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Amor Exitiabilis Est series:by your side


质地优良的制服无疑彰显出了他的地位,金发少年穿过交谈的人群。他朝人们微笑致意,有时简单地聊聊,蓝色的眼睛闪闪发亮。人们也热情地回礼。巨大的会场里气氛融洽。各个年龄的人汇聚一堂,相处愉快。所有人都戴着一样的徽章,斗篷,宝石链和精致的袖章。只有颜色不同--显示出不同的等级和部门。他们都是上帝赐福的战士(不觉得很腐败么…),圣骑士团的骑士们。以神的名义清除威胁地球的生物--Gear。






男孩继续走过人群,不时停下与向他鞠躬致意的人交谈,他们也热切地回答,谈论起各种故事和笑话。(你们真的是在打仗么?!)现在他不再停步,走向大厅的前台。吵闹中他的脚步声几乎听不见。他走上讲台,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他是圣骑士团的领袖,站在毁灭和希望之间的人。Ky Kiske,16岁的剑士,战略天才,最近被任命为骑士团团长。前团长Kliff Undersn 亲自培养出这个男孩,他也证明了自己是最优秀的战士之一。不管是编制决策还是战斗,Ky都是骑士团中不可或缺的力量,而且他拥有封雷剑,Furaiken.

出去战场上令人胆寒的表现,Ky是圣骑士团中最和善礼貌的家伙,从不吝啬亲切温暖的言语和微笑。他的英勇拯救了诸多生命,不论年龄和等级,所有战士都对他尊敬有加。所以人们自动安静下来,他们不想对他有任何不恭。

Ky清清喉咙,开始他的演说。

"朋友们,圣骑士团光荣的战士们。我们在这个快乐的时刻庆祝圣战开始以来的最大的胜利。自从25年前的Fayette一站我们就没有过这样辉煌的日子了。都是你们的功劳,在光明与黑暗之间的战士们,上帝的圣名下秉持正义和真理的战士们。"

掌声响起,Ky暂停一下,继续演说。

"让我们看看今天发生了什么。凌晨有报告警告我们Gear在北方集结,已经越过了山地。这些魔鬼企图伏击我们最薄弱的部位,让我们暴露在它们的攻击之下。根据这份报告,我们知道头脑最简单的野兽也能灵光一闪,如果它们的主子能给它们足够的训练。"

再次响起掌声。

"开个玩笑。我们立刻联系15侦察分队队长Bergeron,他和Hiroyuki队长的第23组侦察队合作,感谢他们,7:00我们对Gear发动了突袭。神和我们同在,我们占据了一切优势。我们击退了Gear,有人受伤,但没人死亡也没人受致命伤。先生们,我要为你们的勇敢和能力欢呼。"

掌声越发响亮。

"今天,朋友们,我们给了妄图毁灭人类的邪恶沉重的一击。这些可耻的生物多次寻找大败我们的机会,但从没能成功。我们不能被击败,我们要继续战斗。我们不能在这场给地球造成巨大伤害的战争前退缩。这是邪恶和正义的战斗,我们唯一的目的就是了结它,给始作俑者和破坏者们一个终结。上帝注视着我们,我们是神选择的战士,我们在实现神的愿望。"

"我对你们所有人表示感激和祝贺。没有你们的努力,我们就不可能取得今天这样的胜利。上天可见,我们越来越接最后的胜利,我们要以此颂扬他的荣光。谢谢。"

Ky走下讲台和大家一起欢呼,微笑着对骑士们挥手。他没有象大家希望的那样继续参加宴会,只是独自走向阳台,想呼吸一些新鲜空气。如此多的人挤在一起让房间十分闷热,厚重的衣服也让他不舒服。在外面待一会儿感觉会好得多。


