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翻译] Malboro Season

Cloud Strife,前soldier,非凡的路行鸟骑手。正从阴湿的山洞离开。北方一如既往的寒冷。他吵闹的同伴们没法让他心情好起来。

Vincent要求来点儿油,Barret抱怨他没油就是废物。不管是那讨厌的油还是他们的所谓的骄傲,都让Cloud头疼。但是比起Barret“特别的陪伴”,他还是觉得Vencint更有用处。





Tifa警告过他不要把这两个家伙一起带上,他却愚蠢地决定每个队伍要实力平均。现在看起来比Yuffie偷了RedXIII的Master级蓝魔石跑路更糟。虽然其实那东西一直没用.


说曹操曹操到,Cloud正好瞟见那该死的小忍者一路开跑。Yuffie一头撞进他的怀里,紧紧抓住他大哭。金发人被吓了一跳。“Yuffie,到底怎么了?”Cloud的魔晃眼闪这关切,Yuffie在这注视下开始抽鼻子。

“是Tifa,我们想过来跟你汇合。她...她被一个巨大的怪物捉住了!”三个男人立刻奔向Yuffie的方向。Cloud回头大喊“呆在安全的地方,我们会解决这事!”

Yuffie咯咯地笑出声,高兴地搓着手“哦,别担心,我会安全的...十.分.安.全.”

“Tifa!!”Cloud不停地高叫“Tifa你在哪儿?”
他没注意到洞里传来的声响。


Vincent平静地举枪对准那个方向,一个阴影似的东西。“Cloud,安静...”金发人停下来任Vincent过去查看。他终于看清那是什么的时候眼睛瞪得浑圆,那是Tifa.

Cloud立刻冲过去,抱起她受伤的身体。他小心翼翼地抬起她的脸,看她是否还有意识。他脱下外衣(其实我想说Cloud根本没外衣这种东西吧)盖在她身上,把她交给Barret.“带她回飞艇上。我会解决那个伤她的混蛋!”黑大汉点点头告诉Vincent“别让他干傻事。”Vincent点头同意,Cloud不屑一顾。

“我没感到有怪物,Vince...肯定是别的什么东西。”金发人谨慎地环顾四周。Vincent也全身戒备,静静地用眼神让他小心。“任何东西都可能是危险的。”没有回应。走出一段后,Cloud的声音打破沉默“我们走得够多了吧,Vince?”Vincent吸一口气。“你想谈谈是很好,但我们该把注意力放在怪物身上吧。它打伤了Lockheart小姐,而且可能就在附近,很明显的,它有特殊的力量可以藏匿地无声无息。”又没了回答。Vincent猝然停下,慢慢审视周围。“Cloud,不太对,这些墙,它们.......太薄了。”Cloud走向冰壁,脱下手套抚上墙壁开始查看。


"Vincent看向下方----除了他和金发人还有另外的存在感。他在看清之前就被撞到墙上,穿过破裂的墙体飞了出去。Cloud转身时只看到黑发一闪而过,消失在碎冰乱雪之下。
“VINCENT!”他猛冲过去挖开雪地。他拉出Vincent,手腕一翻拿出治疗魔石。这在Vincent嚅嗫着睁开眼之前及时发挥了作用。

“Vincent?”Vincent呻吟一声,眨着眼睛努力想看向金发人。
“Cloud你这白痴!”


Cloud模模糊糊感到有什么东西蜿蜒过自己身后。它突然缠住自己的肚子把自己挥向空中。Vincent清醒过来,立刻拔枪,但被巨大的绿色肢体迎面一击。他很快恢复,站稳脚跟。不幸的是,时间已经足够让攻击者召唤出Freezer Beam。Vincent被冻僵了。

转过身,Cloud发现自己看见一大堆活动的触手(我想用蠕动,结果把自己恶心到了—_—|||)中间是一个长着锋利牙齿的大嘴。一个Malboro。Cloud打过很多这种东西,还学到了青魔法Bad Breath。但他发誓这只不一样。他甚至看到了这个生物身上闪烁着小小的蓝色光芒。Malboro突然转向背面,向它捕获的猎物发出一点绿色的气体。冻气从Vincent身上消退。在睡眠和毒魔法的作用消失之前他已经可以清醒地看着面前巨大的生物消失在山丘下。

