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カテゴリ:FF7( 32 )

曼陀罗

连Sephy都说Zack是个不拘小节的粗神经。只有Zack本人不以为然,“其实我心细如发是个很浪漫的人。”为了避免嘘声太盛,他一直很矜持地把这句话放在心里。

伪的
[PR]
by rayor | 2006-08-01 19:08 | FF7

约束

五台战争时Reno还是刚到Turks报到的愣头青,他在枪林弹雨中以不可思议的的速度冲向前线,Tseng还没点头赞许他就突然折转回来,用更坚定的速度奔向后方。擦过Tseng身边时大喊“主任,电棒掉链子了你们先撑着啊!”Tseng不动声色地遮住青筋,决定回去要好好和人事部门进行一番心与心的交流。

神罗~
[PR]
by rayor | 2006-08-01 19:06 | FF7

人生如歌

——从来客途太匆匆,前路茫茫各珍重

村长握紧Cloud的手,语气凝重“Cloud,人生就是一场旅行,每个停留的地方不过是生命中的驿站。所以不要留恋,到广阔的世界闯一番吧少年!”他郑重地把一枚闪烁银光的小玩意塞进Cloud手里。

“一人参军,全家光荣”的大红横幅下秋风寂寥,Cloud惊恐地看着村长身后浮起密密麻麻的文字,“快走吧快走吧不要再回来了赶紧走吧我的店容不下你这尊大佛呀”…….

火车适时地疾驰而来,村长一把将金发少年推进车里,“去吧,到米迪加闯一番事业!”

所谓人生
[PR]
by rayor | 2006-08-01 18:59 | FF7

平凡生活



神罗新丁Cloud在楼道间局促穿行。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能和英雄Sephiroth结识,虽然这次是帮Zack送东西,但是该说点什么好呢。

那场相识Cloud觉得如梦似幻。当他走进Zack的房间,看到餐桌旁除了刺猬头居然还有一片银光。Sephy霍然转头,Cloud看到了圆鼓鼓的双颊和嘴角的番茄酱,半根鸡腿大刺刺地在唇间蠕动。四目相对,一秒仿佛就是一个世纪。Cloud正要敬礼的手僵在半路,手心冒汗。鸡腿刺溜刺溜全部进肚,Sephiroth看一会儿小兵半空中的手,恍然大悟,从凶悍纠缠的叉子下抽出最后一只鸡腿塞进Cloud手里。已经清俊如常的面孔漾出一个微笑“你就是Cloud?抱歉只剩这一个了。”

一群otaku
[PR]
by rayor | 2006-08-01 18:55 | FF7

35题 长廊下

Hojo试验室的窗户正对大门后面的走廊。也是这幢阴暗建筑难得能接受阳光沐浴的地方。



Vincent的工作地点通常都在那里,他是个敬业的人,不论高温暴雨,都不会离开岗位,而且必定穿着制服。

伪文艺
[PR]
by rayor | 2006-08-01 18:45 | FF7

祈愿KUSO版

雪白结晶之下,忘却之都仿佛冰封,空旷寥落一如既往。Vincent独自坐在湖边。突然尖利女声响起“啊~~老公老公接电话!”Vincent刷地把说明书甩出去,小本子咕嘟咕嘟沉进湖里。“怎么调来调去也只有这个铃声,Hojo送的东西果然不可靠!”

那时绿色光辉渐渐消失,天空中的死亡化作尘埃。Highwind在米迪加城外降落。城里响起巨大的轰隆声。Cloud一撩头发“记者肯定就要来了,喂,大家整理仪容。你们跑什么…”

KUSO王道
[PR]
by rayor | 2006-08-01 18:42 | FF7

35题 祈愿

雪白结晶之下,忘却之都仿佛冰封,空旷寥落一如既往。Vincent独自坐在湖边,半个小时后就是新年。

那时绿色光辉渐渐消失,天空中的死亡化作尘埃。Highwind在米迪加城外降落。城里响起巨大的欢呼,人们跑向原野膜拜拯救自己的奇迹。潮水般的人群擦过Highwind,不时有人向他们打出庆祝的手势。Marline费力地挤过来,Barret一把抱起小女孩,爽朗大笑。大家被这盛大的欢乐感染,都展开笑容。

祈愿
[PR]
by rayor | 2006-08-01 18:41 | FF7

35题之作战者们



中年人啊........
[PR]
by rayor | 2006-08-01 18:39 | FF7

曾经逃亡的日子

青天白日,万里晴空。

无所事事地钉子头们在阴暗的角落发霉。

“好无聊。”
“好穷。”
“生活没有激情。”
“快来一场命运的邂逅让人生爆发吧!”

大风起兮云飞扬,一袭白袍鼓动,阳光为来人投下智慧的光环,醋酸的味道四溢。

“小伙子们,生活有烦恼吗?”

Cloud年少无知“喂,大叔你挡着我们晒太阳了!”

Zack捂住他的嘴,“Cloud不得无礼!这位就是神罗最大的里元素。真.科学怪人.公鸭(嗓)杀手Hojo。有何指教?”

Hojo稳稳眼镜“咳,你只需要说前两个头衔…那么,你们想和我联手捞一笔么?”

Cloud的眼睛放出微光“哦?”
“你们知道什么是神仙跳吗?”

