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丕云片段

......



1.
曹丕醒来时看到一张床,床上坐着一个人。彼时宿醉未醒,朦胧中看到那人脸色微红,眼神茫然,嘴唇微张,很有股可爱的傻气。再往下看便是衣衫不整,领口还被撕掉了扣子。哦哦哦,这种场景摆明是昨夜喝醉太过心急,委屈了姑娘。他开始思考哪种类型的甜言蜜语用于安慰比较合适,对方却已经先开了口。



“你还记得昨晚的事吗?”



他条件反射地一撩头发,“自然记得,我不会再委屈你的。”对方似乎相当欣慰,喃喃道“那就好那就好。”



看来是个单纯孩子,深入拐骗也不是难事。于是秉持浪漫主义的曹丕同志开始幻想,从口叼玫瑰邀美人用餐一路想到礼炮齐响的结婚礼堂。神父问你可愿意让他做你的丈夫,姑娘娇羞地低下头,“我愿意。”神父再问你可愿意娶这位小姐为妻,他飘飘然----



“你愿意吗?”
“我愿意!”


姑娘长舒一口气,对门口穿制服的人点点头,“他愿意作证,那我可以走了吗?”“等你们做完笔录才行。”



这是什么状况?15分钟后满身茶水的他终于搞清了这是什么状况。离开拘留室之前姑娘拿起热茶对他当头浇下,旋即转身对警官竖起拇指,笑容里白牙闪亮。“听说茶很解酒,你酒醒了吧?”猛然酒醒的他终于发现一切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他忽视了两个重要问题。其一为所谓的姑娘实际上是个男人,其二为这里不是Lovelove旅馆而是公安局。



和男人共度一夜他不会触动他伤感的神经,但沉溺幻想认男为女实在是有辱他的眼光。何况对方其实浓眉大眼面目刚毅,并无半点女子之相。此时这位自称赵云的小伙子正在对小片警描述昨晚自己如何救被小贼搜遍全身的曹同志于危难之中,完全是见义勇为,绝非当街斗殴。然后满怀期待地望向他,就等他点头称是。但他仍沉浸在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泼茶的悲痛里不能自拔,于是没好气地一句“我忘了。”



实际上他的确不记得。被酒精搅糊的记忆里似乎是有人对他上下其手,他理所当然的认为那是[消音]的幻觉。赵云登时拍案而起,力道险些震翻满桌茶杯。“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你怎么出尔反尔?!”那双眼睛澄澈如九月的蓝天,燃起愤怒火焰时就让人仿佛看到灭绝已久的单纯正义热血,就连曹丕都觉得自己确实应该说点什么。当然主要原因是小片警跟着露出满脸我很无聊你们不交代清楚就别想跑的表情。



又一个十五分钟,小片警笑容可掬,误会误会一切都是误会二位请慢走。赵云压低声音问这人到底是何来头,打个电话就成了大爷?



他就是曹丕啊。
谁啊?
你竟然不知道,我市支柱产业曹魏糖厂总经理,市郊那片甘蔗园就是他的口牙。
哦,原来是农民。



农业乃国家之本,农民兄弟是大家的衣食父母,赵云心中稍微升起了一些敬意。



什么农民,是农民企业家,不对,就是企业家!



敬意马上被这种追求华丽鄙视农民兄弟的纨绔子弟打得烟消云散。



他们走出派出所,阳光有点刺眼。曹丕舒一口气,一只手搭上赵云的肩。“我仔细想了想,昨天你好像真的帮了我,不如去我家我请你吃甘蔗。”赵云皱皱眉头,娘亲告诉过他不要相信喜欢自来熟的人,尤其是一连痞子相的男人。可是对方笑得毫无城府,眼睛里还带着点可怜巴巴的期待,于是总是心软的好孩子赵云点了点头。曹丕立刻搂住他的肩,“其实昨天钱包给人摸了,这打车的钱你先垫着如何?”



