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翻译] Amor Exitiabilis Est series: Psychopomp 2

-六年前-
我把一摞书放到整洁的桌子上,为自己几乎无法隐藏的快乐微笑。三周以来,我终于能好好地学习。我失望地对自己摇摇头,眼睛浏览起书目—矢量微积分,生物地理学,化学物理学,古典文明,政治与社会学,宗教与天主教的起源。(你这BT,看着这些书微笑||||||||)很久没有学习了。学习对我来说相当重要,我没有上过学,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剑术和军事学习上。但我一直决心成为一个优秀的人,不论是作战还是学术。过去几周里没有时间学习让我不太舒服。







我眯起眼睛,反省自己为什么总是心神不宁。Gear的军队已经集结,我们用了圣骑士团所有力量才能控制局势。时间无多,尽管我不想承认。我只当了圣骑士团团长几个月,想想都让人头疼。我要指挥这么多士兵和军团…大概只要一个错误就能让我崩溃吧,我觉得自己无法再担任下去。

我不能想着失败这种东西。

不,这对我没好处----不管是精神上还是肉体上---不能想象上帝神圣的军队被邪恶打败。我是骑士团长,我有成千上万的士兵起期待我带领他们夺取胜利。我太年轻,所以要全力以赴,要在不利的情势里表现得成熟可靠。感谢上帝,最近Gear的攻击处理得很顺利,我稍微松了口气。现在情况不错,我不禁笑起来。也许我们就要赢得圣战,今后的道路不会太艰难。

门突然被敲响,也许是队长来递交报告。我愉快地让他进来。门开了,我正在翻阅教材,没有抬头,希望来访者先说些什么。但只有冰冷的沉默,我只好看向他-----有人站在门边,面无表情地盯着我。

谁…?

是个陌生男人,以前从没见过,也没讲过类似的人。他大概有6英尺高,体格像是举重冠军---特别战斗组的红白制服裹住他结实的肌肉。他的皮肤是深棕色,褐色的头发在身后束成马尾。不知什么做成的红色头带下钉子头四处算乱。似乎有些字母刻在上面,但看不清,他的头发蒙住了头带和面孔。但还是能看见他野性的眼睛,他用令我不舒服的目光注视着我。我正要开口时,他用深沉但漫不经心的声音对我说话。

“新兵前来报到...阁下。”最后一个词里我听出了,挖苦…?我没有理会。他看上去粗野但与众不同,一定有可取之处。

这样想着,我微笑着走过去,向他伸出手“太好了,很高兴见到你。”

这个男人只是长久地看着我,难以分辨表情。我有些不安,正准备说些什么,他简单地吐出几个词“Sol Badguy.”

这个名字我有印象,我思考了几秒钟,“Badgug?..你一定是Kliff阁下说的赏金猎人。嗯,欢迎来圣骑士团。我是团长Ky Kiske。”

他还是看着我的脸,然后是手,再是脸。他的脸上慢慢浮起彻底藐视的恶劣表情,“圣骑士团的团长…是个小鬼?”他咧嘴一笑,他在嘲笑我。就像我只是一个下级士兵。怒火窜起,但我把它们压回去,尽力保持平静的声音,但还是比刚才冷一些“我向你保证,先生,我有足够的能力领导这个骑士团。你可以以后再来质疑。”

他藐视地窃笑一声“我想你现在就给我带来问题了吧。”

“怎么说?” 我愤怒地瞪回去,但还是好奇他到底什么意思。我该知道不应该问的。

“就是我得听小男孩的指挥呀。”

怒火完全爆发,我逼近一些,低声怒吼“你敢对团长无礼---第一次就这样?!”我眯起眼,没有被他的体格或者威胁吓倒,“我建议你最好想想自己的位置,先生,我不会让你给我找麻烦。”

他打量我一会儿,随意的耸耸肩,开始在口袋里找东西“然后呢?”

“然后?然后??”可恶的恶棍,竟敢这样质问我,竟敢把我当成一个普通士兵...现在我看到他掏出一包香烟,就在我面前开始抽烟,没有征求我的同意。我抢过他的烟,“这里不能吸烟!!”


他挑起眉毛“...你觉得我在捣乱?”

