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35题之作战者们








Hojo记得自己也有过阳光灿烂的童年。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他突然感受到儿童天性的召唤决定放下书本到对面的小公园放松一下,顺便尝试“人际交往”。小朋友们对着这个陌生人沉默。他有些紧张也有些兴奋地斟酌该怎么为友谊的开端打下良好基础,突然一个小肉球做恍然大悟状,蹭到他脚边脆生生地叫“叔叔好!”

Hojo从不承认任何事会给自己理智清明的心理状态留下阴影。但科学部第一美女Lucrecia对他说“我们结婚怎么样?”的时候,他开始不能否认自己还是对长相问题有那么一点点怨念的,尤其对手还是Vincent Valentine。于是但那一瞬间他第二次被男人普遍的虚荣心冲昏了头脑张口就说“好!”第一次是一时冲动收下了一个热血沸腾而且相当崇拜自己的研究生。

后来他开始了曾经鄙视的隔三岔五就找朋友喝酒的生活。朋友是被自己抢了老婆的Vincent,而他很可悲地只有这一个朋友。但是Vincent会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一直耐心地听他半醉时嘟嘟囔囔抱怨生活压力,比如科研经费又被卡了、房价几何级数上涨工资却巍然不动、Lucrecia怀孕了现在孩子可不好养等等。他想Vincent真的很温柔。这样的温柔甚至能让他暂时忘记自己不受大多数人欢迎的事实。如果Vincent不是老想打听LUCRECIA的消息的话。

Hojo也曾怀疑Vincent是为了Lucrecia才愿意陪自己喝酒。放不下又不好接近是吧,哼哼,你小样儿还挺闷骚嘛。不过Hojo还是决定相信友谊的高尚。

但他忘了常言道“男人可以为朋友两肋插刀,为女人插朋友两刀。”听说Lucrecia怀孕后Vincent更加殷勤。觥筹之间充满Lucrecia这个Lucrecia那个,让他听得心浮气躁。大叹一口气。

“Vincent你听过‘选择了红玫瑰,白的就变成了粘在衣角的一颗饭粒,便成了床前明月光;选择了白玫瑰,红的就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便成了心口的一颗朱纱痣。’么?”
“什么意思”Vincent脸色立刻阴沉。
“婚姻并不是没结婚的人想象得那么美好。”
“你是说你厌倦Lucrecia了吗?”
“不,我是说…”
“难道说你有别的女人?”
“你怎么会这么…”

话尾埋没在Vincent的左勾拳里。Hojo惨叫着跌进杯盘狼藉。

流言迅速从酒馆传开。第二天已经有了“科学部和Turks不合”“科学部伙同Turks打劫”“科学部有人和Turks的人争风吃醋”“科学部和Turks捕捉试验品失败当场逃窜”“Hojo向Vincent求爱不成反被揍”等等版本。Hojo肿着眼睛走进试验室时热血研究生痛心地大叫“老师,你又熬夜做试验了!”所有同事循声望来,眼里暧昧流转种种谣言。

此时Hojo满头大汗地坐在产房外,Vincent握住他的手轻声安慰。终于响起啼哭,护士冲出来在Hojo期待的眼神里一把握住Vincent的手“恭喜恭喜!是个男孩!”两人的脸同时涨成猪肝色,Vincent很是尴尬地向Hojo一指。护士眼里闪过高深莫测的光。热血研究生突然拎着水果跳将出来“对不起我来晚了!生了没有!”护士威严地咳嗽,“我们是可以马上检测DNA的。”不知说给谁听。Hojo悲哀地发现自己松了一口气,他们这下不会怀疑我是孩子的父亲了。

Hojo看一会儿经费申请,看一会儿Sephy。那孩子已经开始吃第五瓶奶。他一直想要个男孩,虽然男孩子吃得多一点,但三两米饭一样管饱,衣服、化妆品、首饰、嫁妆统统可以省下来。然则他从不知道男孩可以这么能吃。妈妈曾爱怜地告诉他“你小时候吃得跟猫一样少,小模样儿长得多可怜。”Lucrecia快乐地抱起Sephy“小时候我妈怎么哄我我都不吃饭呢。Sephy真是好孩子。”

“那个,Vincent你小时候胃口好吗?”
“干嘛问这个。”
“那…随便问问,怎样?好吗?”

Gast失落地走过来“Hojo啊,志愿者还是没有啊,Jenova计划恐怕要撤了。”Hojo这才想起他偷偷把理论上可以促进生长的Jenova细胞注射给了Lucrecia,为了省点养育费。偷鸡不成蚀把米。

年终评审时Jenova计划因为Sephy有了突破性的进展。Hojo在会议室激动得手心冒汗。如果能升到实验室主管,工资经费不用说,独立实验室也不是梦想了啊啊啊!首席上的啤酒肚传来官腔十足“今年的研究成果很令人欣喜。其中Jenova计划作出了莫大贡献。”Hojo感到心脏甜蜜地鼓动起来“尤其是Gast博士XXXXXXXXXXXX所以我们决定将Gast博士升为科学部主管并召开新闻发布会。”Hojo眼镜反光一闪,很得牙齿咯咯作响。我靠试验是我做的论文使我写的数据还是我老婆孩子身上取来的你Gast不过是挂了个名就捞到这么多好处!妈的至少提提我的名字啊!