娘说的话果然没错........他不知道,此时命运的齿轮拖着长年每人给上油的身躯再次开始转动了,声音非常刺耳。


2.
“云妹,虽然我变丑了变受了但是我相信你依然是我的小受。”by传说要变傻的魏国某储备干部。


“赵将军,这不是我老婆的衣服,请你下次不要叫错我的名字。”by吴国某指挥官。


“子龙,寡人虽正太,但忠义如你,亦当不离不弃。”by蜀国某领导。


“兄弟,俺不是菠萝,不要老盯着俺的脑袋。”by蜀国某领导家属。


“子龙,有空一起去夏威夷旅游啊~”by吴国两大花姑娘。


“这不是赵将军吗,什么时候咱俩再去圣骑士团穿越一回?”by吴国某指挥官他老

公。


“我要声明两点:1.我不是蟑螂。2.我跟赵云不熟。”by涂了红眼影的黑衣人。



那么赵将军对这些发言有什么想法呢?



“打马赛克干什么?不打我也不认识他们,你们都是谁啊?!”



那么继续片段。



甄姬在某次吵架时口不择言,高声曰"汝文不及子建,武不及子文,可叹乱世,使竖子猖狂!"和兄弟们的恩怨情仇是曹大诗人心头的一根刺,这下被狠踩一脚,疼得他差点被甘蔗水呛倒。是可忍孰不可忍?!本来在闷头啃甘蔗的他决定立刻傲然反击,激动之下他把那口甘蔗渣吞了下去。带毛刺的小颗粒贴在嗓子上,让他咳也不是不咳也不是,恨不得立刻伸只不求人进去照嗓子眼挠一挠。



这种难耐又难消的骚动让他想起在殿前遭遇赵云。那时他第一次好好端详了七进七出长坂坡杀得曹军销魂蚀骨的猛将。其实那是张普通的脸,清秀面容和浑身是胆的威名似乎并不相符。但面对黑压压的士兵,那人依然犹入无人之境。他看到自己的军队被银光劈开,残影蔓延仿佛龙身。那人无意中抬头看他,本是不能看清目光的距离,他却感到凛然如钢的眼神直直穿向自己的身体,不禁一颤。战场上这家伙曾高喊曹贼不忠不义,毫无虚伪的语气。于是他笑起来,身体里涌开一种兴奋的热度,握无奏的手心微微渗出汗珠。



赵云不负众望地冲上大殿,刀剑相向的时候他们的脸只隔了20厘米。他重点研究了对方的眼睛,里面只有单纯的战意。这样的人不是璞玉就是呆瓜。他认为自己找到了对方强大的关键,即是无欲则刚。这句话涉嫌穿越,不过在以穿越为精华的穿越无双里曹诗人理所当然地忽视了这一点并顺利成章地下了结论:过刚则易折。他很乐意居高临下地欣赏赵云跪倒在地的样子,毕竟,除了文艺,争夺和镇压是他最大的人生乐趣。



他们鏖战一场,战到肝糖原都供不应求才勉强罢手。他不太记得自己怎么就爽快地放了对方走,第二天睁开眼睛时还恍然以为是在做梦。司马懿气急败坏的一扇子让他回到了现实,陛下你怎能放虎归山!群臣连连附和。哦,是真的啊。他文艺地叹息,眼神渐渐迷茫深邃起来。大家纷纷猜测陛下是不是就要宣布这是我的计策云云,于是屏息凝神。



唉,忘了问赵子龙他突然跑来是干什么的。难道就是为了证明他真的是一骑当千指定人选?



当然他不会当众说如此没有深度的东西,他说“吾此生得一子龙足矣!”下面顿时炸开了锅,群情激愤。老臣们一把鼻涕一把泪,好你个曹子恒,我们提着脑袋为曹家杀人放火抢美人,你现在连社保问题都没谈好就想跟刘大耳的人爬墙,你你你......你个负心汉!对此甄姬冷冷一笑“你们恐怕听掉‘后宫’二字了吧。”众人恍然大悟。



可是为什么受伤的心灵好像没有得到安慰.........



