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大海男儿


Part 1
很久很久以前,大海的国王暗慈和王后梅喧有三个可爱的孩子,大姐millia,二哥(自称二姐)Ky,小弟Bridget正太。他们在海里过着幸福的生活。

海边有一座城堡,早年已经废弃。传言有人在这里吐血身亡,于是每晚都要闹鬼。鬼说“sony我恨你,我诅咒你!”因此人心惶惶,无人胆敢接近。

有一天,扛着红色平行四边形大剑的路人甲在雷电暴雨之中来到这里,鬼魂趁风高月黑正在作祟,犹如白色的袜子飘荡在城堡屋顶。路人甲举起大剑高喝一声“啊呀!无知小辈,SS才是正道!”一个霹雳,火球自天而降,长发的人影晃动,鬼魂跪地大哭“我悟了!”路人甲递出一张名片“这个人叫太腐,童叟无欺,你的otaku生涯就让他定做吧。”





鬼魂脸上带着被救赎的表情,在一个长发青年温文尔雅地笑容中走进某个阴暗的小屋。身后路人窃窃私语,“这是这个月第五个了...”当晚狼嚎传遍小镇“啊呜呜,我太腐不愧是个天才!你就乖乖躺在我的笔下吧!”

所以大家知道了Zappa是怎么扑街的吗?当然这都是后话。

路人甲Sol从此占地为王,成了城堡的主人,城堡的主人一般叫自己国王。但他希望掩盖自己百岁老人的本来面目,便自称王子。

Sol王子在城堡前50米左转开辟了块红薯地,偶尔时不时跑到附近的村寨进行小规模砸抢打劫;并向过往路人收取买路费...因此小日子也过得有滋有味。虽然这里会不时传来“啊啊啊,大哥,不,王子,求求你留条内裤给我吧!”的凄厉惨嚎,当然,这都只是sol王子的红薯地还没收成的时候。

一时之间,Sol王子之名人尽皆知。当地有传言为证:每当风雨交加时,只要唤出sol之名定当电光霹雳。所以大家再也不用在风雨之夜携带手电,只要不停地“sol sol sol sol”便可一路明亮;另如果孩子哭泣不休,只要说出“再哭,再哭Sol王子就拿你去喂红薯了。”如此便可得至少三日清静。
………
Sol之名得以流传。

****************************
Part 2

一年两年又三年,sol王子吃腻了红薯汤红薯条红薯饭红薯焖野菜红薯烧烤,他把远大的目光投向大海“AXL,我们出海吧!”
混吃混喝专业户AXL在地上半睁宿醉的熊猫眼,“大头,那条船只能容下一个人,你自己去吧,多钓一点章鱼。”

在大海深处,Ky在庆祝自己18岁的生日。

“爸爸妈妈,我可以到海面上去了吗?”
“当然当然,去吧孩子。”
“millia,小b你们也一起去吧。”

两个金色的头颅发出闷闷的声音,“不要,刚买了PS3。”

暗慈豁然掏出一把巨扇
“你们的兄弟近视1000度散光500度最近开始斜视你们居然不顾手足之情拒绝照料他,为父好生难过!就让这天地无双的舞步来感动你们吧!”
黑线如水草一般疯长,

B:“死相~爸爸你这暴露狂又开始啦~”
M:“爸爸不要招蝠鲼了!上次那条还没赶走呢一直拖家带口在我们家白吃白喝!”

他们一跃而起“爹,我们怎么会抛下姐姐/妹妹!”

millia和Bridget 于是一人架住KY的一只胳膊,“走吧!想去哪里我们都带你去!”

暗慈国王转向王后,“亲爱的,我们多久没过二人世界了~那些小鬼走了,我们应该尽情地享受生活才是…”
“………”
“让我用舞步来表达对你的爱吧!”
“……我就知道”
“画龙点睛!”(<=大姐的绝杀)

KY脸色微红“前几天有个溺死的水手临死前大叫‘sol!老子作鬼也不放过你,老子…老子…18年后又是好汉一条!’”

“那个叫sol的人一定很有魅力,有人18年后还要去找他呢,我…我想看看sol。”
“哦,闹鬼城堡那疙瘩的悍匪。种番薯那个。”
“不要打破纯洁少女的粉红色梦想啊,他自称是王子那。”
“这掩盖不了他酗酒抢劫捞章鱼挖番薯的事实。”
“我听说他只是酒嗝打得比较响亮而已。”
“他把这里的章鱼都要捞光了,jenova公司形象代表银发鸡翅王已经向我们提出抗议。”
“你们非要说那么大声吗?”

