老一套吧,我受够了!在你身上我看不到‘迷人’这两个字!”

“那为什么我还能呆在这儿呢,亲爱的主人?”

“这样的蠢问题我不会回答你两次!”她说。

“可是我的主人啊,我知道,其实你对我有着疯狂的执念呢!”

她靠近他的脸。

“噢,是的,我承认这一点……”

他顿时对这个答案充满好奇。“真的?”他眯起眼睛,把她紧紧抱住,他的大衣紧贴她的睡衣,但是她依然用她略带轻视的眼神瞪着他。

“他们会再次把你封印在地牢知道你不敢再不带姓地叫我,不敢再把那些触手放在我身上!”

现在,她的呼吸变得急促,她的脸离得他更近了。

“说实话,这听上去好像并不……”

尽管他的嘴唇离她是这么的近,她依然无视他的感受,打断了他,大声说道: “还有,我也和你在一起。”

听到这句话,他扬了扬他的眉毛,他那支还带着手套的手爱抚着她的背,而她却无动于衷。

“那我们在做什么呢?”阿卢卡多用一种好奇多于讽刺的嗓音问道。

她挽着他的脖子,看着抓在手里的缕缕金发。

“毫无疑问,你脱得光光的!”她回答道,最后还津津有味的添了一句:“而且被绑在墙上。”

他把另外一只没有戴手套的手伸进她的睡衣,揭开她的衣服,但她依然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

“我亲爱的主人,你也脱得一丝不挂么?”他一边问,一边用手向下摸去。

“哦?原来你喜欢那样啊?我敢肯定你一定常常想这么干,怪物。”

他解开了睡衣,她只是让它松散的落在自己身边,她的脸随着他的抚摸而变得粉红,她的闪亮的眼睛依然瞪着他。

“不,我不会!我会穿得好好的!还要有一把剑和枪!”她说

“你真的很爱你的武器!”他一边这样说着,一边开始用手指爱抚着她的腹部。

“跟你一样。我还会有华丽的银器。”她接着说。

他的手伸进了她的裤子,而她并没有反抗。他一只手抚摸着她的头发,而另一只手则抚摸着她的私处。她安静地站着,他在她的耳旁喃喃道:“银器?”

“是的,”她说,她的声音如同钢铁般冰冷。他的手在她身体上不安分地游荡着。

我真不知道你又有什么鬼主意……”他的手指轻轻摩擦着。

她几乎要泄露出身体最隐秘处的被刺激所带来的快感。

“阿卡多,你的想象力不是一向比我好吗?”她反问道,而她说出的每个字都使得阿卢卡多按压得更为用力

“我真不知道你的意思是什么!”他一边说,一边因为她抓紧他的另一只手而更快地摩擦。

“那我坦白告诉你,”她努力使自己不因他的爱抚而叫起来,“我会用所有的银器将你现在有的或者以后会长出来的肢体(指触手)全部砍掉……”

她停了下来,若再不停止恐怕要窒息,她感到现在他正在触摸的地方将会给她更多快感。

“还有你身上的那些洞眼(笑),如果有必要,我会在你身上多刺几个!”

他大笑起来,给了她最后一次冲击。她用力抑制自己因为高潮而带来的颤抖,尽管这已经传遍了全身,她依然是如此冷漠,她连一个吻都没有给阿卢卡多。

她转过身去,阿卢卡多恋恋不舍地从她身上把手伸回去,重新戴上手套。

“我想,如果你还要骚扰我的睡眠,你会知道下场是怎样。”她回答道。

他最后对着她的背影说:
“我亲爱的主人,既然我能用一根手指来和你****,那想想看,我的整只手能和你做什么呢?”

她懒得回过头和他继续废话,只是用他们两个人都能听到的声音小声说道:

“把它砍了,扔掉。”
[PR]
by rayor | 2006-07-31 16:32 | hell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