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H接龙

哟哟~



一瞬间他们的嘴唇贴在一起,停止了抖动。他僵直着身体贴在墙上,屏住了呼吸,他看见他额头正中那道暗红色的标记,在发白的灯光中闪烁着战场上灰烬的光芒。

他想起有时候在床上Sol会自顾自地睡去,脸上依然满是无所谓。他有时想这是不是就叫只有肉体关系。他知道付出没有理由求得回报,但仍然迷惑自己所做的一切,为了一个Gear,值不值得。莫名的怒火窜起,他粗暴地抓住Sol的肩膀,狠狠朝对方嘴角咬下。

直到Ky的嘴唇离开他的,Sol才缓缓侧过头。他的手压着他,碰着男孩的金色的头发。柔软,却带着奇异的温暖。 他在他耳边呼气,带着猎人般骄傲和自负的表情:“你他妈的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忽然间他把另一只手贴上去,摩挲着男孩的皮肤。他的指尖敲击着往下滑,一点一点,象投下的羽毛似的落下,他简直温柔得可怕。

他咬住Ky的耳垂,Ky听到模糊的咕哝“小鬼,你从来只是嘴硬而已。”Ky一把扯开他外套上的皮扣,攥住背心向外牵扯。Sol低低地笑起来,似乎在嘲笑他小孩一样的赌气。他还没有开口,湿润的舌头已经沿着他的脸颊来到下巴,麻痒的感觉让他突然全身烦躁难耐却失去了力气。Sol抓住他的手扣在墙上,“小鬼,还没长胡茬呢。”他无力反驳,舌头划过脖子上的动脉,他觉得血管的每一丝搏动都开始放大,耳中轰鸣。Sol的手松开他的皮带,往里伸去。

他脸上的表情扭曲,复杂而强烈,揉杂着虔诚与坚毅,或者更多的异样的情绪。他闭上眼睛,他依然记得他些日子的气氛,声音,缭乱的形象。人们惊惶或坚定的眼神,死者心又不甘的凝固的瞬间,弥漫在热风中血的腥味,以及一个个连结白昼的黑夜,被恐惧和焦虑完全侵袭。Sol像空气一样包围了自己,他感到他的呼吸他的气息,Ky把脸埋在他的肩膀,他听到牙床像触电一样磨擦的颤抖,骨头格格作响,左心房剧烈的跳动,它们全被掏空。

此时出现结局一:

对方的体重让他动弹不得,两人赤裸的身体摩擦地生疼。嘎吱一声门响了,Kliff爷爷捶头顿足“你们不会锁门么?!”
SOL一拍脑袋说"啊我忘了戴套....."于是小弟一阵悲鸣.........
那再让sol说“锁了门你丫不也装了摄像头....”小弟口吐白沫
<圣骑士团隐私日记>,好评热销中,买者重金同Kliff爷爷订购................


继续:

对方的体重让他动弹不得,汗水让两人紧贴的皮肤即粘着又滑腻。Ky徒劳地想收紧手臂,却只能胡乱地在对方的背上抓挠。Sol的手搓揉着他还被衣物束缚的欲望。他想解脱,他想喊叫。Sol恶意的深吻让他什么也做不到。温度不断升高,他怀疑自己还能不能呼吸。没错,他想,我就是这样一直逃避。我什么也不用做,他就会给我快乐,无论多寒冷的时刻,他都能给我温暖。我可以扔掉一切责任,在他的怀里像个可怜虫一样呻吟。

Sol感到血液上升的温度,Ky在他身下不断挣扎,发出呜咽的声音。他们唇贴着唇舌头触着舌头,回应狂野而热烈,他伸手扯下男孩身上裤子的拉链,手掌磨擦着推起皮肤层覆盖的尖端。Ky压抑的抽了一口气,胡乱的呻吟,Sol将视线移向他的脸,他皱着眉,急促地喘气,激情和欲望让他显得脆弱痛苦。那时候Sol在脑海思考着一些清晰和真实的感受,但他一无所获。

此时出现结局二:

我想到一个非常鬼畜的“他们早X了.....于是一切都完了”


继续:

已经失去自制力的少年一如既往地可爱,Sol也一如既往地嘲笑自己活过漫长的年月之后,却像一个青春期的男孩沉溺于肉欲。他喜欢看无论是演讲台还是战场上都坚定如钢的团长暴露脆弱。这时Ky的眼神迷乱,就跟所有在诱惑下堕落的16岁男孩们一样。纯洁是这个世界的错误,Sol松开男孩就要爆发的欲望。我要让他看到丑恶,尤其是他自己的丑恶,让他知道我们没什么不同,他甚至比我更加可悲。Sol拉下自己的拉链。两人的坚挺贴在一起。Ky在他的颈窝里尖叫,战抖得不能自已。他们都猛然感到一阵温热潮湿。

Ky感到双腿无法继续支撑自己,他抓住对方的衣襟还是向下滑去。喘息的热气从脖子一直滑向小腹。Sol扶住他的胳膊,把他轻轻放在地上。身后有冰凉湿滑的侵入感,Ky轻微地扭动,Sol压住他的肩膀。他记起第一次的时候自己居然在撕裂的疼痛中笑出声,血腥味激起他在战场上的兴奋。杀戮的罪,无望的自卑,都深埋在心里,他觉得一直都在从远处看着这些折磨自己的东西,然后忽略它们的存在。但它们始终存在,只有伤害才能让自己忘却。他渴望爱抚也渴望伤害。这是自欺欺人的赎罪。Sol进入的时候他露出微笑,手指狠狠陷进对方的肌肉。

Sol的姿势向后仰,两人上半身紧贴,他把手扣着Ky的腰配合他的动作律动,Ky贴着墙壁,金色的头发几乎要垂落到地板,他的脚勾在Sol肩膀,足背摩擦磨蹭着男人料子粗糙的背心和散落的长发


电灯不自然的光让人烦躁。Ky觉得头晕目弦,混乱的漩涡里他努力分辨Sol的面孔,仿佛在窒息之前寻找浮木。痛疼已经麻木,快感并不强烈。只有Sol的气息让他心悸,他死死咬住对方的锁骨,直到铁锈的味道出现也不松口。他神经质地笑起来,想象自己咬破Sol颈动脉的情景。有时候真想一起去死,我是爱你还是恨你?他战抖着抬起脸,执拗地对Sol说吻我。他痛恨自己孩子般任性,但无法控制。

“就算我是Gear也无所谓吗?”黑发男人勾起嘴角,他的声音有些沙哑,表情逆光。 Ky沉默了一会,然后把Sol整个都拉下来,用力咬上嘴唇。他的吻法又激烈又粗野,带着种压抑已久热情和欲望,啃咬破的唇舌流着咸腥的血液,混合着精液的味道,一片昏暗。异物在肌肤上留下创伤,裂开的肉能够抵挡忧伤的侵蚀,而且结痂了之后也总比原初的更为密实。它纠结着神经,无法用言词来治愈。他听到自己堕入深渊的回音,然后,它们彻底的消失了,归于沉寂,没有痕迹。 Ky最后收直腰,圈在身后的手臂摊开,他闭上眼睛。

瞳孔里的一切都在紧闭的黑暗中远去。 “晚安,小鬼。我挺喜欢你。” 暗红色眸子的男人最后叹息没有人听见,在那个风声凝固的夜晚。他看见月光照亮那张熟睡的脸,他的目光柔和起来,呼吸散开,他的全部岁月散开,向四面八方,把所有的道路都照亮。
[PR]
by rayor | 2007-04-29 22:21 | GG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