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Sephiroth在尼伯海姆的地下图书馆里疯狂翻找。一本小册子上写满了稚气而莫名的字迹,他不耐地一甩手,把本子扔到角落。砸在地面的扉页上有孩子才会写出的工整名字:Sephiroth。



任何新鲜的东西都能让小Sephy高兴起来。比如日记。他从不写生活,因为生活一成不变。每天早上一睁眼就是孤零零的书柜,他甚至知道哪些地方的油漆已经脱落。食物严格遵照营养配方烹调,味同嚼蜡。实验室里总是白晃晃地刺眼,疼痛也是习惯。就连窗外的景色在四季如春的小镇上也没有什么变化。



只有书和梦不一样。那时他还不明白这两者的联系。书里的内容被孩子天然的想象力夸张得天马行空。每每有了新书,他的梦就会有另一番景象。那时他也不明白梦和现实的区别。他以为自己秘密地发现了另一个世界,谁也不告诉,独自窃喜。却时时有分享的冲动,还没磨灭的天性让他想要告诉别人梦里他有多快乐,虽然有时也会痛苦。于是他用自己才能懂的符号在日记上记录梦境。以后可以告诉朋友,他想。



有一天他终于读到什么叫梦,整整一本书的理论告诉他那只是大脑皮层里的幻像。他默默合上书,心情没有起伏。也许因为梦里更多的已是白日里挥之不去的痛苦;也许是人人都在告诉他没有不付出代价的幸福。他只是想再继续写日记实在太傻了,虽然他已经很久没有写过。从此那个小本子被锁进了柜子。



后来他在一片混乱中沉睡,他不断想分辨到底是自己还是Jenova在控制一切。不知不觉间意识已经开始游走在星球。所有没有到过的地方,所有曾经听闻向往的地方终于可以一一看过。Jenova沉寂的时候他就静静地欣赏在尼伯海姆的别墅里不能想象的广阔天地。他记得别墅的地下室里有长发的男人对他温柔微笑,他小心翼翼地告诉他怎么阅读自己的日记。不知那人还记不记得。他总是在棺材里睡觉,是不是也会长久地做梦?也许现在回到那里,自己可以进入他的梦境?但Sephy从没回去,他不清楚自己现在是否也在梦中。即使回去那人或许也只是幻象而已。



外面一片嘈杂,Sephy清晰地感到身体一部分死去的疼痛。他睁开眼,下意识地以为会看见一个脱漆的书柜,然而眼前是剑张弩拔的钉子头。他想起了这是什么状况。远处的阴影里站着那个长发的男人,手中紧握Death Penalty。原来一直不是梦啊。Sephy突然有了与看到有关梦的那本书时一样的感觉。



不管是不是,都在这里结束吧。



Vincent说要跟尼伯海姆做个告别,独自回到地下室。他整理好每一本书,角落里有本奇怪的册子,上面布满密码,却是孩子的字体。Vincent想起Sephy说过的日记,虽然已经不是很记得清密码怎么破解,但毕竟是小孩子想出来的东西,前Turks还是很快掌握了要领。日记里都是乱七八糟的梦,最后都会兴致勃勃地来一句“希望今晚能看到XXXXX。”Vincent苦笑,如果好好的生活,Sephiroth也会是个普通的幸福孩子吧。中间有很多空白,最后却记上了东西。没有日期,不是密码,已是成人的字迹。



“希望今晚能看见Vincent。”





PS.好想这样写一句“原来一直不是梦啊,Sephy想,我真的变成章鱼了!”

喂,不KUSO你就不舒服吗?

是啊...........
[PR]
by rayor | 2006-08-01 15:13 | FF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