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H翻译

叔叔,应你的要求......






他看着天青色的眼睛轻轻闭上,纤细的手指慢慢按在脖子苍白的皮肤上。男孩看上去摇摇欲坠,但还能勉强站着,些许厌恶的表情闪过他的面颊,Sol明白了他在想什么。也许是因为暴露在毛衣外奶油色皮肤,也许是因为男孩颤抖着渴望温暖的身体;也许是他看上去太像那个发怒时总是很可爱的金发团长;也许是因为那双刚才充满痛苦和恐惧的蓝色眼睛。或者只是等了太久。



他拉起对方还在搓揉花瓣的手按在自己脸上,用力扯过男孩压上自己的嘴唇。唇齿间还有刚才蘑菇汤的香味和纯真的气息,男孩的味道和他记忆中已经过世的骑士一模一样:蜂蜜和香草的味道。Ky惊悸地睁大眼,但他没法抑制地再次闭上眼,张嘴接受这个吻。有力的手臂圈住他的腰,他几乎靠在对方身上。太温暖了,痛苦的感觉终于消失。他明白这不该发生,但他需要Sol,他没有反抗的力气。



就算知道上帝不会原谅自己也不能让他拒绝这个美国人。上帝啊,他太软弱了.....但爱一个人真的很糟吗?他爱Sol,没错,这很疯狂。他们刚认识了一个月,还有很多事他不了解。但那些感觉不容置疑,强得不可思议。也许都只是梦,也许是那个野蛮人身上的魔法,也许是那双异色眼睛中让他极力想要除去的寂寞。如果自己是个女人就没问题的话,他会愿意生成女孩。但如果真是那样,他就不会遇见这个男人了。



他的手贴上Sol的脸颊,抬头让对方的吻滑向喉咙。他的脸埋在散发着Sol独特味道的棕色长发里,轻轻叫着对方的名字。接吻时年长男人下巴上的胡茬扎在他的脸上,烟草的味道里有罪恶的苦甜气息。他环住面前棕色的颈项拉近两人的距离,粗糙的手指在他的毛衣下游走,他没法解释这种渴望的感觉,但他知道他们需要对方。他伏在Sol的肩上,美国人抱着他走向卧室,倒在整洁的床上。



他正想说残留的血腥味,却突然发现除了Sol身上辛辣的味道外自己什么也闻不到。粗鲁的美国人把毛衣拉过他的头顶,开始舔吻暴露的皮肤。Ky抓住Sol夹克上的皮带胡乱拉扯,几分钟后终于解开。脱掉对方的红色夹克和黑色背心,他曲起身子贴上温暖结实的肌肉,舌头爱抚着他胸前的突起。Sol胸口柔软的汗毛蹭过他的皮肤。他伸手抓住头带想把那个也解开,让自己的手指能插进顺滑的棕色长发。但Sol按住他的手,开始揉捏另一边的乳头。



Sol的手探进他的裤子握住剧烈搏动的欲望时他只能无助地呻吟。现在他试图解开对方裤子上的皮带,想要抚摸棕色长发的欲望在这一刻暂时被忘却。即使隔着内裤的布料,粗暴的爱抚也让他忍不住扭动,陌生的潮湿感浸上尖端,臀部不受控制地开始向上弹起,他只能呻吟。他们的嘴唇再次合在一起,压制住他的喘息。他的裤子和内裤一起被猛然扯掉,露出挺立的欲望。他也解开了对方的牛仔裤。凉爽的空气覆盖上燥热的身体,灼热的手掌包住僵直的欲望,用力摩擦。他很快尖叫出声,不能控制地在粗糙的手指中达到顶峰,无数快感的浪潮涌遍全身,几乎让他窒息。



“还是处的,”右耳边响起嘲弄的声音。



Ky咬住嘴唇看向一边,满脸通红“那个,我…”



