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   2006年 08月 ( 37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第一次见面是在战场边缘,爆炸的余波仍在扫起漫天尘土。少年身边扑过灰褐色的气流,金发和西装早已蒙上黯淡。Rufus依旧笔挺地对着战场。

诡异的CP
[PR]
by rayor | 2006-08-03 14:25 | FF7

斜线同人

Cloud
2 rude
3 Rufus
4 Sephiroth
5 Reno
6 Vincent
7 Aeris
8 Tifa
9 Hojo
10 Tseng
11 RedXIII
12 Zack

More
[PR]
by rayor | 2006-08-02 12:18 | FF7

yoai50

01. 请问你的名字。
板栗


02. 你和YAOI冲击性的相遇是在什么时候,怎样的形式?

初入耽美不久,我看到了一个叫<恶杀欲>的东西。这我唯一因为呕吐欲看不下去的东西,但它证明了RP来了十头牛也拉不住,我居然还是昂首挺胸向耽美界进发,我果然是无畏的。(是你超级RP...)

RP
[PR]
by rayor | 2006-08-02 12:14 | FF7

GG同人读后

初看时只有一个念头,翻,一定要翻!因为从没想过英文可以这么美丽。

整篇文章都沉浸在孤独的雾里。

开头便寒意萧瑟,四处刮起冬日的风,Ky孤零零地走过空旷的庭院和建筑。就像他的一生。

他的信仰是拯救世界,但在某个晦暗寒冷的夜里他发现自己的世界原来那么小,但无能为力。“If I could not help one person, the one person that I wanted to help more than anything -- then what could I do? If I could not save him, then nothing was worth it.”厌恶嫉妒追逐那个家伙10年之后,他终于明白自己爱他。

而他是个固执的傻瓜。会固执地坚持正义,也会固执地违背信仰爱上男人,于是现在他固执地抓紧寂寞。无论身边多少人他都顽固的在自己的世界踽踽独行。也许圣战时也一样,有师长,有敌人,有仰慕者,没有朋友。因为他太过单纯又拙于交往。现在他只是看着落雪等待太阳再次升起,再次照耀自己和自己爱的人。

那个家伙和他同样寂寞,但他们也许永远只是两条平行线。他依然会每天在街角的咖啡店凝望苍白的天空,回忆那晚Sol肩膀的温暖。

文艺而KUSO
[PR]
by rayor | 2006-08-01 19:34 | 杂货

[翻译] Hold

by skuld

Sol Badguy在床上的话很少,但你不太介意。过去几个月里你知道了他的另一个名字,你还不习惯微笑时他看你的眼神。那是只有Sol——不,Frderick——才有的奇特眼神,矛盾纠结。看上去他就要逃走,但他还是让你知道了他想要离开,于是你能抓住他。现在他安于待在你的屋子里,坐你的沙发,喝你的茶,还有,分享你的床。

爱或者伤害
[PR]
by rayor | 2006-08-01 19:29 | GG系列

[翻译] Tarnished Silver

by Seishuku Skuld

那天终结的时候风才平息。呼啸突然寂静,扭曲嘶吼得狂风压低成缓慢的气流。死亡的味道仍在空气中漂浮。血和尘土散发得金属气味,烧焦肉体的酸味都聚在他鼻子周围。每次呼吸都在提醒他几小时前的那场战斗。

It's a wind with blood
[PR]
by rayor | 2006-08-01 19:26 | GG系列
感觉好吗?"我的声音略带戏弄,试图打破开始严肃起来的气氛。毯子半搭在身上,我躺下,眼神一直没有离开他。我几乎要嘲笑自己的硬挺---刚才做过那些,还想要更多么?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我渴望过他,我也得到了他。他曾是我的,在那充满狂喜的短短时刻里,他是我的,不属于任何其他人。

