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翻译]Faith In Chaos

清晨朝阳升起,阳光穿过嶙峋岩石照亮山下的平原。那曾是肥沃的田野,现在寸草不生,持续百年的战乱毁灭了所有生命。干燥的风吹过高原,拂走灰尘。这是战争前遗留下来的所有东西,战争把一半的世界都化作废墟。

不管曾经发生过什么,太阳依旧耀眼。这里只有风的声音,但风带起了不同的声响——人为的噪音。

尖叫嘶吼四起。武器的撞击声斩断了气流,给敌人留下印记或者挥空。野蛮的咆哮,痛苦的哭喊,死亡的呻吟。




战斗一直持续,太阳孤零零地挂在蓝的过分的天空。
"STUN EDGE!!"

雷电击中目标爆发的光照亮了四周。超过7英尺的Gear身体被烧焦时大声悲鸣。它的身体从内部爆裂熔化。Ky Kiske带着蓝白的闪光旋身,立刻干掉另一只Gear,又冲向下一只。

这次有一整队的Gear来袭,它们的进化程度更高,能进行需要更高智慧的战斗。它们还不能被叫做人,尽管身体有点人的模样,但脸完全不像。动物的基因在它们身上十分明显——它们的脸混合了鸟和恶龙的特征,丑陋巨大的喙,闪烁血腥欲望的黄眼睛。Gear的标记在它们的前额,像纠结的火焰。

Justice操纵了这场战争,毫无疑问。Gear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不会这么具攻击性。它们头上印记在闪光,Justice一定在控制它们。、
圣骑士团是人类唯一对抗Justice和Gear的力量,Justice并不怕他们,常常发起突袭,就跟现在一样。

开始是平常的侦查行动,侦查队发现了几只Gear。Ky作为圣骑士团的首领不打算给他们任何机会。他立刻在隐蔽的地方建立野外营地,带领由侦查队员、野外分析队员、特别战斗队员组成的队伍开始行动,情况很快急转直下。

解决一小队散漫的Gear很容易,这给了他们安心的错觉。他们以为没什么好担心的,没错,如果这是这个地区的所有Gear。但在他们发现之前,至少Ky没发觉之前,大群更高等的Gear蜂拥而至。伏击了他们最薄弱的地方。虽然骑士们顽强地反击,但战事太过突然而且侦查队员和分析队员都不擅战斗。就算是特别战斗组的队员也力不从心——这些是迄今为止最强大的Gear.

“围成圆形一起攻击!对准它们的弱点!”Ky大喊,虽然可能没人听见——战场上噪音震天,怪物临死的尖叫和战士们的呼喊混在一起。这是这个16岁男孩参加圣战以来最可怕的一战。

又一只Gear冲过来,企图发动一击,在那之前它的喉咙就被刺穿。听到背后的声音,Ky往后反击,没来得及听到身后的惨叫便立刻回剑迎击面前的两只Gear。即使年轻的团长尽力封住攻击,他也不断地听到死亡的声音。更多的是人类。

就要失败了。

跳出战斗,Ky大声命令“所有人撤退!”

但很多战士已经被Gear的力量击败。很快Gear恶心的黑绿颜色之间就再看不见白色。残破的尸体散乱。

没人生还吗?
.
那一瞬间他被这次战斗的伤亡搅得心神不宁,一直Gear乘机挥出尖利的爪子。Ky回过神,立刻滑过Gear的手臂——但他没有发现后面偷袭的怪物。

不——

大脑一片空白,Ky被击中了,他被扔到空中,重重地跌了下来。他的腿咔嚓一声扭曲成不自然的角度。男孩吃痛大叫一声,一手握住受伤的腿,另一只手抓紧Furaiken。剧痛中Ky挣扎着起来,让自己半坐在地上,Gear围了过来。他虚弱地举剑,想要警告这些怪物。但没用——它们看到了他多无助,轻易就能杀死。

