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ws剧场

一天,皮凯丘饿了,他一蹦一跳地去菜园子里找吃的。太阳公公照在红艳艳的辣椒上,闪闪发光。皮凯丘快乐地跑过去,他抓起一只辣椒微笑着轻轻抚摸光滑的红色外皮。猛然间,皮凯丘的爪子划破了饱满的果肉,一点点红色的汁水沾在他的指甲上。他幸福地笑着慢慢舔去它们,又不急不缓地挖出种子送进嘴里咀嚼。微弱的嘎吱声停止时,整个果实也消失在皮凯丘的口腔里。

他笑眯眯地转过身攥住一只已经出现囧脸的辣椒,更加温柔的抚摸起来。

“索辣,你要去哪里呢。”
“大人,我哪里也不去..............”
“可是我还是很担心那。”

然后皮凯丘和一只辣椒的标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1.为了想看地瓜攻的I大叔………………

夕阳在Ky Kiske家的地瓜田里照出一片昏暗的薯光。这些在光明和黑暗的夹缝中生长的植物似乎在低笑。

无数扭曲淫笑的地瓜纷纷涌上地表,密密围住Ky。

Duel One
Final!
Heaven or Hell
Let's Rock!

连击
必杀
觉醒必杀

Destroy!
You Lose!

Ky Kiske失败了,他被推到了,他被SM了,他被地瓜藤触手了!

结局一:
地瓜们系好地瓜皮狂笑着回到土里。
金发的青年无神地望着黑蒙蒙的天空。
“为什么...........为什么别人被触手都是花藤,我是地瓜藤。”
“小伙子,你家的存款也只够买地瓜了。”

结局二:
“啊啊啊!”
“小鬼,你做噩梦了?”
“Sol!我梦见好多地瓜啊!我再也不要看到地瓜了!”
Sol无奈地藏起手中的烤地瓜。
“真是从来搞不明白这个小鬼在想什么.........”

地瓜烤裂的皮犹如一张笑脸,和梦中一般扭曲。


2.

Ky…………有人在呼唤他的名字,但他发不出声音。

睡衣的纽扣被解开,夜风凉凉地吹过皮肤,引起小小的战栗。男人的手掌来回摩挲,他焦躁地想要做出什么反应,但手指连最微小的动作也做不出。

分离………Ky你知道我们总有一天要分离………

耳边低低的声音在徘徊,热气喷到脖子上,他突然想哭泣。

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锁骨上传来尖锐的疼痛,有硬质的东西嵌入了皮肉,温暖的液体滑到胸口、床单上。血的味道开始蔓延,全身都溅出深红的水流,浸湿了被单,一缕缕滴到地板,他的意识越发模糊。

朝阳的光照进房间,血和骨头之间坐着颓然的身影,他抹下脸上干涸的血块,惨然微笑,白色的牙齿在猩红中有些可怖。

“求求你们相信我,这鸡真的不是我杀的,我醒过来就是这样了,一定是Sol干的,一定是!”

“哎哟,那个小鬼昨晚鬼压床推也不醒咬也不醒,只好杀只鸡给他驱邪了。哎哎,没有我他该怎么办啊,哈哈哈~”


3.

圣战已经过去了五年,曾被夷为平地的城市都渐渐再次亮起灯火。

现在空气里洋溢着欢乐的气氛,市中心竖起了巨大的圣诞树,圣诞老人向孩子们捧出大把糖果。

Sol坐在离市中心不远的小街上。周围很安静,除了不时欢叫着跑过的孩子,这里没有其它喧闹。一位老修女问他是不是无处可去,要不要到教堂和大家一起为新的一年祈祷,在那里所有人都是姐妹兄弟。他用难得温和的态度感谢和回绝了这位女士。

透过低矮的楼房,Sol看到市中心圣诞树上的星星。小时候自己也会缠着妈妈要摘几个。上了大学之后就再没好好过过圣诞节,之后的180年里几乎忘记了这个节日。不过人类对它感情深厚,就是断绝了几个世代也要再拾起来。毕竟大家对古老而欢乐的东西都不会拒绝。现在想起那个半夜溜出卧室偷看礼物的小男孩,仿佛根本不是自己。Sol突然有了莫名的自嘲感觉,他低声笑起来。

一团白色的东西噗地砸在他的笑脸上。

“喵~”

是一只纯白的猫,一点也不怕人,看来是家养的。

“小家伙,大家把你忘了?”

