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翻译] Pale moon of January

by auphanim

Searching for eternity, you are a frivolous dreamer.
Clinging to unreliable dreams, where are you going?

巴黎的居民们在夜色中匆匆行走,都想早些到家。那年的冬天尤其寒冷和漫长。呼吸出口即成白雾,冻僵的脚跟敲在路上。路上行人来来往往,他们停在店铺里采购或者和朋友们打着招呼。





Sol Badguy从屋顶上看着下面的街道,他的气息也和人类一样变成白雾。但他没穿太多衣服。天气冷得让人恼火,但他还是在刺骨寒风中光着胳膊。他的头发还是刺刺地立着,也还绑着同样的头带,还有和以前一样的马尾在风中摇动。

观察人类不是很有趣,但也没什么其它事好干。他看到一个女人抱着面包和朋友快乐地聊天。赏金猎人皱起眉头,突然希望用冷水浇这两个家伙,他想看只有法国人才能露出的怒容。想起自己曾经总是惹怒某个法国人,就是想看看那小鬼眼里的憎恶和愤怒,他不禁笑出声。

从回忆里回过神来,他继续看着下面的世界。人海中的某个身影让他突然瞪大眼。一个青年正缓缓走过人群,他小心地绕过身边的人,似乎要去什么地方。Sol挑起眉头,猜想在这个时候他还会去什么地方。

Sol松松肩,从屋顶上开始跟踪,眼睛片刻不离对方。青年突然有了点麻烦,忙不迭地道着歉,Sol微笑起来,自己离开之后,那小鬼真是一点没变。

Searching for the key to open twilight, I cry.
Unable to reach the moon's shadow, where am I going?

金发青年拍掉刚才身上沾上的灰尘。他看着撞上自己的人离开,那人什么也没说就走。他微微皱起眉头,但会快平复下来。

Ky Kiske走向教堂,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想去,但感到自己必须去。巨大的黑色斗篷盖住他的身体,为他挡住寒冷,也藏起圣骑士团的制服。封雷头一次没有挂在他的腰带上,而是被放在床边,靠在床头柜上。

大风刮过城市的时候,他轻轻颤抖一下,拉紧斗篷免得脸被冻麻。不过他还是继续前进,就算不知道为什么也一定要去教堂。“不远了,”他想,对温暖圣堂的期待让微笑滑上他的嘴唇。

当他到达,他打量起守卫上帝领土的木制大门,然后放慢脚步,停在门口。他缓缓举手推开大门,立刻闪身进入。

一进教堂他就脱下了斗篷,把它搭在右手上走向圣堂。这里没有其他人。他坐在长凳上,把斗篷放在一边。

叹息一声,他倒在椅背上,闭上眼睛开始漫无目的地思索。他想到了很多事,但多数都只是一闪而过。比如在IPF总部发生了什么,早餐的菜色是什么之类。最后他的思绪停在一件事上,让他痛苦的事。Sol.

他张开眼,发现视线被泪水模糊。他盯着地面,让泪水落下,在地上砸出细小的水斑。Sol那个混蛋,在骑士团最需要他的时候离开了,在Ky最需要他的时候离开了。

Even though secrets are lost in our eyes,
We will never unfasten our arms from each other.


赏金猎人进来时迅速而全无声息,Ky没有听见他。他着看着Ky时扬起一丝笑意,这个小鬼让他曾经熄灭的激情蠢蠢欲动。他以为自己已经完全抛弃了那些感觉。

Sol坐在能看到Ky的位置。满足地看着对方苦苦思索,一字很舒服,他很高兴那上面加了垫子。一切都平静和谐,直到他发现对方开始啜泣。那小鬼的泪水软化了他平日冷漠的面具。

他立刻站起来,悄无声息地走向Ky,对方精力太过集中没有发现他。他潜到Ky的身边,搂住金发的青年。

“Sol…?”Ky的声音被Sol的吻压制回去。他支吾着看一声,无力地想推开Sol,但很快就放弃,张开嘴接受这个吻。

Ky躺在长凳上,Sol压在他的上方,跨坐在他身上。Ky一手抓住Sol的头发,把他拉向自己,另一只手按在Sol的脊骨上。Sol的右臂圈住Ky的腰,手掌轻轻抚摸他的背脊,左手在Ky的身体上爱抚。

Pale moon of January, hide the colors of the sunrise.
The gentle dawn of a night that should not end.


稍稍变换位置解放了双手,Sol把手伸进Ky的衬衫。Ky把手举过头顶让Sol褪下自己的衣服,Sol也很快脱下了自己的背心。

第一个吻之后Sol没有继续,他用沿着脖子和胸膛的细碎亲吻和啃咬来代替。他对Ky的腰带皱皱眉头,一把把这碍事的东西扯了下来。

“Ky?”Sol笑着看Ky的脸变得通红,“别担心。这样不是更轻松吗?”

Ky没回应Sol的戏弄,他很快解开了对方腿上和腰上的所有皮带。相当沮丧地,他和那些讨厌的黑色玩意纠缠,Sol没有帮忙的意思,只顾狠狠按住他的脖子吮吸啃咬,让他不断呻吟颤抖。终于解开所有扣褡的时候,他长舒一口气,扯下Sol的裤子。

“伪君子。”Sol的评价换来脖子上的一记狠掐。

Because of love's heaviness, painfully close,
The heart no longer mine cried for freedom.


月光透过高处的窗户照在他们身上。教堂里在上演亵渎的行径。蜡烛渐渐黯淡,月光成了唯一明亮的光源,在他们身下照出神秘的光。

喘息和呻吟在空旷的房间里响起,视线所及一片迷幻。唇舌纠缠,手指在头发里扭曲,牙齿嵌进皮肉,指甲和欲望的呻吟一起刺进皮肤。他们的身体如多年之前那样融合,渴求曾经的感觉和狂喜。他们得到了,甚至更多。

年轻的骑士在乞求,乞求更快更多。他的爱人带着残酷的微笑一一满足。每一次冲击他都叫喊着对方的名字。夜还很长,还有很多事可以做,更多的爱抚,更多的性,更多的爱。Sol盯着Ky的面庞在他体内冲撞。他们都为了愉悦而呻吟。

When shining things existed only in dark places,
I gazed out the small window into the distance.

就像所有事情一样,他们的欢悦也有尽头。Sol躺在长凳上,Ky在他身上,头枕在他的胸口。Ky的斗篷盖住了他们,就像一张毯子。Sol抱着他,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背部。Ky懒散地摆弄着Sol的头发。

“真不敢相信我们这么做了。”

“我相信,刚才你--”

“够了!我知道我们了什么,但我无法相信我们在教堂里做爱!这是上帝的屋子。”

“他有很多屋子,少一个又怎么样?”Sol对上帝毫不在意。

“闭嘴,下流的傻瓜。”Ky的声音有些可爱,Sol抬头微笑着看他,金发青年也露出了微笑,凑过去吻住Sol。“我很想你,”分开时Ky把脑袋放回Sol的胸口。

“我也是,”声音很轻,但Ky还是没有错过。他叹息一声,保住Sol,脸在对方的胸口磨蹭。Sol抱紧他,让他们靠得更紧。

他们很快在月光里陷入睡眠。

Pale moon of January, sinking into infinity,
The gentle dawn of a love that should not end
Pale moon of January, hide the colors of the sunrise.
The gentle dawn of a night that should not end.
[PR]
by rayor | 2007-02-23 16:41 | GG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