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翻译] discretion

by Mina Lightstar


Ky Kiske团长和曾经的赏金猎人Sol Budguy从不正眼瞧对方,在骑士团人尽皆知。自从在Sol加入那一天,就对自己的上司嗤之以鼻。一个小鬼,他讪笑着讥讽,太年幼根本不适合在战争中当团长。Ky尽力冷静地予以回击,他声称像Sol Badguy那样的恶棍不配呆在骑士团。要不是Kliff退休前的最后一次努力,Ky恐怕永远不会把Sol当成骑士团的一员——尽管他是强大的战力。但Ky仍在思索Kliff的决定。他把骑士团的缰绳交给了Ky,但没忘了该怎么驾驭全局。如果他认为Sol应该加入,那么Sol一定有什么价值——虽然那家伙对谁都不友善。





从第一次见面起,Ky就知道他们永远都是对手。Ky毫不惊讶他们总是会冲突,他们都技艺高超但道德准则完全不同。当然,他也曾被Sol的态度吓了一跳。Sol对他说第一句话时的语气后来也从没改变,“骑士团的团长是个小鬼?”

“我向你保证,我能当上团长自有合理的理由,你不用担心。”

“啊,我不担心。”Sol随意地挥挥手,“该担心的是你。”

Ky挑起眉头“为什么?”

“因为你不要指望我会听一个小鬼的话。”

Ky认为自己处事很成熟,虽然他立刻赶走了这个刚加入的——也许很有问题的——新队员。Sol的身高、体格和年龄都比他优越,但上级就是上级。Ky不希望一个应该听从自己命令的部下忽视自己。

他成功了一半。在公共场合Sol对他不算太失礼,但那其实是他找乐子的方式而已。他总是炫耀自己打败Gear的实力。说实话,战场上Sol的力量无人匹敌——换个角度想,骑士团里有个能和Ky相当的家伙对Ky的成长很有好处。

总有一天,他能超过Sol。那时他会享受Sol发现自己大势已去不得不叫停的快乐。也许事情会变得更有趣。所以Ky不断向他挑战。但他们的战斗总是在其他骑士面前进行,气氛太过严肃。Ky不喜欢那样。

这就是为什么他在深夜才离开训练场的原因。

Ky的寝室离其他人的住处有些距离,从训练场回去得走上一会儿,特别是过了漫长的一天之后。但当了一整天的焦点,Ky还是喜欢更隐私的地方,他可以处理自己的事情。

他解开皮带,封雷熟悉的重量立刻从他身上落下来。他刚脱下外衣放好封雷,就响起了敲门声。他赤脚穿过房间,谁会在这个时候来?他犹豫片刻,开了门。是个熟人:他刚才和那家伙告别。
"You," he muttered, awed.
“是你。”Ky咕哝一声。

Sol挑挑眉头,靠到门框上“你希望是别人?”

“我不知道这种时候还会有人来。”Ky立刻反击。Sol身上有香烟的味道,Ky还没走近就皱起鼻子。他不想说什么,现在太晚了而且他没精力对抽烟问题发表长篇大论——况且Sol也不会听。Ky学到过教训。

“很无聊呢,”Sol说“可以进来吗?”

Ky警惕地打量他,看看有没有嘲讽的迹象。Sol这么晚来找他做什么?而且他们不到一个小时之前才对练过。“你想干什么?”

“问个问题。”Sol粗鲁地自己走了进来。

Ky放弃抗议,那样太幼稚了。“一个问题。”

“没错,”Sol开始环顾四周。

Ky关上门,止不住想叹气。“好吧,你想知道什么?”

Sol转过来面对他,目光不像是试探,正确地说,是…研究。“你失败的时候会很生气,或者只是你对我感到沮丧。”

Ky不太明白,“什么?”

“我是说,你是对有人能打败你生气还是因为我。”

“你…”Ky摇起头,“你真是不可理喻。”

“你是说平时,还是上次那场战斗我的战果,让我提醒你,我的表现救了整个队伍。”

“也让另一只队伍阵亡了,”Ky喃喃自语。但胜利者是他们,死亡人数也被降到了最低。下一句话时他提高声音,“你为什么从来不听我说话?”

