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KS片段

好逆天的H~



Sol在黑暗中百无聊赖。他很想抽支烟,但禁闭室里什么也没有,甚至没有窗户,他闭上眼睛,耳朵捕捉到了远处刻意放轻的脚步声。

Ky提灯走在回廊里。路上不时有值夜的士兵和他打招呼,他知道再过一个转角就不会有人巡逻,那里是禁闭室。灯在转角熄灭,他把它放在墙边。在这里他脚步如猫,但Sol能毫不费力地听到,而他仍乐此不疲。

禁闭室的门上有可以从外面打开的小窗,不过活动的铁片不知正躺在哪个垃圾堆里。Ky的掌心紧紧贴在铁门上,他和窗口隔着一臂的距离。门那一边有低沉的呼吸。他知道Sol正靠门而坐,金属的寒意渐渐浸入皮肤,掌心却止不住地发烫。窗口给了他一片长方形的浓黑,他从不凑近去看,凑近了也看不到任何东西。但他又觉得自己能看到很多,看到野兽一般的眼睛,看到桀骜的发梢,看到不屑的笑容。

这不是他第一次默默站在禁闭室外幻想Sol的样子,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他想一切禁锢都对一门之隔的那个人没有用,而那家伙依然留在这些可笑的枷锁中。于是他常常有束缚住了什么的错觉,虽然他清楚地明白对方的选择决不是为了上帝,更不是为自己。不管怎么说,我是离你最近的人。他把头轻轻抵在门上,一边鄙夷自己的自欺一边愉悦地享受隐秘的快意。

他抬起头的时候看到窗口中有了黑暗之外的东西。一金一红的眼睛,和他想象中一样是蛰伏的野兽的眼睛。

“小鬼,很喜欢这里?要自己进来试试看吗?”

Sol以为Ky会惊慌,至少会满脸通红,然后气恼地离开。但他看到了为等待有了结果而满足的笑容。这让他以为自己发出了邀请而不是在嘲讽。

“好啊。”Ky回答。

Sol一直认为Ky是个容易被看透的家伙,他有和年龄不相符的沉着也有和年龄相符的执拗。所以Sol毫不怀疑这个正在努力吻自己的男孩转过头也能理直气壮地说起天父。其实他相信自己胜于上帝。

Ky发现自己居然不能理解骑士团制服的构造,Sol的皮带不断嘲笑他的笨拙。他感到对方的手指紧紧绞住自己的头发,于是他不得不抬起头接受Sol居高临下的吻和嘲笑。他报以更挑衅的笑容。复杂的扣褡被解开,Ky猛然抽出皮带勒住Sol的脖子将对方压在墙上。Sol比他高出半个脑袋。但我很快就能赶上你………他的舌尖滑过Sol的下巴,些许胡茬带来的粗糙感让他微微战栗。

Gear的视力在黑暗中也能看到那双热切的眼睛。Ky在战斗中常常露出这样的眼神,有疯狂和决意,只是这次近在咫尺。Sol突然迷惑,这小鬼的迷恋为何偏执至此?他已忘记自己是否也有过冲动的青春,180年里没人拥抱他,没有想拥抱的人。

“啊……为什么要有原因呢?一定要有原因吗?”很久之后Ky这样回答,表情无辜得比他还迷惑。人类确实是难以理解的生物。比如眼前的小鬼似乎很有压倒自己的自信。此时他的手正妄图挑逗自己的欲望,动作依然笨拙。Sol捉住这只毫无技巧的手,“小鬼,要我教你吗?”他劝诱孩子般地吻过Ky的眼角。Ky跟从他的引导,侵略的欲望却分毫不减。

他能预见今后这个太过执着的小鬼会有很过东西求而不得,所以今晚他不需要和小孩子争夺快乐。如果Ky此时抬头,也许会发现他的笑容可以称得上温柔。

Ky感到了想象中的温暖和想象中没有的疼痛。他的脸一直伏在Sol的脖子旁,他想自己还是不愿看到Sol无所谓的讪笑,而他几乎可以肯定对方脸上会有这种表情。Sol的呼吸变得沉重,但没有叫出声。他有些赌气地加重动作,Sol略抬起头轻轻舔过他的耳廓,他感到对方正温柔地抚摸自己的头发和背脊。

“小鬼,放松点好吗?我还以为被上的人是你。”

Ky立刻咬住Sol的锁骨。他闷闷地笑出声,想要掩盖眼眶中突然潮湿的感觉。这是怜悯吧,他想,这只是怜悯。不过,他扯散Sol的头发,紧紧抓起一把,今天你是我的,今后我也会让你是。
[PR]
by rayor | 2007-05-01 21:04 | GG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