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翻译] Hold

by skuld

Sol Badguy在床上的话很少,但你不太介意。过去几个月里你知道了他的另一个名字,你还不习惯微笑时他看你的眼神。那是只有Sol——不,Frderick——才有的奇特眼神,矛盾纠结。看上去他就要逃走,但他还是让你知道了他想要离开,于是你能抓住他。现在他安于待在你的屋子里,坐你的沙发,喝你的茶,还有,分享你的床。





你们都侧着身子睡觉,他在右边你在左边,尽管黑暗中几乎看不见东西,你们还是面朝对方。你喜欢光他喜欢暗,为了他,你愿意关上黑色的厚窗帘。你专门为他买了这个,因为他厌恶月光,更厌恶太阳。

但你不能让房间完全黑暗,仍有光从窗帘和门缝里透过来。你们都没说什么,虽然这样的时刻该去感觉,但看也同样重要。你看着那个东西慢慢地发出暗红的光,却照不亮其它东西。那就和他一样温暖,你压上手指,抚摸那闪烁的翅膀一样的痕迹。

他的手放上你的脸颊,温柔得像一个轻柔的姿态。这么多年的重负几乎在他温柔的抚摸下消失。你抬起脸迎上他的手掌,你不期望这样的小心翼翼,你不想让那些重负消失,你想感觉他的创伤,感觉他碰触你时手指划下的伤痛。你不希望他温柔,他本来就不是这样的人。不管他多想保护你,小心对你,让你苍白的皮肤不要染上丑陋的紫色斑痕,你都会觉得自己似乎被人夺走了什么,他没有展示全部的自己。

这是你在他第一次站到你房前那晚你说的话。“准备好的时候,就不要逃避。”这是你一生的生活方式,那晚你对他这样说,他说他不会,尽管他并没说太多。现在你准备好了,早就准备好了,太久以前就准备好了。想起他是你胸口激情沸腾,眼泪刺痛眼睛。
.
不需要逃避。

有些事对你来说很自然,你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但他不懂,他什么也不懂,只能依靠本能,你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等着他也准备好,也许他永远不会。活许这就是他打破桎梏解放自己的时候。如果不是呢?这次该你对他温柔,该你接受他的感情再做出回报。但你心里还在等待。等着那个时刻。就算在你希望永远不要结束的欢愉里,你也怀疑那个时刻会不会来。

“不需要逃避。”

你再次低声说出这些字句,紧紧抓住他的手腕,眼泪滑下脸颊。你想扼住他,你想跨上他的胸口,掐住他的脖子直道他明白。你想揍他,想哭泣,想大叫,你想和他成为一体,你想让你们的皮肤融在一起,你想给他你的每一次呼吸,因为他的明白。他得明白自己到底需要什么,他得明白你需要什么,他得明白那样做没有关系。黑暗之中只有两个在这世上的生命,你和他,没有审判,没有谎言,没有背叛。因为你只拥有过一个男人,今后也只有一个。他该明白你永远不会伤害他。

他明白。你感觉得到。他其实明白但无法赶走疑虑,他自己也没有发现的疑虑和挥之不去的恐惧,这种恐惧让他忘记自己为什么要留下。他内心深处明白,但仍然拒绝让自己自由。因为他的身体不懂。他的肺他的肝脏他的心都不明白。该明白的东西还没有渗入他的每一个细胞,只在脑子里,没有动静。毫无用处。它哪里也没去,于是他不明白。你想狠狠揍他。

当然你没有,你永远不会伤害他。曾经你想对他做的那些充满憎恨的事情都是一时意气,因为你几近绝望地想让他注意你但不知该怎么办。你一生都只看到暴力,你不懂其它方法。你用剑和拳头生存,你的手指粗暴地推开障碍。当你展开双臂拥抱他,这么突然而完全的互相靠近,你们都吃了一惊。

有时你会哭,因为他的痛苦就是你的痛苦。你无法想象他在痛苦中生活了多久,比你的生命还长。当你想到那要将你度过的所有寂寞日子乘上10,你就控制不住眼泪,控制不住粗砺的喘息,控制不住要用全身力气拥抱他,手臂越收越紧。尽管你的力量完全不及他,但仍让他的肋骨咯咯作响。

也许就是今晚,你对自己说。眼泪从你的下巴滴到他的肩上,你泪如雨下不能停止。因为他看不到,他不明白,他不会让自己去做。如果他能,那该多好。那会是解放是自由,会是多么的美丽一幕。他对你有所保留,因为他仍然伤痛。不该这样,但你能做什么?什么也不能。所以你哭泣。

你紧紧抱住他,低声告诉他那些重要的东西。这些话有用吗?会有用,你感到他放在你脊骨上的手开始颤抖。就是今晚吗?你用自己唯一懂得的方式催促他。“拜托,”你一遍一遍地低声说,就像吟诵咒语。“让我看吧,让我看吧,”他答应之前你的泪水不会停止,“我爱你,我爱你。”你会永远爱他,什么在让他总是逃避?

