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日子就这样过去

Cloud回到第七天堂时店里一片漆黑,只有饭桌上的蜡烛在Tifa的黑发上映出小小的光圈。羞涩的金发青年立刻红了脸。

“Tifa,我……我还没吃过烛光晚餐呢。”
“Cloud,你看到了什么?”Tifa指向窗外。





金发青年的眼中有了忧郁,“地上的灯火已经掩盖了群星的光芒,人类如此傲慢地消耗生养自己的土地,总有一天,我们…… ”

“啊,Cloud,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供电局拉了我们电闸。”

忧郁顿时增加了十倍。

巨额的帐单在远方召唤你,勇敢地送货郎呀快去创造奇迹。

于是第二天曙光开始照耀之前,快递员Cloud就踏上了养家糊口的征途。身后不出所料地风声呼啸,不必回头他也知道这是Sephiroth不远几十里赶来嘲笑他。而且这个连续四年被评为米迪加(外貌)杰出青年的家伙现在必定乘着毁灭形象的翅膀飞行器。当然这也没什么大碍,所有对他心怀梦幻的男男女女最后都会痛心疾首:“当初我怎么瞎了眼?!”当初一般为2天或一周之前。不过就算常常顶着黑眼圈从机房赊账出来,Sephiroth依然认为自己出类拔萃,尤其是在文学造诣上。所以每当Cloud为了还债奔波,他一定要亲临现场为朋友吟诗一首。

“为什么你的眼中常含泪水,因为帐单对你爱得深沉。”

Cloud总压制住抽搐的嘴角一遍遍告诫自己:‘不要和一个外表23心理年龄三岁的小朋友计较。’然后他会沉着地驶进最近的树林,转弯角度极尽刁钻,直到带着满足的叹息听见后面沉闷的撞击声。

你看,生活多么匆忙,都没有时间回头欣赏米迪加大学第一帅哥和翅膀飞行器一起镶在树里再慢慢下滑的情景。

今天的第一件货是Zack给Aeris的礼物。Cloud一直认为他们的相遇是命运的安排。

那天是Zack13岁生日,他们两个半大小子带着存了几个月的零用钱扒车到米迪加。一出车站立刻被卖花的Loli围得水泄不通。

“哥哥,哥哥买朵花吧!”
“哥哥给那个金发妹妹买朵花吧!”

在钱财面前,Zack忍痛撕下风度的假皮一把拉住Cloud开始飞奔。他们立刻认识到了城里女孩的热情奔放―――Loli们紧追不舍。‘Zack你是体尖生不会有问题的。’抱着这样的想法Cloud背弃了兄弟信义转进小巷。

Zack大喘气地跑到死路之后,身后只留下了一个脚步声。他的意地回头:“Cloud…d…d…d….”

没有Cloud,只有一个同样在大喘气的卖花loli,这个扎着诡异的两股麻花辫的女孩举起手里的花,脸上露出让Zack开始发抖的笑容,“哥哥买支花吧!”

Zack的嘴张得可以塞进鸡蛋,事实上卖花的女孩正在考虑是不是该把花都塞进他的嘴里然后向路人收取参观费。当然Zack并没有发现对方邪恶的打算,现在他所有的心思都在纠缠两个问题。

“我居然甩不掉一个Loli?!”
“Cloud去哪儿了?!”

Cloud在小巷里踩到了一块石头,立刻遵从地心引力的召唤向一扇门飞扑过去。门及时地打开了,他倒进屋里。站起来的时候他看到面前有一个银发碧眼的孩子。Sephiroth,奥数竞赛时他见过这家伙,那时候最有希望夺冠的学长露出了绝望的神情。

“怎…怎么会,神罗子弟校考试英雄Sephiroth!”

关于Sephiroth的传言很多,自从他在五台杯难题怪题大赛里脱颖而出之后传言更是甚嚣尘上。其中最离奇的莫过于任何胆敢比Sephiroth考得好的人都会在梦里看到绿色小海豹用菜刀和灯笼对自己使出“考生之怨念”,这次考得越好下次栽得越凄凉。多少学子由此魂断考场。

现在Sephiroth就抱着传说的绿色小海豹,海豹手里的菜刀寒光闪闪,似乎是真的。Cloud艰难地咽口口水,考虑着自己是不是该说“大爷,我考试从来不及格,放过我吧……”

Sephiroth突然阳光灿烂地一笑,“你好啊,我们一起去玩吧。看,这是爸爸给我做的玩具。”

哪个当爹的会在儿子的玩具上放把真的菜刀?!

当爹的自黑暗中一回头,眼镜闪闪发亮。“来来,小朋友,给你吃药....不不,给你吃糖,哈哈~”

从此单纯的乡下小朋友Zack和Cloud跟米迪加的彪悍卖花女孩和科学怪人一家种下了不解之缘。

是的,不解。Cloud一半惭愧一半迷惑地反省自己居然曾经无限崇拜Sephiroth。

“Sephiroth,你好聪明!”
“Sephiroth,你爸爸好能干!”
“Sephiroth,你妈妈真漂亮!”
“Sephiroth,你有这么多漫画!”
“Sephiroth,你家钟点工都这么拉风!”

最后一句让那个总是在Sephiroth家默默做家务或者发呆的黑发男人突然转过脸深深而忧郁地看着他。Cloud打个寒战。后来他知道了那个叫Vincent的男人是Sephiroth父母的好朋友,年轻时误交损友失去一条手臂(应Hojo博士强烈要求,该损友名字被马赛克)。平时他只不过是在串门。于是Cloud去Sephiroth家的次数骤然少了一半。

“为什么Cloud不喜欢我了么,他现在不愿意来了?”

