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不良缺陷

原野上暴雨倾盆,枯骨如野草般生长,野草早已被战火燎尽。他行走在被雨水冲刷得铮亮的骨骼间,遍地纠结的白色让他茫然不知所措。泥土开始涌动,庞大的怪物冲出地表,带着恶臭,那是畸形骨架上覆盖的一堆腐肉。



“但它的额头上有很漂亮的标志,就像燃烧的火焰。”

“然后呢?”

“然后我醒了。”







“切~~”,同学们立刻散去,他还在热情地挽回听众。



“喂你们相信平行宇宙吗?还有转世。说不定那是我的前世,或者平行宇宙的另一个我。”

“你多花点心思在功课上吧,想当作家也得先考上大学。”

“为了磨炼我的文学修养?”

“为了你当上作家之前能找份工作。”



他不甘心地转向最总是把心思花在学习上的朋友,“嘿,你相信平行宇宙么?”



“你没睡醒吧?”



=======================================================================



Ky不顾他们刚从血流漂橹的战场上回来,很是兴致勃勃地开始讲自己的梦。Sol望一眼外面,其实那个战场就在营地旁边。



“Sol,我做了个梦,我梦见我们在一个学校上课,还是同班同学那。”

“你上过学么?”

“.......没有。不过上个月从那个研究所里找回来的书我都看了。”

“你看懂了吗?”

“其实我觉得相对论的理论很有问题。我来给你讲讲。”



公式欢快地从那小鬼嘴里迸出来,噼哩啪啦砸在他脸上。前尘往事骤然浮现,挤得他疼痛不已。不,更痛苦的是公式错误率已经达到了40%,拜托你停下来吧!



“还有,关于DNA呢---”

“闭嘴!”



扯到生物时他终于忍无可忍,还有什么雷比专业雷更雷呢?他揪住Ky的领子把这大放厥词的家伙推出了帐篷。



“胡说够了吧,快滚!”



Ky咕哝着走开,Gear的听力让他听到这小鬼在说,“不懂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我们可以一起研究嘛。”



想当初哈佛校长三顾茅庐,看如今………180年阅历被彻底侮辱的老齿轮热泪长流。下次那家伙再啰嗦就用传说中的强吻石化大法!



=======================================================================



教室里的学生三五成群扎堆聊天,都在兴奋地摆弄身上毕业用的长袍。他朝向来喜欢窝在角落的朋友走去,那家伙没穿上长袍,正靠在椅子上静静地望着窗外。周围的凳子都被人搬到别处,于是他大大咧咧地坐在了桌子上。



“Fredy,恭喜你考上耶鲁。”

“别挡着我晒太阳。”

“没想到你居然是犬儒主义的信奉者……”

“人类学有了你这种捕风捉影的学生真是悲哀。”



他豁达地置之一笑,顺手抽出了对方的本子。



“哟哟,你没有毕业留言册么,那这本你可别扔了。亲爱的Sol…”

“Sol?还有你画的这个标志是什么?”

“我的梦里你叫Sol哟,你的额头上有这个东西~果然是有前世的!”

“我怎么会认识你……”



=======================================================================



“Sol,”Ky神情庄严,“你是不是耶鲁毕业的?”



Sol差点将舀土豆的勺子咬断在嘴里。Ky的表情丝毫不像调侃。这小鬼居然知道耶鲁,难道他彻查了我的家底,下一句就是“你其实是个Gear吧。”Ky看着他一闪即逝的讶异渐渐露出险恶的微笑,仿佛因为抓到把柄而心满意足。



那么他要勒索什么呢?我决不整夜听你的三观讲座和波澜壮阔的远大理想!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从碎尸到拍裸照,种种灭口的念头在他的脑子里翻滚。他也不由得露出放肆的笑容。



“我梦见你是耶鲁毕业的。啊,刚才你在惊诧什么呢Sol?”