你呼吸不顺,也许是因为抽泣,也许是因为泪水,也许因为他抱你太紧。他的手臂带着邪恶的意味拥抱你,但很舒服。这是他给予的拥抱,不是他想要成为那个人,不是他希望自己仍是的那个人。“对,没错。”你点头,没抱希望但还是点头。也许就是今晚,他会明白。“抱住我”你说,“紧一点,别让我走。”

他不会,从来不会,就像他从不用全力抱你,只是轻轻地拥住。他温柔的嘴唇让你越来越烦躁。“我不会受伤。”你向他保证,“我想感觉。”

“我会告诉你一切。”他说,但你摇摇头。

“你不需要什么都告诉我。”你再次用力把他抱向自己,他也用同样的力量回应了两次,大概,只是大概,这次他理解了。

你先碰触了他,你要让他知道怎么做。第一晚就是这样,是你引领所有的动作。以后也是,直到他学会。你的手指陷进他的背,抓紧皮肤和肌肉。你喜欢他精瘦肌肉的感觉。你的指甲不长,但你还是压紧手指,就像要嵌进他的血肉里。你的手指带着你的记忆,战场上的残酷,杀戮时的快感,手指上有你的爱你的热情。这就是你想要的,你这样告诉他。你不要糖果般的爱抚。你要他经历过的所有艰辛血泪。你知道他经历了很多,但他不擅言谈,也许他会让你看到这些。

他终于懂了。

你想欢呼,你想大笑,但你只是放松了拥抱,暗自诅咒分开时你们身体之间距离。这是你的渴望,你说,你想要你们成为一体。“是啊,爱情,”你咕哝着,声音里掩饰不住快乐,“是啊。”你不在乎自己听上去有多傻,反正这里只有他,没有别人,你极度快乐。

你们开始第一个吻,你放慢速度,你想好好感受,现在就要。他温柔地开始时被你吓了一跳,你的舌头滑过他的嘴唇,闯进口腔。你细细探索那个曾无数次品尝过的地方,他用同样的热情回应,火苗猛然窜成烈焰。他粗暴地把你抵回去,不管他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技巧,现在它们都没被浪费。你呻吟地叫他的名字,你的手指在他背上留下抓痕。你的皮肤一定破了,他也对你的肩膀做了同样的事情,你没有抱怨。这是你一开始就期待的东西,这是你无法餍足的东西。这是简单纯粹的爱,和童话书上完全不同。

你再次呻吟,他很棒,你的身体变得焦躁,跟随自己的意志行动,你不能控制。你感到全身滚烫,突然情况变化。坚硬的东西抵住你的小腹,你的欲望和他的碰到一起,眼前的世界倒转过来。亲吻很舒服,气息很舒服,但你得留意事情会不会很快又变糟。

你们同时空出手狂热地伸向对方的挺立。这样的热度下你开始出汗,他也一样。你的手掌潮湿,但不妨碍你握住他的欲望,你拨开那层皮肤,上下摩擦。你喜欢手指下滑过他身体的感觉,你翻身压住他,手指向上,推起皮肤覆盖尖端,又再往下,感觉就像光洁的固体河流。你不断重复,你永远不会满足。你发现你的身体在他的抚摸下震动,他紧紧握住你快速摩擦。

你的呼吸变得粗重,肆无忌惮。有些痛,但没有他进入时疼痛。想到那个你倒吸一口气,他加快速度,你想起过去几个月里每次他进入你的感觉。它们混在一起,成为一个巨大的印象,没有哪一分钟你不快乐,就算只有疼痛没有快意。你没有告诉他你想更快想要更深更多。

