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又何用 神罗三人

Sephiroth,Cloud,Zack



Gast是个怎样的人?



“他是个好人。”社长说。

“他是个好人。”Hojo说。

“他是个好人。”Lucrecia说。

“他是个好人。”Vincent说。

“他是个好人。”研究生们说。



“我是个好人。”Gast抱着山一般的好人卡在神罗别墅外迎风落泪。Hojo随手抽出一张,发现日期可以追溯到Gast的高中时期。他一挥手让好人二字随风而去。“没什么,我连好人卡都没收到过。”对方露出毫不意外的眼神。



“喂,对一个试图安慰你的人来说,露出这样眼神太失礼了吧。”



一周前他们第一次见面,3天前他们到达尼伯海姆第一危房神罗别墅。在咯吱作响的地板上Jenova项目组开了短暂的首次例会。



“那么我就是这个项目组的组长。”

Hojo鼓掌,Lucrecia鼓掌。掌声消散在空旷的房间。

“要不要叫Vincent进来鼓个掌,太寥落了。”

“他帮我们顶着门呢,那门要塌了。”



前三周的大部分工作是修缮房屋。Gast欣慰地想以后再不济也可以去当个包工头。



他们在小酒馆里庆祝下雨时房子不再漏水。Gast酒后吐真言,絮絮叨叨说起自己如何在好人卡的道路上渐行渐远。他年少时志向远大,整日埋头图书馆。于是他是好人师兄,好人同学,好人邻居,好人学生,他没有意识到潜台词的可怕,直到某一天大学中的春风拯救他于高分低能的边缘。(”可想找女朋友不代表不高分低能吧?”vincent插话,被Hojo和Lucrecia按住脑袋。)



舞会上他看到了气质特别的女生。在做了1小时25分中准备之后,那个女生向他走来,“你是不是有话想说?”



对方先发制人搅乱了他的步骤,套近乎问姓名骗电话ABCD迅速退化成空白。



“那个,你怎么知道…”

“我是古代种,可以听到精灵的声音噢。”女孩神秘一笑。

“啊…啊…古代种…啊…宇宙峡谷里很多狼吧?”

“………”

“我…我是说…你上学是骑驴还是骑马?”

“……”



最后他得到了一记潇洒的踩踏,鞋面上留下的灰尘组成“无知”二字。以及辗转打听而来的名字——Ifalna。



“至少她给你的是蠢货卡…”



得到安慰的Gast一头倒在吧台上。Hojo背起他,Lucrecia扶着Vincent。他们没钱打车,只能慢慢走在深夜的街道。



“Gast不过高我们3届,然则已经有了罗嗦大叔的风范。”Hojo感到体力不支。

“没有钱,”Lucrecia表情空前严肃,“有钱大叔也可以意气风发,没有钱少年也萎靡如大叔。”

“我们真的要跟随这样的组长么?”

“正是因为他是这样的组长,才如此需要我们。”



他们的笑声在寂静夜晚里格外清晰。



第二天Hojo对他说“就算一心读书的人也不能称作低能,低能的人是不能坚持的人,不管是学习还是泡妞。”说罢昂头挺胸而去。Gast背脊处一阵莫名寒冷,他决定以后决不再喝酒。



开始的半年条件艰苦,Hojo举着落满铁锈的试管语气平静,面色狰狞。

“离心机型号落后一点可以,但是为什么生了那么多锈。”

“你为何不以埃尔利希为偶像?”

“他是平行宇宙里的人,你不该知道他。”



“你们可以停止说冷笑话吗?”Lucrecia手下的小刀刮在锈上咯咯作响。他们立刻闭嘴埋头清理仪器。时间在沉默中流逝,Vincent想只有能完全沉浸于自己事业的人才是最优秀的人,他不忍心打破实验室里和谐的气氛,不过他确实听到了有”咕咕”的声音。



“呃,需要我做点饭吗?”他小心翼翼地询问。后多年后他回忆起三位最伟大的科学家曾为了晚饭对他露热切含泪的神情,他心中依然会为过去而感到温暖。



其实他们就是不想暴露自己不会做饭吗?