“...多一本正经啊,小鬼。”Sol不怀好意地微笑。



金发男孩还想反驳,但只能在疼痛中轻声呻吟----潮湿的手指进入了他的身体。敏感的肌肉剧烈疼痛,但抽插数次之后稍微缓解下来。接着是第二根,他抱住Sol,把脸埋进对方结实的肩膀。不可思议的,疼痛中他的欲望又开始硬起来,就像那些隐秘的地方渴望被碰触。Sol用力吮吸他的锁骨,留下占有的痕迹。Ky扯下了他的牛仔裤和黑色的紧身内裤。



第三根手指依旧引起了刺痛。他握住对方的欲望尝试着移动手掌。愉悦的呻吟让他动得更快,想要让对方快乐。手指在他身体里扩张时他要紧嘴唇,Sol突然推开他的手,把他的欲望含进温暖潮湿的嘴里。他大声喊叫,Sol的吮吸几乎让他再次完全挺立起来。



爆发的快感猛然消失,Sol把他翻了个个。Ky回头看到美国人拿起他放在床头柜的防晒油,倒在手掌里。突然他明白了对方要做什么,但把头埋在枕头里也阻止不了被进入时燃烧般的痛苦。枕头至少挡住了他大声的尖叫,Sol在身后轻声呻吟。



Sol轻轻拉起对方的腰,让Ky跪在床上。他的左手伸进亚麻色的头发,右手温柔地拨弄Ky已经疲软的欲望。月光透过浅蓝色的窗帘,金发的男孩看上去那么像那个死去的圣骑士,他几乎要把他们搞混。但他不可能和那个总是一本正经的骑士团司令干这样的事。这个男孩很漂亮,正在难以表述的渴求中轻声呼唤他的名字。如果他知道自己到底在跟谁做爱---或者说在跟什么东西做爱….





“Sol…”略带鼻音的祈求再起响起,因为刚才的发泄而有些喘不过气。Sol继续轻刮男孩敏感的皮肤,Ky咬紧嘴唇。每次爱抚都让他更加兴奋。



“嗯…”Sol含糊地回答,亲吻着Ky的后颈。太紧了,他现在得做出动作,但首先要让这男孩不要叫得太厉害。



“上帝不会原谅我…”Ky平静地论断,对方拉起他的脑袋沿着下巴的曲线舔舐。“啊…”他呻吟着,“但我根本不知悔改…”



在他像某个法国人一样开始罗嗦之前Sol已经占据了他的嘴唇,稍稍退出一点又猛然推进,本领地找到目标。这个吻阻止了男孩因为疼痛而发出的喊叫和在他撞击到某个敏感的腺体时愉悦的啜泣。在他开始抽插时痛苦的叫声变成热烈的祈求。他渐渐加速,也用同样的速度粗鲁地搓揉着手中坚挺的尖端。



Ky的额头抵在床板上,快感的侵袭中,他用意大利语和法语艰难地反复低鸣“求求你”和Sol的名字。Sol进入他的时候他会向后挤压,让对方更深地进入,他反射性地拱起背回应在身体深处爆发的快感。握住他头发的手移向他的肩膀,现在正划过他沾满汗水的皮肤抚弄他的乳头。



他明白快感已经累计到极限,满满的热情必须被释放。他既想永远留住这一刻,也想立刻让一切爆发,和Sol一起达到顶峰。很快这就不是他能控制的局面了,他到了顶点,Sol的名字是他唯一能抓住的东西,这一刻整个世界都已无关紧要。他们成为完美的一体,似乎就要溺死在一片狂野的天堂般的狂喜中。



灼热的精液洒在他体内时他只能轻轻喘息。Sol在他身后呻吟一声,然后有温暖的重量压下来,他们一起跌进柔软的被单里,筋疲力尽。Sol转向他的一边,强壮的手臂仍然环着他的腰。他拉过刚才被扔到一边的白色毯子,满足地叹息。Sol的手被他握在胸前,很快他就陷入睡眠。
[PR]
by rayor | 2007-04-29 22:18 | GG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