“神啊,”你剥下刻在血管里的主宰的名字,把教会学校的课程都抛到窗外。你不能再等。他把你拉到下面,没费多大力气就压在你上面。让你的双臂无助地不能动弹。你呻吟着,你的欲望无法排解,硬得生疼。没人碰触让你痛苦,但这也是他的感觉。这是他总是为你抚平的痛苦和艰辛。你不需要抚慰。你要永远不能愈合的伤痕,你要让知道什么会降临却无能为力的沉默消失。

他停止片刻,你感到他想从床头柜里拿出什么。你推开他的手,抓住他的手腕。

“不要。”

“我不想伤害你”

“我想被伤害。”

“这不是你想要的感觉。”

“很像那种感觉,”太好了,“我不是个装饰品,我也会流血,和你一样。”

“我不想——”

在他犹豫的时候你用手指封住他的嘴唇。犹豫下地狱去吧。你要怎么样才能把这些东西赶走。
.
“不需要逃避”
.
片刻沉默。

“要是你敢继续逃避,”眼泪再次让你的眼睛生疼,他总是能让你违背心意地流泪。死去的战友不能让你哭泣,战场和你制服上的鲜血不能让你哭泣,只剩半个身子抓住你的鞋尖叫着求救的人也不能让你动容。但Sol的沉默——不,是Fredrick的沉默——会让你泪流不止。

“你敢!”你又说了一遍。并非因为你没有给他你的全部。不是你的原因。你已经付出了所有,即便可能毫无回报。“你隐藏自己隐藏得太久了。”

你在黑暗中张开眼睛。你看不清他的眼睛,但你知道它们在哪里。你沉醉其中,你定定地看着他时能感到他的目光在捕捉你。你凝视他如同一切光亮图白日,如同你能深深看透他的灵魂,如同你能看到时光的倒流。你就像能看穿一切。也许,你想着,你做得到。

“我几乎就要看到你了。”你的声音在黑暗中嘶嘶作响,你的欲望仍在小腹上硬挺,渴望Sol——不,Frederick粗暴的抚慰——这是他应承的东西。“就那么一点点。”

“一点点?”你不用看也知道他脸上露出的苦笑,这是只对你露出的表情。

“是啊,”你点头,十分肯定。“原来如此。”如此简单的回答。为什么他以前不明白?

世界的限制解去,有什么崩裂了。你们仿佛脱离引力,飘向月亮。他只稍微显露了自己,完全不够,你一直等等待的是他一直压抑的。不要前戏,不要润滑,不要为接纳他而拓展身体,就算他要扯开你才能进入你。这是你唯一可以感受他全部的机会。

疼痛让你畏缩,这比战争时的痛苦轻得多,但你还是禁不住畏缩。他进入时你紧张地想推他出去,一边希望自己能放松下来。这是他推进自己时你唯一想到的东西。最后他终于如你所愿地做了。他把自己全部推入,你的腿挂在他的手臂上,在肩膀旁边。你等着疼痛消退。但你知道今晚它们都不会消失,你们之间没有足够的液体让动作更轻松一些。但你能更近地感觉他的心情,这是你和他最接近的距离。不完美的生物们结合一起,这样最好。就算四处瑕疵,也让你心情高昂,从没爱过什么的你爱这种感觉。你对这感觉的爱几乎和你对他的爱一样多。

你轻轻催促他,告诉他继续。他碰到了那一点,你身体深处一阵刺痛,尖利的快感窜上胸口,你呼吸急促,头晕目眩。他开始抽插时你想要更多,撞击,呼吸,撞击,呼吸。你们呼吸同步,吐息一致,没比这更好的了。

你说错了,他的手握住你的欲望时快感更加高涨。他手下的东西紧绷,似乎就要炸开,但他的碰触平息了一切,汗水的滑腻让你明早不会再焦躁不安。

“啊啊啊,”混杂的声音。你不知道是你还是他,或是你们都被困在某个关于爱的旋律里,那里有更深刻更热切更有力的诗句,有神所变化的东西。还有更多的话想被说出,但多过两个音节的词语都化成了叹息或呻吟,你神智恍惚——因为疼痛和快感,还有在你上方的身体,进入了你的那具身体,你在乎的那个人。

他用你的名字变换诗句的章节,尾音结束在叹息般的“ah”里。你喜欢他这样叫你,最后元音在他胸腔里回荡,仿佛你的名字留在他的体内,成为他的一部分,永不离开。他会在睡梦中叫你的梦字,就算他的梦和你无关,因为这对他来说已和眨眼、进食、呼吸一样自然。做爱时的粗暴才是真正的他,才是他多年来承受的感觉。你希望事情能缓和下来,你不用再哭泣,你不用再等待担忧。

