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35题 长廊下

Hojo试验室的窗户正对大门后面的走廊。也是这幢阴暗建筑难得能接受阳光沐浴的地方。



Vincent的工作地点通常都在那里,他是个敬业的人,不论高温暴雨,都不会离开岗位,而且必定穿着制服。







每次Hojo到窗前小憩,总能看到Turks一丝不苟的身影。这个小镇里威胁最大的恐怕就是神罗的家伙们。他喜欢忠于工作的人,但更认为在没必要的事上尽力是浪费时间的愚蠢行为。Hojo怀着惋惜的心情看着这个年轻人走来走去,他本来可以去干更有意义的事呢。



后来,休息时观察Vincent似乎成了Hojo的习惯。他知道这个年轻人10点会检查一次配枪,1点会靠在柱子上打20分钟盹,吃便当时永远从素菜吃起;他甚至知道Vincnet和Lucrecia说话时会下意识的拉拉衣角。有时阳光打在他的头发上,有一层金色反光,隐隐可以看见黑发下白皙的皮肤。Hojo有时感觉这仿佛是在观察某个得意的试验之作。



几乎每天都是Hojo是最后一个离开试验室,Vincent总是如磐石一般站在试验室外。起初电力供应不足,走廊上一片黑暗,Hojo会被突然出现的脚步声或者“博士,工作结束了吗?”吓一跳。现在即使没有灯光,推开门也能感到Vincent淡淡的气息。深夜工作时他会想整幢楼里只有他和Vicnet,而Vincnet一定守护在门外,有一种奇妙的独占感,像独自研究出重要成果一样舒畅。



一个晴朗的午后,Hojo走到Vincnet身边,叫醒他请他帮忙搬一罐试剂。这是第一次在阳光下近距离观察Vincent。他精致的脸和削瘦的身材让Hojo怀疑起这家伙该不会跟自己一样手无缚鸡之力。剧情的发展应该是Vincnet轻而易举搬完罐子让博士赞叹哦哦人果然不可貌相。可惜睡意未消的Turks失了水准,被地板上的缝隙绊向放满瓶子的桌子。凭多年敏捷的身手他稳住了试剂罐,而身子仍不可避免地撞上桌子,一片唏哩哗啦中雾气升起。Vincent突然觉得睡意更浓。



Hojo回头看见汽化的麻醉液开始弥漫,Vincnet慢慢向下滑去。他摇摇头,有条不紊地进行紧急处理。确定没有危险之后,Vincent似乎已经不能动弹。这可难办了,今天下午放假,大概房子里已经没什么人。他蹲下身子,费力地扶起正红着脸道歉的Turks。还好,这家伙还有意识,应该还能微动动。



两人偏偏倒倒地走向楼梯。Hojo清晰地感到对方衣物下强韧的肌肉,看似纤细的身体无疑蕴藏了自己远远不及的力量,此时的Vincent动作虽慢却仍然协调。不愧是受过训练的身体啊,这样的人确实不该整天在门口转悠,或者,他更适合试验台?Hojo想到这里讪笑一下。



外面已经开始下雨。雨声搅得Hojo也眼前眩晕,大概刚才还是吸进了一些麻醉剂吧。他扶着Vincent在门廊坐下,面前是倾泻的雨珠。反正也走不了,干脆休息一下。于是两人并肩躺在地板上,很快在哗啦哗啦的催眠声中沉沉睡去。



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但天边还有一抹彤红。夏天的天气真是多变,Hojo嘟囔着坐起来。Vincnet还在酣睡,气息均匀平静。那找人把他搬走还是就丢在这里?麻醉剂的影响还没消退,Hojo的大脑难得迟钝,他盯着Vincnet进行平时一定会被自己称为无聊的思考。直到最后一缕阳光消失。



这个下午全部浪费了啊。算了,很久没这么平静的时刻,也很久没有好好睡一觉了。



最后Hojo再次躺下,闭上眼睛。
[PR]
by rayor | 2006-08-01 18:45 | FF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