Cloud呻吟着睁开眼睛。他周身冰凉,嘴唇上流过一个哆嗦。他虚弱地站起来,花了一点时间让自己缓过劲儿。他不禁叹息一声,自己在另一个冰窟里,比刚才那个大的多。Malboro走进来。他想起了刚才的事,重重的眨了一下眼。他用手撑起身体,手碰到小瓶子。转过身他发现地上丢着三个瓶子,Antidote,X-potion和用光了的dazers。他大受打击,更糟的事衣服被撕破了。


“Vincent?”他睁大眼睛四下搜寻。Vincent和Ultimaweapon都不在。他再次叹息,揉着脑袋站起来。顺便继续注意周围。这次他的目光落向Malboro,它站在上面的小冰壁上。
“啊.....你”他死盯着那安静的怪物迅速清点了一下装备,拿出几个Fire Fang握在手里以防再出变故。剩下的只有一小罐Ink和两个 Shrivels。他怀疑自己能不能空手打败这个比自己足足高15英尺的怪物。

他停下来观望,Malboro一点也没动,看上去似乎睡着了。它可笑的嘴巴也大张着。Cloud跨出一步,停下,再向前一步,想看看怪物是否会醒来。做了几次之后他终于蹭了过去。他闭上眼睛松一口气的时候Malboro张嘴呼吸,不怎么厉害但仍是无耻的Bad Breath。他爬上冰壁,回头望了一眼,继续向上,出口就在前面。大概30英尺远。他谨慎地爬过那绿色触手,很快到达后面的陡峭的墙壁,开始攀爬。突出的岩层可以用来做梯子。

“Vincent大概已经迷路了。”他挤进狭窄的岩缝,看看下面。


噼,啪。Cloud慢慢抬头,“见鬼!”岩架崩塌了。

能做出反应之前他已滑倒,无奈地落向一堆触手。巨大的绿色怪物在他跌落之前卷住了他。Cloud屏住呼吸,眼神里有些敬意,“你...救了我?”Malboro用空洞的豆点一样的小眼睛看着他。一瞬间里又闪出蓝光(那是colorwolf饥渴得眼睛都绿了)。

“谢谢...大概吧。”Cloud向下看看,估计自己离地7英尺。他把目光收回到Malboro身上。那家伙似乎正在挣扎。

Cloud感觉自己在空中度日如年。终于Malboro摇动起来。他被缠着肚子挂了一会儿之后,突然掉进了滑动的触手堆中。Cloud以为这事了结了,准备离开。但是Malboro缠住了金发人的四肢。

“怎么了?”一条触手绕上他的脖子,用力拉下他的脑袋,把他从地上举起来。Cloud觉得自己在空中扭曲了,他的双手被扣在后面,还绑上了厚重的枝条。Malboro放下两条锐利的触手,小心精巧地钻进靴子。Cloud看得迷惑不已。他咬住嘴唇,等下面的戏码。

触手的刀锋划开制作精良的皮革,将靴子扔到地上。

“你想把我切碎,是吧?”

两条相似的触手移进他的衣服,慢慢切开织物,让它们挂在他被缚的手臂上。这些触手带着不变的小心精细溜进他的裤子。Cloud艰难地扭动,有点希望触手们滑过他的双腿。刀锋游走,穿出裤带,一把拉下去。

“你在干什么?!”Cloud开始疯狂地挣扎,企图挣开束缚。更多触手强硬的把他按回去。他的腿吊在空中。

“你最好不能吃皮革,你这个...”嘴里塞进的巨大枝条让他沉默了,那东西往他喉咙里挤。它把他翻过身,他现在肚子朝上暴露在空气里。两条停在他制服衬衫上的触手钻了进去,它们很快撕掉了薄薄的衬衫。Cloud喉咙里的触手到底还是移开了,让他咳嗽不止。触手染上了血液和胆汁的稀薄光泽。Cloud向上瞪时一行鲜血流过他的脸庞。


“你对Tifa做这些了!你就是袭击她的家伙!!”Malboro再次把他扔进触手堆里。触手们迅速穿过他的胳膊把他别在自己身上。它试图分开他的双腿,扯掉他手臂上残留的衣服。然后他的手也被按住了。一条触手压住他的脖子,让他的脸紧紧贴在Malboro身体上。

Cloud感到锋利的触手在他腿间游走,爬上他的中心,他闭上眼睛。最后它圈住他的小腹,刀锋停在他的臀部,不急不缓地切开白色短裤。

“嘿”Cloud急忙向下看,但从那个位置根本看不到什么,尽管他感觉到了一切。刀锋沿着腰线移过,给最后一件衣服画上切口。短裤被解决了。只有些碎布还在他身上。Cloud吞了一口口水,又有一条出现在他大腿后面。它缓缓蜿蜒而上,留下一条黏液地痕迹。等一下,黏液?Malboro不会分泌黏液,除非...

