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人生如歌

——从来客途太匆匆,前路茫茫各珍重

村长握紧Cloud的手,语气凝重“Cloud,人生就是一场旅行,每个停留的地方不过是生命中的驿站。所以不要留恋,到广阔的世界闯一番吧少年!”他郑重地把一枚闪烁银光的小玩意塞进Cloud手里。

“一人参军,全家光荣”的大红横幅下秋风寂寥,Cloud惊恐地看着村长身后浮起密密麻麻的文字,“快走吧快走吧不要再回来了赶紧走吧我的店容不下你这尊大佛呀”…….

火车适时地疾驰而来,村长一把将金发少年推进车里,“去吧,到米迪加闯一番事业!”







“我只是出来散步啊啊啊!妈妈啊!”

那晚车站有人孤独地伫立良久,“Cloud,不要怪我,大家都像你一样一个币玩一天的话我的生意怎么做啊……对了,给你的币全国通用,你还可以在米迪加玩一天。”


——有人问我你究竟是那里好
这麽多年我还忘不了

Cloud常常对小朋友们说年轻人不能贪玩,一失足成千古恨。表情之悲痛让小朋友们不禁反问一句“你怎么失足的?”

“孽缘,都是孽缘。”他回答

游戏币确实全国通用-------十年前是这样,米迪加早已更换了计费系统------为了杜绝某些“一个币玩一天”的家伙。Cloud浑然不知,打得不亦乐乎,黄昏时分终于觉得肚子抗议打算外出觅食。于是2分钟之后路人看到金色钉子头在空中划出优美弧线栽向人行道。

店员涌上人行道,排出威严的阵势,大有你不付账就烤了你的气魄。Cloud拿出最无辜的表情环顾四周,黑压压一片幸灾乐祸,游戏里被他打得哭爹喊娘的家伙们尤甚。大城市果然人情淡薄…….

绝望的时刻有人从容站起,黑衣黑靴黑墨镜,一袭华丽银发,轮廓锋利。他走向门口,气势强劲没人敢移动半分。Cloud仿佛看到天使降临。这…这一定是向我伸出温暖的援助之手的人。他邪魅地笑了。他的薄唇扬起蛊惑的幅度。他爱怜的牵起自己的手。他的大手轻轻安抚自己。Cloud激动地想起妈妈小说里的种种描述。银发男子摘下墨镜,目光激动无比,他说:

“老板,我来帮你打他!”

不就刚刚赢了你十几二十局吗,城里人都是畜牲!

Cloud缩成一团。对不起娘,老子18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没有拳头落下来,一个嬉皮笑脸的黑发家伙跳出来打圆场。
“安啦安啦,小孩子嘛,大家不要这么认真。Seph,我们把钱给他付了吧。”

被叫做Seph的家伙不依不饶,“口胡,输给这种小孩子我神罗三冠王的威名何在?来来来,小子,我们大战300回合,我赢了就帮你付钱!”Cloud站起来时黑发的家伙凑过来对他挤眉弄眼,“狠狠踩他,我挺你!”

此后5个小时店里都回荡着这样的吼叫:
“不可能,我怎么会输!”
“可恶,又输了!”
“小子你是让我的吧,我不需要你让!”

Cloud深深体会到了什么叫绝望,一天没吃东西的他终于两眼一翻。倒下前他发誓自己看到了对手的蓝眼睛完全化作恶魔的赤红。

即使失去Sephiroth的消息多年,这样的场景也时常造访他的梦境,他大叫着醒来。

“呔,菜鸟!要么认输要么给我个痛快罢!”


——There's a hero
If you look inside your heart

米迪加各大黄金口岸都张贴着伟大的Sephhiroth和最优秀的First Class Solider Zack的海报。每天萝莉正太猥琐大叔在海报下云集,每人都露出痴痴的眼神。Cloud抬头看到Zack和Seph笑得高洁正义,露出铮亮白牙。他冷哼一声,神罗果然PS人才辈出,这俩家伙今天都没刷牙。

和平时期等同糜烂。一黑一银两颗脑袋中午仍卷在被子里呻吟。Cloud已经在他们脸上画上第10道胡子。“废柴们,想有饭吃就给我起来呀!”

然后他会看着两个蓬头垢面的身影在电脑和电视前耕耘不辍,不时发出意味不明的笑声。他甚至要亲自把饭碗塞进这两个家伙手里。

“Cloud,这是糖还是盐?”
“Cloud,我的衬衣呢?”
“Cloud,领带怎么打?”
“Cloud,先下水还是先下面?”

神罗把你们养成了某种P字开头的东西么,Cloud咬牙切齿地捡起散乱的衣物。有人敲响了门,Cloud恶毒地扬起嘴角,疾冲过去哗得拉开大门。门口士兵的眼神瞬间迷离,钦佩仰慕满地几乎溢出来。Cloud悚然回头,两个一贯周正的英挺男儿站在窗户投下的一方阳光里,洁白牙齿闪闪发亮。10秒钟而已,Cloud冷汗涔涔,这就是他们被称作英雄的理由么?

有谁能理解我的辛酸?每个英雄身后都有劳碌命的杂兵。

这一定是幻术,人不能靠幻术生存,Cloud从洗衣机里捡出床单,没有我你们该怎么办?