Sol耸耸肩,“领导无能。”

Ky闭上眼睛,为什么我要通过这种试炼。

“你还没回答我。是你在骑士团里终于碰到对手了…还是我让你沮丧?”Sol突然走过来伸出手撑在门上。

Ky睁大了眼睛。在这么近的地方看来,横在他肩上的手臂相当结实。Sol有6英尺高,而Ky还在成长,Sol的身体完全盖过了他。如果有人进来,那人一定会惊讶团长居然是Ky而不是Sol.

“那就是了,嗯?”Sol的声音透着得意。Ky的沉默让他觉得自己猜对了。“你很挫败吧?”

“可以这么说,”Ky冷静地回答,“但不是你想的那样。”

“很艰辛吧,”Sol满怀同情地评论——或者说满怀虚伪的同情。“你这么大的孩子应该好好玩,但圣战把一切都毁了。”

“你想说什么?”Ky冷淡地反问。在Sol面前他的耐性从来不长久。

“说说罢了,”Sol耸耸肩,“我观察过这里的年轻人,也观察过你。你很年轻,肩负重任,就要被压垮了。”

“没人吻过你吧,小鬼?”

Ky一时间摸不着头脑——这是关心他吗?——当然这个问题更莫名其妙。“什-什么?”

“我说--”

“我听到了,”Ky立刻打断对方,口气变得严厉起来。Sol真的惹火他了,“我不明白这跟我们的谈话有什么关系。”

“那就是没有了?”Sol弯下腰,“我猜猜,也没人抚摸过你吧。”

Ky花了一会功夫才让自己不立刻发作,“你就猜吧,没有意义。”

“那就是没有。”Sol的嘴唇弯曲成既像嘲弄又像微笑的形状,他开始用手背轻轻抚摸Ky的脸颊。“从没被人吻过,没被人拥抱过,也没被人抚摸过。”

Ky承认孤单的时候,他希望有人拥抱他。但他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其它那两个…他从没想过。他想转开脑袋,躲避正在摩擦自己脸颊的手指。但Sol抓住了他的下巴。猛然间他感到头晕目眩,Sol的手指已经开始抚摸他的下唇。

“想试试吗?”

“和你?!”Ky想走开但只是让自己更紧地被压在门上。

“有那么恶心么?”Sol笑起来,“我可没看到有谁在门外想找你。是不是没人喜欢你?”

“骑士团不是用来----”然后他忘了自己想说什么,下一刻Sol的嘴覆盖了他的,唯一的声音只有“嗯…”Sol的舌头滑进他张开的嘴唇。

Ky一时动弹不得,Sol的舌头乘机进入更深的地方,带着尼古丁的味道。不该这样,但Ky提不起力气推开对方。作为初吻,这没什么神奇的感觉,只是,很有力量。Sol的力道似乎渗入了每个地方。

Ky试图推开Sol的动作毫无用处,他干脆趁Sol不备一口咬下去。不太重,但足够让Sol退开。

Ky瞪着对方,让他不爽的是,Sol还笑得出来。“你以为自己在干什么?”

Sol满不在乎地一耸肩,手握住了Ky的臀部。“如果你真的不想我就停下。”

“什么…?”Ky没再多说,意思很明显。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脸红了。“放开我。”他不能提高声音不能让Sol看出他的焦虑。只要一点害怕的意思,Sol就会得寸进尺。,

很不幸,Sol还是那么做了。恐惧涌进Ky的身体,他极力压制住立刻电一记Sol的冲动。真的要在这里开打吗?如果可能还是不要。

但他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想结束这一切。

“你到底在想什么?”Ky的指甲陷进Sol的手臂,有点(有点?)希望这样能让Sol放开自己。没那么容易:高大的骑士仍然用身体压制住Ky。

“我很沮丧。”Sol回答,Ky听得出来他在笑,“但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来这儿,说想知道为什么我看上去那么挫败,嘲笑我的领导能力,强吻我然后告诉我你很沮丧?”Ky吃了一惊,“你---你太不可理喻了!”

“你想知道为什么我从来不好好跟你打吗?”Sol凑到他耳边,“因为我们根本不是一个层次。也许等你长大了我们可以认真来一场。”

“不是一个层次?”Ky恼怒地一把推开Sol。“我们的战斗那么无聊就是因为你总是不仅全力。”说出这些很伤他的自尊“就像…就像我根本是在浪费你的时间。”

“我没尽全力你应该感到高兴。如果我打败了你其他队员回怎么想?我不在乎你的神或者信仰,小鬼。但我不想粉碎其他队员的希望。你知道他们都在仰仗你,希望你给他们带来胜利。”他再次走向Ky,但Ky瞪着他时他停下了脚步,“刚刚我就很认真。”

是啊,但根本不是一回事。“为什么?”

