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翻译]Plea

我厌倦了逃避自己。我活了——不是出生了——150年.生活已经让我不想再在世上停留。日子来了又去,我必须带着自己的罪恶过活,每天想着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过活。太痛苦了。如果我没有感情的话就不会这么痛苦,不会在意自己做的事情。但那时我抛弃人性的代价。感情既是祝福也是诅咒。




但这是唯一可以区分我和它们的东西。

…除了这个,我们毫无分别…


有时候我仍能听到一个声音,在呼唤我曾经的名字。背德之炎。原型Gear。第一个在地下实验室中诞生于黑暗科学家手中的不洁造物,为了混乱和屠杀而来。

这的确是古怪的感觉,你明白自己是被人制造出来的,你不是人类。你是DNA和针剂拼凑的东西。我想这和普通人类没什么不同——只是普通人类不是在实验室里一片片凑起来的。

Gear们是这样诞生。

就像你

Gear是这个世界错误的标志。非人的战士,杀戮机器,恶魔,机器人,噩梦…人类这样称呼我们。所有Gear都是那样,人和动物的畸形组合,被魔法驱使,没有人性,只为它们主人扭曲的欲望而存在—

没有感情,没有自己的意志。

不是人,更不是进化的人类。

是魔鬼。

但是你…你,Sol,拥有人类名字的魔鬼…

我是唯一的一个。唯一一个接近人类的Gear。他们做了模仿人类的原型,其余Gear都是机器般的奴隶。它们都被控制着,看上去一点也不像人类。人类恨它们。

因为Justice。

也许Justice只是个借口,人类惧怕自己不了解的东西,就像威胁到他们小小安稳的Gear们,动摇了他们所谓的真实。我从不认为人类接受过Gear,那些为渴求权力之人的战争准备的消耗品。Gear,未来的生物兵器——强大,迅速,比人类士兵方便得多。

但纰漏出现了,Justice.

Justice,Gear一号,唯一有自我意识的Gear,第一个意识到我们存在真相的Gear。Gear是人类的工具。我们制造了混乱和战争。人类和Gear一样腐朽,这也是Justice发动战争的原因。她认为只要游戏规则还是人类制定,Gear就只能是工具,永远没有自由。她相信自己是对的。当人类把她看作魔鬼、失败、对自己的讽刺时,Justice坚信自己为真正的正义而战。她的真理和Gear们的真理。

…她错了吗,还是她才是对的…?

就像我刚才说的,Justice只是人类的借口。或者反过来。圣战已经告诉我们人类和Gear不能共存,就是这样。我不明白为什么大家不早点发现。我们用了漫长的战争来证明这一点。双方的死亡几乎毁了这个世界。愚蠢的战争。

现在都结束了,没有意义。

除了短暂的骑士生涯,我没在圣战里起多大作用。我不关心这个,至少我是这么告诉自己的。我既不是人类也不是完全的Gear.所以两边我都没有责任,我对两边都没有愧疚。

Justice不能控制我。世上没有我的容身之地。

…但比起人类你更像一个Gear。人工的壳加上感情和意志。你内心深处和它们一样,不是吗?你们是一样的,一样愚蠢的机器,人类的傀儡,一样的一样的…

不,不是。我和它们不一样。

就这么告诉自己。也许有一天你自己就信了,蠢货。

我想相信。我比什么都想要相信这个。但现在我感到一切都太糟了。圣战是我唯一的寄托,对一个无处容身的人来说。

很的困惑吧…

然后我认识了那个小鬼。

我从没想像过他发现我是什么的时候会怎么想。我想我知道,怪物,这就是他要想的,亵渎、魔鬼、不洁。如果他知道了…知道了我是什么…不。他甚至不会去想,他根本想不到。

他是个盲目的傻瓜,因为他爱我。

绝好的讽刺,我几乎要笑出来。他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他知道了,一定会觉得恶心,他爱的人是他痛恨的魔鬼。但他对真相一无所知,那个小鬼爱我,而我——