风平浪静,一叶扁舟滑过。Ky突然眼放精光。

“一定就是他!”
“真的呢。”
“老哥真的是高度近视吗?”
“要叫姐姐!”

Ky热泪盈眶。

“果然如传说一般英俊!”(哪里有传说?)
“那充满男子气概的脸,那华贵的衣服,衣领后面还挂有$5的标签…哦,你们看他扯起钓线的动作,是那么威风利落,他在猎物之间宛如国王。”
“满船死鱼堆积。腥臭浓,如今谁人敢去。”
“左手酒右手烟身后死鱼一片猥琐男。”
“阿Ky真的是近视…”
“是乱视…”

带着粉红色泡泡一串,海的儿女们回到宫殿。Ky欣喜地奔向母亲。
“妈妈,今天我终于知道什么是一见钟情了!”
“儿啊,你是近视怎么一见钟情?”
“爸爸我哪有近视?”
“那你为什么踩着为父?”
“是...是心灵的感应啊,我和他是心灵相通的!”

梅喧王后倒出一壶酒,“说说看吧,是那个倒霉蛋?”

“Sol王子。”
“哦不!天天捞章鱼的悍匪!”
三秒后王后抽刀怒喝“Sol蟊贼,早就想会一会了!你已经无处可逃!”
“夫人,冷静,他没有来这里。”
“儿啊,结婚要门当户对。比如zato-1王子就不错呀。”
“可是…”
Millia用头发瞬间绞碎一片珊瑚礁,声音冰点“那个混帐天天教唆手下拿球砸我,我还没跟他算账!”
“姐姐其实他想送你珍珠….”
“哎,听我说…”
“那是珍珠吗?”
“鮟鱇鱼都是瞎子嘛…”
“不过结成亲家大概sol就不捞章鱼了。”
“你们…”
“让他送多少彩礼好呢?”
“你们听我说啊!Ride The Lighting!”(<=小弟的必殺技)

大家奋力推开翻了白肚的沙丁鱼。

“阿Ky我儿,不要每天都这样…海水是会导电的,很危险…”
“夫人,他真的不是你和那条Chipp电鳗生的吗?”
“嗯?”
“我是说我们开始准备婚礼好了。阿Ky我儿,按照故事的发展,你该先去I-ON女巫那里变成人形吧~”

-------------I-ON女巫宅-------------
门上粉红色的标签:大家加油哟~~(飞吻)
小B正太立马一寒战,“每次到这里来都好诡异。”
“放心,她现在控loli了。”
I-ON大姐出场“嗯~可爱的孩子们,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就是这个故事里半个反面角色女巫。根据剧情,你们来找我是想到海上面去吧?”
“剧情里是要拿小美人鱼的声音来交换吗?”
“呵呵呵,作者说拿你们家一年的土产来换就~好~啦~”
“作者实在太不负责任了!”
“來,在交易单上签个字,打起精神來~”

………………………

于是姐妹三人就顺利的到海面上去啦。

“Ky,他就要来了,装溺水吧。”
“怎么装。”
“IRON MAIDEN!”(<=Millia姐的绝杀)
“SHOOT THE MOON !!!”(<=Bridget 正太的绝杀)

SOL:“那边是什么……”
SOL:“……啧。”

很正统地,王子发现了小美人鱼。于是在漫天绯红的曙光之下,SOL王子英武的身躯抱起人鱼王子,自海苔堆里站起,向新的生活踏出了第一步。

“嗯,家里刚好缺个保姆。”

AXL:“嗨~大头,报纸上说最近雇保姆的费用又涨了耶~”
SOL:“……那干脆把他变成老婆好了。”
AXL:“……”
SOL:“婚纱太贵了,将就这件女仆装了吧。”
AXL:“……”

AXL带来了肯德鸡全家桶,庆祝万年处男成婚。

“Ky,快去做饭。”
“Ky,把衣服给我洗了。”
“Ky,倒酒。”
“Ky,去收红薯。”
“Ky,把这家伙衣服扒了,记得收好他的钱包。”
“Ky,去把野猪的皮剥好。”

从此他们男耕女织,生活和和美美。

一年两年又三年,他们有了个长着翅膀和尾巴的女儿,(鸟窝里捡来的||||||)取名Dizzy。Ky满脸幸福。

“SOL我们带着孩子回家见见我的父母吧。”
“你想淹死我吗?”
“..............”

经KY一番苦口婆心,盛大的家庭聚会终于在海滩上举行。暗慈国王放出满天蝴蝶。

“我姓御津,名叫暗慈。雅号『赫赫』,即是华丽的意思,了解了吗?”
“.......”
“姑爷,跳个舞吧!”
“爸爸,Sol他不会跳啦。”
“爸爸,公众场合把衣服穿上!”
“那只蝠鲼又过来了!”
“烤了它...”

