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又何用 vincent

vincent



神罗大队人马在圣诞节前一周到达尼伯海姆。一周后的早晨,Hojo推开研究室的门看到了Vincent。后者正在和Lucrecia挂绒毛玩具。



很多人斩钉截铁地说Hojo对尼伯海姆的科研环境十分满意,因为那里足够阴暗陈旧。



阿呸,Hojo吐出飘进嘴里的蜘蛛丝。我又不是蟑螂怎么可能喜欢这种环境?!身为一个严谨而有洁癖的科研工作者我对这种充满霉味的地方没有爱。



他花了一周时间把每个角落打扫干净,顺便布置出哥特式风格,内心甚为欣慰。然而第二天就有两个家伙四处挂上了愚蠢的毛绒玩具,他们的笑容光彩夺目,仿佛能熔化一切黑暗。Vincent略为局促地伸出手,“初次见面,很高兴认识你。”



Hojo下意识地回握过去,肚中腹诽不止。



我既不高兴认识你,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你。



Jenova任务参与人员的资料上印着绝密,Hojo有自信看过之后可以还原得滴水不漏。他喜欢不动声色的观察,再一步步逼近核心。生活告诉他这不只对实验有用。



Vincent的资料很单薄,后面厚厚一沓都是他的枪下亡魂。该死的不该死的,谁又一定该死呢,除了已经快要挤不进椅子的神罗总裁-----那椅子还是半年前特制的,Hojo厌恶地皱皱眉头。但这个最该死的家伙在决定这个星球上所有人的生死,而照片上的年轻人也一丝不苟地执行。他理应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如同冰冷的岩石,站在阴影中守护神罗的罪恶。



Lucreica也伸出手来。“好久不见。”她的嘴角上扬得温柔。Hojo的记忆中似乎只有她在实验室中的意气风发。他无数次看到Lucreica微笑着穿过实验楼的走廊,笑容里有强势的高傲。



但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是两个满脸透着羞涩的家伙,就像十来岁的无知少女少年。Hojo眯起眼睛看头顶上为圣诞节挂起的小花环和玩具,一切都不协调得让人恼火。



等待实验结果的时候,Hojo就站在窗边,有时他会看到这两人在草地上微红了脸颊低声说话,或者在草地上野餐,动作小心翼翼,似乎唯恐冒犯了对方。为了爱情,他们多努力地在办家家酒。你们明明都不是阳光下的善男信女那,Hojo取下眼镜轻轻擦拭,他觉得这是自己看过的最可笑的场景之一,实际上他一直保持着冷笑。



这样的场景越来越少,Lucreica越来越长久地呆在实验室。Hojo试图从她脸上找到当年在解剖台前露出的痴迷神情,但对方的眼睛永远静若止水。他不满地叩击着桌面。



“听说你的导师在研究中死于意外了?”

“你又私自看机密档案了?”Lucrecia面色依旧。

“你内疚吗?”

“当然…..”Lucrecia停下工作转过头来,脸色晦暗地连Hojo也无法分辨。“因为我发现自己其实没那么内疚,如果重来一次我的选择不会变,这才是我最内疚的地方。”



3秒钟的沉默,Lucrecia露出一个熟悉的笑容,如当年手持解剖刀时那般动人心弦。Hojo埋藏多年的心里话脱口而出,“如果你也有一副圆眼镜的话我们可以组建一个眼镜反光俱乐部。”



门口响起脚步声,Hojo回头看到Vincent,当他转过脑袋时Lucreica已经笑得温婉,仿佛刚才的表情从未出现。



Hojo每天深夜才回宿舍,Vincent也总是在门口等到深夜。回宿舍的路上他们永远相隔5步,Hojo不需要思考第二天的实验时就会思考身后的人当情人不在身边到底有怎样的表情,是不是会和Lurecia一样显露出真正的内心。但他从未回头也从未说话。Vincent沉稳深厚的呼吸让Hojo想起蛰伏在暗处的野兽,他认定这才是他的本质,与温柔英俊的外表毫无关系。