有个小鬼也被自己扔一边了,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在发脾气。

Sol轻轻捏起小猫的皮毛,对方很享受似的卧在一边,不时回头用蓝眼睛瞟瞟这个陌生人。手里柔软温暖的触感让他想起某个小鬼的头发,不过随便摸的时候可没这么温顺的待遇。

那家伙的爪子是恐龙级(……为什么我要用这个形容………)的,稍不注意会被挠死。

空中开始落下雪花,小猫立刻熟门熟路地向门洞里钻,哧溜一下没了踪影。Sol开始考虑要不要继续坐在街边,然后落雪停了下来,路灯的光投下伞的阴影。他抬头不出所料地看到一张青筋毕露的脸。

“Sol!今天你也非得在外面晃不可吗?!”
“啧,今天你就不能闭嘴吗…………”


4.

Sol对他说其实你小时候我在那个被当作孤儿院用的教堂白吃白住过,所以也照顾过你们啊。说完还庄重地微笑,仿佛很沉缅于回忆。庄重对他来说是多么不容易的词啊,这件事的真实性值得考证。

Ky毫不含糊地冲回孤儿院,理所当然地滥用了职权让所有人在外面乘凉。他在地下室疯狂地翻找,终于从地砖下面挖出了自己曾经当作宝贝似地埋在那里的小箱子。里面是个粉红色的笔记本。这...这就是传说中的日记...多少女孩子曾带着粉红色的梦想在这样的本子上写下“XX最喜欢YY了,长大了要给YY当新娘,心~”

还“心~”勒......如果我在上面写了“Ky最喜欢Sol了,长大要给Sol当新娘,心~”我就立刻一头撞死!Ky悲壮地下了决心。

他翻开本子,上面写着“Ky最喜欢Sol了,长大要娶Sol~”金发骑士满足地合上本子.

“我果然从小就胸怀大志。”



5.AC特殊开场的真相是。

“小凯子,你是个男人了嘛~”(我还以为你不会发育呢~)
“口胡,你摸哪里?!去死!”(我的部下都在门后拿着V8结果是你摸我不是我摸你你叫我情何以堪?!)


6.

在一个平静的大森林里,小动物们都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后来一只庞大的火龙闯了进来,他到处破坏植物,到处喷火烧伤善良的小动物,所以没有人愿意理他。大家看到他都远远的向他丢石子。但是他的皮很厚,最多哼哼几声便转身走开。从此他总是独自在森林里走来走去。有一天他感到自己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

“喂,踩到别人不该道歉吗?”
“切,我干嘛要道歉。”

然后电流带着满眼金星轰隆隆流过。那个毛茸茸看起来像小老鼠的东西似乎不好惹啊...这是火龙晕倒之前唯一的想法。

他醒来时看到头顶有一张温柔的笑脸,小老鼠站在他的额头上。
“嗨,我叫皮凯丘,你没事吗?”

不是你电的吗?虽然这么想,但电击之后火龙的智商下降了80%,所以他突然觉得那张脸还是很可爱。

“其实呢,因为我很小,所以大家常常踩到我。”
“那你到我肩上来吧,就没人会踩到你了。”

于是每天早晨火龙都会到皮凯丘家里把他抱到自己肩上,傍晚的时候再送他回家。后来他们觉得这样很麻烦,就干脆住到了一起。

“我以为所有人都讨厌我呢。”
“不会的,坏人做坏事也是因为寂寞吧,我陪着你你就不会寂寞了。”

大眼瞪小眼。
“小朋友,这个就是今天的故事了。”
“哥哥你讲的很无聊哦,大家都过去听那个叔叔讲故事了。”

强颜欢笑。
“那他在讲什么呢?”
“他在讲火龙怎么吃掉皮凯丘哟!超.刺.激.的!”

“Sol!今天你去睡沙发!”



7.

Sol:“其实我一直希望有一天能和Alice结婚。我们在郊外买一幢别墅,二十年之后可以付清贷款。然后生个叫Dizzy的女儿。”
Ky:“...............没看出来你还有家庭梦想啊...............”
Sol:“现在我有Dizzy了,你来当Alice吧。”
Ky:“.............我当Frederick,你当Alice如何?”
所以他们经常爆发家庭暴力。


版本一
That man: “伟大的我自己,我继承了白大褂必BT的光荣传统,Hojo,罗素,OO,XX这一刻灵魂附体!!在这一刻!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不是一个人!!”