“你不能这么做!我是个人...”触手再次堵在他嘴边威胁着要塞进去。Cloud把尊严咽回肚子,安静下来。触手继续前进,肆意刺戳着他的大腿。又抚上腹部,轻轻拍打。另一只本来在脚踝上的触手很快也加入进来,这一只移到他两腿之间狭窄的入口。Cloud在它滑过大腿内侧时弹动得更厉害。当它极度珍惜地轻触他的前端时Cloud不可抑制地硬了起来。

又一只从他脖子旁出现,探索着爬下,在胸口留下一道黏液。


Cloud尽力不让一点呻吟泄出。但感觉总比理智跑得远。他腿间的触手稍微退后了一些,因为猎物在拼尽全力扭动。Cloud很快发现了它的目的,漏出一声垂死的呻吟。他根本不能阻止它的行动,所有能做的不过是劲力把它挡在入口。但Malboro的目的并不在此。对它来说召唤更多触手将他的腿分得更开一点也不难。先前那些开始在敏感的地方上下其手。

Cloud充满了在恐惧和挫败,身体在黏液的痕迹里燃烧。不算太差,但是痛苦,体内旺盛的火焰完全和体表的相反。触手刷过他的坚挺时他战栗不止。Malboro抓住了这一点,不停地把玩。胡乱踢打没起作用。Cloud紧紧闭上眼,抓住捆绑自己的触手。触手终于停止了爱抚,游向新的欲望之地。几近残忍地缠住那里。Cloud看下去,为将要发生的事发抖。

“住...住手...”这虚弱的抗议被无视了。它们开始又节律地脉动。缠住他脖子的触手向他的腹部移去。和其它同伴一起留下无数痕迹。Cloud低头看去,仿佛他的意识正站在远处注视着自己被强暴。


然后他感觉到了,他闭上眼,仰起头,在高潮席卷全身时发出低沉的呻吟。触手在白浊的液体从依然坚硬的欲望中洒出时,放松下来。

他被举到空中,还沉浸在快感里。他曾自慰过,几乎是。天啊,他真的做过吗?也许是类似的事情。他只和一个女人上过床,那不是Tifa。她离开了,他有些伤心。但是因为那一段混乱无法记起细节。他呻吟着,强迫自己张开眼。

“你,该死的混...”这次触手挤开嘴唇,野蛮地抵着他的牙齿,提醒他不久之前喉咙的遭遇。

他不情愿地转过头保持安静。


他的手臂再一次在头顶上抖动,许多触手缠了上来。他已经坐在耸动的触手堆里。两只很不一样的夹住他的臀部固定。有一些触手被当作脚,Malboro身下的超过50条,它们底部都有倒钩,倒钩上有小钩子以保持Malboro的平衡。这些钩子刺入苍白皮肤的地方血液流出。它们流过赤裸的臀部时Cloud发出哀鸣。他的手抓挠着作最后的挣扎。没有用。Malboro用爪子一般的枝条按住他的手,他只能抓到泥土。

Cloud不清楚他是不是真的想知道后面的事。他现象搜寻什么在等着他。所有触手之下藏着一只巨大苍白的轴状枝条,有一个圆圆的头和倒钩。爪子样的枝条猛然扳倒他,位置刚好可以挤压他的坚挺。一只小一点的触手开始推他的背。缓缓溜下,搜寻着。

“停...停下,你不能这样!”触手毫不犹豫地塞进他的嘴里,正好让压上他的舌头。他踢打挣扎但是Mabloro一点没在意。小一些的触手找到了目标,分泌出一股粘液,洒在入口。水滴消失在下方的触手丛中。当它试图进入,Cloud紧闭双眼。他艰难地阻止它的动作。但它用力推挤着,终于成功了。