你爱他。

爱是人类的感情,我不曾有过,将来也不需要。也许我看上去像个人类,表现得像个人类,但我不是为了成为人类而生。我只需要成为一台机器,没有灵魂没有感情的东西——

…生活时时在提醒你你不是人类。

我不关心所谓感情,直到遇见那个男孩。之前100多年的日子模糊而无趣,浪费时间,做些没有价值的事情。如果不是想毁了所有的Gear,我根本没有活下去的理由。很久之前我就会杀了自己。唯一让我继续活下去,活过一个又一个漫长空虚的世纪的目的只是让世界不再有Gear。

和你自己——

当我完成自己的任务,我就能毫无遗憾地死去。我会杀了自己,那时世界上就不再有Gear——包括我。我诅咒自己的生命。没有其它什么值得我活下去的。

但我遇见了那个男孩…

当我加入圣骑士团的时候,我完全不懂自己在做什么。当赏金猎人和猎杀Gear让我过得不错。我不把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们和他们的圣战放在眼里。但那老头找到我问我愿不愿意加入时,我想管他呢,这用来打发时间不错。

然后我见到了圣骑士团的团长。一个叫Ky Kiske的法国男孩,纯洁正直的骑士。他微笑着向我伸出手。
有什么改变了。

…什么?
.
当然,我没有表现出来,我只是讪笑着走过他,祈祷他没从我脸上看出什么。很好,他没有。一有机会我就藐视这个男孩和他的地位,不服从命令,没有礼数,让人厌烦。我本来就是这样。但那时越发过分,我不想他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喜欢热恼他,他也常常在我面前感到挫败。但我知道他也感到了某些东西。某些他不想对别人甚至自己承认的东西。

—对你有某些感觉—

我不知道他什么地方在吸引我。也许是他的纯洁,他还没受污染。这小鬼虔诚,高尚,正直。他是我不能成为的人,这很有趣。他的手仍然干净。我的将永远污秽。

你想夺走他的纯洁吗…

没错。这让我困扰,看到他这么单纯无欲,我无法忍受,特别是把他和自己对比的时候。太可笑了,世界一片黑暗的时候还有人这么纯洁。我想告诉他情况没那么乐观。我要告诉他,他错了。

我第一次希望让别人关注我的存在。

我想感受空虚冷漠之外的东西。

我想要他。

…你明白了什么是感情。

叫做爱的东西,我能了解一点了——如果你称其为爱。但欲望和偏执让我自己都惊讶,这就是我的感觉。我还在惹那小鬼生气,就像从前一样,但我知道自己有了什么样的感情。我想要他,我希望他是我的。

我等着,等到了机会。

我不想说是自己引诱了那个小鬼。虽然看上去是那样,就像他毫不情愿。不,我知道他也和我一样渴望。他不承认自己的欲望,但那晚我拥有了他。

我享受了那一切。

那小鬼给了我我需要的。自我的认识,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刻,我头一次在地狱般的生命中明白了…自己是什么,属于哪里。

但那太沉重。

…你明白自己是什么。你明白你配不上他给你的。你不值得他爱。

我还能看到他的脸,天使般的脸。在他睡着时月光洒在他脸上。他很漂亮,不管是睡着还是清醒,是爱我还是恨我。我想自己再也不会见到了,我无法承受这个和这个男孩在一起的感觉。

—太沉重—

所以,把所有悔恨羞愧抛开,我把他扔在那里。我转身离开,偷走了圣骑士团宝贵的Fuenken.当作纪念品,纪念我短暂的骑士生涯。那晚我从圣骑士团逃走,那个小鬼和感情让我有了从不曾有的恐惧。

我离开了唯一能证明自己是也是人类的东西。

再想也没有用,那一部分的生命已经结束。我又自由了。
.
…你不寂寞吗?…

我不会感到“寂寞”,对我来说那不过是个单词。

..但你很寂寞。

有时候我也这样怀疑。

你喜欢一个人待着吗。

不总是。

你希望孤独消失。你不想再孤独。你想和他在一起。

可恶,永远不可能。

为什么不行?

因为——

他有灵魂,而你没有。

天使和魔鬼,真可笑。我觉得自己就要笑出来。

但只感到痛苦。
[PR]
by rayor | 2006-08-20 11:47 | GG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