一到阳台Ky便微笑起来,深深吸进一口清凉的气体。这是个清爽寒冷的夜晚。空气中没有血和腐烂的恶臭让他很是欣慰。

"神啊,让战争快结束吧。"他低声起到,望向星辰密布的天空,本能地在胸前画出十字架。--圣父,圣子,圣灵。他无声地呼唤这些名字。Ky静静地站着,双眼紧闭,握住挂在脖子上的金色十字架。静默突然被左边传来的噪声打破。

窃笑声。

蓝色的双眼猛然睁开,转向笑声的方向。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几周前在Kilff团长的要求下新加入的特别战斗队骑士。他曾是赏金猎人,身材健硕棱角分明的美国人,剑术出众,也在战斗中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他的能力无可挑剔,但他的态度让Ky不满。

他只是说自己的名字是Sol Badguy。从第一次见面Ky就明白他对骑士团毫无敬意。他只把Ky当成个16岁的孩子,对他居高临下。Ky也只把他看成野蛮人,懒骨头,每次都耀武扬威地激怒自己。他们的不合很快人尽皆知。Ky不完全清楚Sol的实力--他的实力和自己一样强大,或者更强。但Ky不想给他赞美。

Kliff团长是对的,就算Sol人品值得怀疑,要他的力量却不容置疑。但有时强得过分,让Ky难以忍受…

最奇怪的是Ky发现这个美国佬有时也许是无意识地盯着自己。没有理由,只是眼神古怪地用血红的眼睛盯着自己。他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但他觉得那就像--

不,真可笑。Ky在心里斥责自己。那种野蛮人能有这样的感情吗?太可笑了,他粗鲁吵闹。Ky甚至怀疑他有没有人类一样温暖的感强。但笑声消失时,那双熟悉的血红眼睛里闪烁的奇特目光在他脑海里浮起,新的想法涌来。一闪即逝。他不能去想。那更不可能,那是--

不洁的。不能那样想。那样的想法亵渎了信仰。

但他不像其他人那遵从信仰。

现在,他根本没看着Ky,懒洋洋地靠在栏杆上,手指随意地夹着香烟。他的穿着红白的战斗服,没有穿上全套的制服,太过随意。圣骑士团的十字架在他胸前闪光,微风吹过他长长的棕色马尾和披风,他面无表情地看过黑暗残破的原野。他深吸一口烟,终于转向Ky,好笑地抬眉"真是个理想主义者,小鬼。"

"什么意思?"Ky几乎用了严厉的口吻,仍在为自己没有发现Sol的出现暗自震惊。年长的男人耸耸肩,无礼地对金发骑士一挥手。"几年之内战中都不会终结。我们就要到最黑暗的时刻,也许会更糟。小鬼--情况好转之前会先恶化。"

"你怎么知道?"Ky反驳,向前一步"今天我们击败了最强的Gear军队。也许它们是指挥团,也许其它的Gear都听他们的指令。"

"也许,也许,"Sol冷漠地挖苦,抛掉剩下的烟蒂"小鬼,你要学学战争中不能乐观。如果你不现实一点,你总会吃苦头的。历史会告诉你这个。"

"如果不乐观,大家还有什么动力战斗?"Ky辩驳着,熟悉的挫败感开始在身体里累积,回答他的是尖刻的笑声。

"你还不懂?人类不为什么理由战斗,理由只是发动战争的借口。争斗是人类的本性。"Sol拨开脸上的头发,有些头发没被他总是戴着的巨大红色头带卡住。他转身靠上栏杆,满是嘲讽的味道。"作为团长,这样简单的事都不明白。要不是这么多人命都系在你身上,我可真想笑。很危险,不是吗?"
"
Ky咬紧牙,右手握成拳,他竭力不让自己被本能控制,这样才能平静下来。他要保持风度,跟他在一起的是他最厌恶的家伙。Ky换了话题,严厉地质问"所有骑士都参加了演讲,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不觉得有什么好庆祝。我们还没赢。庆祝有什么意思?"Sol丢掉抽了一半的烟,又抽出一支,点燃深吸一口。"而且,我讨厌聚会。浪费时间。"