“滚,”我指向门,咬牙切齿地命令,“马上滚。”

“已经想赶我走了?”他对着我吐出一口烟,根本不打算动“我不急,小鬼。你需要有人帮你解决Gear?我就是你要的人,做这个很久了。”他摆摆手,烟雾缠在手指上“我敢肯定我比你那些以为自己是战士的半吊子好得多。”

我在盛怒中花了很长时间来想点可以反击的话(他竟敢叫我“小鬼!!”…)但他说得没错,招募民兵的时候Kliff阁下从没像现在这样坚持,一定有他的理由。

不管怎么说,这一刻那些都没有意义,我讨厌他。

我尽力保持平静,冷冷地瞪着他,站直身体,虽然没有他高,但这让我感到自己更有力一些。“我不打算把你从圣骑士团赶走---目前不打算。继续你的野蛮行为吧,你会发现上战场之前你就呆不下去了。”我转身走开,再次发出逐客令,“请原谅,现在---”

“你是个剑士,对吧?”

我转身面对他,对这个问题很是奇怪“当然,怎么---”

他稍稍有些兴味地打量起我----表情上颇有些残酷的快乐。为什么,我无法猜测。“但你没有输过吧?没遇到过对手?”

“我…”我揣摩不出他的意思,“...没错,我没输过。这跟我是剑士有什么关---”

“我只是在警告你,小鬼。” 我咬紧牙关。“你的对手就在你面前。”他向我走来,脸上挂着笑。“我敢打赌你会输给我。看上去你不难对付。”笑容越发嘲讽。“你看上去真他妈弱。”够了,这些粗鲁、自大、嘲讽我受够了。“出去,出去!”

他知道自己赢了。他满足的表情告诉我他一直想惹我发怒。他成功了。除了让他消失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做。

“是,阁下。”他用低沉骄傲的声音回答。又来了,那种嘲笑,那种蔑视。我用难以置信的憎恶看着他走出房间…直到他回头用眼角瞟我一眼,那眼里有什么强烈的东西在闪光。有些不对劲。

我刚想到这个时,他已经转身离开。

"GUN FLAME!!"

我从火焰的包围里退开,几乎没法从这么近的地方躲开攻击。火焰烧焦了我的头发。地狱的锋刃围绕着Sol,给他盖上恐怖的火焰。他熟悉的嘲笑在火光中回荡,“怎么了,小鬼,你没用全力呀。”

我咬牙站稳,对他大吼“你不了解我的力量!你会败在我手下,Sol…!!”周围的空气开始振动,我身边爆发出巨大的声响,幸存的彩色玻璃在雷电的力量下裂成碎片。闪电击过破碎的窗户,在我四周围成漩涡。我们都发动了危险的魔法,我想我们都明白这一点。我们从没这么认真,这是你死我活的战斗。

我们的竞争会在这里终结。以死亡的方式。

-我不能输我不想赢我不想杀了他我不想死-

一切结束得时候,谁会失败…?

元素的魔法击落时,我站在原地,召唤出最大的力量,为救赎而祈祷。

so sleep tonight
in idle dreams
the pain will drown
your silent screams
and you want it all
and you want it all

*


蠢货,他在让自己受伤。

围绕我的火焰只会让我感到温暖,而不是灼热,它们是我的力量,只遵从我的命令给予敌人伤害。现在它们指向这个小鬼。很明显他不期待我的拯救。那就用凶狠的手段来结束这一切好了。他已经不是我曾经爱的那个人,我已经无法带那个人回来。他的眼睛这样告诉我。我曾想救他,但现在我已没有选择。

我觉得身体像被什么撕裂了,我恨这种感觉。我的一部分----Gear的部分---想要杀了他,正为有这个机会而雀跃,它催促我用一切能用的力量彻底解决这个小鬼…另一部分却在阻止我。我不能杀他。

你不能-

可恶,我不会再听那声音。那是我的脆弱,我的人性,它们想让我该成为Gear时却像个人类般行事。

我要抛弃人性,我不需要感情。

我不能再继续在乎他,不论我多想这样做。我们已经结束了。多年前是我,而现在是他要结束这一切。

都结束了。

很多事情都已终结。我痛苦地看着火焰舔噬四周,逐渐壮大。我全神贯注地盯着他跟随我的动作,他召唤起所有的雷电,好孤注一掷地反击。他是个人类,拿着可以让他使用魔法的剑。我是个可以使用魔法的Gear,而我也有神器。不是公平竞争。如果我能知道那小鬼为什么那么固执,要竭尽全力打败我,如果是以前,我就会给他点教训。他总学不乖。