“也许还有什么原因让我不想打败你呢?”

“我不信。”Ky马上反驳。

Sol思索了一会儿怎么回答,最后摇摇头。“好吧,我没法让你相信。”他又朝前一步,对紧张的Ky挑起眉。“只要你真的不想,”他继续向前,“我就停下。”

从那之后的每一天,Ky都在迷惑为什么自己没有说“不。”

如果非要说个所以然(他确实逼自己这么做了。)他能给出很多理由为什么会被Sol诱惑。Sol把他当个普通人,甚至对他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Sol和他旗鼓相当,甚至比他优秀,Sol从不听他的意见和命令。Sol是…他的反面——是禁忌,还有诱惑。也许这就是原因。不管Sol那些讨厌的行为的话,他有那么一点喜欢这家伙。只有一点。但就在他思考的侍候,Sol已经抓住了他,狠狠地吻他。

Sol是个粗鲁的家伙,他的吻也一样。带着强迫和不顾一切的感觉…Ky知道Sol喜欢什么就会要什么。Sol压得他开始疼痛,他怀疑这样的力量会把门也压破。但他没想多久,Sol把他的舌头牵引自己嘴里带着他探索新的领域时,他更加恍惚。


他的后脑勺很疼,推开了Sol。Sol再俯身过来时,他转开了脑袋。

“不喜欢吗?”

他应该说不,让这件事到此结束。但他只说的出“轻一点。”

Sol笑了,“没问题。”Sol圈住他的脖子让他们的嘴再次贴在一起。

在此之前,Ky会嘲笑任何想说Sol懂得温柔的人。但他现在能感到这个吻有不同。Sol放轻了力道,动作更加小心。他的舌头不再一味支配Ky的动作,而是更有技巧地引导。Ky不由自主地抱住了Sol的脖子。

“好点了?”Sol结束掉这个吻,Ky语无伦次地说着什么的时候,Sol把他从门上拉开,拥抱他。

Sol开始解开Ky的衬衫,Ky明白了对方想干的事。但那时,心里叫嚷着停止的声音已经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渴求---Ky从没感觉到过的东西。

Ky喘息着问“为什么?”

Sol抚摸着他的脸,“你不会相信。”

不知为何,Ky也有这样的感觉。当他想继续追问时,Sol已经脱掉了他的衣服。对方的抚摸让Ky浑身无力。从没人爱抚过他,Sol粗糙的手指让他颤栗。爱抚滑过他的胸口、肩膀,从背上一路向下。

Ky从没在别人面前赤身裸体,也没看过别人的身体,特别是Sol那样的体格。他经不住盯着看,不知道为什么那些结实的肌肉如此诱人。

“喜欢你看到的?”Ky没有回答,只是看着。Sol慢慢打量起他的身体。“我也是。”

“你真的…”Ky看到全身赤裸已经坚挺起来的Sol,突然说不出话来。

“最后说不的机会。”

Ky什么也没说。Sol立刻拉过他。

Sol把他放到床上时他有些不安,感到十分无助---就像他完全被Sol控制了。Sol坐在他身上,手在他的胸口游走。褐色的手指在Ky苍白的身体上移动。

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了,Sol弯下身子含住他的乳头。Ky倒抽一口气,惊讶而快乐,手指立刻在Sol的头发里收紧,让Sol不要离开,再把他引到另外一边去。Sol在他敏感带转动的舌头占据了他所有的注意力,他没有注意到注意到对方四处游走的手。

Sol被剑磨出茧子的手划过Ky的欲望,让男孩猛地叫喊出声。Sol满意地摩擦了那里一会儿,然后直起腰注视Ky颤抖的身体。

Ky不知道如此兴奋而眩晕的自己是什么样子。“Sol…?”

“转过去。”命令的口吻。

Ky照做了,趴在床上。他努力让自己在Sol润滑和进入他的时候不要退缩,不要想是Sol第一个上了自己。

Sol进入他时,他立刻无法思考。


***

后来Sol Badguy 和 Ky Kiske一点没变。他们是对手,从不正眼瞧对方。什么都没改变,什么也没有。

所以,Sol带着封炎离开骑士团时,也没人怀疑Ky高涨的怒气。
[PR]
by rayor | 2007-02-23 16:37 | GG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