他一直在等着Vincent显露爪牙。这个愿望在他们采集魔石样本时终于实现。子弹擦着他的耳朵飞过,怪兽的血喷到他脸上。他转身看到Vincent半蹲在岩石上,全身紧绷,蓄势待发。对方暗红的眸子此时烧得透亮,他直直望过去,嗜血的火焰迎面压来,Vincent貌似单薄的身体里力量迫人。那一瞬间他在巨大的压力下呼吸停滞了。你看你看,你们本是如此锋利,你们的血液里都流着狠辣,却要为了爱情装作平庸。下一秒Vincent向他递出手帕,“博士,你脸上有血。”语气神色如常。温热粘稠的感觉透过手帕附在手上,Hojo感到自己在轻轻颤抖,他看到了Vincent不想对Lurecia展现的一面。从前推翻老师的理论时他也如此兴奋,还有什么比掌握了别人所不知道的东西更能令人激动呢?



于是他明白这两个人终究会分道扬镳,他们如此相像却完全不属于同一个世界,只是没想到自己也会参与他们的终结。

“我想我们应该去建一个眼镜反光俱乐部。”

“杀死了他父亲而心怀愧疚真是个愚蠢的借口。”

“只要能起作用,再愚蠢的东西都是优秀的。”



科学部未来的女中豪杰在夕阳里看着窗外孤独的身影。额发拉长的影子给那张脸盖上深深的忧郁。Hojo用饱含嘲讽的眼神在他们之间来回。



“…我也是会抱有幻想的……我是很认真地抱有幻想呢。”Lucrecia抚着玻璃似在喃喃自语,余晖让她的轮廓温暖而柔软,如同每一个看着自己爱人的女子。



“你还是放弃了。”

“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不是也想说这个么?”Lurecia拿起实验记录没入了黑暗的走廊。



太阳落山的那一刻Vincent抬头看向实验室,他只看到Hojo的身影。他们已经看不清对方的眼神,两人如雕塑一般对峙,或者只是臆想中的对峙,他们都不确定对方是不是正在看自己。黑暗笼罩多时之后,Hojo终于意识到屋内和屋外都只剩自己。



此后Vincent依然恪守职责每晚护送Hojo。Hojo想象着自己身后有一枚压抑的炸弹,随时打算射穿自己的脑袋。



“原来你对Lucrecia这么认真。可惜我不爱她。”



他满意地听到牙关紧咬的声音,然后身体飞了出去,脸颊上火辣辣地痛。Vincent揪住他的领子,眼里燃起他向来渴望见到的怒火。他抹去脸上的血,语气越发平静。



“为什么要这么生气呢?她也不爱我。”



Vincent的手背暴起青筋,眼里的光如同刀锋。Hojo没有在意对方的咆哮,他欣赏地仰起头,仔细端详那张总是用青涩掩盖的脸。没错,你就该这样。如果Lurecia看到现在的你也许会把她的幻想延长一些,但你们最终不能在一起。她只能选择我,她只能选择同类,尽管我们互不相爱。



你只是还没明白,Vincent,身为一个杀手,为什么你还没明白呢?



Hojo感到腹部受了沉重的一击,钝痛中他无声地大笑,并难得地认为自己的这个笑容不那么冷。当Vincent躺在手术台上时,他也对这那张已无力愤怒的脸露出这样的笑容。没关系,我会让你成为你该成为的人,你将与众不同,Lureica也一样。他靠近Vincent的耳朵这样说。



多年之后他为了儿子故地重游。他站在地下室的门外,想起曾经Vincent在深夜笔直地等在研究室门口,静谧的夜里有时他会有听到对方呼吸声的错觉。实验室里还挂着第一个圣诞节的绒毛玩具,他取下一只弹干净灰尘,放在地下室的门口。



再见,Vincent,我们会很快再见。他说。
[PR]
by rayor | 2007-06-01 21:58 | FF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