“Sol”你低声叫,这样的疼痛里你依然能吐出他的名字,依然爱这些单词滚过嘴唇的感觉。

不对。

“Frederic,”你的声音带着法国强调,他喜欢这样,一阵战栗。

“Ky”他回应,你抓住他的头发,他散落在自己背上和你肩上的长发,柔软散乱相互纠结。你想笑,出口却成呻吟,你就要达到顶点,你不想结束。疼痛和快感难以承受但你还是希望继续。两个人不能结合太久,但你想让这持续下去,你想铭记,你想成为在上面让你们结合的那个人,让一切持续到最长。但你也想快些结束,让热情在一瞬间强烈地爆发,而不是在过长的时间里冷却。

你不知道怎么办,他替你做了决定。他加快速度,震动着你和你身下的床铺。你听到床吱吱作响,木质的地板发出抗议,床柱撞在墙上。他的动作让你向上移动,每一次撞击都让你向床头靠近一分。虽然有枕头隔开了你和靠在墙上的木板,但你不想撞上去。其实你也不太介意,他还在呼唤你的名字,他永远不停下来你也不会介意。如果他永远在你身体里,一手压住你的手腕,一手拥抱你,给你留下擦伤和一生中最激烈的快感,你不会介意。

这并不明快轻松,这就是它该是的样子。粗糙肮脏,如同生活,如同他怎样走过他的人生,艰辛困苦,邢走在火焰和边缘之上,充满阻碍。你喜欢这样。的你告诉了他,他笑起来,尽管很快就变成呻吟,你知道他很快乐。他就要爆发,你也是。你张大双腿,他再次撞进你的身体,让你在汗水中拱起身体。你浑身如遭电击,牙齿轻微发颤。他让你的世界动摇,每次都让什么东西被冲散。你挣扎着想要抓住,最后发现其实自己并不在乎。真实就在这里,在黑暗里。是覆盖你手掌的汗水,将你的手胶着在他背上。是缠绕在你手指间的头发,你扯下他的脑袋和他接吻。是他狠狠弯曲你的身体时你颤抖的腿。是在你尖叫时腹部散开的温暖,你绷直身子,叫声被他堵在嘴里。是撒在你体内的炙热液体,你们不能动弹。完美的瞬间,哭和笑,疼痛和快感都找到了平衡的支点。Ky Kiske和Sol——不,Frederick——你们各为一半融成一体。曾经做爱时的只有不完全的Ky和藏起自己的Frederick。

各为一半,你喜欢这样。

这就是你的爱情故事,你的诗篇,你会永远唱下去的歌,永远不会忘记。

你们都倒在床上,筋疲力尽。你给了他自己的一切,这次他把自己的所有给你。你们都没有力气再做什么,除了分开拥抱。你的脑袋正好镶进他肩窝,他脸颊的曲线贴紧你的头顶。他说话时轻微的气息穿过你的头发。

“我没有逃避。”

“我知道,”你懒懒地微笑,轻轻抚摸他的皮肤。他带着汗味,闻起来就像他自己,也像你。所以他闻起来就像性爱。这味道让你悸动,你想再做一次,这次永远不要分开。但睡意占了上风,你满足地闭上眼。

“谢谢。”

“Je t’aime.”他的口音浓重,但你还是笑了,这样的心意才是重要。

“我也爱你,”你说,“你的全部。”你热切地告诉他,因为你看到了他的全部,你肯定自己爱那一切。他的全部,所有的痛苦、折磨、破碎的梦想。所有他隐藏的东西,他想抛弃的东西。所有他不愿承认的东西。你甚至爱他的伪装,你甚至爱Sol Badguy。长久并肩战斗之后,他怎么能离开你,他怎么能背叛你,怎么能装做毫不在乎你转身就走。

你抓住他的手,手指描绘出他手背上的伤痕,小小的一线伤痕,但它们是他所有经历的证明。

你感到眼泪再次刺痛你的眼睛,你不知道你曾多少次在结束之前哭泣。就像他那么多次想流泪却不让自己哭泣。你把脑袋埋在他胸前,他让你安慰。

“是快乐的眼泪。”你告诉他,安抚他的担忧。他相信了你,把你抱紧一些。你流着泪睡去,你安心的靠着他,他的烦恼终于在你的包容中开始消融。
[PR]
by rayor | 2006-08-01 19:29 | GG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