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翻译] Thursdays...

by Thorne Scratch

这是周四了,因为这是周四了。这是个潮乎乎的日子,因为这是潮乎乎的日子了。Cloud知道自己该洗衣服了,因为他知道自己该洗衣服了。他很恼火。





这件事,不是想象中那么糟,但是繁琐恼人。就像他闹钟设的时限,5:30!没人该在5:30起来(说得对!我恨军训!)!看看周四都对你作了什么?6点起来很痛苦但可以和身体打个商量。他已经习惯了---6点起来,给闹钟一拳,继续睡到6:15,半吊着裤子走出门去,6:20的时候身上只挂着1/3的衬衫,5分钟后出现在食堂、栏杆旁边...或者他被指示去的地方。

不管怎么说,他要么早起半小时要么面对一身湿的危险去洗衣服(那么会有更多衣服要洗。)神罗只发一套制服的确是精明的预算但对士兵们来说是无耻的。它们经常不断出现神秘的裂口,把人绊倒,意外起火,失踪,缩水,把其他的衣服都染上奇怪的颜色。(谁说紫色没有男子气概来着?告诉他永远不要让Zack洗衣服,一件愚蠢的掉色特种兵制服可以染了整缸衣服。)

Cloud从床边退到安全的位置,他用毯子把自己裹起来,藏在一个安全的角落里,就在Zack的收音机后面。这个大的畸形的玩意只能捕捉到某个经常换频率的摇滚乐队,他们会做很多有趣对联式歌词。

他死盯着闹钟穿过房间,5:45,还有15分钟逃逸时间。

没什么其他好做的,他胡乱地扯着睡衣缝边,考虑生日的时候向妈妈要一套新的。这身洗洗穿穿太多次了,上面圆滚滚的陆行鸟已经成了红黄色的污迹。Zack说它们看上去就像罗夏心理测试的题目,还把这当作窥视Cloud的借口。

Sephiroth惊讶于Zack居然知道罗夏心理测试。然后,他也开始盯着Cloud。

Cloud向他们大叫,把自己埋进毯子里。

5:53,他回头穿过房间照镜子,惊悚地发现头发睡得怒张。拍压一会儿后,他觉得其实看上去跟平常没什么两样。而且,这比Zack的扫把头好打整多了。

特种兵间流传着某内部传说:曾经Zack头上插把梳子失踪了五天,因为他刚开始梳头梳子便深深缠进了头发,拔出不能。甚至有人发誓梳子还在那里,就在他左肩后面肩胛附近。

当他问Zack这是不是真的,Zack点头,然后耸耸肩说他真的已经把梳子弄出来了,而且把那不吉的东西扔到了给Seph的咖啡里。Sehp居然喊出“天啊”,他震惊了。

也许真相并非如此,但Cloud没有排除这就是真相的可能性。

5:58 Sephiroth带着高度郁闷的表情冲进盥洗间,接着如来时一般冲了出去。

Cloud眨眼,他来早了。

门再次打开,Sehiorth带着一桶水跳进来,擦身而过那一刻,可以看到他表情郁闷依旧,实际上,三倍的郁闷,尽管看上去也有美好的期待在他脸上扩散。

*哗啦*

这种声音只有高度历练、高度危险、高度想睡觉的特种兵才能发出,Zack醒了。

“剑!”他牛一般咆哮着爬出湿淋淋的床,猛冲向挂破坏剑的墙。半路Sehpiroth找到了正宗(那剑太长没法拿进屋,他转身的时候肯定会在墙上戳个洞),跳回屋里正撞上他嘶喉中的朋友。

Cloud希望这是周二,周二比较安全。周四是Sephorith阐述Zack为什么应该立刻起床的日子,他会用单调的腔调急速发出冗长责骂。如果整场谩骂里他换了三次气,那么Zack必须列出为什么自己应该呆在床上的理由;如果换了五次以上那么Zack咕哝一声就行了,七次则完全可以无视。

换一次气表示Zack不得不在找借口时睁开眼睛爬起来。如果没有换气,就只能立刻滚下床开始穿衣报告了。这曾发生过一次,但是场空虚的胜利:Zack滚下床的时候,Sdphiroth立刻因为缺氧缺得头晕眼花而跌坐在地。因为这个本不该出现的场面,Zack得以重新缩回去睡觉。Cloud和Sephiroth吃不下早饭,而且呕吐物完全毁了他们的衣服。

破坏剑劈了书架,书本满天飞散。“如果你不立刻滚开,我就做掉你该死的长剑把你切成跟你枯萎的良心一样大的碎片!我要踩在这些碎片上,还要...还要...用把他们煮成咖啡坐在你桌子上喝掉!”

