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曼陀罗

连Sephy都说Zack是个不拘小节的粗神经。只有Zack本人不以为然,“其实我心细如发是个很浪漫的人。”为了避免嘘声太盛,他一直很矜持地把这句话放在心里。








很少有人知道Zack大大咧咧的性格得益于以唬人为乐的母亲。“对妈妈说的事情都认真的话会抓狂的。”这句话甚至得到了邻居的共识。直到13岁他才心智成熟到可以摆脱母亲随时会迸发的幻想热情。看到所谓水底的人鱼骸骨、夜晚缠住路人的藤曼、树洞里的眼睛等等诡异景象终于烟消云散,Zack觉得生活海阔天空。



但是,一个场景始终挥之不去。一个人的时候,他会想象沼泽里盛开黑色花朵,一丛丛蜿蜒,魅惑而激烈,即使夜晚也无法掩盖。母亲的故事里那叫曼陀罗,人人都想一亲芳泽的剧毒之花。他想,葬身沼泽的人里有多少是死在这种诱惑下呢?啊啊,我果然是个浪漫的人。



他终在某新兵身上看到了自己的浪漫,内心彭湃。但是一脸呆呆的小朋友却常常回头问“Zack,Sephiroth喜欢在哪里训练呢?”于是他只好咽回煽情的台词,露出招牌痞子笑揉揉Cloud的金发“你还早呢小家伙,那里是有身高限制的。”看到摒弃牛顿定律的头发在自己手中变得乱七八糟还是颇有成就感――――Sephy你摸不到这么有趣的头发哦,虽然如果摸的人是你Cloud一定更高兴。



现在他一个人的时候会想也许Cloud就像黑色的曼陀罗,缓缓诱惑着自己。此时Cloud正在训练场上摸爬滚打,金发在阳光下显得耀目。于是他笑了,这么灿烂的颜色怎会是沼泽里的生物?他伸展手臂躺在草地上,天空一片空旷。这样暗黑的比喻更合适Sephiroth那家伙吧,Cloud你被他吸引到什么程度了?你愿意为了碰触他而踏进沼泽吗?



Cloud,我愿意的。



Zack对自己说是男人就要当机立断。其实内心深处他告诉自己也许晚一些便再没有机会。他想好了所有对白模拟了一切情况,强硬地在宿舍楼下拦住Cloud。Cloud的眼神说我很累了我们明天再说好吗?ZACK予以无视。



“Cloud,你知道吗,妈妈曾告诉我一种花,叫曼陀罗。虽然我从没见过…”



“Zack你是要我告诉你什么是曼陀罗吗?” Cloud突然笑起来,打断了他,手向前一指“就是那个。”



Zack不用回头也知道那里有一株开满白花的灌木。他看了很多年,一朵朵喇叭似的花倒悬在一起,很可爱很温馨的感觉。但是…离自幼的理想实在差太远了…妈妈果然还是在唬自己。小小的失望心情让ZACK愣了片刻。机会骤然消失。



Cloud疲惫的眼睛亮了起来,直直地越过ZACK憧憬着前方,仿佛ZACK突然透明。Sephiroth熟悉的存在感窜上背脊。啊,忘了模拟这个光芒万丈的银发灯泡降临那。Zack打起精神说“Cloud你真博学哈哈哈”Cloud漫不经心地嗯嗯应着。



是男人该当机立断,也该当断就断。



已是夜深人静,Zack蹲在曼陀罗树下填上最后一捧土。两小时前他一边鄙视自己给暗恋对象写信的小女生行为一边不受控制的下笔如飞。最后发泄似的写下满满一页CloudCloud。我只是纪念一下年少幻想的破灭和单恋的完结罢了,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他抬起眼,四周一片漆黑,魔晃眼还是准确找到自己的寝室。Cloud正在里面熟睡,梦里会有Sephiroth,还是自己呢?呐,Cloud,其实,无论晚不晚,我,本来就没有机会吧。不过没有关系,我把我的感情放在你每天都可以看到的地方了。我也会一直在你看得到得地方的…就算你永远也看不到。



曾经有个科学家为五千年后的人类写了一封信,封存在地下。那时Zack很是不屑,五千年后真的会有人记得去挖它出来吗。



可是,至少他们为它立起石碑,为它建立档案。后人可以一代一代查阅。而无名小卒Zack的表白只有一株不能说话的曼陀罗看到。



我死了就没人知道了,真糟啊,太糟了。我还没告诉你呢Cloud,我本来打算等我们都老了再把它给你看然后做出我早就潇洒斩情丝的姿态呀。



Zack最后看到尘土中Cloud喊着自己的名字。



你看吧Cloud,我说过的,如果你是那种致命的花,我愿意为你踏进沼泽。
[PR]
by rayor | 2006-08-01 19:08 | FF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