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又何用 hojo

hojo



科学部传说Hojo少年时曾受到科学之神的感召,他推开窗子看到万丈光华里神谕降下,“汝将献一生之力于科学!”



少年时他推开窗子看到的只有大片田野,秋天连绵的金黄麦浪会让他以为这些田地没有尽头。他的学校在田地的另一边,小时候为了节省时间他不惜弄脏鞋子和衣服也要从田埂上冲向学校。一路都是干燥温暖的香气。



初中的时候他开始绕走旁边的大路,某天回头就看到了学校楼顶上的旗帜,前方家门近在咫尺。他推开门的时候突然强烈地发觉自己的家乡如此之小,他不想留下。



父母对此并不理解,他们认为儿子以后可以在学校任教,也许二十年后就能当上校长。“为什么呢?你看以前这么多人去了外地最后还是回来了,这里是最好的地方。”他们说。这里很好,这里温暖而平静,但不是每个人都喜欢温暖平静。他如同往常一样沉默不语。



很小的时候他曾想当个作家,为此他写了很多文章。

“我家门前有很多麦子。目前麦子是绿色,麦穗左右对称,尖端有长刺………”



老师看着他期待的眼神十分为难,那时他还没看过绝望的表情,所以继续巴巴地期待。于是老师只好拍拍他的头,“你比较适合当科学家。”后来他发现理科更容易得到全奖时完全认可了这一评价。



在米迪加大学里他是犹如阴影般的存在。

“他很少说话。”by同学甲

“他作报告的时候长篇大论。”by同学乙

“很精彩…”by同学丙

“听不懂啦,后来都跟老师吵起来了。”by同学丁

“他暗恋Lucrecia!”by同学戊

“本科的时候他就会在试验室待到半夜。”by同学己

“是个好孩子,呵呵。”by老教授,这是小概率事件,我们可以忽略。



不止一位同学在图书馆里受到了转头突然发现身边无声无息多了Hojo的惊吓。图书管理员花了三个星期来适应关门时一抹黑影滑出,眼镜在微弱的灯光下闪闪发光。后来他们总在昏黄的光线里对视一笑。当然这样非凡的定力并非人人都有。某个深夜他的室友试图回应大自然的召唤,那位同学掀开被子看到了对面幽幽荧光里有佝偻狰狞的身影,可怜的孩子缩回被窝僵直到了天亮。



“那是影子,我正要关灯。”这个解释阻止不了室友坚定的调换寝室申请。如果不是学校禁止男女混住的话,他相信Lucrecia会愿意成为自己的新室友。最后两年他拥有了一人寝室,生活里能和他贴近到一个房间的人终于消失。大部分时候大家眼里他都只是一个削瘦的灰色影子,公布成绩排名时才有人给予他几句评论。连他自己有时都有真空似的不存在感。只有三种时候他觉得自己熠熠生辉,作报告、做试验、和教授以及Lucrecia辩论。大四整年他几乎驻守实验室,寝室借给Lurecia放书。他想既然自己不能理解有人对玫瑰的热情,那么也必须允许有人不理解自己在实验室里的投入,很公平。



毕业时Lucrecia主动向他伸手。“希望以后有机会一起工作。”周围一片心碎的眼神。



他在尼伯海姆想起毕业典礼的情形,Lucrecia果然又和他在一起工作。这种情形有专门的成语形容,一语成谶?似乎不合适………他庆幸当年自己往写作的道路上发展。



现在他依然驻扎实验室。死心眼的Turk坚持要和他一起呆在实验室里。Lucrecia的乐趣之一就是让这个老实的家伙脸红。“不,博士,就算这个小镇的人很友善,但山上的怪物还是有可能闯进来的。”看到对方坚定的面孔,他内心不断感叹,你果然是被调戏的命啊Vincent.



做完实验时Vincent已经在走廊的长椅上睡着。他把手指轻轻搭上对方的脉搏,一分钟后确定这家伙已经进入慢波睡眠。他百无聊赖地坐在对面的椅子上,用手电筒照着那张睡脸,真的有怪物进来了就站到黑暗的地方照Vincent,它们看到他的脸大概就不想吃我了。



电筒一明一亮,寂静的空间里响起电筒开关咔哒咔哒的声音。Vincnet还在酣睡,其实这家伙才是神经最粗的人吧,Hojo背后冒起冷汗。黑暗中对方的脸被大功率手电筒笼进光圈里,很有舞台效果。他想象着这个一板一眼的Turk如果此时在醒来,一定是慌张地从椅子上跌下来,然后红着脸道歉,手背在身后绞紧衣服。人类的心理活动也是有趣的课题呀。



但是下个月的实验进度还没有安排,他关上电筒决定给对方一个安睡的夜晚。夜风吹进实验室,他犹豫一下,拿起最厚的白大褂扔在Vincnet身上。第二天他看到Vincnet把白大褂交给Lurecia,不停地点着头似乎在道谢。Lucreica看到了他,冲他一笑。



后来此般种种也成了他在神罗总部不时拿出来咀嚼的回忆。那时Lucrecia仍和他在一起,但他们都有了独立的办公室,不用再一群人挤在实验室里吃泡面。除了例行汇报,很少有人进他的办公室。隔音效果不太好的门挡不住外面年青人们的欢声笑语,而只要他做实验的时候实验室里总是一片安静。他仿佛回到大学时代。



现在他实现了年少时的愿望,在世界上最大的城市里掌管最顶尖的实验室,然后发现自己其实一直在亲手建起的窄小世界里,和外人深深隔离。



他甘之如饴。



Lucrecia说你也应该像我一样分出1/10的时间看看儿子。已经突破1.80让他认不出来的Sephiroth闯进实验室时他认可了这句话。儿子带来了豪猪头和钉子头的朋友,他说“爸爸,我们要成为Soldier里最出色的同人团队!”



他想起还躺在抽屉里的愚蠢作文和无数的实验报告。



“去吧少年们,要坚持!”
[PR]
by rayor | 2007-06-01 22:04 | FF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