一开始并不疼痛,只是...很奇怪。但它很快开始抽动,涨大。

它开始向Cloud和自己喷洒黏液。金发人疯狂的摇着脑袋,想尽一切办法想把它弄出去。
这只让它兴致盎然。最后它抽出自己,嘴里的触手也尽数撤出。

Cloud吊在那里,拒绝顺从欲望哭出来。他只是回头向这生物狠瞪一记。那东西看上去为他的痛苦和尴尬而欢乐。他的抗议被腿上尖锐的疼痛回答。他看到大腿上的爪子枝条往下滑去,切下密密麻麻的小创口。鲜血滴滴答答地落进触手里。它们停在自己喜欢的地方,从前面抓住Cloud的臀部。他觉得自己被拉下去了,手臂仍然固定在脑袋上面,身体其他部分却贴着下面。他生吞了一句诅咒-----他没有胜算。爪子此进他的肉里拉扯他向下。

“他妈的!”他收紧肌肉,却给自己带来新的痛苦。

渐渐痛苦减弱了,如果他还清醒,那么他会猜猜看什么解放了他线先前备受折磨的双腿。
Malboro停了一下。Cloud笨拙地移动,他的身体想适应这些痛苦。他终于可以看到Malboro,带着满脸泪水。


怪物又颤动了一下,爪子慢慢拉开他的腿,直到它们几乎裂开。

Cloud看着它他对自己做的事情,牙齿打战。看到这种情景让感觉更加深刻。它的搏动,抽插,每动一次便越涨越大。他的身体似乎被撕裂了。扭曲着。但Malboro抓得更紧。金发猎物感到粘稠温暖的液体顺着自己的缝隙流出。他想这是血。更糟的是这可能是Malboro的精液。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马上就要死了。他听见自己尖叫,温热的眼泪顺脸颊落下,但是他的意识只是站在远处观看。

突然,一切都停止。它开始退出。Cloud清醒过来,挣扎着睁眼看看发生了什么。一股绿色血液滴到他的肩上。Malboro倒向一边。他喘息着环顾,只捉到一抹红色。
很快Vincent站到他面前,蹲下查看。Cloud一下哽咽得无法言语。Vincent只是让他安静,小心地抱住他。


“Vincent...VINCENT ,停下,它还在我里面。”Cloud还有足够的理智阻止他。Vincent稍事检查,看见了那玩意。他点点头,紧紧抓住Cloud,用力把他从死去的触手中扯了出来。引得男孩一声尖叫。触手落回该去的地面。那根血腥的枝条也缩回自己的地方。只留下无力的Cloud和一滩绿色精液。

好一会儿Cloud只是靠在安全的臂膀中。谁看到他的狼狈样都不重要了,只要这能结束。Vincent脱下披风把Cloud放在上面。无视他的抗议。“我看见Malboro抓住了你,然后我睡着了。”Cloud看着他点点头。“你中着毒就跑来了?”Vincent无声地笑起来,摇着头“不,我带着装备。”他温柔的取出X-potion喂给Cloud。金发人有些畏缩地喝下去。抽动嘴唇含含糊糊地说谢谢。

Vincent审视了他一会儿。“Malboro不会象...那样进攻。”Cloud懊丧的回答“它也对Tifa做了。”脑海里又浮现出她倒在他怀里的画面。Vincent摆手否认“不,她穿得好好的。如果她被...”他觉得难以启齿“被攻击了,她的衣服会被撕破。”Cloud抬头,沉思片刻,然后笑着点头,把玩着X-potion的瓶子。
“Vincent...如果你告诉其他人。我就杀了你。”他大声笑对Vincent笑起来。

没人蠢到去问为什么Cloud衣衫褴褛地回来,或者为什么他走路这么一瘸一拐。Cid嘲笑Vincent成了小孩的保姆,这削弱了一点紧张气氛。大家都笑起来。他们都知道不可能有人是同性恋。Tifa被带回来治疗之后没有大碍。Yuffie是自己走回来的。Barret花了四个小时试图向她说教。她都当耳边风。他们立刻飞回了阳光沙滩。Cloud可以好好休息。没人问到底出了什么事。Vincnet负责照顾他。只有他知道,Cloud很庆幸。


Yuffie则把变化魔石放进了自己的收藏,没人再提起那天。
[PR]
by rayor | 2006-08-01 15:03 | FF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