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视线






Sol走出警察局,整个上午都让他芒刺在背的目光立刻又穿过层层人流劈过来。他稍稍环视四周,没有某个金发小鬼的影子。



还没甩掉,啧,伟大的骑士团团长什么时候也成跟踪狂了?



他破天荒地找个路边咖啡店坐下来,等着那个小鬼现身或者离开。漫长的几个小时里那让人浑身不舒服的目光不屈不挠地扎在他背上,他烦躁地看看时间,下午连一半都还没过去。



那家伙多大了,22?23?离开圣骑士团的日子过得模模糊糊,从来没什么心思计算年月日。当然在圣骑士团里也一样,只是那时有个踌躇满志的小朋友不断强调我们又活过了多久我们一定还能坚持到什么什么时候。现在他不是小朋友了,不知那张孩子气的脸有没有一点变化。



“结果还是个小鬼…玩小孩子的把戏。”Sol在烟灰缸里按灭香烟,狠狠地想象那是个茶杯,啊,最好就是团长办公室桌子上的那个。他不止一次地嘲笑过Ky收集茶杯的娘娘腔兴趣,虽然他知道也许那小鬼并不是真的很喜欢茶杯——在血肉里翻滚的日子总得有什么缓解压力的寄托,信仰的力量似乎还不够强大,而Ky也没有朋友,一个也没有。于是他悄悄对着茶杯出神,就像小孩子独自摆弄心爱的玩具。那时他的眼神会稍微柔和下来,混着莫名的悲伤。那样的眼神有时也会落在遍地尸体或者Sol身上,当Sol忍不住不自在回头要嘲笑两句的时候,他会立刻把脸转开。就像现在一样。



可是现在根本不知道那小鬼到底缩在哪个猥琐的角落。Sol从胡思乱想里回神时发现让人心烦的目光终于消失了。他欣慰地叹口气,开始向旅馆走去。



摆脱那小鬼让他的心情完全放松下来,推开房间门的那一瞬间他才为自己的松懈感到深深的懊悔。早该知道这家伙不是这么好甩掉的…….



Ky坐在床边,穿着普通的衬衫,如果不是手里抱着封雷,他看上去就只是个街上到处都有的年轻人。过长的金色刘海搭下来遮住了他的眼睛,但不妨碍某种冰冷的气息在再次扑面而来。Sol猛然有了转身就走的冲动。切,被一个小鬼吓跑实在是太差劲了。他在口袋里胡乱地摸起香烟,然后沮丧地想起下午抽完了所有的烟。



“干得不错小鬼,假公济私查我的住址么?”



Ky握在封雷上的手指发出轻微的咯咯声,甚至有点颤抖。Sol抓紧封炎不知是不是该立刻拉开架势接下一击。Ky却突然松开手,封雷当地倒在地上,他转过脸,眉头紧蹙。那是Sol无比熟悉但分辨不出的表情。



对着众多骑士演讲完毕的时候;战场上人类和Gear的尸体混杂,只剩下他们两人的时候;趴在桌子上盯着茶杯的时候;自以为很隐蔽地盯着自己的时候;那个小鬼的脸上都会隐隐露出这样的表情。在自己离开前的几天里他甚至肆无忌惮地在不远的地方这样看着自己,却从来不说话。各种回忆散开后Sol以为自己已经分神很久。



其实只有几秒,但足够让Ky冲过来紧紧抱住他。记忆中比自己矮一头不止的孩子已经和自己差不多高了。低头已经看不到对方金色的发旋。Ky似乎用上了全身的力气,他听见自己的肋骨咔咔作响,背部的手指几乎要嵌进肉里。只有右手没有被这个冲动的拥抱禁锢。他抬起这只手缓缓接近那头轻轻抖动的金色头发。在半空犹豫良久,最后他还是把手收回口袋假装寻找并不存在的香烟盒,尽管他知道Ky看不见自己的动作。



长久的沉默,Sol绷紧身子期待向来聒噪的小鬼率先开口打破僵局。Ky只是像突然拥抱他一样突然放开了手臂,低头走向封雷。他看着Ky默默捡起封雷一言不发地离开,没有好久不见没有你这混账没有对不起,甚至再也没有抬起头,就像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脸。



无法理解地情况那,Sol愣愣地看着空气。直到房间暗下来他才回过神似的走进洗手间。从水池抬起头时镜子里映出他的脸,他看着,看到和Ky一样的神色。



现在他终于想起那叫孤独。
[PR]
by rayor | 2006-11-17 19:10 | GG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