那么画面回到开篇的吵架。子恒陛下含着满嘴甘蔗渣反驳老婆“武,子建逊于我;文,子文不及我。此位舍我其谁?!”所以说魏帝是个乐观主义者,很多年后著名文学家鲁迅将这种精神称作阿Q。当然,他也是有资本乐观的。比如他想做太子,一番纠葛之后就成了太子;又如他想当皇帝,没怎么纠葛就坐上了龙椅。所以当漫漫时光流过,他以为对赵云的征服欲已经沉淀成爱慕时,也是很乐观地认为自己可以成功。



一见钟情,寤寐思服,辗转反侧等等等等都是诗人梦寐以求的浪漫。这样的浪漫造就了他和赵将军无数充满黑线和邪魅一笑,推倒和反推倒的日子。每次的开头都是“又见面了~”“怎么还是你?!”,结束词都是“总有一天阿云/曹贼......”直到他不得不在病榻上感叹人生果然苦短。他预计了很多情况,都有时间充足的前提条件。人算不如天算啊。



他看看窗外,天上飘过大片大片的云。



真正的悲惨结局:迫于生计的阿云去当了体操运动员,他被当领导的草皮以潜规则为名河蟹了。


3.
忆及那日,曹丕总是唏嘘不已。

那是他上大学后第一次走上足球场,他的父亲总是说“曹家男人的宿命在于文艺、球场和后宫。于文艺当做王,于球场当称帝,于后宫当为总攻!”他站在守门员的位置上,认为自己终于踏上了命运的征程。上半场他无所事事,对方被打压得观众都快要集体谴责他们不给同学面子的残酷行为。下半场开始时他打个哈欠,开始走神想象自己身处战场,士兵从他身边流向平原,如同黑沉沉的海洋。所有敌人都被踏成齑粉,而自己将破开兵阵在战场中心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鏖战一场。

Y到High处,他抽出伸开双手,“大丈夫在世,自当纵横沙场,马革裹尸!”

一干人等在旁边大叫,“哇,小心呐!”

一个高速旋转的东西迎面冲来,正中胸口。他抱住足球倒了下去,一口气差点吊不上来。司马懿拖起他一阵猛拍,“没事吧?那小子上场之后就没人挡得住,原来他不会射门,太好了!”那小子态度很好地过来道歉,“没事吧同学,我是玩躲避球的,这是第一次踢足球,对不起。”

居然有人到大学了还玩躲避球,实在是精神可嘉。

蜀队明显都憋绿了脸,只有一个混血儿长相的男生在高兴的大喊,“子龙,踢得好!子龙,等一下我也上场!”姜维有人拉了拉他,小声提醒,“这是足球,不是躲避球!”于是蜀队的脸更绿了一层。

后来他问赵云“听说你在躲避球社,不会只有你和马超吧?”赵云看火星人一样地看着他,“怎么会呢,还有姜维和陆逊,不然怎么组队?”

其实也没什么差别嘛.........

习惯的力量是顽固的,赵云依然不屈不挠地对准他的肚子或胸口。当马超再一次兴奋地表示想体验足球时,他感到全场同情的目光都汇聚到了自己身上。那天下午他在保全分数还是保全身体之间作了伟大的选择,比赛3:0结束。

但蜀队教练诸葛亮依然荣光焕发。

“赵云7次进攻都势如破竹,换他上场果然是正确的。”
“教练,可我们还是没有进球啊。”
“孩子,输赢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热血,是青春,是你面前的夕阳!”
“教练,赢了的话你就不会这么说了吧?”
“哦哈哈哈哈哈~”

从此只要赵云外援,对方球队必定人人争当前锋,守门员由抽签产生,抽到死字那位同学请保重。

忆及此,赵云也唏嘘不已。

那天上半场结束,他的好大哥刘备看到分在两个校区的女朋友竟然同时朝自己走来。二女巧笑倩兮,手藏在身后,似有暗器。刘备当即把他往诸葛亮那里一推,自己狂奔而去。据说这三人玩了1小时来呀来呀来追我呀的游戏,最后刘备体力不支口吐白沫的时候被二女按倒拖走,三人和平商谈1小时后平静分手。当然这是官方说法。

他说我不会踢球,诸葛亮立刻拿出羽扇扇得仙风道骨,“没问题!你就当他们都是大球,躲开他们射门就行了!”他恍然大悟,在躲避球中锻炼出的敏捷身法无人能敌,但这两种运动的射门有那么一点区别.......

诸葛亮并没责备他带来的失利,“重要的是,不是所有守门员都像曹丕那样坚定顽强!咔咔咔!"
[PR]
by rayor | 2007-10-07 13:46 | 杂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