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翻译] One Date

这是个番外,还有个十几章的正文,就当作不存在吧........

by Sharky-chan





Ky穿过酒吧里的餐桌和人群,努力忽视脚下粘糊糊的地面,他不太明白自己现在到底在想什么。这里有让人痛苦的熟悉气息,憎恨和怀疑。被背叛的感觉越发尖利起来,这种感觉连时间和距离也无法冲淡。一想到Sol那漫不经心的笑容,他就紧张得咬紧牙关。



还有另外的东西让这些感觉发酵,越发让人厌恶-----半信半疑,或许只是好奇。



Sol从不向Ky要什么,想要他就会径自拿走,比如封炎。他想让Ky注意时,就毫无预兆地出现,粗鲁、出言不逊,就像反倒是Ky欠了他的人情。如果他什么也不想要,就立刻落跑,从Ky的视线里消失。



他们的关系一如既往地紧张,Ky收到私下见面的邀请时立刻心生挥之不去的怀疑,但还没到把他吓退的地步。Sol也许能让他们的关系改变,他却无法做到。



他扫视一遍嘈杂的酒吧,最后终于看到Sol懒洋洋地坐在阴暗的角落里。这家伙懒散的身形就像阴影中一块没形没状的东西。Ky走进的时候才看到他闪烁着铜样光泽的眼睛,有些不寻常,有些不像人类。



Ky不止一次地忽想起埋在记忆深处的怪物。两个月前,有人或者有什么东西从MK2工厂里救了他。每当他想从梦境般的画面里攫取更多真实,疼痛就无法负荷。



就算Chipp带他去看过IPF医生,他依然什么也想不起来,还因为失血过多而虚弱。但他知道那时带翅膀的怪物不是因为疼痛和意识不清而产生的幻觉。本能告诉他Sol跟那场事件一定脱不了关系。



Ky坐到Sol身边时对自己贸然前来有点后悔。赏金猎人似乎没什么反应,只是对他一点头,便又开始喝酒。



Ky没在意,他压低声音问:“Sol,叫我来干嘛?”



Sol的眼睛终于从酒杯上挪开,里面闪着金红的光,看起来相当厌烦。他的声音低哑懒散,“别想太多了,找你叙叙旧而已。想想我们在骑士团的美好时光,这样那样的破事。来一杯?”



Ky恼火地摇摇头,“别浪费我时间,现在我还没逮捕你就是因为你在MK2调查里帮过IPF。不管是为什么,我还是得感谢你。”



“不错,”Sol咕哝一声,“Kiske警长在感谢我,我一直想要这样的圣诞礼物呢。你也被提拔了不少嘛,干得好啊士兵。”



Sol嘲弄的行礼让他红了脸,他对来这里忍受对方的讥讽感到万分悔恨。Ky站起来,打算在Sol变本加厉之前离开,却突然被人圈住了腰----不痛但也挣不开。



他眯起眼睛,差点就挥出封雷,但Sol看起来既没有威胁也没有闹事的意思,脸上的表情仍像一层看不穿的面具。



Sol放开手,有点烦躁地抱怨“我来看看你怎么样,你在MK2干得过头了,你还没那本事,我想…..”



年长男人的声音柔和起来,虽然气恼的成分比担心多些,但Ky听得出来那是关心。他能想象Sol这样示弱有多难,他不得不再次重新评价这家伙。



Ky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拿起Sol空掉的杯子,用几近温柔的声音问道“我帮你再拿一杯?”



他一手拿威士忌一手拿红酒从吧台回来时,Sol脸上换上了痛下决心的表情。赏金猎人的眼睛盯着酒精,里面带上了新的兴趣。他坐回木头椅子上,开始喝自己的红酒。



单宁酸和劣质葡萄做成的威士忌相当刺舌,但已经是这小酒馆里最好的选择,能让他润润喉咙。Ky终于开口问了从医院醒来时就一直困扰自己的问题。



“Sol,是不是…是不是你救了我?”

“你在说什么。”Sol面无表情,Ky明白这表示其实答案有各种可能。



“在工厂里,我昏迷之前看到了什么东西,”Ky盯着Sol的脸,对方似乎在逃避目光的接触。于是他接着说,“那东西看起来不是人类,但…..我觉得那就是你,对吧?”



Sol的生意没泄露出任何信息,“如果是呢?”

“那我就欠你一条命。”



Sol挑挑眉头,比起怀疑,更多的是讥讽,“你接受得了?”



Ky收紧握住杯子的手指,转开眼睛。他也许多次这样问过自己,还是没有找到满意的答案。最后他还是开了口,“不,我想不行。”



Sol粗鲁的吼叫一声,也许是在笑。他耸耸肩,“没什么,那不是我。你到别处去找那白马王子吧。”



Ky看着桌面上的花纹,“谢谢你,Sol。”他选择无视Sol的嘲弄,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谢谢你,Sol。”



“为什么?”

“不为什么。”



“那就别谢谢我。”Sol一口喝干了威士忌。他站起来,“走吧小鬼。”



Ky再喝几口酒,跟了上去。他们从温暖的酒吧走上湿冷的大街,红酒的后劲让他开始颤抖。他紧紧领口,Sol看上去根本不冷,漫不经心地在街上闲逛。



他们莫名地停止抬扛。Ky喜欢这样和他在沉默中散步。虽然圣战中Sol总是抗命,但Ky向来觉得自己和他有无法言喻的联系。他想明白Kliff对Sol的看法,也想了解Sol。这些年来,他从没成功。



他打量起Sol的背---肩膀没有使力,但仍不乏自信。他渐渐沉浸在回忆里,直到走到桥边才回过神来,“Sol,我们去哪里?”



