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白色巨塔

从没觉得医生或者教师是高尚的职业,只是诸如此类的职业被要求更多高尚的人。







里见这样满心都是患者利益的医生,如果出了医疗事故肯定会跪在患者面前赔罪,竭尽所能地赔偿。这可是比熊猫还珍稀啊。也不是说其他医生不知负责,但是生死看多虽不致麻木,也不会再敬畏;而且权威意识,习惯思维,是个人工作久了都很容易有吧。大部分医生也只是当年填了不同专业的人而已。所谓人之常情都会有的。里见只是做了其实本来就该做的事情,却显得如此可贵,不能不说挺悲哀的。更悲哀的是这样的事是对医院的反抗,最重要的不是病人是权利。其实这一点,日本和中国好像,如果看了《医龙》,会觉得“哗,医疗问题我们都一样嘛。”不愧是邻居啊|||||||



真是不太理解日本医院为什么这么 强调教授的权威,而且一个科室只能有一个教授。每个人看到教授跟老鼠看到猫似的。做个手术都非要教授同意不可。啊啊我们教授多好啊,跟学生在一个水果摊子上讨价还价。(我怎么又开始KUSO风…)这样既埋没人才也让容易让教授醉心权利。这就是日本人的等级分明观念么?



正是这一点,我佩服财前。在这个等级森严的社会里做厌恶的事也好,须臾逢迎也好,只要能帮助自己得到想要的东西,他都会义无反顾地去做。为了理想(野心?)什么也能做,拼命也要适应自己厌恶的环境,这样的人在我看来比整天抱怨世事不公、人心不古却什么也不做的人值得欣赏的多。相对里见,他代表了世俗但仍有理想医生。毕竟他一直追求的是医学的精进。每次手术前都会认真地模拟。嘴上说麻烦,每次还是为会影响自己前途的病人动了手术。当里见对他做出不利的证词时,他仍答应了里见的请求,为危重病人手术。我相信不是因为里见而是因为他是医生,不能让病人因为自己的不参与而死去。



财前不顾一切追求技术的顶峰,但是也在权利中迷失过自我。里见的追求的是终极关怀,所以这家伙有些神化,不是很讨人喜欢。一般而言,我们更会喜欢跟自己一样有缺点的人。但是必须承认这两个人是在从不同的方向医学的顶端靠近,其实是一样的,他们的综合就是医学不断发展的动力。财前临死前也在空想中手术,里见紧紧握住他的手。如果他们是一个人,如果有更多这样的医生,会怎么样?amazing grace中伸向天空的手,渺小而坚定,一切结束之后再看这个画面,似乎充满悲悯和渴求。它是不是想说我们还会不停地走下去,无论多么无知卑微。



配角里很喜欢东教授和大河内教授。东教授是个很帅很有学者气质的爷爷啊(喂…)他也算是身在此中不由己的类型吧。刚开始还觉得这人说什么医德好虚伪,到他说“不要带着仇恨分别。”感觉这人应该还是不错,最后他辞去职务也要出庭作证,乱感动一把的。也许这是最塑造得真实的一个人物。大河内教授虽然脸有点像饭团,但他说“为了一个病人而顷尽全力”顿一下,“是医生的职责。”帅。



江口洋介果然是个大叔了,唉,你已经是大叔了啊。看你演拍卖行的故事的时候还不老嘛。过了多少年了?



最后,央视,觉悟吧!不要再整天泡菜剧了!好吧,我知道是因为政治因素。



那么,妈,觉悟吧!让我把你从泡菜剧的深渊里拉出来,为你打开经典之门!
[PR]
by rayor | 2006-08-03 14:26 | 杂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