这次…这次不同。他和我都知道,这是我们的决战。胜者是更优秀的战士。他不能输,他的骄傲不允许他输。但我也不能输。

因为我从没输过。

力量迸发的时候我甚至没有动一动眼皮,火柱自地板向他窜去,和保护他的雷电相击。嗯,很不错---他控制魔法的能力变强了。估计不足,我继续压进,我们之间灼烧火焰仿佛由恶龙吐出,为了烧焦那个小鬼。

来吧,小鬼…在等什么?你要反击吗?你要杀了我吗?

你打算怎么办…?

电光划过,霹雳作响,我的火焰被冲散----那小鬼冲向我,剑身雷电闪耀,他吼出我无法听见的咆哮。


我张大眼睛感到电流切进左肩,然后,我合上了它们。

六年前

真可笑,我居然还记得这么多细节。那是个寒冷的夜晚,我看见圣骑士团长办公室窗户上布满水雾。我还记得那些声响,沉重的喘息,男人的呻吟,有时响得就算值夜的骑士冲进来我也不会意外。幸好他们没有,否则他们会受到沉重打击---看到优雅、无畏、严肃的团长,圣徒Ky Kiske正和一个特别战斗组的混蛋沉醉于毫不圣洁的情事,没人喜欢那个混蛋,也没人信任他。那不是很有意思的场面么?

这幅画面简直和他向我认输时一样赏心悦目。想象一下,是他向我低头,是他想让我对他这么做。这就是人类称为放弃的时刻,当他们向愚蠢的本能让步。原始的欲望和需求。毕竟没人能一生正直贞洁。看上去这个男孩已经准备好被污染。禁忌总是那么诱人。

那时有人敲响我的门。

“怎么了?…是你啊。”
"....."

“想干什么?”
"........."

“…好吧,小鬼,如果你没什么要说的,就走吧。”

“...我…嗯…你怎么看我的…”

“啊?”

“...我..我…你…我…我…”

他的脸颊通红,眼神闪躲,再说不出话。我也不用再听更多,我知道他想说什么。我明白。

成功!他是我的了。

脱掉他的衣服把他弄到床上没用多少时间,他稍微有些抵抗,跟我想的一样。但我知道他想要。不然他还能来做什么?(人家是来发红薯的||||||)他想我抱他,也许我有点强迫他,靠,终于可以不用再强忍欲望。从来没什么能阻止我,但这样更可口。这是我的胜利。

他向我屈服了。

我赢了。

我怀疑他根本不了解自己在干什么。他多大了,16…?还是个小鬼。不知道他是不是没有经验,但他已经准备好了,这让我很快乐。现在,他终于抛弃了道貌岸然的说辞,他神圣的教条。他终于承认了自己的心,不再把情绪都掩埋。毕竟我们曾互相憎恨----至少开始是。现在,我们都没法理清到底对对方有什么感觉。

我从没对谁有过这种感觉。

他很漂亮。他开朗纯洁天真。他是我永远不能成为的那种人。

我是什么?腐朽,暴躁,嗜杀。

一个扮成圣骑士的Gear。真是笑话。

但他们的领袖爱我。他全心地爱上了我。现在他是我的。

今晚过后,一切都会不同…对我们都是。

就算如此,我也不在乎这会让我有多大改变---也许是从未有过的变化---我要继续下去。我握住他闪烁汗水的脸,狂暴地亲吻,舌头粗鲁地和他纠缠。他用同样的热情回应,让我控制一切,真令人惊讶。手指扫过他汗湿的皮肤,滑进大腿内侧,摩擦起他灼热的欲望。我笑着看他瞪大眼睛,急促地喘气。肆意的呻吟里分不出痛苦和快乐。我想两者皆有。整晚我都很粗暴----天知道我们等了多久---而且他看上去很享受。我抬手抚摸他的脸,另一只手没有停止抚慰他的欲望,用看不见的节奏抽动。我用手指压住他的嘴唇“嘘…你喜欢的,不是吗?”我惊讶自己竟能发出这样的声音,像猫一样的呻吟。我低下头亲吻他的胸口,然后在他耳边低语“想停吗?说出来我就停。”舌头舔过他的侧颈,他在我身下战栗不已,我在等着回答。

他喘息,哽咽着想说什么,眼睛在痛苦和喜悦中紧闭“我..啊..我”

“如果你想我就停下--”

“不,不!别停,拜托,不要停…不要….啊啊啊….”