国王满脸不可置信
“儿啊,你怎么会找了个不会跳舞的男人?”
“別礙手礙脚的。”王后蹬开国王,拔刀摆开战势,“跳舞可有可无,是我的姑爷就来战吧!”(远方流星回音“娘子,你不就是倾倒在我的舞姿之下么?”)
海啸汹涌。
……

那一天,整个红薯田变成了盐碱地。
*******************
Part 3

“大头,红薯没有了。跟我去潘帕斯草原烤牛肉吧。”

Sol没有跟昔日的兄弟再度飘泊,他叹了口气,默默地在残桓废墟种下了一片木菠萝。当木菠萝成熟的时候Dizzy也亭亭玉立。附近村子连续三年获得“个性服装最牛奖”称号的Testament天天都会送来路边踩来的小花。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Testament,你到底要我女儿还是你那只乌鸦,快选一个。好久没吃烤乌鸦了。”

他们的平静生活被彻底打破,是Dizzy抱回四只穿着跟Ky一样的衣服的小小的机器人开始。

“爸爸你看好可爱,我在外面捡到的。”
“BOSS对不起,BOSS对不起,我们跳槽了。”
“爸爸他们在说什么?”
“KUSO!”

天上猛然一个落雷,“喝!何方妖孽胆敢在我的地盘撒野!”

城堡上方传来咔咔咔的声音。
“咔咔咔,我不会放过你们,咔咔咔,木菠萝都是我的!”
骑着独轮车头顶螺旋桨的机器人疯狂地在尖顶上转圈。咔咔咔。
黑线飘扬。

“……他是谁?”KY怔征地发问。
Sol沉声“以前同一个地方种萝卜的傻瓜。本来叫他来照顾木菠萝,不过他四处乱抄近道,结果一直到木菠萝收成了也没能赶上......”
“……不要这么顺便就盗版官方里ROBO KY的剧情呀……”

那之后持续一个月,天天有“还我菠萝”的血泪炸弹在海滩炸开。全然不顾
Sol的怒吼“木菠萝本来就是我的啊!”

有话是坏人都不甘寂寞。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终于萝卜凯从空中俯冲直下卡住Dizzy的脖子“咔咔咔,Sol Badguy,没有木菠萝拿你女儿抵债!”

还没等SOL反映过来,Testament猛地扔掉手里的粉色小花劝,变身皮衣镰刀颓废男,“MASTER OF PUPPET !”(<=Testament的必殺技)

Testament:“破铜烂铁你想对我的Dizzy做什么?”
KY:“Testament先生,SOL和我还没开始考虑把Dizzy嫁给你啊……哎?”
SOL:“给我滚开……”
“哇呀呀呀你们不要乱打一通呀!”

Dizzy暗自垂泪,“我只想平静地生活,一定要战斗吗?”

这时云与山的彼端出现宏伟飞船,黑衣男人迎风挺立。
又是很传统地,情敌一号出现。
Johnny:“啧啧啧,怎可对女孩子出手?女孩子都是公主!”

海豚击中萝卜凯的螺旋桨。
“喝啊,栅栏嘴电灯眼,不要劫持MAY我的朋友呀~”
“咔咔咔……”
萝卜凯与它的单轮宝马光荣下坠了。

这时候我们记得,上文中提过的大海的一家子。
(“等……等一下,我...我已经被梅姐ko了...” BY 暗慈国王)
“无耻之徒,今日我们便为台球之仇来个了解!”
“Millia,听我说。”Zato-1手指前方,“妳要找的人,如果用你們人类的话來说,已经『上天堂了』,呵呵呵~~”
“看到你的脸闪来闪去真令人不快。如果你已经死了,就快点把自己埋起來吧。”
“你这女人竟赶这么对我家Zato大人说话!喝-------”

海面再次掀起巨浪,中间还夹着金发和花花绿绿的台球乱舞。木菠萝地毁于一旦。
……

Sol点燃一支烟。

“太腐兄,我早该听你的话……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个机会……
我定要和这群八嘎划清界限呀!!!
……如果一定要一个期限,那就是一万年呀口胡!”

这时Ky海蓝色的眼睛无限清明地望向吐出烟圈的男人。
“哦……不……” Sol Badguy想起锅里还炖着的香喷喷的鸡肉汤,还是起身向厨房方向走去。

fin.
[PR]
by rayor | 2006-08-01 15:22 | GG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