所有邪念被生生卷回肚里,噎得他气血上涌。



“我以为你的知识还没有丰富到知道耶鲁。”

“我还知道你是在麻省读的博士,哈哈哈~”

“你没睡醒吧…”

“在梦里你也是这么说的那。”



Sol打算启用强吻石化大法时Ky冲向了新出炉的羊排,他遗憾万分。



=======================================================================



夏天的阳光被树荫割碎撒在他们身上。毕业前他们最后一次在校园里散步。他仍在漫无目的地说起梦境,说起他以为是前世的战场和死亡还有他们的种种纠葛。秉持无神论的Frederick烦闷而焦躁。



“我说你不能让我安静一下么?”

“我说的很有趣吧。”

“你不要总给我装自来熟!去找别人扯淡!”



风吹过树冠,阳光的碎片在他身上晃动起来,那一刻他的表情平静而暧昧地忧伤。

“我只是想你总是不喜欢和大家一起,其实是不是会寂寞。”



Frederick一时间有点恍惚,他想不到合适的表达。突然嘴唇上压来柔软温暖的东西,有人摸着他的脸颊说“这时候要闭上眼睛。”他傻瓜般地闭上眼睛,傻瓜般地丢了初吻。



对方拍着他僵硬的身体大笑,“这就是强吻石化大法!记住吧,今后混迹江湖必定于汝大有裨益!”



“其实我想说的是我考上的也是耶鲁,你不要以为自己解脱了哇哈哈哈~”



他看着对方奔走的身影咬牙切齿,我一定要讨回来!



=======================================================================



Ky照例强行挤入他的帐篷大放厥词,从八耻八荣到教堂逸事。Sol深深怀疑这个家伙是怎么当上了团长。



他抑制住将烟灰弹到对方衣服上的冲动,“小鬼,安静会杀死你么?”



Ky入他所愿地安静下来,直直凝视着他,气氛达到尴尬的临界时Ky终于再次开口。

“我只是想你总是不喜欢和大家一起,其实是不是会寂寞。”



熟悉的句子和口吻勾起了他高中和大学伤痛过往,现在是实施强吻石化大法的绝佳时期。但似乎气氛会让结果充满他不想看到的种种误会。于是他选择温柔地圈住Ky的肩膀把他推到门外。



临走时Ky对他说,“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好像吻了你。”



忽然之间,他莫名地感叹执着的力量原来可以强大如斯。



=======================================================================



Frederick教授收到了来自非洲的明信片,大学毕业时他才摆脱的话痨朋友说自己业务繁忙,四处考察,日后恐难再见,愿一切安好。



他拿起明信片指着上面高中毕业时那家伙就喜欢画的标志说就用这个当Gear的标志吧。



=======================================================================



Sol的铁片绞碎了Gear,他从肉块下拉出Ky的身体。对方用尽力气对他露出微笑。



“Sol....”

“闭嘴!”

“骑士团拜托你了。”

“那是你的事吧!”

“那么就这样了,你要解决它们…”

“喂!”



Ky想同一切烂俗的生离死别一样举起手抚摸Sol的脸颊。亲爱的不要伤心不要哭泣我的灵魂将永远看着你下个月的工资放在左边柜子第三个抽屉里记得发给大家等等等等。



损坏的脊髓及时阻止了他在生命最后一刻全面堕入狗血,死神也开始不耐烦地转动镰刀,“今天我没有买爆米花,小伙子你还是快点吧。”他只好长话短说。



“说不定我的灵魂马上就会转世了,不要伤心Sol。哈哈哈......”



这是使出强吻石化大法的最后时机,不过破坏话痨最后的啰嗦机会似乎有违人道主义精神。然后Sol在犹豫中发现已经没有什么可犹豫。



这小鬼终于永远安静下来,那么强吻石化大法也用不着了哦也。



他喜极而泣。



=======================================================================



Frederick站在毁损的街道上想那个只有嘴上有劲的家伙是不是已经被自己造出的怪物捏碎,死亡来临时他有没有看到熟悉的标志。



他叹着气望向天空,那里有血红的朝阳和云霞。



“Sol…”



=======================================================================



“这里就是十年前的罗马战场?来得真是时候~~~~~嘿,小白脸!”



=======================================================================



180年,3年,10年,最后他们总能相遇。
[PR]
by rayor | 2007-06-01 21:51 | GG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