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翻译]Justify

从记事起,我就在经历战争。我看到它引起的混乱和毁灭,见过屠杀,还有无助时的满心恐惧,你什么也做不了。我的童年是血色的阴影,使我刻意想要忘记的东西。我不想再像从前那样,软弱无力。那时我只能救自己,从黑暗中逃走,让自己这样的废物苟活




但我不能让自己的灵魂从纠缠不休的噩梦中解脱。我还记得那个时刻,那个只会在我梦中闪现的时刻和我将永远携带的金色十字架,提醒我自己最初的罪恶。

你总感到负罪…因为你还能听到那个声音——她叫你的声音…

过去已经被我亲手埋葬。我根本不想回忆起那些在我找到生存意义之前地狱般的生活。我要追寻正义,成为一个战士,对抗让我的童年如此痛苦的罪魁祸首。它们在摧残地球,是渎神的存在。它们杀了每一个我爱的人,让我孤零零地留下。

Gear。

我对它们的恨强得自己也不能说出,它们令人恐惧,不是自然的造物,是我们自负地冒犯神的后果。多年前,人类以为造出一种生物可以令自己变成上帝,就像上帝在创世之初做的那样。但出了问题——他造出的东西开始反叛,开始迷失。

…也许跟人类一样。

我只听过古老的故事,从教科书上和传说中知道了原型的Gear逃走之后再也没有出现,圣战是怎样在2074年那被Justice挑起,还有幕后的那个男人。当然,他很久之前就死了。他给地球带来这样的灾难,希望他在地狱里化成灰烬。以为我们能超越造物主成为新的神真是愚蠢。我不明白我们怎么会看不到后果——我们可能无法控制那些家伙。一切已经无法挽回,屠杀和毁灭正在进行。

圣骑士团在我父母死去之后成了我的家。

Justice要让Gear彻底统治地球,她组织了自己的军队。但作为Gear-01,最优秀的Gear,她也没有料到人类能团结起来建立自己的军队——圣骑士团。

你母亲被撕裂时鲜血溅上十字架,你不会忘记。

被Gear杀死了。我的父亲是圣骑士团里顶尖的武士,也是团长Kliff Undersn的朋友。虽然我没有见过他,但他很了解我的家人。他来悼念我的父母,那时我才知道我的父母尽了多大努力让我远离战争。它们不想让我卷进去。

…但命运不这么想。

我父亲最后的请求是让还是孩子的我加了入圣骑士团,直属Kilff团长。这是很多人不能企及的光荣,我开始了新的生活,全心练习剑术,那是我唯一拥有的东西。Kliff先生就像我的父亲,教会我怎么战斗。我也有参加圣战的实力。

不管是巧合还是因为童年的影响,我是个天生的战士。即使平时我很礼貌镇定,他们还是告诉我在战场上我是个魔鬼。我的武器是长剑,我不知道自己毫不留情地杀了多少Gear。它们不值得同情。我是个光荣的剑士,Gear不配得到光荣和怜悯。

死是对它们的奖赏。特别是它们都被Justice控制,只是傀儡,被用来实现可笑的目的。

你又有什么不同…?

我长大时,提升速度出乎所有人意料,除了Kliff先生。他总是相信我能成大事,所以一直等着让我接受更大的挑战。我通过了,成为了最年轻的队长,15岁时我得到了所有人的尊敬。感觉…很好。

然后我被赋予了更高的职责——我没想到,也没准备好。Kliff先生宣布退休,让我继承他的位置。我,一个16岁的剑士,将成为圣骑士团的首领。

这让我头晕眼花。

但我不能拒绝。没人反对,也没有发起挑战。盛大的仪式之后,我成了圣骑士团的团长,这个地位让我得到了不可思议的礼物——圣骑士团最珍贵的东西之一,Furaiken,封雷剑。能唤起雷电的神器——魔法的使用者并不多,除了Gear。这力量强大,我发誓永不滥用。那一刻我坚信自己在颂扬上帝的荣光,我在执行他的意志。上帝希望我们清除Gear,所以我们战斗,绝不让步。我明白自己的信仰和目标。一切稳定,我很好。

但我见到他那天一切都改变了。

一切。

我时常想起那天,比我想象的频繁得多。我还能记起我们第一次见面,Kliff先生终于找到了那个他一直在寻找的赏金猎人。回想起来,我对Kliff先生的态度有些不安——他似乎对我们见面有点担忧。现在我明白了为什么——他知道我们的性格不合,担心冲突一触即发。