不…太多了…

激痛突然袭来,脑子里天旋地转。没能反应之前他就两眼一黑,Ky倒向后面,失去知觉。Furaiken从他的手指滑落。

Gear看到了这个年轻武士的处境,开始接近。爪牙未能撕碎人类兴奋得咯咯作响。一只怪物迫不及待地冲上前去,发出粗砺的吼叫,高举起前臂,准备拔下这个人类的脑袋——

红白色的光和褐色的头发一闪而过,剑刃的啸叫划破空气。企图攻击的Gear喷出血肉,被切成两半。

落地的攻击者立刻站起转身面对Gear,举起巨大的阔剑,纯白的光混合献血挥出。昏迷男孩面前保护他的对手让Gear们狂叫。他用野兽般的怒吼回答,眯起充满愤怒的眼睛——颜色不同。

右眼血红,左眼金黄。

剩下的Gear不再等待,咆哮出毁灭的欲望。战士的剑刃反射出阳光,一次又一次,无数鲜红的碎片覆盖土地。

太阳经受不住屠杀的情景,躲进云层

他听到远处有声音在说什么,但太暗了,一切都太暗了,他几乎不能思考。她动不了也没有感觉,在黑暗里漂浮能让他远离痛苦。但声音没停,固执地越来越近。他闭着眼睛全身无力,直到有人开始摇他,熟悉的低沉嗓音传来,用几近恐惧的声音呼唤他。

“喂…喂,小鬼,怎么样?可恶,回答我!你还好吗??快点,睁开眼睛!”

…谁…?

Ky虚弱地照他说的做了——他能看清东西的时候认出了声音的主人。
Sol.

美国人跪在他身边,棕色长发散在肩上,眼睛里有出人意料的担忧。Ky更清醒一些时,他发现自己对手身上溅满鲜血,脸上也一样。转过头,Ky看到四周的一片混乱,惊得呼吸困难。袭击他的Gear的残肢落成一圈,有些被砍得一蹋糊涂,混在一起分不出来。很明显是谁做的。Ky抬眼看见Sol的剑上还在滴血。

…但他怎么做到的…?Ky迷惑不已。模糊地想起大概有多少Gear在攻击自己。对一个人来说太多了,他居然独自对付了所有Gear。就算他是特别战斗组的成员…也不可能。除非他比自己想的还要强大…不可能….

“喂,能听见我吗?小鬼。”


“对,没错,太好了。”Sol回答。虽然Ky还有些恍恍惚惚,他还是看到了对手脸上短暂的欣慰。

“能动吗?”Sol问。

Ky试着动动,立刻向后倒下,“腿…大概断了。”

“靠,”Sol低声咒骂,站起来环视四周“它们很快就会再来...我们留在这儿就是活靶子。”他瞟一眼Ky,男孩的脸因为疼痛而扭曲,他叹口气“没其它选择了…”

“你说什…”Ky话音未落,Sol弯下腰抱起男孩,不顾他难受的叫嚷。Ky剧烈颤抖一下,新的一波疼痛让他的感觉暂时麻痹,也让他几乎再次昏迷。清醒时圣骑士团团长的面颊发烫,他发现自己在Sol的怀里,靠在自己对手的胸前。

Ky赶紧抛开了奇怪的想法,稍微挣扎了一下,直到腿上的疼痛向他抗议“你在干什么,你…你这个野蛮人?”

“好了,你还有更好的办法走出去吗?我绝对想知道。”Sol对他咆哮,想找一个更轻松的姿势“如果你再乱叫我,小鬼。我会好好考虑一下把你扔在这儿,让Gear了解你。这次你就闭嘴吧,成吗?”

Ky勉强闭上嘴,尽管这是因为感激。但不管怎么说,刚才战场上的死亡让他难受。他难以置信地看向被战火撕裂的平原,只有他和Sol生还——死亡和血的味道漂浮在空中。

Ky转开视线,为自己没能早些撤退自责不已。如果他这么做了,就不会失去这么多生命。

“发生了。”

“什么?”

