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If I Love You

连题目都如此狗血...........



Sol十岁的时候走过邻居的花园,有个金发的小东西向他晃过来。他急着去打篮球,于是径直越过了那个步履蹒跚的小生物。前一天妈妈告诉他有新的邻居搬来,他想大概这就是他们的儿子。

在他的记忆中那是Ky唯一一次带着单纯欣喜的笑容向他张开双臂。作为一个被定位成喜欢戏弄小鬼的主角,他在公共课上总会装作不经意地问起是不是有哲学系的同学选修,然后继续装作不经意地说起他和他们的同学Ky Kiske是老相识。当然这段回忆从他嘴里说出时通常变成了“我和那个小鬼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他是个肉球。”或者“哦,那时候他还在流口水,他妈妈给他别了块手帕在衣服上随时擦擦。”

Ky不时会被同学抱住大腿,对方一把鼻涕一把泪。
“Ky你和Sol教授关系很好吧,快去把卷子偷出来吧!再挂下去我怎么毕业?!”
“你不能委婉一点吗?现在的大学生都是这么坦白的吗?”
“少装矜持,人人都知道你们是开裆裤之交啊!”
“你不知道我被他挂了三次吗?!”

顿时人神共愤天地色变。

哲学系学生和生物工程系教授,文科生必须选修理工课程真是令人忧伤的规定。

Sol搂住Ky的肩,另一只手忙着揉乱对方一丝不苟的头发。“哟哟,小鬼我们都是有原则的人,考试是不能放水的。”然后他勾住小鬼的脖子请他吃饭。这时他们的脸有机会几乎贴在一起,Sol喜欢看Ky意欲发作又努力克制的表情。他很想捏捏那张别扭的脸,但只能让手指在离开Ky的头发的时划过他的耳廓。那一瞬间他沉溺于自己单方面制造的暧昧。

Sol Badguy,人不如其名,经常挂人但还是因为渊博风趣很受学生欢迎的生物教授,标准大好青年。可惜这种溢美之词后面通常会接上悲哀的转折,所以他想如果我不是同性恋,那我简直是完美大好青年。他在操场边看Ky和一帮子大男孩们为棒球挥洒青春汗水。那群小鬼笑得同阳光一样热烈。他可以立刻用毫不逊色的朝气和他们打成一片,他可以比他们更热情地拥抱Ky,他将比他们任何人都接近那个金发男孩,也比任何人都远离。

Sol拾起落在场外的棒球用标准的姿势让它擦着Ky的脸颊而过,Ky示威地向他挥手,他伸开双臂耸耸肩:“抱歉,小姐!”所有人都善意地哄笑。他就这样和开裆裤之交胡闹着挥霍时光,一边用最平静的心情等待显而易见的结局。

在那之前他拖着Ky四处旅游,劝诱他见识大人的世界。Ky在酒吧被灌得七荤八素,他扶着矮自己半个头的小鬼慢慢走在夜晚的街道。在依旧喧嚣匆忙的城市里,Ky贴着他的身体,安静而温暖,他微笑着叹息。

他们的最后一次旅行结束在安大略湖边。Ky很疲劳,但黑暗中总有焦躁的暗流让他无法入睡。朦胧间他还是能感有温暖的东西轻轻从脖子滑上脸颊,反复摩擦。如果耳垂上没有突然传来潮湿的感觉,他想自己也许已经睡着。“Ky……”他似乎听到压抑的声音,脸上的手指落回脖子,片刻之后略带急躁地向下,一路抚摸到小腹。有什么轻轻挨上了自己的嘴唇,接着一切感觉如出现一般突然地消失。

Ky不知这是幻觉还是真实,他从没怀疑过自己的性向。但,如果那是Sol,如果…剩下的所有想法都化开在睡意里。

Sol记得母亲曾告诉过自己如果渴望什么东西而不能一直拥有,那就万不可贪图一时拥有。他在浴室安抚自己,不时发出低沉的喘息。他不知道Ky是否睡着,不知道Ky是否听到自己的声音。他清楚地听到自己心底卑劣地叫嚷让那小鬼听到。

第二天阳光灿烂,他们在晨光里笑得前所未有的客气,有生以来第一次有礼有节地问候对方早安。

然后结局到来,Ky在神父的祝福下交换戒指时Sol在实验室向空气举起盛满生理盐水的烧杯,最后本着不浪费材料的原则朝里面扔进了小肠样本

后来有学生抱着Sol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老师你和Ky教授不是开裆裤之交么,求求你帮我们把卷子偷出来吧。”

理科生必须选修文科课程也是令人忧伤的决定呀。

“Ky教授你这算是变相报复么?”
“你要英勇地说尽管冲着你去不要冲着你的学生去么?”

他们同声诅咒无聊的素质选修课。Ky回忆起补考的窘迫哈哈大笑,空气里绽开当年充满少年气息的笑容。Sol不着痕迹地别过脑袋,眼眶骤然刺痛。

他勇于承认这种刺痛经年不去,但让他惊喜的是有一天清晨自己豁然开朗。他跑到Ky家拍他小儿子的脑袋,小男孩拉着他的衣角要和他一起做模型。他说你看你已经和他们形同家人,有什么更能让人满足?

肚里终于能撑船的Sol教授最终成为一代德高望重的学术大师。他为另一位学术大师Ky Kiske致悼词,“他的一生为哲学界作出了巨大贡献。”念到这一句时他暗自偷笑----这家伙当年还求我放他补考呢。

退休老教授Sol家有一个隐秘而猥琐的角落。高中的艺术课上他让Ky当模特画了正面和侧面。然后在这个猥琐的角落用正面和侧面当模特,以妄想为基石画了各种纯洁和不纯洁的全身像。几十年来他从没再看过,现在他打开阁楼的门打算最后一次看看自己的杰作然后毁尸灭迹。他惊讶地发现有人整理过这些当年被自己胡乱塞进抽屉的画,似乎是按照躯干部位的暴露程度分门别类。于是他擅自想象一个金发少年帮他扫除时尴尬而笨拙地收拾柜子。

他抱着这些可以直接向淫秽书刊投稿的画像在院子里晒太阳。曾经有很多科幻的奇幻的作家提出平行宇宙,他想也许在其它空间里Sol和Ky素不相识;也许他们是战友;也许十岁的他看到一个金发小不点欢快地朝自己走来,于是他弯下腰拥抱这个傻笑的小朋友。

他会问:“我是Sol,你叫什么名字?”
而对方会用含糊的童音回答:“Ky Kiske.”
[PR]
by rayor | 2007-04-07 03:30 | GG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