Sol停下来等他,然后松松肩,“靠,你决定。反正这是你的约会。”



Ky花了点时间来理解这句话,语气都开始磕绊。“什….什么?”



Sol点起烟,冷淡地重复了一遍,“这是你的约会。你决定。”



“你说什么?!”Ky尽量让声音低下来,愤怒地瞪向Sol。



“你干得不错,我想该带你出来约个会。”Sol吸一口烟,“不过要是你叫得像个娘们一样,那就算了。”



Ky后退一步,尽力不要“尖叫”起来,“听着,Sol,我们不是在约会。”他觉得自己已经开始胃疼。





“怎么不是。”Sol向他走过去,叼着烟扯出恶意的笑容。



他们的距离已经可以让烟喷到Ky的脸上---烟草的香气混着焦油的辛辣,幸好一阵风吹散了绕在他脸上的烟。但Sol肉食动物般的压迫感挥之不去,他死死盯住Ky。



赏金猎人朝他弯下身子,“今天我心情不错,去哪里随你喜欢――――去听娘娘腔的歌剧,去公园,如果你真的想,去喂鸭子都行。”



Sol的拇指擦过Ky的脸颊,少年发现那上面和自己一样长满硬茧。尖利的犬齿在路灯下闪光,慢慢占据他的所有视线,他无法推开。



他不知道这是否就是鸟被眼镜蛇攻击之前所看到的景象,只能低声咕哝“现在去买票太晚了,而且鸭子也睡了---”(团长你知道自己在说啥么囧)



嘴唇上的摩擦打断了他。在这样的谈话姿势里倒也不是很意外的事,却猛然将他拉回现实。他向后挣开,眼睛窜起怒火。



有那么一会儿他只顾得上用袖子猛擦嘴唇,然后怒火万丈地大步走开。Sol立刻跟了上去---豹子般的步伐要跟上他摇晃的脚步不是难事。


“别这么矫情,Kiske。”声音里没有恶意,但还是掺着他特有的嘲弄。Ky为自己居然没有预见到这种场面懊恼不已。Sol却还在继续,“在骑士团的时候你喜欢我,我还得装作不知道。”



“你偷走封炎的时候我们就没关系了。”咬牙切齿。Ky用尽所有自制力才没有立刻挥出封雷。他承认自己曾经年少无知,对Sol倾羡不已,但Sol还念念不忘着实让他羞恼。



“你还是喜欢我。”

“你自负过头了。”

“那就是我说对了。”



Ky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受了对方的言语挑衅还是被受了讪笑的刺激,他倏地转身,对方也停了下来,满足地朝他喷一口烟。



“Sol,以前因为你的力量我尊敬过你,但我从不赞同你的想法。”Ky说得嘶嘶作响。“现在.....我以为你终于要作点正经的事了―――我还以为你有点正义感―――结果你还是这副样子。对我,对法律都视同儿戏。”



Sol皱皱眉,把香烟弹到潮湿的地面上踩灭。“正义的法律不是一回事,小鬼。”



“那正义是什么?”Ky几近怒吼“从信任你的人手里偷东西?像跟Gear战斗那样和人类战斗?你喜欢装成孤胆英雄去大干一场,我们就像傻瓜一样什么用也没有。”



“实际上,你做的每件事都是为了自己。不是为了当英雄,只是自私。也许Kliff更了解你,但我只看到你的自私。就算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那样。”蓝色眼睛毫不退让地对上对方恼怒的赤红眸子,“还有,不要叫我小鬼。为了让你尊重一点,我已经够努力了Sol。”



Ky从没见过Sol语塞的样子,现在这家伙却长久地沉默。他听到脚下水流的声音,远处城市的喧闹,但自己的心跳声似乎把其它声音都给盖了过去。涌过耳朵的血液让他呼吸急促。



“活得这么天真可真他妈好。”Sol终于咆哮起来。“说吧,Kiske,我跟大家格格不入让你多难堪了?”



“相当!”Ky不假思索地回击。他压住Sol,拉住对方乱糟糟的头发强吻下去。



Sol被拉得一个踉跄,Ky不禁后退几步,但他们都小心地没让这个吻被打断。结束的时候Ky已经满脸通红,嘴唇刺痛。他想去吻对手的确是个糟糕的主意。



但他没有松手。渴望和厌恶一样深,他曾一直盼望这样的时刻,此时就像他生命中其它所有决定一样是无可避免的选择。Sol的拥抱总是残酷无情,但他再也不想反抗。



他看着Sol的眼睛---在路灯下那是锈棕色---毫无疑问他就是工厂里那个怪物。他恨这个事实,但不妨碍他继续粗鲁地接吻好让那家伙也明白自己有多不痛快。



Sol回以同样的粗暴,揉拧的力度让Ky觉得明天一定会一片青紫。隔着斗篷他感到Sol的手指温暖而坚硬,但他没有害怕。愤怒和沮丧涨满身体,也许还有那么一点快乐,感觉相当糟糕。



Ky模糊地想起他们还在桥上,栏杆卡进他的背。周围人来人往,他不该这么做。他稍微反抗地叫唤一声,于是Sol抱得更紧,紧得他已为自己就要被火焰吞没,但他已经不在乎。



他在堕落,只有Sol向他伸出了手。
[PR]
by rayor | 2007-10-07 13:41 | GG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