“战争中的死亡。”

Sol也望着战场,他的眼神冷漠坚忍。Ky希望他说点什么,但他又看了一眼战场,死死盯住山崖和丘陵,仿佛要在上面烧出洞来。“这就是它们干的…不错的埋伏,从山后面来,如果我们在这里闲晃,还会有更多。我们必须尽快回营地去。”他迅速向东方移动,风让他染血的白色斗篷在身后波浪般涌动,仿佛旗帜。

Furaiken突然撞上Ky的伤腿,他猛地收缩一下。他抬头看着Sol,脸上布满忧虑。“但是…去营地要走1小时,而且你受伤了…”Sol手臂上可怕的伤口让他睁大眼睛,衣服和皮肤都被撕裂,也许肌肉也受了伤——甚至可能伤及骨头。血顺着胳膊淌下来,在地上留下红色的斑点。“你…你确定你可以…”

“我没事。不要担心。”Sol打断Ky,年轻的骑士听见他声音里的隐藏的痛苦,不再说话。显然伤口让Sol痛苦,但他尽力忽视这个,全力带着Ky撤退。Ky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无礼、懒惰、自大的敌手在拼尽一切保护他。Ky不时看看Sol的脸,希望发现些许情绪,让他明白自己对手在想什么。但什么也没有——Sol只是直直看往前方,表情冷淡,就像手臂上没有受伤。此时Ky意识到他对这个前赏金猎人所知甚少,虽然他们已经认识了好几个月。气氛突然尴尬起来,Ky最后决定说点什么。

“我想我不太明白….你为什么要和他们战斗?我是说那些Gear。”

Sol的回答太快了点“因为我恨它们,恨它们的一切。”

“它们对你做过什么吗?”

“.…队,”Sol眼神稍微凌厉一些,“它们让我想起一些事。我不想想起的东西。”

Ky疑惑地挑起眉毛“你不想——”

“我不会多说了,不要问。”

Sol严厉的口吻让他们再次沉默下来。Ky皱起眉,不自觉地想,多没礼貌…他确实是个粗野的家伙。(人家在救你呢小弟!)但他看到Sol血色的衣服和刀柄时,他想起就是这个粗野的家伙豁出性命救了他。这不是他的优点么?

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了我和这么多Gear战斗….就算我是团长,但地位战场上没有意义。几乎没人能和那些怪物战斗….我不觉得他想这么做,特别是对我。他除了惹恼我没干过其它的事。

“为什么救我?”Ky再次抬起眼睛,试图在Sol脸上找到一点表情,但从赏金猎人的脸上他只看到一点挖苦的讪笑。

“显而易见不是吗?”他反问,根本没有看着Ky“我看见你被打倒了,就要挂了。所以我得救你。如果有人看到我袖手旁观,让我们著名的团长被Gear杀了,我会有麻烦。”

“啊…是啊。”Ky惊讶地发现自己觉得那不是自己希望的答案。

“不要误会了,”他突然补充“如果你是一般的士兵,我就不会管你。但你不是,我必须做点什么。”

“真是恶劣的态度。”

“也许是,但真的遇到就只有杀和被杀,不是吗?我不会冒着生命危险救一个普通士兵。”Sol安静了一会儿,沉默地前进,“...那是你,所以我才这么做。”

Ky再次望着Sol,脸上带着疑惑“你救我是因为我是团长,是这个意思?”

没有回答。

“我说——”

“我听见了,”他的声音平淡,没有感情。最后Sol看了看怀里的男孩,冰冷地盯着他的眼睛,深红的瞳孔仿佛要刺穿他“你这么想?”

Ky张嘴想回答,却犹豫一下,“...是的。”

Sol耸耸肩“那就相信你想相信的。”

“你没回答我的问题!”Ky 气氛地叫“我想知道,Sol。”

年长的骑士再次沉默,他深呼吸一下,开始抱怨“你想知道,啊…”他再说什么之前突然慢下来,然后停住脚步,对远处的东西皱眉“操!”

Ky转过脑袋,看清是什么东西之后心跳都快停止。

一队Gear向他们冲过来。

金发的骑士下意识地抓紧Furaiken ,无助的感觉浮起。他不能战斗,Sol受了伤…他们是轻易就能被击败的目标,而且无处可逃。

Sol立刻环顾一下地形,有一堆破碎的岩石瘦弱的树,他藏在这堆东西后面。——没什么用,Gear已经看到了他们,正向这边过来。Sol小心地把Ky放在石块后面,拔出剑抱怨“靠…我得对付它们。”他站起来,盯着接近的敌人“你留在这里,小鬼。”

他正要走,Ky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他惊讶地回头看那个躺在地上的男孩,蓝色的眼睛充满坚定“你不能去战斗,不能一个人去。”

他立刻明白Ky的意思,他咕哝了点什么,跪下对Ky恼火地叫喊“小鬼,你试试看来帮我——你会死。”

“但如果你一个人去也会死!”