他是对的。

但迎接新兵是我的职责,尤其是他的能力为他在特别战斗组里赢得了地位。这也让我感到尊敬。但如果我早知道Sol Badguy是什么人,我就不会对他有一点敬意。

——急躁、无礼、粗鲁,一切你不能忍受的东西,完全无法忍受。

我不能忍受他。从当他看着我眼睛只把我当作孩子的那一刻起就是这样。我厌恶他。似乎他要抓住每一个机会嘲笑我,用假笑和血红的眼睛讽刺我。没错,他是我他讨厌的一切。战斗能力是我唯一尊敬他的地方——他明显没有受过正式训练,但是个杰出的剑士,是我的对手。对手。从没人比我优秀——不是说我很在意那些挑战,虽然我并不想他当自己的对朔。但我不能改变一个事实,他——

比你优秀。

——我无法逾越的屏障。我不知道自己多少次想让他得到惩罚,向他挑战,然后失败;多少次我发现自己倒在地上,剑甩到一边,感受落败的冰冷涌上喉头。抬头会看到他高大的身影笼罩着我,他在讥笑我。他总是很高兴这样,他了解我所有的弱点,知道怎么利用它们。他也是个优秀的格斗家——虽然我认为那几乎…是非人的实力。

野蛮而让人难以忍受,毫不留情…你会不止一次地怀疑他到底是什么…只是个赏金猎人吗…

有时我还在怀疑。但没有答案。我不再能了解他,因为他背叛了我。他和那双魔鬼般的眼睛、不经意的抚摸还有隐秘的拥抱一起消失。我不能否认他的吸引力,就像我不能否认我们一直合不来。那就是把我们拉近的东西。但他背叛了一切。

…你向自己的感情让步,然后被毫无理由地抛弃。

我的感觉…?

是的。

……没错。

你是什么时候对他有了感觉?强烈到你无法否认,不能拒绝他?

……我不知道,但我——

——别找借口,你想要他。你知道自己渴望他。

……就算我是,只有一次。很久之前的那一次。当他告诉我我不用成为别人的希望…我当自己就好。我不用成为全能优秀的人,把大家的生命和人类的命运抗在肩上——那是我一直不知道能不能承担的责任,我付出了可怕的代价。而在他面前,我不用当那样的人。他爱的是我而已。

在他背叛我之前。他毁了我的感情,让我在只有16岁的时候就被抛弃,心痛欲裂。

只过了2年…当我醒来时发现他已经不见,带走了圣骑士团神圣的武器,封炎剑,Fuenken.他偷走了和我的剑匹配的武器,放弃了他短暂的骑士生涯,永远离开了圣骑士团。永远离开了我。

我伤心得不能言语。

…拿着他丢在你身边的十字架,你开始流泪…

那是,除了我掩藏的感情,整个圣骑士团都因为他的背叛而骚乱——尤其愤怒他偷走了我们珍贵的武器。很多士兵已经对他有了偏见,现在更是要让他得到惩罚。但我没有同意。人类就要开始和Gear首领的最后一战。这是个方便的借口阻止他们搜寻Sol。我向他们承诺战争一结束我就会找到他,惩罚他。大家接受了,他们知道我们的对立,都很高兴我要去打败他。

他们错了,他们知道我们的对立,却不知道我们也相爱。

这就是我想让他们相信的。

我想让他们相信我恨他,我想让他们相信我渴望打败他。

一次又一次子后,我也开始这样相信。

多扭曲的想法,你相信了自己的谎言。

我别无选择。

…像以前一样藏起你真正的感情,可悲。

幸运的是,圣战让我不再想他,就算是暂时的。数以千计的士兵需要我的指挥,我不能在战斗中依赖他。在最后的战斗中他没有用处。他在或不在都没有什么不同。封印Justice时我心无旁骛,没有想起他。

那晚他看你的眼神…就像你是世上唯一值得关心的人…

但我发誓要忘了,忘了一切。我不再记得这些。他不再是——

——你爱的人。

不,不会再是了。

我早已决定。我的目标是打败他,这是让那些感情断绝的唯一办法。否认没有作用。我要站在他面前,举起剑,看到他倒在我脚下,接受上帝神圣的审判。不光是因为他让圣骑士团蒙羞,我要让他和其他人都知道,他也会感到他抛弃我和我们共享过的一切时我感受的痛苦。

我们拥有过什么。

也许是谎言。但这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比承认自己的感情好过。

我不想承认,不再想承认。什么都没发生过。没有。我对他没有感觉,现在也没有——除了一如既往的挫败和厌恶。我对那个野蛮人没有其他感觉,我们只是对手。

…是吗?

是的,我确定。这就是我真正的感觉。

不。

没错,就是这样。

不,不是。你知道它们不是你真正的感觉。你在说谎,Ky Kiske.你对自己说谎,对朋友说谎,对上帝说谎,你躲到自己安全的小空间里,拒绝面对过去——

不!我不是——

你不能接受你极力否认的东西?你不能接受你真的爱他?

他背叛了我,我们之间没什么了。

除了你的感情。

我真正的感觉是…

…太晚了。

求求你,神啊…原谅我。

因为我知道我永远不能原谅自己。
[PR]
by rayor | 2006-08-20 11:49 | GG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