这就是我想听的。屈服是多美好的东西。不要在半途停下。我咧嘴一笑,开始舔噬他的乳头,舌头在四周打圈,慢慢吮吸。他喜欢这样,在喘息和呜咽间叫我的名字。我移向另一边,一想到这个男孩现在是我的,可以让我为所欲为就心情舒畅。想对他做的这么多,时间却这么少…可爱的孩子,你知道你对我做了什么?我想自己多年前就已疯狂…我抱紧他,手上的动作仍在让他呻吟扭动。他抓住我的长发,尖叫着拉扯它们,求我不要停止。我满足地笑着抬起手,舔去覆盖掌心的白色液体, “...真可爱…”

这次他说不出话,只能喘息着试图稳住呼吸。我俯身凝视他沉重地呼吸,苍白的脸颊一片通红,还有…泪痕?

我笑了,我就想这样。低下头,我吻去他的泪水“跟你想得不太一样?”我在他耳边咕哝,吻过耳后,“你不能怪我----是你来求我的,小鬼,是你想要。”我慢慢呼吸他的味道,嘴唇轻轻扫过他的脖子,仿佛是飘散在空气中的低语。我的笑容抵住他的皮肤,沉溺在肌肤相触地感觉里。他的身体那么年轻。“....不是吗?”
.
他只是呻吟,把我拉近一些,催促我继续。眼泪滑过他的脸颊,两面派,这小鬼做的事就是口是心非,装出完全相反的感受。我突然觉得也许自己从不了解真正的Ky Kiske,就像他从不了解我。我们都只看到表面。

这让我有些欣慰。

我想着这些,插进一跟手指,听他尖叫出声。

“没错,小鬼,”我听到自己在他耳边充满欲望地慢慢吐息。手指的进入让他一阵紧张,蓝色的眼睛为战栗和痛苦而张大。甜美的痛楚,他是我的。“为我叫吧,孩子,大声叫。让我听你的声音…叫吧…”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尖叫挣扎,他在痛苦和快乐中挣扎,他抗拒,他接纳。他接受了我和自己掩藏的渴望。痛苦的泪水在插入第二根手指时不断流下,他试图让自己放松。天啊,如果我刚才还不能确定他是不是处子,那现在足以肯定。我再次亲吻他的胸口,看进他充满泪水的天青色眼睛,他还是那么纯粹天真。

我要改变他。

“...Sol,啊啊啊…Sol…”

这种声音,他叫我名字的声音,充满期待和绝望的温柔。我喜欢这样,我需要这样。

我需要他。

那晚我明白了。我抚摸着他漂亮的脸和湿润的皮肤,手指穿过他的头发,嘴唇亲吻他的颈项。我明白自己需要他。我需要他胜过一切。他了给我新的目标,让我找到更值得活下去的意义。我憎恨自己的种族。现在他在这里,这个光彩夺目的孩子,给了我新的生命,新的意义。

我爱他的纯洁,我恨他的无知。

就是这样,对这个充满的男孩我爱恨交加。这让我感到更多新的感情,即难以置信也让人恐惧。我渴望它们。

我想要他。

从他的眼里看得出来我拿出手指时他仍很痛苦,但他也想要我。

我把他的手腕压在头顶,仰起身子好在进入时看着他的脸,一次比一次更加深入,强迫他和我一起动作。他哭叫着,想把指甲扎进我的手,想要逃走。“Sol…停下!好痛,Sol---!”


没什么能阻止我。我在掌控一切,我在掌控他。

他仍想逃走,但我抓住了他,让他动弹不得,他明白,他想要这个。我们之间升起的灼热就像有生命的火焰,在燃烧、尖叫、呼唤我的名字…

我在主宰一切,你是我的,孩子。你永远是我的,永远,从我拥有了你的这个夜晚开始。

“Sol…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热力爆发开来,高潮在喘息的叫喊中降临。白色液体喷溅到身下的床单。他大声地呻吟,我几乎窒息。我们倒在彼此怀里,筋疲力尽,唯一能做的是大口吸进空气。
[PR]
by rayor | 2006-08-01 19:20 | GG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