但放松气氛的努力失败了-他做起来摇着头,罪恶感看起来越发沉重。他抱住膝盖。

后来,他们幸福了
[PR]
by rayor | 2006-08-01 19:23 | GG系列
-六年前-
我把一摞书放到整洁的桌子上,为自己几乎无法隐藏的快乐微笑。三周以来,我终于能好好地学习。我失望地对自己摇摇头,眼睛浏览起书目—矢量微积分,生物地理学,化学物理学,古典文明,政治与社会学,宗教与天主教的起源。(你这BT,看着这些书微笑||||||||)很久没有学习了。学习对我来说相当重要,我没有上过学,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剑术和军事学习上。但我一直决心成为一个优秀的人,不论是作战还是学术。过去几周里没有时间学习让我不太舒服。

让我们回忆
[PR]
by rayor | 2006-08-01 19:20 | GG系列

[翻译] Azure

by Lady Mika'il


1月2日,6点50。雪刚停。今年的圣诞节没有下雪,警局前的花园一片荒芜,充斥衰败的枯草,在这凛冽的冬日里暗淡。我穿过走廊,看见厚厚的积雪在上一个季节逝去的生命上闪闪发亮,犹如珍稀的珠宝。我裹着蓝斗篷,上面印着警局的标志,围巾绕过我的下巴。

第一缕暖风总是让人安心,虽然它们吹过之后让我刺痛。我能感到脸上的温度,被尖锐的寒风吹得发红。我走进大楼,抖抖外套,从空旷的走廊走向自己的办公室。我不会惊讶于这样的冷清,走过一扇扇门,我想自己又是第一个到的人。无人致以问候。

小弟哟.....
[PR]
by rayor | 2006-08-01 19:20 | GG系列
by Katzy H


you wanted this
so sad to see
the sweet decay
of ecstacy
and you want it all
and you want it all



开始,我能做的只是看着。

我不明白为什么要接受这个状况如此困难,真的。难道这不是我一直的希望,一直期盼的机会吗?这是我在公平的战斗中证明自己的机会。这场战斗除去真正的实力和武士的精神,其余皆无意义。比起曾经一切让我
失败让我痛苦的战斗,这场决斗如同我梦想中的那样辉耀光荣,胜过一切。因为它将最终证明到底谁更强大。

我的机会就在眼前。我却无能为力。

为什么?我问自己。你为什么不抓住这次机会?什么让你停步不前?

我明白是什么在阻止我。但我不能承认。那是渎神的理由。

我决心再也不去想它。

但脑中隐秘的地方,我对自己承认最初对胜利的渴望已经被某些东西掩盖,那些从不能想像的混乱思绪占据我的脑海。它们在撺掇我、嘲笑我、挖苦我-----因为发生了那些不可想象的事。扰乱这次决斗的情绪不断高涨。

我不想回忆起那些。我不允许自己再想这样的东西。没有这些想法才没有罪孽。这句话是我的救命稻草,一直以来都是。

(但是那些奇怪的感觉,压迫着我的荒唐想法…为什么没有消失?)

我却只能盯着他,想把怪异的情绪赶走,想无视种种汹涌纠缠的感觉和已经遗忘的过去。这样轻松多了。如果我不能像一个老道的剑士那样抛开感情,作战便都是徒劳。我不能表现出来,不管是脸上最轻微的变化、声音还是站姿,安静、镇定,要像个誓言取胜的战士那样握紧Furaiken。

我不能表现出脆弱。

他,能像本能一样藏起所有情绪。轻易抹去一切表情---不,不只是表情。他就是那种轻易便能让自己看上去冷酷的人,让我反胃。因为这在一遍一遍提醒我他的真面目。这比他的表情更让我感到自己可笑。

他看着我,打量我的脸,寻找一切会在无意中露出的弱点。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这么做。他知道我所有的弱点和失误。但他看我的样子似乎别有意味。他在为其它的理由打量我。不会是为了展开攻击----我还没开始动。不,是更深的理由…让我质疑起我的感觉。

我不喜欢失序的感觉。

很快,那个表情消失了,只留下我熟悉的傲慢嘲笑。相当看不起人。他开口,声音低沉,无法分辨其中的感情“那总归到这地步了,是吧,小鬼?”