“有什么关系?”

“会有人在乎的!”

“是吗?谁?我没有家人没有朋友。谁会在乎我死在这儿?”

Ky的脑子里立刻有词句涌上,祈求被说出——

我会。

但他甩开了它们,甚至不想去想。这一刻的迟疑让Sol认为他不会再说什么。Sol站起来走出岩石,他也没再说话。

"Sol!"

“别跟来!”他警告地吼回去,冲向Gear。Ky恐惧地看着Solc冲进Gear的队伍,砍杀视野里的所有怪物。他再也看不下去,转回身紧紧贴上岩石,希望自己听不到那些残忍的尖叫和呼喊。他闭上眼睛。

是因为我…我不能让他这么做,都是因为我….

不管Sol的话,Ky把警告抛在风里,挣扎到可以看到外面的地方——眼前的景象让他震惊。队伍里有差不多40只Gear,还有更多的在地上七零八落。Sol陷在怪物的包围中,任何接近的Gear都被砍杀。但他早前受的伤让那些东西有机可乘。他的脑袋突然后仰,巨大的Gear击向他,脸上划出长长的伤口。他闪开吐出一口血,又开始战斗。涌向他的Gear就像蚁群,疯狂地杀戮。

…是我的错他才受了伤….

Sol在疼痛中大叫一声,向后一个踉跄,制服上留下血渍。Ky无法呼吸,不敢看自己的对手被一群残忍的Gear击败的样子,他尽了全力对抗它们。

他—

Sol的头被打偏到一边,他们的目光突然相遇。

血红的眼睛在痛苦中疯狂,他朝Ky挥手大叫,血立刻洒下来“趴下,蠢货!”

警告太晚了。一队Gear发现了他,兴奋地嚎叫,冲向他的藏身之处。饥渴的光在它们黄色的眼里闪烁。Sol立刻挡住它们,举剑发出凶猛的警告“敢碰他的立刻死,听到了吗?”

Gear们不觉得这个精疲力尽的骑士有威胁性,它们吵嚷起来,似乎在大笑,一只弯下身子朝Sol攻击,Sol已无力还击或者躲避。他被打在地上,滑出几尺。

Ky倒吸一口气,滑下石头,拿起Furaiken,握得关节发白。他听到Gear冲来,想要杀戮,再没什么可以阻止它们。Ky咬紧牙关盯紧Furaiken,蓝白的色泽就算没有光也在闪耀。

有这把剑,我不能不战即降…但我还有多少力气来召唤它的力量?


毫无预警的,新的力量在空气中蓄积。

Ky哽窒一下,不知道是不是这些Gear中有魔法的使用者。感觉很像它们的力量…但有点古怪。他握剑爬上巨石,Ky看到Gear的攻击方向已经改变。

Sol又站了起来,脑袋低垂,眼睛被杂乱的头发挡住。他周身围绕魔法。

Ky抓住Furaiken,剑在颤抖,在回应对手召唤的力量,那是已成型的强大波动。Gear似乎意识到了危险逼近,慢慢散开。Sol开口说话,他的声音有令人胆寒的力量,让Ky不禁发抖。


“嘿嘿…你们刚才着实耍了我一把,啊?我警告过你们了…准备好,混蛋们…”

风出人意料地以危险的速度刮起,灰尘和树叶在Sol周围盘旋。Ky不确定地眨着眼——如果他没弄错,那种奇特的力量应该是…Sol发出的。

他…他能召唤这种力量?这种魔法?怎么做到的..??

Ky困惑的思维被打断——魔法的力量达到了他不能想象的高度,在年长骑士的身边翻滚,几乎不能控制。Sol身子后仰,展开手臂对天空大吼,四周的空气爆发出明亮的光。

"DRAGON INSTALL!!"