逃亡啊
[PR]
by rayor | 2006-08-01 15:21 | FF7

触れる


Sephiroth在战场穿梭,悄无声息,无数生命在刀下消逝得干净利落,他们甚至没有机会看到是谁给了自己终结。天边的乌云向四周蔓延,要下雨了。

遇到Zack的时候雨势渐强,黑色刺猬头被血和雨水打压下来,几乎和黯淡的背景融在一起。一级特种兵坐在尸体中间,撑住刀柄的手疲惫不堪。Sephiroth的动作依旧轻不可闻,但他看见Zack瞬间绷紧身体,手臂青筋暴起,他知道看似摇摇欲坠的黑发男人随时可以奋起一击。而Zack突然放松了动作,转头拉开一个微笑:“Seph,没事吧?”

无论什么时候,Zack见到他总是带着笑容,即使伤痕遍布也要尽力扬扬嘴角。他曾问过这家伙为什么在战场上也能那么开心,Zack大笑:“难道你要看我哭?”还能笑总比哭好,虽然这个笑容已经筋疲力尽而Zack向来精光闪烁的眼睛也开始染上沉重地色彩。毕竟是三天来第一次看到带着温度的表情,Sephiroth不禁也稍稍咧开嘴微笑。

“我没问题。倒是你,突然放松可是随时会死的。”
“没关系,我知道是你。”
“为什么?”
“........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有时Zack露出的眼神混沌不明,敏锐如Sephiroth也看不出其中含义,这种时候Zack必定咕噜几声把什么都蒙混过去。比如现在,所以Sephiroth不会多问,他只是想自己大概还需要更多训练。

谈判开始,所有部队原地待命。雨没有停的意思。天空黑压压一片,一切都被乌云裹得密密实实,没有边界没有缝隙,压抑有如死亡。Zack和Sephiroth坐在树下,水从树叶上滴下几乎连成一柱,即使撑起雨布两人也浑身透湿。四周有唏唏梭梭的骚动,雨声没有隔绝士兵的低声咒骂。

两个小时前热血的士兵对Zack吼叫我们怎么能这样?怎么能眼看战机白白贻误,敌人就在眼前!难道我们眼睁睁放走胜利?!

“那你怎么回答他呢?”
“我告诉他好的士兵是服从命令的士兵,否则就是死掉的士兵。”
“就这样?”
“就这样。”

不然怎样?告诉他我们不是为荣誉而战,也不是为保卫什么而战。胜利是谈判桌上的筹码。不能带来利益便毫无意义。失去这次战机没有关系,神罗有足够的消耗品取得下一次胜利。我们这样的棋子全是量产。如果是你这样的热血傻瓜当然更好。怎么了士兵,作战半年有余难道你还不明白?

Zack低低地笑起来:“我们不是在拍电影,我没法给他美好的激情。”

“如果是拍电影,这时候闪电应该冲破乌云照亮战场。而你,
Seph,你要如神祇一样出现,带领你的士兵横扫原野,你的剑要和雷电一道让敌人肝脑涂地。你要成为传说,浑身浴血时就是英武的战神。可是我们这两个月都在沼泽里搞偷袭,你看现在连正宗现在都沾上泥了。”

之后很难再有战争的日子里,银发战士的威名总让新兵们围着“Sephiroth唯一的好朋友”Zack喋喋不休。战场造就了英雄和传说,他们在和平的乏味中期待这样的浪漫。每每如此Zack便想起这晚。他想说操纵战局的大人物们让我们等待,那时至高无上的英雄也坐在泥泞里,撑起塑料布还是淋成落汤鸡。他和所有人一样在黑暗中静静等待生存或死亡的时机。

Zack想自己大概忘不了那天。

“Seph,战斗中我们都随时会死那。”
“你的可能性比较大。”
“当然当然,特种兵很多,你死了他们可亏大了。”

可是那时候就不会再有人会在你身边了,没人会想也没人再敢了。

“保险起见,我们还是来祈祷大家都不会死吧。”

Zack拉过Sephiroth的手,摘下一片树叶按进他手里,紧紧握住。

“?”

“这是银杏,可以活上千年的树,很少有能杀死它的东西。看上去这么脆弱,其实比什么什么生物都强大那。借一点它的运气好了。”

听上去就是一通胡说,Zack觉得自己的手有些发抖。Sephiroth却稍稍握紧他的手,“嗯,我在书上见过。”

他能感到Sephiroth强劲沉稳的脉搏,那具身体里要蕴藏多强大的生命力才能无论周遭多么恶劣都能如此鲜活镇静?他突然觉得银发的男人就像身后的树,埋藏深厚力量,一点一点地向天空伸展。他想总有一天没有什么再能束缚Sephiroth,他将和星球的生命相连。

果真如此,便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直到下一个命令达到,Sephiroth也没有推开他的手。也许他并不在乎,也许他不知道怎么拒绝。Zack笑笑,可我还是很快乐。

尼伯海姆的魔晃炉前,正宗刺穿了他的身体。他伸手想要抓住Sephiroth,最终也没有力气。真可惜,任务完成之后我想教你做标本呢。Zack无力地微笑,虽然已经没人看见。

因为我刚在你的书里看到了发黄的小小的扇形叶片。
[PR]
by rayor | 2006-08-01 15:20 | FF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