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solxky 我的奋斗

我叫Ky Kiske,前圣骑士团团长,现在是闲暇时分追求大自然拥抱的警察。就是说我有时当当农民,那是为了等一个人。

我能优雅地使用法语和英语,认识了Jam之后甚至学会了中文。人人都以为我出身高贵,受过良好的教育。其实我家在阿尔卑斯山脚下种马铃薯为生。




曾经一个矮个子伟人说过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我们却抛弃了科学,世界看上去也不想与时俱进,于是名为Gear报应持续了100好几十年。这使我年少失怙。妈妈说爸爸为了保护我们和一只Gear奋战到死,他的血渗到土地里,染红了马铃薯,他是我们的骄傲。我已经不太记得,只记得那年的马铃薯长得特别好。于是我怀疑母亲把父亲直接埋在了地里,毕竟我们贫穷而且缺乏物资。于是我对母上敬畏非常,不敢有丝毫顶撞,语气毕恭毕敬。后来她在深夜暗自神伤“我们家人人朴实,怎么现在出了这么个假模假样的家伙,莫非这孩子脑子进水了?”

虽然那时我没听过什么叫马屁拍在马腿上,但吐血的心情是一样的。于是我决定慢慢改掉这种臭屁的说话习惯。可是第二天Gear就将她烧成灰烬。那也是我第一次看到传说中的圣骑士团。在那之前我抱着老子死了也要咬你一块肉的决心把锄头深深扎进它的前肢,速度连自己都难以相信。眼看爪子就要拍到头上,我含笑回头对妈妈的骨灰默念“娘,儿(就当作)给你报仇了,我这就随你去!”此时穿着拉风的战士们从天而降,乒乒砰砰把Gear砍成碎片。于是我失去了成为英雄孝子好少年被人追念的机会。

他们的首领是个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的老头子。他摸着我的头啧啧称赞“小伙子不错,小伙子有前途。”按照一般的剧情发展他们应该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收留我,某个高手越看我是越喜欢,于是倾囊相授,10年之后我成为一代英杰。可是我终于涎着脸问能不能给我一口饭吃的时候老头子很为难地说最近口粮不足,但是他们欢迎我以后来骑士团发展K垢艘徽琶?浚舛髂艹月穑浚?br />
我只好还是靠着门前那片微薄的土豆田生活。一板一眼的说话习惯也没改掉,有礼貌比较讨人喜欢,这样能多从邻居手里骗点肉吃。10岁那年村里盛传山上出现雪人。有人在雪地上看到奇怪的脚印,山腰的树林里不时会有大型动物流窜的痕迹,当然,更重要的是大家的家畜开始丢失。登时所有人摩拳擦掌,那东西抓到了还可以展览,我们村脱贫致富指日可待。我看到大家的眼里如是说。热血青中老年们血脉噴张时只有一个老太太保持冷静的判断“看它那在树上跳的样子,就是大猴子吧.......”

可惜她没有猜对,一周后从山上回来的捕捉队员们都被烧伤,有人眉毛头发一并奉献给致富的理想。可是没人看清那到底是什么,但是,雪人和猴子应该是不会喷火的........

自从被Gear袭击后我就不能安睡,某个辗转难眠的夜里屋外响起可疑的声音,月光下有个身影蹲在田地,三分像人七分像猴,呼哧呼哧地刨着土豆。直觉告诉我这就是流窜数月的偷鸡雪人。我操起棍子毫不客气地冲过去,扑在一片滚烫的黑灰上,棍子从泥地上弹起来打中我的脸。一时灰烬与泥土一色,鼻血共眼泪齐飞,靠这厮在我的田里直接烤土豆。

他从后面拎小鸡似的把我拎起来,对我竖起大拇指“小伙子不错,小伙子有前途。”这话好像在哪儿听过?不过鉴于他嘴角上还没擦干净的土豆皮我认为这话不值得相信。他自称Sol,并反复声明自己不是雪人或猴子更不是马。“小鬼,头发像马鬃就是马?!你听过人不可貌相么?”“别叫我小鬼!而且从你的外表的确看不出你的实质是头猪!”我没有料到这会成为今后数十年间我们的对话模式,也没想到其实他比我想象的能吃10倍。而我始终还是觉得他是某种大型动物,街上路过长毛犬的时候我会高兴地对他说“看你亲戚!”