本职工作是杀手的小伙子也并不精于厨艺。他们迅速回到依赖餐馆的生活。



“能报销的餐费用完了诶。”

“老板,发票写钢笔。”

“这个月已经写了50支钢笔了。”

“Soilder那边每个月报上千支钢笔,你看过他们写诗吗?”

“.……..”



所以当Sephiroth问父母自己该怎样填志愿时,他们异口同声地回答“Solider!他们想买多少钢笔都可以!”没经历过艰苦创业的Sephy小朋友一度惊恐地以为父母是恋物癖,对钢笔有特殊兴趣。



“为什么每次都是我去要发票?”Vincnet有一种自己在打杂的不良感觉。

“这是穷酸知识分子的无聊尊严呀,呵呵呵……”Jenova项目组集体一推眼镜,没有眼镜的Lucrecia也下意识地按住鼻梁。



三个月后一纸通知禁止了每月70支以上的钢笔。他们列队在山头看风卷残云,心中连连感叹难道人生就如此浮云?Gast豪迈地一抡胳膊,“下次写墨盒!”



Gast午夜时分才整理好实验记录。实验室仍灯火通明,他看到Hojo睡在沙发上,身上盖着染满各种试剂的白大褂。Lucrecia帮他盖上毯子,轻轻拍拍他的脸颊,然后拿起马克笔在他鼻子上画画。她快乐的侧脸上有个Q版Vincnet———很明显他们在轮流休息。Gast被下属们苦中作乐的精神深深感动,三天不吃午饭也要给他们买面镜子!他想。



出门的时候他看到Vincnet仍坚守在大门。他走过去打算夸奖几句。

“Vincent你太敬业了。”

“.......”

“Vincent,你果然是Turk的楷模。”

“.……….”

“Vincent你果然训练有素,站着睡觉也不会流口水....”





再三天不吃饭好了,给Vincent买个睡袋。我真是个好人,他想。



于是内容又回到好人卡上面。自从Jenova细胞让Vincent头发暴长,有望治好社长的秃头时,他们的待遇立刻呈几何级增长。Gast常常看着他们满意地点点头。“我没有辜负大家的希望。”“你们这样我就放心了。”



Hojo观察最近似乎时常口吐遗言并莫名傻笑的Gast良久,沉稳地下了判断。

“他的春天要来了。”



Lucreica当场予以否据。

“不可能,他是万年好人。”



“要赌吗?”

“赌什么?”

“.…….Vincent!”

“好!”



决胜的时刻很快到来。那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四人永生难忘。一个女孩对Gast露出春天般的笑容,“你是个好人。”



Lucrecia不禁得意地扬起嘴角,然而此时无数死死团成员祈祷一生的奇迹骤然降临。



“其实,我喜欢好人那!”

“I…Ifalan!”



Gast博士的好人卡历程到此结束。他在另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和古代种妻子投奔到了更广阔的天地。从此不必过问他曾带领的实验会带来什么后果,也不必知道自己给三个下属留下了什么样纠结的关系。



拿着私奔告别信以及席卷一空的保险箱,三人心中愤恨更胜当年钢笔发票被限。“可恶啊,他明明说过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



当他们看到雪崩社团时才彻底明白没了手足可以学习Barret叔叔好榜样,可是就算Barret叔叔也是不会裸奔的。



多年之后Gast博士和妻子一起在宇宙峡谷捣红薯。他想起在尼伯海姆艰苦创业时大家也曾因为贫困常常烤红薯。那时饥饿的科学家们和Turk都对着红薯呵呵傻笑,脸上印着火光。他们怎么样了呢?



各位呀,安好否,幸福否?
[PR]
by rayor | 2007-06-01 22:03 | FF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