Ky厌恶地盯着烟头"这玩意会杀了你。"

"如果它们不杀了我,也有其它东西会。我打算自己选择怎么死。"Sol吐出一口烟,对Ky露出一个轻浮的笑容"不过感谢你的关心,小鬼。虽然我不怎么在乎这个。"

年轻的骑士皱紧没有气鼓鼓地回答,"好吧,别以为我对自己的军队漠不关心,就算是你这样的野蛮人我也会关心一下的。"

"哇,"Sol笑着喷出烟雾,"你会成为不错的小可爱呢,我记住了。"

"你的无礼让人厌恶Sol,"Ky完全不想隐藏声音里的不快,蓝色的眼睛恼怒地瞪着Sol"要我提醒你我是你的上级吗?以骑士团的名义和你加入时的誓言,你要尊重我和其他人。请不要用'小鬼'这种话称呼我。"

"你就是那样。"

"哪样?"

"我说了,你就是个孩子。"Ky的激烈反应让他又想嘲笑一番。"我真不懂他们怎么会把这么多责任丢给一个小鬼,他拿着可爱的玩具剑,耍点魔法小把戏。比我的位置还高。"

Ky受够了,不顾Sol比自己高的多,他直直站到Sol面前,盯住他神色挖苦的眼睛,几乎忍不住要给那张脸一拳"你是说我比你差吗?"

Sol毫不在乎金发男孩威胁的语气和暴怒的表情,冷淡地回瞪过去。片刻沉默之后,他简单地回答"我见过你不能相信的混乱。"

没等对方回答,Sol转身趴在栏杆上,朝空中弹弹宴会。"我想说的事,不要把自己看太高太厉害了。这样的人是自取灭亡。"

"...现在你想教我怎么领导军队。你怎么敢,"Ky朝他咆哮,开始控制不住脾气"你怎么敢把我当成比你还不如的家伙。战斗时你可以是我的对手,Sol Badguy.但我不比你差,我和你不一样。"

长久的沉默,Sol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黑暗,似乎没有听到Ky说话。最后他终于开口,深沉的声音几乎盖过聚会的喧闹,"说得没错。小鬼,我… 和你不一样。"


Sol语气里突然带上自嘲让Ky稍微平息了怒火。但他还没说话,Sol就嗤笑一声,摇摇头"可恶,真不知道我在这里做什么。"


"那你怎么不离开骑士团继续当赏金猎人?"这些话听上去对骑士团没好处,Ky根本没多加考虑。Sol长久地盯着他,血色的眼睛没有露出感情。最后他的目光越过Ky的肩,望向无边的夜空,吸一口烟,低声咕哝(更像是对自己)"嗯…确实是个问题,不是吗?"

他突然离开栏杆,棕色长发在风中飘起,他扔了剩下的烟走向大门,打算结束这次谈话。但Ky没这么想。

"Sol!"

Sol在Ky面前停下。他的脸没有表情,没有刚才的挖苦嘲讽。两位剑士久久地盯住对方的眼睛,直到Sol严肃的声音打破沉默。

"这是战争。不能有差错,听到我的话,小鬼。重新审视一下你的价值观和信仰。如果不这样,你总有一天会死。"

Sol走过他身边,肩膀轻轻擦过Ky的身体。Ky 睁大眼睛,他听到微小但清晰的声音,因为某些感情而沙哑"不要死,小鬼。"

这声音和接触让古怪的感觉在Ky胸中升起,他无法辨别理解这些微弱的低语。他转身试图看清对手的表情时血涌上脸颊。那不是嘲笑就是傲慢,或者居高临下的样子。肯定是。

但Ky看到Sol表情的一瞬间,他发现都不是。那几乎是…遗憾,或者对未来的忧虑。

关心?

关心…我?

然后他像一闪而过的火焰,越走越远,Ky呆呆地站在阳台上,看着他的背影。
[PR]
by rayor | 2006-08-07 10:58 | GG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