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カテゴリ:杂货( 12 )

丕云片段

......

More
[PR]
by rayor | 2007-10-07 13:46 | 杂货

历史同人女问卷

伪的..........

More
[PR]
by rayor | 2007-10-07 13:44 | 杂货

[丕云] 他们的一天

中秋贺

More
[PR]
by rayor | 2007-10-07 13:43 | 杂货

[仙四] 苦役

再入地府的时候,韩菱纱被鬼力资源部直接请去了阎王殿,阎王看着她眉开眼笑“像你们这种免费劳动力我向来是要亲自分配任务的。”这就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人痛苦上的变态嗜好!红衣女子还年轻,瘪瘪嘴发发火仍带着少女的俏皮和可爱,但她从不喜欢让对手如愿。于是她庄重地微笑,那可真是荣幸啊阎王大人。

此时她的伯父已入轮回,阎王一挥手让她去填了那个空缺。彻底陷入简单重复劳动之前她想再见见爹娘。阎王再一挥手,投胎去了,韩家上一代的都投胎去了。她的笑容里顿时多了几分欣慰,原来不是要做百年千年啊。阎王白她一眼,你们这些独行大盗堆在地府里我也不安心嘛。

嘿,谁希罕你的破玩意?可惜现下没什么能把阎王威胁得和财神一样满脸谄媚。于是她怀着遗憾的心情走向放逐渊,直到撑起船蒿她仍在惋惜。

工作时松时紧,没想到死人也分淡季旺季。清闲的时候她就躺在船上,仔细端详初到时没有好好打量的风景。一切都很单调,茫茫的天和茫茫的水,看似高远却又像随时就要压过来。她想起不周山,游走在那里的风行者茫然吟唱,声音空洞如自己的眼神。空虚中她试图研究忘川水究竟流向何方,是走出鬼界还是进入虚无。最后筏子总是不经意间回到放逐渊。她花了很多时间思考这是某种防止出逃的结界,还是忘川其实是个圈。时间就这样慢慢消磨。

生前她最为痛恨的行为之一便是消磨本就不长的生命,现在她有了无穷的时间,却依然为此难过之极。

她在这个广阔又逼仄的空间里回忆青鸾峰。那里阳光耀目,空气里始终有青草和泥土的味道。她和紫英扶着天河看风过云海,四处生机盎然。

她已经20年没见过他们。

60年的时候第一次来了故人。那老头扑过来大叫菱纱你原来死得这样早,难怪我苦等十年也没有等到你!她差点一竿子把对方拍进水里,臭美吧你,500两还欠着我呢。老头立刻胸脯拍得啪啪作响,我不是说过我的后人是蜀中巨富吗,到时候连本带利一并还你。他豪气万丈,我们今生无缘来生再续,景阳一诺千金,定不相负!

一诺千金......承君一诺,当守一生。那时昆仑月下,4人信誓旦旦,如今他们过得可好?等不到梦璃了,不知可否等到天河和紫英?这两人来时或许也是白发苍苍。她一定要拥抱他们,要大声取笑他们。老头子天河是不是还会傻乎乎地笑,脸上的皱纹都挤在一起?老头子紫英大概有了长老风范,然后继续在心里偷偷不好意思。她想再把脸埋进天河的肩头,让阳光和青草的味道扑面而来。她还要问问紫英有没有给九龙缚丝剑穗找到佩剑。然后他们可以一起去投胎,让梦璃来找他们的转世。阎王若有半个不字,天河定会跳出来摩拳擦掌“来呀,开打!”

她已经用许多年时间回忆,还有许多年时间可以用来想象。她想象着重逢的日子,也想象他们永远不会来,永远好好地活在青鸾峰上。两相矛盾,生活似乎有了新的乐趣。我真是苦中作乐心胸豁达啊,她望天感叹,回过头就看到阎王在岸上频频招手。

韩菱纱,这苦役苦是不苦啊?
托大人的福,苦也不苦。
你们韩家人说话就是有水平哈哈哈~
哈哈哈~

阎王大人收起无法用他人痛苦建立快乐的失落,在生死簿上一勾。快去投胎吧大姑娘,你们韩家人都要竞争上岗了。她再往身后的河面看一眼,那里只有黑压压一片。

“好,走吧。”



WS版:
1.
“你们......终于来了!”
“菱纱!”
“菱纱......什么叫终于......”
“这头猪是怎么回事?”
“是我和紫英的宠物,它也叫菱纱哦。我每天都跟它说话,你有没有听到?”
“.........”
“笨蛋!紫英你不要看旁边!”