“怎么会呢?你要知道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如醴。现在你们有了分寸说明你们长大了呀。”Lucrecia温柔地抱住儿子。

“是啊Sephy,不天天在一起才能慢慢回味你们的感情,以后你们的友谊才能更加深厚。”Hojo也随声附和。

虽然Sephiroth还有诸如‘那为什么Vincent叔叔天天来’之类的疑问,但他还是认为自己得到了人生的真理,十分感动。所以他没有发现爸爸妈妈的冷汗涔涔。

难道那孩子发现我在YY他和Sephy?好敏锐的孩子!
难道那孩子发现我把卖不出去的Jenova成长快乐给他吃?好敏锐地孩子!

然而真相总是单纯的。
“你怎么不去Sephy家玩了?”
“以后会变成他们家钟点工!”

回忆到此结束,Cloud遗憾地发现Sephiroth今天居然没有撞到树上,他终于从跌倒过60次的地方站起来了,恭喜他。朝阳已经升起,Cloud知道Sephiroth现在会立刻赶到尼渤海姆和隐居在那里的Vincnet聊天。虽然他的注意力一般都是集中在Vincnet 脸和身体任何其它部位上,脑子里打的主意是怎么说服Vincnet一起乘翅膀飞行器兜风,但还是能对Vincent提出的哲学问题对答如流。就这一点来说,Cloud认为这个银发傻瓜还是有过人之处,毕竟他的父母是神罗科学部数一数二的科学家。

说其他的父母,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疑问:为什么神罗第一美女会嫁给Hojo这种从20岁到50岁都像大叔的家伙。Lucrecia总会感叹地回答“这就是青梅竹马呀~”据说从幼儿园到大学他们都在同一个班,每次开学Lucrecia就会豪气万丈地搂住瘦小的Hojo“我罩你!”大学毕业的时候Hojo意气风发,认为自己应该大展鸿图,第一步就是告诉Lucrecia自己不用再跟在她后面。于是神罗科学部迎新宴会上,他也豪气万丈的抓住Lucrecia,然而突然集中过来的数十道视线让他舌头打结,不由自主地说出了自己最熟悉的一句话,“我罩你!”

从某些方面来说这句话很有效果,Lucrecia感动得热泪盈眶,而其他人都认为自己看到了黑道大哥在宣布“这是我的女人!”不过Vincent认为大部分人是被Lucrecia桌子上30禁的同人志冻结了欲望。总之,Hojo用今生唯一一次豪气的行动给自己判了无期徒刑。

虽然常常被人看作科学怪人,但实际上他们只是一对平凡夫妇。年轻时为了事业奋斗,在实验室主任Gast博士卷款潜逃之后有段艰辛的日子。那时Hojo不得不做一点副业维持生计,比如做小海豹玩具,可惜后来因为海豹手持危险物品而他坚决拒绝修改创意而被勒令停产。人到中年,Hojo也终于爬到了科学部部长的位置。他一生唯一的失败是研发Jenova成长快乐。

这种用从深海章鱼Jenova身上提取的精华物质制成的保健药物花去了Hojo5年时间,他甚至用私人财产进行研究,几乎倾家荡产。岂料最后踏进药监局的大厅时他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头晕目眩,他惊恐地发现自己不用字典就能精确翻译分析文献的头脑居然看不懂那种种批文,甚至最后不予通过的文件他都没研究出头绪。Lucrecia惋惜地拍拍他的肩,“亲爱的,我们是不是忘了请局长吃饭?”

Hojo沮丧地把药当成糖果送给Cloud和Zack。不久他们就惊悚地发现自己的头发日渐强硬,终于有一天藐视了重力。于是路上时常会出现“豪猪!”“钉子!”之类极具侮辱性的嘲笑。甚至有人怀着极大的好奇朝他们泼一桶水,然后四处惊叫声起“天啊,他们的头发涂了水泥吗?!”

他们悲愤地找Sephiroth算账。Sephiroth带着被打青的眼圈更加悲愤地质问父亲。
“我的蟑螂头是不是因为吃了你的药?!”
“胡…胡说!那是你妈遗传的!”

善良单纯的Sephiroth再一次轻信了大人的谎言。所以后来在美发店里发现了和Jenova成长快乐一样的药片时他终于流下了悲痛的泪水。

发现父母的欺骗是每个孩子必经的痛苦啊,Sephiroth小朋友。

这个平凡的家庭里Sephiroth唯一不明白自己的父亲是用怎样广大的心胸接受妻子对30禁同人志的喜爱。他终于鼓起勇气问起时,Hojo意味深长地扶住他的肩膀。“那些都是我画的。”那一刻,父亲本来瘦弱的形象在Sephiroth心里猛然高大了起来。

“别告诉妈妈,这是我们男人间的秘密。”
“当然,下次用Vincent叔叔当主角把。”
“我一直就是这么做的那。”

他们相视而笑。

Lucrecia在二楼看着“男人们的谈话”,她拿起咖啡递给正在联系印刷商的Tifa。
“男人啊,总以为自己什么都知道。”
“没错呢。”

她们也相视而笑。 

那天Cloud回到第七天堂的时候供电还没恢复,不过客人们似乎对烛光环境也很满意。他看到角落里坐着Sephiroth和Vincent。Vincent已经趴在桌子上,手里握着一只空了的酒杯。Sephiroth看上去什么也没点,只是不断地拍着Vincent的背。

“Tifa,那两个家伙就这么占着座位吗?”
“你以为我会做亏本生意吗?”
“哦,难道每次过去叫醒Vincent他都会付一次钱?”
“不,每次我叫Marlen过去Sephy都会给她钱让她快走开。”

突然间,Cloud觉得生活还是相当美好。
[PR]
by rayor | 2007-02-23 16:33 | FF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