That man: “来吧,Frederick,穿上这个猫耳,还有这个铃铛,叫我主人!”

Sol:“你脑壳坏了吗?”

That man:“..........实验失败...........毁灭实验体..............”


版本二................
That man: “不.....不可能,为什么我的女体化计划会失败?!不可能,我的计划那么完美。哦不,他在看试验计划书!天啊,最后一页是我的求婚书!他会不会觉得我的文笔不好.........不是担心这个的时候!我是怎么开头的?‘Fredy小甜心~我等这一天很久了’不不不不!他已经看到了!我要杀了他!”

Sol:“我要逃走我要逃走我要逃走我要逃走我要逃走我要逃走...............................”


8.

四周的人越来越少时Sol才发觉自己走到了机密资料存放处外面的走廊。实际上现在这里只有他一个人,他快乐地掏出烟打算趁着清静好好过过瘾。但转角那边传来了几声压抑的呻吟,是那小鬼的声音。理智告诉他应该离开,但在战场之外Sol向来视理智为路人。

转角那边是靠坐在墙上的Ky和一个已经微微谢顶的大叔。他记得那个人,召开重要会议和视察的时候总少不了这个家伙。所谓的高层人物。现在这家伙的手在Ky的腿上轻轻揉捏。每次看到Ky他都会说“你就像我的儿子一样啊。”之类的漂亮话,眼中紧跟着就会流露出中年人的卑猥。不知道那双混浊的眼睛是不是正在露出那样的神色。

光线不够明亮,但足以看到Ky发红的脸颊和尴尬的表情。Sol讪笑以下,从嘴里取下烟,“没打扰你们吧?”Ky难得没有冲过来把烟蹂躏成碎片,实际上他似乎站不起来。

沉默突然蔓延,几秒钟里烟灰落地的声音也格外清晰。有地中海趋势的大叔咳嗽一声,仿佛就要大手一挥开始演讲。“既然你来了,那就交给你们年轻人嘛。”他把放在Ky身上的手收回来,果然挥舞了一下,然后迈开从容不迫的步伐走远了。

哟,装模作样的家伙。Sol好笑地耸耸肩。他蹲下,猛地捉住Ky的小腿往外一拉。

“啊啊!”
“很痛吗小鬼?”

Ky的脸在疼痛中扭曲,嘲笑迅速爬上Sol的嘴角。

“哎哟,我真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要听一个白天腿抽筋晚上生长痛的小鬼的指挥。”
“是啊是啊,Badguy先生生下来就是一团这么高的肌肉了吧。”
“别生气嘛,刚好我有不错的钙片,一片儿顶五片儿。给你打个八折。”
“枉费你的腰带上刻了free,才八折...”

Hope=想要
Free=免费



9.

欲望是最容易发生却最不容易消除的东西。

Ky三天来第50次告诉自己不要再想了,有些东西有没有结果都是一样的。
“Sol先生……”
然后他开始诅咒自己先于大脑行动的脖子,再生硬地把它从Sol的方向扭回原来的位置。也许该下命令禁止大家在公共场所叫Sol的名字。

噢不,太愚蠢了………

欲望是最容易泄露的东西,对一个单纯的人来说尤其如此。

“最近团长看Sol的眼神不太对呢。”
“没错,很复杂。”
“祷告的时候我偷偷睁开眼睛看到团长盯着Sol看呢。”
“难道……”

有时候尽管只是一件不起眼的事情,但不做你就觉得骨鲠在喉,做了一切便豁然开朗。

Ky第55次猛然发现自己正盯着Sol的背影出神。他环顾四周,没其他人。深呼吸一下,他用最轻的动作向Sol靠过去。

“哇啊!”
“喂,快起来!”
“小鬼,突然拉我干什么?”
“团长,他…你…”

骑士们如同凭空出现一般纷纷涌向“Ky团长强行拥抱Sol”的现场。

“团长我们支持你!”
“团长你局然是攻…”
“小鬼,我不想打击你,但是…”
“够了!”

Ky用最严肃的表情拿起话筒。
“我说最后一遍,我只是想看看Sol的辫子是真的还是假的!”
“风声太大,听不见啊……”

“团长你的形象定位做得很失败呀。”by 德智体.美劳(是的,我剽窃了……)
“……”by Ky
[PR]
by rayor | 2007-01-17 19:02 | GG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