2.
“你为什么给我兔子耳朵?”by在魔籍登记处的玄叔叔。
“按惯例成魔之后脑袋上都要长点什么。”
“没其它的吗?”
“还有麋鹿角,你要哪个?”

如果他选择了麋鹿------
“那头麋鹿长得好像玄霄。”
“大哥迷路了?”
“师叔你投靠圣诞老人了?”
“........”

如果他选择了兔耳朵-----
“天河,那边有个大兔子!”
“咦,兔子呢?”
“用后羿射日弓把它给烧没了吧。”
“下次用普通的弓好了。”
“........”
没关系玄叔叔,魔是可以重新凝聚的~
[PR]
by rayor | 2007-10-07 13:38 | 杂货

[布衣神相] H接龙

和认萍生同志的接龙~

More
[PR]
by rayor | 2007-03-06 18:44 | 杂货

[布衣神相] 决定

人人都说李布衣料事如神,处事老道。

但李布衣却认为自己只是更擅长不露声色,不当说的话绝对不说,不当表的情坚决不表。于是从不给人面子的赖神医在众人的赞誉之词后面皮笑肉不笑地托起酒杯,给他的好兄弟下了个更准确的定义。“李兄,真没见过比你更闷骚的人啊。”对此李神相照例云淡风轻地一笑,从容话别。

时常爬墙,爬爬更健康........
[PR]
by rayor | 2007-02-23 16:35 | 杂货

金刚观后

这次的金刚似乎大家都很重视,央视都打出了“人猩恋”的噱头。我不禁想起某人写的魔兽同人里暗夜精灵女祭司爱上了半兽人,我落泪;又有壮士安排莱格拉斯爱上他化作半兽人的哥哥,我悲怆。喂,禁忌之恋也不是这么玩的好不好。托团体票和学生证以及某女王的福,我可以去某高级影院看这段禁忌之恋。英文版的票价居然是中文版的3.5倍,真是崇洋媚外啊崇洋媚外,中文版不是还要人配音的吗,应该更贵吧。

猩猩
[PR]
by rayor | 2006-08-03 14:28 | 杂货

白色巨塔

从没觉得医生或者教师是高尚的职业,只是诸如此类的职业被要求更多高尚的人。

正剧
[PR]
by rayor | 2006-08-03 14:26 | 杂货

GG同人读后

初看时只有一个念头,翻,一定要翻!因为从没想过英文可以这么美丽。

整篇文章都沉浸在孤独的雾里。

开头便寒意萧瑟,四处刮起冬日的风,Ky孤零零地走过空旷的庭院和建筑。就像他的一生。

他的信仰是拯救世界,但在某个晦暗寒冷的夜里他发现自己的世界原来那么小,但无能为力。“If I could not help one person, the one person that I wanted to help more than anything -- then what could I do? If I could not save him, then nothing was worth it.”厌恶嫉妒追逐那个家伙10年之后,他终于明白自己爱他。

而他是个固执的傻瓜。会固执地坚持正义,也会固执地违背信仰爱上男人,于是现在他固执地抓紧寂寞。无论身边多少人他都顽固的在自己的世界踽踽独行。也许圣战时也一样,有师长,有敌人,有仰慕者,没有朋友。因为他太过单纯又拙于交往。现在他只是看着落雪等待太阳再次升起,再次照耀自己和自己爱的人。

那个家伙和他同样寂寞,但他们也许永远只是两条平行线。他依然会每天在街角的咖啡店凝望苍白的天空,回忆那晚Sol肩膀的温暖。

文艺而KUSO
[PR]
by rayor | 2006-08-01 19:34 | 杂货

[大剑] 等待

伊妮莉偶尔会有这样的奢望:自己有一天也许能当上NO.1呢。稍纵即逝。不像NO.3,NO.4两个丫头,有事没事就干上一架以期证明官方排名有误。看见自己,她们尊敬的笑脸下也会隐约闪出觊觎的光。傻瓜,还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没有见过迪妮莎吧,或者见到了也不能认识对方的实力。伊妮莉承认自己的高速剑在迪妮莎面前类同耍花枪,迪妮莎不动声色地单手卡住自己攻击时她就判断此人无法超越,逼不得已不要招惹。她平静地承认失败,从此再没考虑过NO.1的问题,而除了工作也没什么其他问题好考虑。她想这是不是心如止水呢,也好,高速剑这种狂暴的技巧需要与其完全相反的心境来控制。反正,成为大剑之后只是图有人类外表的东西,一天天等待着极限来到,然后让伙伴杀了自己。每个大剑,无论何等张扬,都知道所谓命运时恶毒又无奈的东西。

我不希望你离去...
[PR]
by rayor | 2006-08-01 19:10 | 杂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