他是什么其实我没有兴趣,只要立刻付土豆钱就行。但他无耻地表示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于是在冰冷月光的映衬下我露出了这辈子最狰狞的笑容。他握住我的肩慷慨激昂,小鬼你有这种表情说明你内心是鬼畜的,你可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只要你跟我混有了实力。半小时里他说尽了所有人贩子的常用说辞,最后豪气地总结“跟着我,有肉吃!”我藐视地打量他一眼“我出钱吗?”不过毕竟年少气盛,我还是被打动了,而且妈妈在世的时候也常常鼓励我以后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这片地以后恐怕养不活两个人啊。”

从此我跟着他满世界乱跑。上至连环杀手下至尾行大叔,只要跟“变态”二字沾边我就会被撺掇去当诱饵,美其名曰加强练习。如果是和平时期我可以想象自己在各大媒体上声俱泪下地控诉这个野蛮人虐待儿童。

有人说你想离开一个人的时候就列出清单,一边写他的好一边写他的坏,看看如何取舍。他是个野蛮人,他对着我抽烟,有肉他就和我抢肉没肉就和我抢红薯,他从不换一套衣服,他对我进行非人道的压榨,他根本不知道礼貌,他把所有收入都装进自己口袋里,XXXXXX,OOOOOO.真是字字血泪。好处下面只有一条,根据所有编剧的思路,这一条应该催人泪下抵消对方种种劣迹,让我眼中闪烁着星光对他说亲爱的我跟你一生一世。

他能对付Gear,我不能。

无错,现在是战争年代,每天看着Gear脚下的残尸和他脚下Gear的残尸………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我还是要感谢他的。至少每次他都会义无反顾地挡住我不让Gear碰我一根手指;至少露宿的时候他愿意自己睡在风口让我睡在里面。虽然他都是夏天才干这种事情,但寄人篱下要学会自我安慰。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我突然发现自己也有了比他差很多但至少可以对付大多Gear的实力。而多年前那个欢迎我去骑士团发展的老头如命运般的出现在我眼前,我激动地问你们现在口粮够吗?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显然已经忘了我。我说你还给了我一张名片呀。他不好意思地摸摸胡子,哎呀小伙子我的名片对面那个卖冰棍的大娘也有,你是……?

很快我的剑术就让他决定破格录用我当骑士团的团长,为了表示诚意甚至把镇团之宝封雷剑也给了我。我荣幸得无以复加,但后来知道了为什么这是镇团之宝从不启用——“充电电压110伏。”骑士团的插座都是220伏……………

骑士团的人完全是Sol的对立面。连我都觉得死板无聊的家伙们。然我是个俗人,无法抵挡人人以尊敬的眼光看着自己,让自己成为中心的那种感觉。所以说多少农民起义都没有成功,底层人民无法抵挡翻身当主人的虚荣啊。现在我肩头任务沉重。没人跟我吵架,没人可以让我依靠而不是让我成为别人的依靠,没人跟我抢食物(这个好!)。除了吃饭的时候我还是挺想念他。不知他现在好不好,不知他有没有想我。

很快我就不再担心这个,不到一年,新成员加入的仪式上我就看到他终于周吴郑王地换了一套衣服。他看到我似乎很高兴,不顾规矩径直走上前来,点起一根烟,嘴角恶劣地上扬。于是这就是无数同人里提到的我们的初遇:他必定含着烟对我不屑一顾,我必定内心暴跳如雷表面强装镇定,然后展开我们不可解的孽缘。其实很明显他只是在一堆死板老顽固里看到熟人很高兴罢了,如果不是我先开口他大概还要说“哟嗬,混得不错嘛小凯子,有没有给兄弟留个位置?”

我冷冰冰地对他说“Sol Badguy先生,请不要逾矩。”一瞬间里他愣了一下,又嗤笑着径直出了大门。我承认自己不想让别人知道我认识这个野蛮人。他大概以为自己唯一的熟人也变成了老顽固有点伤心,我突然很内疚。当然听说他是去厨房问火锅煮好没有之后我完全没有了负疚。

Sol时常来找我打架,大家一致认为我们关系恶劣到了极点。其实他是没有其他朋友只能和我打架度日,我想同情他一番,不过还没开口就发现自己好像也一样,五十步笑百步。他帮我调整了封雷剑之后我对他刮目相看,如果不是他天天和我商量圣战结束之后怎么私下拍卖骑士团资产的话我一定会对他心生敬意。