我瞪过去,可恶的称呼。居高临下,毫无疑问他就是这个意思。我的愤怒只能让他更快乐。他喜欢惹我发火,而他也总能做到。我握紧剑柄,空气中流过微小的能量,和我的愤怒呼应。令我吃惊的是,我居然仍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我不认为你是这么想的,”我冷淡地开口,在他回答之前我举起Furaiken,剑刃银光闪烁。教堂彩色玻璃里透下的光染上剑身。“你该知道你的罪过逃不掉报应。”

他不屑地笑,无礼的声音穿过空旷楼房。他的血色眼睛再次和我对上,我尽力稳住呼吸压下回忆。“好吧,我不怀疑这一点。但我不觉得来执行那个人是你,小鬼?你有那个胆量吗?还有…”他朝前一步,松松垮垮地握着Fuenken。我忍住往后退的冲动。我们之间只有几步之遥,他俯过身子,棕色头发滑到充满嘲笑的脸上“...恐怕你没有吧。”

他又往前一步,这次我举起Furaiken,足够制造出威胁,“不要过来。”他挑起眉毛,嘲弄我的勇气,我朝他咆哮,紧紧握住剑“让我们搞清楚,我挑战你是为了看看我们到底谁更强,还有洗清你为圣骑士团带来的羞耻。”我的声音几乎要动摇,但还能保持平静“…这不是光是我们的事。”

他突然大笑出声,笑声充斥四周,直到我出声喝斥“有什么好笑的?!”

“你...你说这不是我们两个的事。小鬼,搞错了吧。”他用Fuenken轻轻拨开Furaiken。他野兽一般的血红眸子盯住我的眼睛,魔鬼般的注视,我不能动弹,“这就是我们的事。”

我摇摇头“不,这事关正义。这是我们的决战。”

“这个,”他强调“是我和你的问题,而你自己没法处理。”他的措辞随意得我咬牙切齿。他看到了,朝我低下头,直直地对着我的脸,“不对吗?你的眼神就是这样说的,小鬼,你不想承认,想假装什么也没发生。但你没有忘。你根本没法理清自己的情绪。我不知道你怎么会觉得这样还能打败我。”

“你敢这么说!”我的声音冰冷,比想象中的冷得多。即使如此也对他没什么影响----他哼一声耸耸肩,“为什么不敢?你知道这是真的。但我更想知道…”他伸手轻轻抚上我的脸。那一刻战栗传遍全身。

“...为什么这么想忘记.”

他进一步动作前我拼尽全力从Fuenken下抽出Furaiken,有一瞬间我的剑对准他的心脏,剑刃的光刺过衣物和棕色皮肤。我希望自己能拿稳剑,不要露出一点不适。他轻松地跳回去,给我一个自负的笑容。看上去他现在更加开心“那你现在不是想打败我,是想杀了我。光荣的骑士们也堕落了?我以为杀人有违你们的宗旨。”这些话没有不是太过讥讽,毕竟他也曾遵循我信奉的原则――――虽然他并不放在心上。他冷冷地抬起眉毛,看着我的眼睛“我很想让你尝试看看,就算你想,你也杀不了我-----而且我也觉得你不想。对吗,小鬼?”

我不打算杀他,他明白。他也明白就算是试图伤害他对我来说也是可耻的,因为对他我占尽上风。这只是个无力的威胁,因为本能而说出的话,他明白。

(但我该杀了他吗….?如果有机会,我会杀了他吗…?)

没有其他选择,我慢慢举起剑,空气中充满警告的意味。“够了,现在,战斗吧。”

我举起Furaiken,拉开战斗的姿势。他没再说话,同样准备战斗。看着他,我突然感到似乎不能呼吸。

天父,请不要让我失败,对他或对我自己。

哦,好长
[PR]
by rayor | 2006-08-01 19:17 | GG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