周一很糟但还不至于无法呼吸。周一,神罗乐队都会有模有样地越过操场停在他们窗子下,精确地演奏到6:21。Cloud经常想Sephiroth为了让他们每周干这个到底用了多少钱行贿。当那些队员练习过之后好过多了。有些时候他甚至觉得这不错,尽管“向独裁君主致敬!”让他神经有些紧张。

在他头上,正宗切进墙壁。Cloud瞪大眼睛,看到一撮毛从自己头发上飘下来。他窜过房间,一头扎进潮湿的被子里,祈祷这是那两个家伙破坏的最后一样东西。

Sephitoth充分展示出他的全能性,略一思索,把正宗丢在墙里,顺手抓起最近的瘦长玩意。他挥舞着挂衣架,猛砸向Zack的脑袋。Zack被从架子上掉下来的衣服绊倒,他的剑飞出走廊和一扇倒霉的窗户亲密接触。卡在一堆嘎吱作响的玻璃和昂贵的镶板里。

Zack完全不觉得困扰,回身一转够着开始提箱翻找魔石。Cloud屏住呼吸:他就在提箱附近得高危地区。Sephiroth一路踢开家具冲向Zack.

从Sephiroth丢掉剑到Zack丢掉剑不到4秒。印象极度深刻。

实际上,他现在正在思考这件事----虽然在一片混乱中很难思考-----他还是更喜欢周五。周五是一周里最美好的日子。他漫不经心地思索下周这个时候试试骗他的朋友们这是周五。郑重考虑着拨快他们的时钟(躲开飞过来的枕头)、撕掉Sephiroth的日立(抓住从桌子上滚下的花瓶)或者干脆换寝室他就不用出现在这可怕的地方了。(他们最新的灯完了,楼下和贮备部的兄弟们会宰了他的---这个月的31个。)

“如果你要用水,至少你该用热水!你不知道突然的刺激会伤害没准备的神经系统吗?”Zack站在梳妆台上,威胁地挥舞着一块冰魔石。

房间另一端的Sephiroth站在床上回敬道“我从来都是用冷水!就像之前的6个月一样。赶快习惯!如果你准时起床我就不用这么干!”

Zack用一个华丽的、突如其来的,实际上,意外的,由滑倒变成的跳跃飞过房间落在他的上司面前。“也许你该尝尝被冷水叫醒的滋味,你自己!”

他向Sephiroth挥出魔石,召唤起魔法。Sephiroth撑住自己,Clouc等着看这次什么会遭殃,他虚弱地盼望不会是自己的床。

什么也没发生。

Zack皱着眉摇晃那块水晶。还是没有回应。他弹击起魔石“你对我的魔石做了什么,Cloud?”

Cloud几乎全身都躲在被子下,摇着头把自己埋得更深,只露出一
只直眼睛。

“可恶,一只没有等级的魔石,500gil一个,垃圾神罗!”

Sephiroth踱向他,极尽一个皮衣男人的威胁之能事----如果他同时是世界上最大军事组织的首领。“到此为止,士兵。”

Zack把魔石扔过去,立刻重新振做。他带着一堆袜子躲到翻到的桌子后面。神罗从不吝啬衬衣和内衣,他们明白军人们没干净内衣会出什么事。

一边把那些扔到自己身上的袜子和晾衣架拍下来,Sephiroth一边嘲笑着“你赢不了,Zack.我们不是一个等级的!”他躲开迎面而来的蜜蜂馆短裤。“如果你把短裤扔过来你就拿不回去了,因为我会毁了它们!”