试验室里的试剂咕嘟咕嘟地冒泡,一个、两个、三个…二十六个…Hojo想起Sephy今天早上打坏了第26个摇篮,Gast那科研混混也混了26个年头了…一时怒火攻心,抓起试管用眼神倾泻一腔怨愤。研究生冲进来惊呼“老师,不要!我们可以用电脑模拟啊!”砰,Hojo被撞进瓶瓶罐罐。20分钟后研究生和《神罗道德观察》的记者相望泪两行“古往今来,有多少科学家本着大无畏的献身精神对自己实施人体试验。而在模拟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我的老师…呜…老师…呜呜呜”

医务室包扎的Hojo青筋暴起。我还没死!而且那只是阿司匹林罢了…

晚上为了安慰好友的Vincent请Hojo喝酒。一年的郁闷让酒精的诱惑无限放大。Vincent扶着醉醺醺的Hojo回家时Lucrecia还在试验室。他把Hojo放到沙发上,走进厨房准备煮些茶汤。Hojo听着炊具的响声幻想自己回家时妻儿在摆好饭菜的桌子边迎接自己,气氛一片温馨。

不可能的,说不定指望Vincent比较有希望。Vincent啊,朦胧中厨房里的身影越发挺拔,黑发轻轻摆动,握在锅柄的手指骨感修长。真的是个很好看的人那,如果那是一头长发…

Vincent偶然回头,正对上Hojo酡红的双颊,迷离的眼神,微张的嘴唇,猥琐而花痴。“Vincent,你…你一定会是个好老婆。”Hojo大着舌头赞美朋友。身心正常的Vincent再次挥出正义的铁拳。Sephy对这精彩一幕拍手大笑。

小兔崽子,谁供你吃喝拉撒的?!

第二天研究生望着Hojo的黑眼圈心潮澎湃“老师受了伤还要熬夜工作,果然是我人生的榜样!”Hojo只是略为感伤地瞟一眼窗外匆匆而过的背影。“有时候,有些话还是藏在心里吧。”老师是在教我为人的道理,我太感动了!可怜的孩子不知道他的老师现在藏在心里的话是有一天要不要把他泡到福尔马林里。

地下室的抽屉里一直放着一把枪。长年没有使用几乎被人遗忘。但Hojo记得里面确实上满了子弹,应该已经潮了。但用来给神罗总裁的全身像添几个窟窿还是可以的。他惨笑着掏出那把枪时Vincent不知从哪个角落冒出来死死卡住他握枪的手。

“Hojo,不要冲动啊!”“放手,你抓太用力了!”“Hojo,这把枪…”

砰!

Vincent慢慢滑到地上,“Hojo…我…我不怪你…这把枪…会走火”“是你抓我食指太用力了…”

Vincent已经听不到了。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Hojo当机立断把朋友塞进标着“治疗”的水仓,再给Turks主任挂了电话,舌灿莲花编造一通事故原因。主任很爽快地答应算工伤报销全部费用疗养其间记带薪休假如果挂了抚恤金追加50%。良心终于安定的Hojo放下电话,Lucrecia马上怒气冲冲地接进来“刚才电话怎么一直不通?!工人说他把治愈和Chaos的水仓弄混了。趁上头没发现赶紧换回来!”

后面似乎有敲打玻璃的声响。幻觉、一定是幻觉!Hojo放下电话,深吸一口气,慢慢转身…绿色液体里清秀的脸已经隐隐露出野兽气息。啊啊啊没办法了!

神罗总裁是个蠢货!Gast那混混还在我面前露出他恶心的笑容!研究生,嗯,什么名字,吵死了!Sephy怎么这么能吃?Turks哪来我几辈子都没修来的福利?Vincent该怎么办?新愁旧恨涌上心头,Hojo以为自己要崩溃了,但他出奇地平静。他甚至在几秒钟内做出了人生计划。

我要这天, 再遮不住我眼, 要这地, 再埋不了我心, 要这众生, 都明白我意, 要那CEO, 都烟消云散!好像窜词了,没关系,总之我要成为神罗的大人物!无所不用其极!

从什么开始呢?对了,先把Vincent藏起来,让他留长头发…

很久以后Cloud一行把从棺材里召唤出来后一个一直悲叹自己罪孽的男人。视阴沉为世上唯一之罪的Yuffie暴走“我说大叔你到底犯了什么事?”

那人哀伤闭眼“我想我让一个人失去了做好人的机会。”
[PR]
by rayor | 2006-08-01 18:39 | FF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