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35题 祈愿

雪白结晶之下,忘却之都仿佛冰封,空旷寥落一如既往。Vincent独自坐在湖边,半个小时后就是新年。

那时绿色光辉渐渐消失,天空中的死亡化作尘埃。Highwind在米迪加城外降落。城里响起巨大的欢呼,人们跑向原野膜拜拯救自己的奇迹。潮水般的人群擦过Highwind,不时有人向他们打出庆祝的手势。Marline费力地挤过来,Barret一把抱起小女孩,爽朗大笑。大家被这盛大的欢乐感染,都展开笑容。





Cloud笑得眼睛发酸,有温热的液体涌上来。我们到底赢了,真是高兴……很……高兴…没想到会这么高兴……他转过身,抬头阻止那些想要滑下的液体。天空还没有摆脱阴霾,灰蒙蒙之下是几乎只剩瓦砾的米迪加。还不断有流着血的人挣扎出来,庆贺的人群已经开始抢救伤者。只有物欲的米迪加从没有过如此温情。有人在废墟中痛哭,更多的人笑着。天边露出一线光芒,人们纷纷祈祷,面带欣喜。如果我要祈祷,我会说些什么呢?Cloud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心越发抽紧,催促泪水发泄。他迅速抹了一把眼睛,只觉得如果落泪,就一定停不下来,却不知道为什么想要哭泣,一片空洞的茫然。

大家决定在尼伯海姆稍事修整。Vincent在神罗别墅的树下沉思,身后传来唏唆响声。是Cloud和Tifa,他犹豫了一下,跟了上去。他们进了山脚的洞里,轻轻搬出什么东西。是个箱子。

“就是这个了,居然还在。”
Tifa从箱子里取出一小堆瓷片,上面密布字体。
“这个,是大家那时候写下来的愿望,本来说好十年之后一起打开的。”
一时间只有瓷片翻动的声音。然后传来Cloud的声音。
“那时候,我看着你们在一起写,但是不敢过去,也没有人来叫我。”
“……对不起,Cloud。”
“…不,我的确是个讨厌的家伙。”
“那…Cloud的愿望是什么呢?”

长久的沉默。Cloud尽力回想自己的愿望。他记得自己在远处看着那群快乐的孩子们争抢别人的瓷片,大声笑闹。那时自己写了什么呢?小时候强烈到让他整晚失眠的愿望,早已一团模糊。他以为自己将为那个愿望奋斗一生,他从没想过自己会走得这样远。米迪加的光怪陆离,严酷吵闹的军营。那个总是像对待孩子一样揉乱自己头发的特种兵,那个自己满心仰慕的银发英雄,那些自己并不喜欢但还是当成了同伴的雪崩战士。曾经的期待尽皆散去,他躲在Zack强韧的壳里妄图抓住昨天的影子。最后一切还是在自己的剑下灰飞烟灭。

Cloud看着自己的手,他想那一记超究自己只是平静举剑,没有半点犹豫。是因为终于明白幻象留住也没有意义吗?其实并不悲哀,只是惶恐,似乎一瞬间所有曾经的支柱都倒塌了,然后都是茫然。所以他现在不知道说些什么。

“其实,我也记不得自己到底写了什么。如果大家都还活着,又有谁会记得呢?”Tifa终于打破沉默。
“Cloud现在的愿望呢?”
“…”
“也没有吗…没关系,一辈子很长呢…Cloud你何以慢慢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再也不回来也没有关系。”
“Tifa…”
女孩站起来,尽力拉开一个明媚笑容。
“我们把这些当作大家的遗体好好安葬。然后就跟过去说再见,好吗?”

那天Vincnet在草地上坐了一晚,他想起自己也曾在这里静静看着肚子微隆的Lucrecia,默默期盼母子平安,还有她一生的幸福。

直鸬氖焙駽loud说要去斗技场工作,清理一下头绪。大家都开始嚷嚷你这家伙不可理喻,居然还没打够吗?只有Tifa拍拍他的肩,没有说话。Nanaki和Vincent继续旅行,Cid、Barret、Reeve三个大叔各自寻找人生理想。Tifa准备重建第七天堂。Yuffie拥抱完每个人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冲向草原。大家立刻检查少了什么东西,却发现口袋里多了一个栓着红绳的铃铛和一张便条。

Yuffie的便条说,她家乡的人们新年前夜总要去神社祈祷,拉住铜铃上粗大的绳索敲起希冀。如果身在异地,就把这样的铃铛合在掌心。她说我们做到了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但我们谁也没实现自己不用担忧生命时的理想,所以,这次的新年,让我们一起祈愿。

5分钟后就是新年。

斗技场里的金发青年对一片霓虹灿烂仰头闭眼。
第七天堂外的女人抱起小女孩,一同双手合十。
Nanaki登上山崖将骨灰撒向天空。
Cid对发射台举起酒瓶。
Barret扔下矿石,走向洞外的凛冽寒风。
Reeve放下文件,站在窗前仰望星空。
Yuffie执起五强塔前的钟杵。

“新年到了。”

忘却之都里响起铃声,尾音飘散在空落之中。这样单薄的声音可以承载什么样的未来呢?Vincent仍然将它合在手心,他想“我希望...”

他不知道,这一刻,他的朋友,曾经拯救星球的英雄们,都虔诚地低头合掌。让那些角落响起微弱铃声。
[PR]
by rayor | 2006-08-01 18:41 | FF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