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翻译] Insanity

by Eike

Ky Kiske是个享有盛誉的人。人人都爱他,人民尊敬他,女人们渴望他(还有一些男人),只有被称为Gear的可耻造物才恨他。Ky Kiske已经有了他一生中所能期盼的所有东西。

Ky Kiske疯了。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他的所作所为。泼洒在战场上的血液,突如其来的对血腥的渴望,鲜血让他感到兴奋。他沉溺其中。他不能再像人类那样战斗,不再是曾经自称那样是个上帝的战士。现在,他是个恶魔,是个可怕的卑劣之物,不比他杀掉的敌人高尚。只要战场上还有活物,只要敌人还有一滴血液没流干,只要他还没浑身浴血,只要他还没尝到血的味道,只要视野还不是一片鲜红,他绝不罢手。

这就是疯狂。

这些日子他总是思路混乱。什么时候开始的?从什么时候起他的战斗变得如此暴虐?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喜欢这场战争?从什么时候起大家都离开了他?从什么时候他变得什么都不在乎?从什么时候起他再也没好好思考过?

他是在什么时候开始疯狂?


他的理性无法运作。他记不起自己能不能用别的方式思考,记不起自己是不是曾经不会像这样如此激烈地去恨去爱。他记不起一切重要的东西。

他真的疯了吗?

他几乎要把自己和……和Sol Badguy比较。没错。他用和Sol一样的激情战斗,但他是人类。没人怀疑他的种族…或者他们已经开始怀疑。大家在背后会怎么说自己?有什么流言没被散布?谁散布了它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如果他知道答案,也许就不会那么疯狂?

也许是因为那个声音,那个总在脑海里低吟的恶魔般的该死声音。它会在他需要的时候抚慰他,会在他需要的时候重击他,它恨他,它爱他。它做了所有他想做却没有机会做的事。它除了血腥的牺牲还想要什么回报?

只有疯子才能听到那个声音吗?

但如此渺小的祭品就能得到这么大的回报?谁都不该错过,但谁都没有发现,谁都没有在意,谁都没说出,谁都不敢再看着他。没人真的关心他到能够发现,能够说出,能够再看向他。

上帝啊,他真的疯了。

他的记忆子隐瞒什么。那个低吟的声音,那些诱惑,精神的屏障让他看不到重要的东西。他挣扎着控制自己,他想抓住能拯救自己的一线希望,如果他还有力量。他当然还有力量,他是Ky Kiske,是骑士团的团长。他能像杀死现实里的魔鬼一样战胜精神里的怪物。他听到了那个声音,折磨他的敌人----它们根本不是人----也不能说明他变得脆弱变得无能,也不能表示他可以输。

也许,只是也许,他没有疯。

记忆的碎片会帮助他,不是吗?他会和心里那声音战斗,抓紧一切他能抓到的。痛苦,痛苦,都是痛苦,上帝啊,他怎么能像那样杀戮,他真的发狂了吗?不,那不是他。有人侵占了他的身体,他的声音,他的剑术,有人为了病态嗜虐的快感在扭曲一切。他停止了幻想---或者错觉?----开始更深地探索自己的精神。

他没有疯,以点也没有。

他没有,因为他发现了那一闪而过的记忆,那是他渴望已久的东西。某个人的赞赏。他想要证明那个人在意他。一点小小的刺激斗让他想要杀戮,也许他已经做了,但现在不是时候,现在他想起了重要的东西。

他真的没有疯。

疯子不会记得擦肩而过的触感,不会记得喷到脸上的烟雾,也不会记得像“你疯了吗,小鬼?”这样简单的句子。这就是他疯狂的源头。

哈,这就是证据,他还没疯。

所以,他只要继续抗争下去。他不会有事,如果他发了疯,所有人都会死。

但是他心中某个部分并不在乎。

那个部分对他微笑,安慰他,鼓舞他。微笑里充满血腥,像恶魔般的咧嘴,它为了自己的满足许下无限承诺。

你是个彻彻底底的疯子

那个部分毫不在乎,它和Gear们一同死亡,死于一个无情的杀手,一个没有东西可以失去也没有东西可以得到的人。一个唯一的乐趣就是从心中毁灭自己的人。

Ky Kiske疯了。
[PR]
by rayor | 2007-02-23 16:39 | GG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