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混沌武士] 绮想

阳光被窗户割成长条,在无幻面前洒下光斑。这个粗鲁的男人安静地躺在阴影中,吐息缓慢而规律。



仁觉得眼前有些模糊,无幻看上去比任何时候都柔和。桀骜的头发也伏贴在脸颊。他想摸摸这张脸,是否真的如此柔软。他伸直手臂,指尖离面孔还有些微距离。无幻的呼吸打在手指上,一阵阵湿热。仁想再过去一点点,身体却提不起力气,只是微微颤抖。他感到心被莫名的欲望胀得疼痛,视线更加模糊。



这样的欲望也曾在酒精的催化下滋生。那天大家都喝得面红耳赤。风倒在一边呼呼大睡。无幻一把拉开他的马尾,脸孔凑过来“仁,你很漂亮嘛。”说罢大笑,像恶作剧得逞的孩子。烦躁一涌而上,他狠狠扯住无幻的头发,喉咙生疼眼睛发烧。于是低头吮噬颈部皮肤,舌头随喉结起伏辗转,一路抵上下巴。胡茬带来的麻痒让小腹一阵抽痛。无幻一愣,继续笑得肆无忌惮,手指穿过长发,将仁压得更紧。仁觉得一切已不听使唤,只想满足欲望。当他终于打开无幻的衣服,才发现身下的人已经轻轻发出鼾声。他被酒精搅得混乱的思维突然不知道该干什么,只是茫然看着无幻的睡脸。良久,他俯下身,环住对方的肩膀。那夜的梦里有向日葵,却充满阴暗而不羁的味道。第二天醒来时,三人各自占据一个角落四仰八叉。仁不禁怀疑最晚种种皆是梦。



仁记得茶店那一架是久违的痛快淋漓。他有那么一瞬间希望能和这个男人一起好好研讨剑术,没想到这个愿望立刻实现,还被无限拉长。他不动声色地看着无幻。好色、粗糙、不拘小节,他曾以为无幻就是所谓的阳光青年。而现在,他常常想那人更适合在黄昏暗金的流云下笑得看似无谓,即使心里滴血。也许无幻痛恨被人了解,所以招式里也充满虚假。但他越来越想让那个笑容暴露在阳光下,再慢慢将其剥去。这样的愿望每日愈甚,几乎不受控制。他讨厌失控,不得不开始期待分别。



各奔东西的那天风和日丽,无幻毫不留恋地笑着说再见。仁很想回头再看一次那个背影,但如果无幻刚好也回头呢?两个男人遥遥相望多肉麻。无幻不会这么做的…当他终于还是回头,路上只有他一人。
[PR]
by rayor | 2006-08-01 18:46 | 杂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