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一緒に行こう

Vincent回到尼勃海姆的地下室时,Sephiroth坐在他的棺材边,手里抱着正宗。这把传说中的兵器现在更像是个支撑。Vincent没有拔枪的欲望,银发男人戾气全无,甚至有一种疲倦的静谧。他说Vincnet我在等你,我们走吧我不想再待在这里。







Vincnet想问为什么你还活着为什么在这里你想干什么?最后还是什么也没问,他想这些都已经没有意义。

他们在阳光沙滩找了一个公寓,像平常人一样生活。Sephiroth开始尝试普通的衣服,扎起头发穿上T恤他也只个相貌出众的年轻人而已。在路上会引起姑娘们的小小骚动。偶尔米迪加搬来的人会小心翼翼地凑上来问你是不是神罗的Sephiroth。他们都会微笑着回答当然不是,那个人应该已经死在陨石下了。对方会带着大松一口气的表情咕哝那是那是,不愧是英雄啊。

Sephiroth皮笑肉不笑地问Vincnet功劳被罪魁祸首抢走有什么感觉。Vincent淡淡地回答有什么关系,我们会活到谁也不知道陨石和神罗的时候。“而且”他说,“你不是罪魁祸首。”Sephiroth感到怒火莫名上涌,手指的骨节开始咯咯作响,Vincent的左手轻轻搭上他的拳头,眼里有让人平静的真诚安宁。Sephiroth突然觉得自己愤怒得莫名其妙,他松开手,从牙齿缝里吐出微弱的抱怨。

Vincnet回头笑笑,“Seph,我确实比你大很多。”

他们不常出门。白天Sephiroth埋头读书,有时他们整天都不会说话。就跟从前一样,听到金发战士激动地描述Sephiroth怎样对星球大动干戈的时候,Vincent不禁疑惑。他们在说那个天天坐在自己身边看书的孩子吗?那个抬头问起不懂的地方时还会带点羞涩的孩子?他知道那个孩子不快乐,但无法想象他会变得嗜武而疯狂。大空洞里Sephiroth面容扭曲时他仍以为自己看到了绿色瞳孔里的悲哀和绝望。也许是自己的私心吧,他从不曾把Sephiroth当成疯子。就算对方已经需要仰视,他还是只看到一个不懂表达自己的孩子。

晚上他们都不习惯开灯。海滩上的喧闹和灯光透过窗户传来。Sephiroth久久地站在玻璃边凝视嬉闹的人群。那里面也有被毁了家园的米迪加人,他们的笑声不比任何人小。

“觉得人类很愚蠢吗?好了伤疤忘了痛?”Vincnet轻轻问。

Sephiroth映在玻璃上的面孔浮起自嘲的苦涩,“不,我在想也许我不如他们。”
Vincnet从后面环住他的肩,“但是你还是回来了。你......是想开始新的生活吧.....”
Sephiroth仿佛有些苦恼地摇摇头,“Vincnet,你还记得吗?”
“什么?”
“没什么……”

Sephiroth仍常常看着海滩或者夜空,他们很少再说话。但Vincnet离开起居室,他也会很快跟来,继续无言地望向窗户外面或者看书。有时候Vincent觉得他就像一个沉默的影子,害怕寂寞却倔强地不说。

家里只有一张床,Sephiroth似乎并不喜欢和别人睡在一起,但从来都没抗议。也许他更怕醒来时身边已经空无一人。Vincnet抱住他的时候他也没有反抗,尽管绷紧了身体暗示对方赶紧走开。Vincnet安抚孩子似的抚摸他的头发,“Seph,寂寞的话说出来吧,不然会一直寂寞的。”Sephiroth烦躁地翻身压在黑发男人身上,眉头挤在一起。Vincent把左手放上他的脸颊,上面因为愤怒或是其它什么情绪开始发烫。“你说出来我就会听,我会和你在一起。”深红的眼睛在黑暗中散发出温度,静谧却厚重的温暖。我会和你在一起,多少年前有人用同样温暖的眼睛对他说过这句话。让眼眶也发热的焦躁直涌头顶,Sephiroth舔舔嘴唇,不可抑制弯下腰。

他记得自己不太温柔,Vincent一直用人类的手抱住他,也许还对他微笑了。但他只看着那双眼睛,即使灼热的快感爆发时也没有移开目光。红色的火焰比任何东西都温暖,让他不能自拔。

终战了结时大家约定三年之后见面。Vincnet说起时Sephiroth出人意料地平静,十分强硬地坚持一起参加聚会。

他们走进第七天堂的刹那,空气几乎冻结。Cloud猛然按上刀柄,眼里火焰炽烈。Tifa和Vincent同时上前一步,一人捉住Cloud的手,一人挡在Sephiroth面前。“我们都知道…不光是他的错。况且….星球已经原谅他了。”

Tifa眼里的仇恨没有减少,她的胸口剧烈起伏,极力压抑着什么。她用了最大的耐心低沉地下出逐客令“Vincnet,或许我们没原谅他,如果你打算和他在一边,你们可以一起出去。”

Sephiroth推开Vincnet的手,向前走去。“我...没带正宗,也不打算打架。”这句话没什么作用,Tifa也开始摸索战斗手套。Sephiroth停下,拿出黑白魔石,“我来还给你们这个。”

没人接,Sephiroth无所谓地把魔石放到吧台上,似乎没有看到僵硬的气氛。

“我很抱歉......不过这句话我更想对自己说,我从没好好看看这个星球,我什么也不知道。”
“所以今后我会一点一点去看,直到星球终结的那一天。”

Cloud仍没有放开剑柄“这就是你要说的吗?”
“我不是来征求你们的同意。我一样会和阻挠我的人战斗…….我只是想说以后大家都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一旁的飞行员点起烟用人人都能听见的声音咕哝“有你这家伙在能不担心吗?!”

Sephiroth皱皱眉,转身向外走去,心里暗自苦笑一声。没人动手大概是看在Vincent的面子上,自己果然像小孩子一样添麻烦。穿过门口的时候,大家听到昔日的敌人用略为犹豫声音“........谢谢你们。”

Cloud松开握得发白的指骨,大吼一声,“混蛋!去对Zack说!”金发战士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泄气似地嘟哝,“Vincnet,你知道他的剑在什么地方吧…….”

Vincnet点点头,转身走出第七天堂。

黎明快要到来的时候,他在米迪加的废墟找到Sephiroth。银发男人正出神地看着绿色光点渐渐聚成细长的河流。他突然感到熟悉的战栗。

“Vincnet,你不记得了。是你带我第一次看到了lifestream。”

Vincnet模糊记起在被强制沉眠的前一天自己居然有了自由活动的权利,他带着那个和自己一样长就不见天日的孩子到尼伯海姆的山上一直待到深夜。年幼的Sephiroth贪婪地呼吸山间的空气,在平时只能在书中看到的景象中快乐地大笑。夜里他在无数绿色的光晕中说了什么。

“你告诉我——”
“我会带你看所有地方的lifestream.”

那时自身难保,至少让那孩子保留梦想,如果他记得,也许以后会自己去实现。Vincnet苦笑,神罗不是那么仁慈的公司呢。

他在Sephiroth身边坐下,抓住空中柔和的颜色,握在Sephiroth掌心里。

“不管哪里,我们都一起去看吧。”
[PR]
by rayor | 2006-08-20 11:43 | FF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