其实我才是神罗的英雄啊,他满足地叹息。


——令今生不爱我的人
子子孙孙流传着他与隐秘的我相爱的传闻

神罗是个包容的地方,广纳贤才,所以有很多古怪的人。Cloud有时会看到某个阴暗的角落一群人阴暗地笑,把玫瑰揉成一滩烂泥。他们有时满脸横肉,有时佝偻猥琐,有时形容枯槁。只有一个忧郁的清秀的男人看上去鹤立鸡群。

“Zack,他们是?”
Zack脸上光辉大盛,掩饰不住乱飙的优越感。

“那就是传说中的去死去死团了啊。”
“难道那个人也……”

Zack的表情立刻语重心长,“小伙子,和不该扯上关系的人扯上关系就糟了哦。”

那个男人其实吸引了很多女生的目光,尽管里面有很奇特的意味。她们会拿起一本杂志笑得诡异。那时男人必定脸色更加苍白。Cloud好奇地跟踪三日后被美女当街拦截,她塞来一本东西,郑重地警告“觊觎别人的东西是不好的。”语气让Cloud想起了车站的村长。

破旧不能掩盖这本杂志的光芒,《极密.神罗内部周刊》。该期特稿布满那个男人和科学部主管Hojo的秘密恋情。一起进出旅馆、一起泡温泉、拉着手逛街,这样赤裸裸的真实怎样抵赖得了?所以当事人的狡辩“这都是合成的!我谴责这样的行为!我要求诽谤者道歉!”以最小字号被放在最不起眼的角落。

Cloud眯起眼想起Sephiroth以前所未有地热心对电话另一头的某个人说“谣言不算什么,一切交给我。”

他还说过“一切障碍要不择手段地排除!”说得豪气干云。

Cloud觉得自己明白神罗的PS高手是为何人了。

“那时Zack说的,原来不是Hojo呀。”


——长夜未央碧瓦上,开遍琉璃火

从军数年,Cloud衣锦归乡。只是衣锦都在一旁的英雄们身上。两眼放光的村长甚至愿意招待他们免费通宵游戏。

三人战得酣畅淋漓,Cloud仰天大笑。

“咄,势利老儿!今天我一个币也不用便要战一天呀!”

Sephiroth拍案而起,“Cloud!我们终有一天会战遍整个大陆的机房!就算被北方大空洞也要连上PS3!”正宗划出激动的弧线。

Zack挥起开山刀“无错,连海也要用XBOX填满呀!”

咔嗒几声似乎有什么断裂,滋滋的电流声旋即传来。

“有糊味....”
“切到电线了....”
“起火了!”

据说单翼的天使曾降临尼伯海姆,他带来的火光将泥土烧出一片灿烂琉璃,圣洁的脸庞让人情不自禁就要倒伏膜拜。(----摘自各大旅游书籍。)

“其实呢,”Tifa说“当时爸爸跪在地上大哭’我一辈子的心血呀,我的存档呀!’然后他对那三个满头黑灰的家伙说’再也不要踏进尼伯海姆半步!’他们傻笑得真可爱。嘛,英雄其实也就那样嘛。”


——天空越蔚蓝越怕抬头看

好人出事时不是倾盆大雨就是惊雷霹雳。

呸,都是骗人的。明月洒下一地光华,夜空居然有透明的质感。Cloud趴在地上,默默看着Zack开始冰冷的身体。

“Zack,我们还要躺多久?”
“嘘,别动,那个开卡车的老伯还没走。他走了我们就不用付车费了!”


——自相从,且看芦花飞尽云满空

天地黑压压一片,狂风吹起漫天柳絮。两个修长的人影在山坡上迎风挺立。

“Sephiroth,男人要有以天为盖以地为席的胸怀!”
“挣不够买房子的钱请你直说。”
“咳…至少比上次那个沼泽好不是吗。我叫你摘点芦花填枕头你摘了么?”
“请你先变身Chaos把我们的帐篷拉回来吧!”

浪漫要有现实的基础,曾经年少无知以为有个感情就是一切,现在四处漂泊才明白生活的残酷。偏偏那是个不懂变通的傻瓜,我…

凉凉的声音传来“Sephiroth,那篇报道是你做的吧。当让,我不介意。”黑发男人眼里闪过金色的光。

我居然被他抓了把柄。Sephiroth给日记添上最后一句。


——忘了痛或许可以忘了你却太不容易
你不曾真的离去
你始终在我心里

赏金猎人中有一个著名的钉子头矮子,他挥舞大刀无往不利。如果有人问他他到底想要什么,他会说:

“世界上最强的战士之一曾和我约定在北方大空洞决战,他却一声不响和恋人消失,我不会原谅他。”

听到的人都开始想象刀光剑影的血腥,不寒而栗。

“Sephiroth,我已经挣够买PS3的钱了,你在哪里?”


——真的要断了过去
让明天好好继续
你就不要再苦苦追问我的消息

Sephiroth站在加油站对顾客拉出公式化的笑容,突然恶寒袭身,喷嚏大作。

他45度仰望蓝天,Cloud啊你怎么还是这样执著,总有一天你会发现游戏不过一场虚幻,我们终究是要回到生活中的。忘了我,好好地脚踏实地生活。

一辆公车飞驰而过,车身上赫然写着“XX数码产品节暨Cosplay大会 所有游戏数码产品5折!”

银发青年猛然拔出正宗狂吼,“去他的生活!我要去打怪攒钱呀,Vincent不要拦我!”


于是日子就这样过去了……………


——谁还记得当年我眼中的希望
谁又知道这段路是如此漫长

金发青年一脚踏上在悬崖上风化的开山刀,藐视重力的发梢直指天际流云,“当年其实我只是去散步,”他说“人生如歌,人生如歌啊!”

身后躺着大片报废的手柄,山风拂过发出欢快的歌声。
[PR]
by rayor | 2006-08-01 18:59 | FF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