骑士团根本没什么能私下拍卖的资产嘛,不然我还会等到今天吗?这个蠢货………

其实总的来说我还是个为人民谋福利的好团长。偷偷卖掉的一点东西都给换成了口粮分给大家,人是铁饭是钢,我没兴趣领导一群只有信念没有力气的正义之师。作为人民的公仆,一般都是首先苦自己的家人,于是Sol常常被我克扣工资。长此以往,兽性大发。他看我的眼神越来越炽烈,几乎喷出火来。我只好时时躲着他,然人算不如天算,我还是很自然(哪里自然)地在一个偏僻的角落被他截住,他一把将我按在墙上。这时候的惯常台词是“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躲着我你说啊你说啊!”不过他已经没有煽情的力气,直接而坦白的欲望汹涌袭来。

“混账!你到底什么时候给我钱?!老子三天饿着肚子战斗了,再不给老子钱老子烤人肉呀口胡!”

饥饿和怨愤劈头盖脸砸下,我欣喜地拥抱他。

“你明白了?你终于明白我当年的感受了Sol!”

我们熬过了鲜血,熬过了烽烟,熬过了死亡,我们终于要面对沉溺杀戮却给自己冠以Justice之名的怪物。所有人都一脸视死如归。“Kiske我们相信你!”“Kiske人类的命运在你手里!”“Kiske我们等着你回来!”那你们呢?!我就这样看着他们渐行渐远,直到变成天边的黑点。这真的是平时那帮正义之师么,嗯?

Sol,到最后只有你还在我身边。

“小鬼我不走就是了,我骨头都要被你捏碎了喂!”

Gear的首领并非浪得虚名,我被抛到高空又重重落下,肋骨钝痛。我想这次大概要去和上帝喝茶了,然后砸在某个温暖的东西上。“Sol,你……”他居然过来接我,感动如潮水般涌来。

“靠啊,跑着跑着也能被砸到,小鬼我上辈子欠你的是吧………”
“…………”

烈焰乱舞,轰隆声中我们看到高大的装甲身影升起,Justice凛然的气质宛如神祇。

“我作为工具而生……”
“作为屠杀者而奔走……”
“这是只会吞噬人类的愤怒....”
“告诉that man…与其要我做他的狗……倒不如在这里死了来的……”
“光荣!荣荣荣荣………”

我怔怔地盯着这震撼天地的一幕,不能动弹。Sol捏住我的下巴硬生生把我的脑袋扭到另外一边,“那边有个哈哈镜,看这边…………”

Justice还是原来那般大小,正恼火地拍打着一个音响。身边是OX特技公司的焰火。

“喂大婶,你欺骗我们感情啊?”
“That Man才欺骗了我的感情啊!他承诺给我终身免费维修,提供50年高级机油,随时表面抛光。一年不到他就宣布破产一走了之了!”

Sol干咳一声“他拿了我的论文扣了我的补贴我理解你的心情啊。”

我举剑冲刺“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啊野蛮人!”

战斗过程略,请随便找一段战友们爱心希望友谊的大决战带入。

“于是我们消灭了邪恶。”
“邪恶……?你竟敢说我是邪恶!?……我为了自己的生存而战,仅此而已……”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没听说啊,枉你活着么多年大婶,安心死吧!”

Sol非常反常地没再提起变卖资产的问题,甚至带酒来要求一醉方休。

“小鬼,庆祝你现在长大啦。”
“那就别再叫我小鬼。”

胜利让我放松了警惕,真的喝得烂醉,第二天部下丢了魂似地跑来。

“Ky大人!Sol偷了封炎剑跑了!”
我早就说过了,就算炉子有点堵总是打不燃火也不能把封炎剑放在厨房,容易掉………

“啊,大人,你脸上……”
我脸上左边是乌龟右边是小鬼,专门用最不容易洗掉的笔画上。SOL!我不会放过你!

可是从那之后很久我都没有再见到他。我现在只想他回来。

我在院子里种了红薯和土豆,也许有一天晚上会在地里发现那个三分像人七分像猴的背影。

天空中滚过惊雷,一个声音对我说“小伙子,时代不同了,还是试试红烧肉吧!”
[PR]
by rayor | 2006-08-20 11:52 | GG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