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约束

五台战争时Reno还是刚到Turks报到的愣头青,他在枪林弹雨中以不可思议的的速度冲向前线,Tseng还没点头赞许他就突然折转回来,用更坚定的速度奔向后方。擦过Tseng身边时大喊“主任,电棒掉链子了你们先撑着啊!”Tseng不动声色地遮住青筋,决定回去要好好和人事部门进行一番心与心的交流。
















战争结束之后Tseng看到Reno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侵略者的身份,开始拿出无赖嘴脸和做玉器的老爷爷死缠烂打,而他手边已经有了一小堆在纪念品商店买不到的古怪玩意。

“Reno君工作得很热忱啊。”

“主任,这是为了留下我们足迹遍布世界的证据那。”



后来Tseng在Rufus的办公室发现了那堆东西里最特别的一个。他以为自己默契地保守了直属部下和顶头上司的某些秘密,直到Reno不断地申请外地任务,越跑越远,而Turks的每个人都开始收到他从各地带回来的小东西。有一天Reno终于炫耀似的给他一只宇宙峡谷的羽毛耳环。Tseng看着这个充满印第安风情的大型饰品有些啼笑皆非。

“Reno你不觉得到处收集这些是女孩子的习惯吗?”

“主任不觉得女孩子更懂得享受生活吗?”Reno促狭地眨眨眼。“如果不能带回全部,总要留下一些痕迹的。”



Tseng略为惊恐地想他似乎听到了Reno语气潜藏感伤。但Reno已经举起电棒照睡着的搭档当头一棍,Rude的光头上冒出一串省略号。



当Turks众讨论起Reno带回来的东西到底是不是用来笼络人际关系的路边货时,Elena给予了坚决的否决。

“Elena你的心里难道不只有主任吗?”

“难道Reno是会费心做这种事的人吗?!”

大家纷纷赞同,对于收到的不是次品感动不已。

“可是,他也绝对不是会把好的东西给别人的那种人…”

“最好的会给谁呢?”

一直没开口的Tseng没由来地想到了Rufus办公室里那个五台的礼物。



此时Rufus盯着文件头也不抬。他几乎可以感到头上那双眼睛里快要溢出来的期待。也许一句称赞的话就可以把这数不清第几次的期待变成满足。他无声冷笑,Turks露出这么单纯的表情可是严重失职,“Reno,我真的怀疑你是不是在认真工作。”



况且,混迹商场多年他一直信奉如果让对手太容易满足,他们不是越发贪得无厌就是很快失去兴趣。



Reno一反常态地没有插科打诨几句,嬉皮笑脸地离开。他走到落地窗前刷地拉开窗帘,在涌进的光线里伸展手臂。Rufus不适应地闭了眼。



“说实话吧社长,其实你长这么大究竟去过多少地方呢?”

“神罗本部,神罗分公司?从大门直到楼梯你都是待在车里吧?”

“你会掌握这个世界,但你不会了解它。”

“你知道在五台的小酒店和在你办公室喝一样的米酒有什么不同?你只在全息影像里见过盖亚冰壁里的温泉吧?就算你脚下的这个城市每天有多少变化你也不清楚吧。”

“在世界顶端做一个井底之蛙你不遗憾吗?”

“当然你不需要了解。我们会替你看到一切,我们就是你的手和眼睛,我们会用生命保证你的统治。”

“这难道不是我的工作?”



即使逆光,Rufus还是看到Reno脸上笑容里让人难以拒绝的热情,和刚才射入的光线一样耀目。自己就是不适应这么亮的东西,Rufus眯起眼睛看了片刻。



“演讲很精彩,我考虑把你调到广告部门,Reno君。请拉上窗帘回到工作岗位。”

“那就可惜了社长。我还准备再煽情一段比如等你老了我就带着你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之类呢。”



魔晃爆炸的时候窗外的光也很夺目,几乎灼伤人眼。大概我正在理解物极必反,Rufus平静地站在窗前,这样的光我居然觉得包裹黯淡。这时他想起Reno玩笑似的承诺。呐,Reno,如果你赶得及救我,我可以考虑你的提议。



他不知道谁救了自己,也许是Tseng。但至少醒来时第一个看到的是Reno放大成妖怪一样的脸。



Reno犹豫地从后面轻轻环住Rufus。他毫不意外地感到怀里的身体立刻僵硬。

“Reno,我的腿大概一直会有后遗症吧。”

“大概吧社长,不过我说过我们是你的眼睛和手,再当腿也没关系。”

“我不是不能走了!”

Rufus慢慢抓住了Reno的手指,身体却始终直挺挺地站着,两人之间隔了不大不小的空隙。



Reno想没关系,总有一天,Rufus顽固的僵硬可以放松,也许那时候他会尝试靠在自己怀里,让温度透过衣服传递。



因为,不管去了哪里我都会回来,然后等着。
[PR]
by rayor | 2006-08-01 19:06 | FF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