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又何用 lucrecia

Lucrecia





Lucrecia

Hojo在厨房里端详手中长相十分不均匀的番茄,估算着怎么才能把它切成等大的均匀颗粒。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天天下厨,就像他从没想过Lucreica会和自己结婚一样。



Lucrecia坐在客厅里,只有一盏壁灯照亮她手上的书本。Hojo在明亮的厨房看不到她的表情。外界盛传他的妻子嗜好不良读物,但他她除了文献和报告没有时间读其它东西。而且与其看不良读物,Lucrecia肯定更愿意去实践------当然Hojo同志并不知道所谓不良读物到是什么。



饭桌上Lucreica抬起头来,眼中闪过凌厉的光芒。

“盐放太多了。”

“不可能,我计算过。”



Hojo瞟一眼袖子里的纸条,开始演讲蓄积已久的心里话。

“米迪加工业大学最年轻的化学博士只有19岁,但最后她选择当糕点师。”

“选择大多数人不理解的路很值得欣赏。”

“我是说就算你要19岁博士毕业也是有时间学做饭的。”

“那是因为她真正的理想在蛋糕房而不是实验室,不过我正好相反。”

“.…………”

“把你袖子里的纸条扔掉,是Gast给你的吧,只有你们会用这么失败的比喻。”



他们的眼睛在针锋相对中熠熠生辉,一如学生时代。



导师宣布分组名单的时候Hojo很不满意自己的实验搭档是个女生,后来他很不满意自己和这个女生争执时输比赢多了5%。他们在实验台边一次次互相推翻对方的理论,手里的解剖刀铮铮发亮,映出两张冷笑的脸。



有一个学术上的对手而不是理念上的让Hojo激情飞扬,直接表现为在寝室八卦时间从不说话的他第一次插话:“Lucreica比较好。”那时他脑海中闪过的是Lucreica条不紊的实验动作和严谨的报告,所以他看出对面的同学给Lucrecia发短信的手指明显敲出了“be careful”时立刻鄙视了自己参加这种低俗活动的行为。但他还是情不自禁对Lucreica说了:“很少能见到你这样的人。”这纯粹是为某个实验方法的改进有感而发,他发誓自己没有注意到那天是不是情人节-----实际上他不知道情人节在何时。于是给系花Lucrecia发“be careful”的人呈几何级数增长,并且谣言四起。



Lucrecia回答:“你从不看别人,因为你觉得自己是最优秀的。啊,你看其实细胞工程的老师很有趣。”



细胞工程的老师愤世嫉俗,他用力摇晃总是放在鼻梁前的手指。

“不人道的,那些动物保护法西斯总是说是我们不人道的!”

“我们做了很多不人道的实验,多么不人道,但我们违反人伦了吗?!有那么多违反过人伦的实验,但是他们一样在心安理得地享受成果。”

“他们说你是魔鬼,然后就有带着清白的良心用你的成就让自己过得更好。”



Hojo从没发现这个老师如此文艺。有人接口“我们该叫那些疯狂的科学家英雄吗?”



老师更加诗兴大发,“不,他们是自身欲望的牺牲品。”



Hojo想看看Lucrecia的表情,却发现对方也正在看自己。Lucrecia露齿一笑。不错,如果她有一副能反光的眼镜这个表情会更完美,Hojo下了评论。



很久之后他们在研究所再见时Hojo说出了这个埋藏已久的愿望。

“如果你也有一副圆眼镜的话我们可以组建一个眼镜反光俱乐部。”

“这是求婚吗?”



当然不是,但他们还是成为了夫妻。这次有一个黑发的忧郁青年天天给他的妻子发“be careful”以及其扩充变体。



而他依旧露出数年前一样的冷笑。
[PR]
by rayor | 2007-06-01 21:55 | FF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