Ky只能看向一边,装作没有看见这种力量。

但他还是听见了尖叫。Gear在剧痛中的吼声和身体被撕碎时巨大潮湿的响声。

他的眼睛可以看清时,他也不想去看。

地狱般的声音结束时,Ky谨慎地望向战场,眼睛在光亮中疼痛。Sol在修罗场的中央,捂住脸跪在地上,呼吸暴烈。不管刚才他召唤了什么,现在都已经再无余力。Gear们被撕成碎片。

就算他从小就经历战争,曾经也见过可怕的情景,但他还是感到恶心。

突然有什么吸引了他的目光,Sol太累没法注意到这个。Ky立刻集中精神观察——那是只落单的Gear,在疼痛中跌跌撞撞,一只爪子扶住树桩。不管怎样,它活下来了,正盯着刚才大肆屠戮的剑士,现在他已无力反击。Ky听到了它低沉的咆哮,它从后面冲向Sol。

最后一刻Ky终于发出了声音“Sol!”

Sol听到警告转头,面孔在攻击中扭曲。他想防御,想举剑格挡,但这只Gear太快,一切都已太迟。
.
突然空气中划过尖啸,蓝白的雷电直插Gear的腹部。

Gear倒在地上,冒着烟。Sol看到力量的来源。Ky站了起来,伤腿扭在身后,他手中的Furaiken仍冒出电光。Ky在疼痛中大口吸气,几乎要窒息“你…没事——”他衰弱地倒下,Furaiken掉在地上。

不顾自己的重伤,Sol立刻跑上前扶住他。把男孩抽搐的身体抱在怀里。Sol恼怒地摇起脑袋,大声对Ky吼叫“混账蠢货!!你知道自己没有那么多力量用封雷剑了!你怎么…?”

Ky的眼睛还闭着,他急促地吸几口气,勉强笑笑“你…救了我..我也…也要…”突然袭来的疼痛打断了他,他急促地吸气呻吟。Sol还在摇头,但他的嘴角扬起,似乎是个微笑。“上帝啊…蠢小鬼…”他抹去脸上的血,低头看着受伤的男孩,声音开始温柔,“就算你想醒着,最后也会晕过去的,休息吧,好吗?你需要休息。我会带你回去。”

Ky很高兴这么做,稍微点点头。然后陷入舒适的黑暗,他感到Sol的嘴唇压上自己的额头,轻轻说了什么。

“别担心,小鬼,我不会让你出事的。”

这次没有抗议。Ky进入甜美的睡梦。

Sol看着Ky安静的闭上眼睛,他的呼吸变得规律而平静,他现在没有痛苦。Sol疲惫地合上双眼,有点嫉妒这个小鬼——他的伤会越来越疼痛,但他明白自己别无选择。这个男孩的命比他的重要的多。其实其他人也一样。(不要这样想啊大头||||||)

我在想什么?要救这个小鬼。

他自嘲地笑笑,想起这个小鬼多讨厌。他总是秉持正义和荣誉,对自己的剑术和魔法技巧太过自负。每次他和Sol对战都会大受打击,恼火非常,然后不断地落败——这孩子完全没有优势。
.
但…还是有些其它的感觉。

我无法弄懂的感觉…

他很漂亮,见过他的人都这么认为。但有些其它的东西,更进一步的东西…有些Sol不想去分辨的感情。这些没有意义。特被是对这个满口正义的罗嗦小鬼。

但他完全不明白像自己这样的生物为什么有感情。

…我不想告诉他,谁也不想告诉。不是现在,如果我能忍住,我就永远都不会说。

Sol伸手从衬衣里拉出金色的十字架,圣骑士团制服上的标志。他们那群狂信者,那小鬼也深陷其中。一束阳光打在上面,发出温暖的金属色光辉。美国人只瞟了一眼,尽力不让自己扔掉这链子。他把十字架放回衣服,厌恶地皱皱眉。

“这是我的惩罚,啊?”他对清明的天空眯起眼,头带下传来熟悉的搏动,不断提醒他他是什么东西,他该做什么。“混账,耍我还没耍够吗?这些感觉是我最后想要的东西….”

人性是我最后需要保留的东西…
T
看着怀里睡着的男孩,Sol几乎要微笑出来,把刚才的不快和挫败抛到一边。现在他轻轻抱起这个男孩穿过空旷的战场,他想接受那些无法分辨的感觉。他揉揉Ky的头发,把男孩抱紧一些。

…其实这也不坏。

他们继续前进。
[PR]
by rayor | 2006-08-20 11:45 | GG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