“你和你的军队?”Zack回敬,开始到处搜索剩下的布条。

“我指挥的那个家伙,你在为自己的军人身份找可悲的借口。”

“哦。”

没错,周五的确好的多。那些日子,他们可以睡到7:30,和Sephiroth出去吃饭,那里的食物不会让你觉得它们死的太不值得。当Sephiroth叫他们起床时,一般他还会用人工方式帮他们暖和暖和被窝。

这无法想象的美妙差点就要到手。现在才6:14,Zack已经醒来。在他为自由作出最后挣扎时Zack抓住了他被子的一角把他拉过去。他举起Cloud扔向Sephiroth,自己钻进床下。

Sephiroth优雅地抓住Cloud,拍拍他的脑袋,顺手把他放到方便的地方---也就是吊扇上。这给了他不可思议的视角,他含糊地想是不是该给“方便”重新定义。他没想太久:很快他就把全副精力放在抓稳吊扇上了。

“逮到了!”Sephiroth把Zack从床下拖出来。“起来发光吧,Zackary。”(难道意思是你就要在我手下化成天使?)

“我会起来,但我拒绝发光。如果上帝认为我们应该早点到,他不会把整件事搞这么复杂。”Zack站起来抖掉头发里的灰尘。大声地打喷嚏。

Sephiroth咕哝着同意,靠上破损得厉害的墙壁。对自己完美而有效率的工作感到满意。Zack脱掉湿衬衫扔到角落里。野蛮地宣布当他爬到更高的位置就不再需要闹钟了。处理完他的湿衣服之后,他挣扎进制服里,尽管在这一片可怕的混乱里看上去有点困难。

两人开始走出房间。他们头上传来轻柔的咳嗽声“嘿...伙计们,放我下来成吗?”

Zack抬头“Cloud!,你在上面干什么?”

“没什么,放我下来。这里有蜘蛛网,你上次打扫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Zack爬上桌子想抓住Cloud,但Sephiroth拖住了他的裤脚(特种兵制服没有袖子)“等等...”他小声地告诉Zack。

Zack微笑起来。“嘿...不错的注意。”

他们开始整理房间,收拾好衣服和床褥。Cloud转动脖子看他们干活,一丝恐惧慢慢从背后扩散。他摸到背上,没什么,一只蜘蛛。“你们在干什么?”

“我们要为你洗衣服,孩子!”Zack快乐地向他挥手,脸上挂着完全相反地恶毒笑容。“别担心,我们会让你穿着衣服去食堂的。千万别逃了,他们今天会点名。”

他抱起衣服退出房间。Sephiroth把Cloud拉下来,无视他的挣扎,把他扔到床上,也退出了房间。

片刻之后。


作为一个坏脾气的总裁并不是别人吹捧的那么爽。

没错,命令Reno从米迪加最远的Astrobucks(这是在模仿星巴克咩?还是作者大人写错字了?)端来贵得离谱的咖啡,再把杯子从窗户扔出去只因为没有加上那里的糖,的确有趣。但是两次就不好玩了。他可以调戏Tseng而不用怕被射击或被切碎或在某个山沟里被无声无息地处理掉。随意把纳税人的钱花在任何他喜欢的事情上让他得意洋洋。恶作剧地问Hojo冷冻实验室还有没有运行刚开始几次还挺有意思。(但他憔悴地结束了这个游戏因为Hojo太不搭调。每次他都会真诚地回答没错在运行,电流稳定,切下来的肢体都很新鲜,而且他能用血液样本做出跟餐厅里一样好的吉露果子冻。)

用濒危动物四趾白陆行鸟胸口的羽毛做成的完美白西装相当不错。他从不对送Rude免费发型俱乐部杂志感到厌倦。但是没什么能打发Tseng不在的漫长时间。而且人人都不在,除了向父亲的照片扔飞镖和在员工目录里乱涂他们的脸之外没什么有趣的事。

Rufus望着窗外,一拂头发,多想解雇些什么人啊。但是所有实习的和临时雇员都被扫地出门了。他必须留下秘书,大部分Turks也还有用。

打个呵欠,生命这样灰暗无聊!他握住配枪对准布满小洞的天花板想恐吓什么人,谁知道呢。是想把楼上的Heidigger打穿也说不一定。他扣住扳机。

外面传来惊叫、笑声以及意味不明的破碎声。他转身观望。

那里有三个人在草地上,一个拿相机一个捉住第三个...赤裸的家伙。他看得更仔细一些:没错,几乎是赤裸的,听上去正在暴走中。但还是被摔到地上。

他收起枪,拿出望远镜,告诉秘书赶紧送摄像机来。啊,发黑函多么甜美!

这天正向着美好的方向前进。
[PR]
by rayor | 2006-07-31 16:34 | FF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