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   2006年 08月 ( 37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大剑] 等待

伊妮莉偶尔会有这样的奢望:自己有一天也许能当上NO.1呢。稍纵即逝。不像NO.3,NO.4两个丫头,有事没事就干上一架以期证明官方排名有误。看见自己,她们尊敬的笑脸下也会隐约闪出觊觎的光。傻瓜,还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没有见过迪妮莎吧,或者见到了也不能认识对方的实力。伊妮莉承认自己的高速剑在迪妮莎面前类同耍花枪,迪妮莎不动声色地单手卡住自己攻击时她就判断此人无法超越,逼不得已不要招惹。她平静地承认失败,从此再没考虑过NO.1的问题,而除了工作也没什么其他问题好考虑。她想这是不是心如止水呢,也好,高速剑这种狂暴的技巧需要与其完全相反的心境来控制。反正,成为大剑之后只是图有人类外表的东西,一天天等待着极限来到,然后让伙伴杀了自己。每个大剑,无论何等张扬,都知道所谓命运时恶毒又无奈的东西。

我不希望你离去...
[PR]
by rayor | 2006-08-01 19:10 | 杂货

[大剑] 无题

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时间似乎凝滞。伊妮莉看见刀锋慢慢划破空气切进自己的皮肤。血管、肌肉、骨骼寸寸断裂。

人们说临死前记忆都将竞相涌上眼前,一片喧嚣。伊妮莉只看见旧时村庄,空荡荡地流过,缓慢而清晰。她想不起自己是不是有过家庭和朋友,曾经的记忆龟缩在遥远角落。然后是一片茫然的黑暗。这就是我现在的人生。她想,所谓时间,原来可以将人消磨地连恨也激不起。最后一刻,伊妮莉突然想笑。

拉花娜不能确定如果伊妮莉觉醒自己还能不能全身而退。伊妮莉却丝毫没有战意。对方的消极让她感到索然无味。但她突然看到伊妮莉离开身体的头颅绽开一个笑容。她不知道是不是幻觉。瞬间的失神让头颅迅速落进了山崖下的茂密树林。

“没有找到脑袋吗?”黑衣人问。
“既然已经焚化了她的身体,我想没有必要了。”
黑衣人意味不明地嘿嘿笑几声,声音咯吱咯吱让人发寒。拉花娜心里咯噔一下。

她用了很多时间搜寻伊妮莉的头颅。那个笑容让她胸口像是扎进一根刺,不除不快。她没放过山下任何一片树冠和草地,焦躁中猛然抬头,才发现崖壁上盖满藤蔓,层层叠叠缠成诡异的绿色帘幕。那时她不由自主地顺着这天然地绳索向上爬去。

伊妮莉的头颅卡在山腰。表情并不如想象中狰狞。面目安详,笑容平静。只是嘴角的弧度透出一丝嘲讽。拉花娜感到不快反而更加沉重。为什么身为曾经的NO.2能这么平静地接受死亡?为什么已经被砍下脑袋还要执着着笑出来?你在嘲笑谁?她伸手想要取下脑袋,突然仿佛有人俯身低语,耳边

“你的灵魂腐烂了吗?”

她悚然想起这寒气和伊妮莉的眼神多么相似,手怔怔地在离伊妮莉面庞存许的地方停了很久,最终收了回去。她用藤蔓盖住这只头颅,决定不再去想。

“在走什么神?还有两个叛徒要解决,走吧。”拉花娜跟随黑衣人转身,下意识地回头望向悬崖。模糊的大片绿色随山风晃动,沙沙声里隐约漂浮起冰冷的讥讽。

不快的感觉毫无征兆地涌上来,拉花娜突然觉得,也许自己再也无法拔出那根刺。


啊,我在写什么........我也不知道........
[PR]
by rayor | 2006-08-01 19:09 | 杂货

曼陀罗

连Sephy都说Zack是个不拘小节的粗神经。只有Zack本人不以为然,“其实我心细如发是个很浪漫的人。”为了避免嘘声太盛,他一直很矜持地把这句话放在心里。

伪的
[PR]
by rayor | 2006-08-01 19:08 | FF7

约束

五台战争时Reno还是刚到Turks报到的愣头青,他在枪林弹雨中以不可思议的的速度冲向前线,Tseng还没点头赞许他就突然折转回来,用更坚定的速度奔向后方。擦过Tseng身边时大喊“主任,电棒掉链子了你们先撑着啊!”Tseng不动声色地遮住青筋,决定回去要好好和人事部门进行一番心与心的交流。

神罗~
[PR]
by rayor | 2006-08-01 19:06 | FF7

人生如歌

——从来客途太匆匆,前路茫茫各珍重

村长握紧Cloud的手,语气凝重“Cloud,人生就是一场旅行,每个停留的地方不过是生命中的驿站。所以不要留恋,到广阔的世界闯一番吧少年!”他郑重地把一枚闪烁银光的小玩意塞进Cloud手里。

“一人参军,全家光荣”的大红横幅下秋风寂寥,Cloud惊恐地看着村长身后浮起密密麻麻的文字,“快走吧快走吧不要再回来了赶紧走吧我的店容不下你这尊大佛呀”…….

火车适时地疾驰而来,村长一把将金发少年推进车里,“去吧,到米迪加闯一番事业!”

所谓人生
[PR]
by rayor | 2006-08-01 18:59 | FF7

平凡生活



神罗新丁Cloud在楼道间局促穿行。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能和英雄Sephiroth结识,虽然这次是帮Zack送东西,但是该说点什么好呢。

那场相识Cloud觉得如梦似幻。当他走进Zack的房间,看到餐桌旁除了刺猬头居然还有一片银光。Sephy霍然转头,Cloud看到了圆鼓鼓的双颊和嘴角的番茄酱,半根鸡腿大刺刺地在唇间蠕动。四目相对,一秒仿佛就是一个世纪。Cloud正要敬礼的手僵在半路,手心冒汗。鸡腿刺溜刺溜全部进肚,Sephiroth看一会儿小兵半空中的手,恍然大悟,从凶悍纠缠的叉子下抽出最后一只鸡腿塞进Cloud手里。已经清俊如常的面孔漾出一个微笑“你就是Cloud?抱歉只剩这一个了。”

一群otaku
[PR]
by rayor | 2006-08-01 18:55 | FF7

[翻译] Kiss in the dark

Kiss In The Dark

by Katzy H



“我没让你穿成这样!今晚,只有今晚,我求求你了Sol!”

“好了,我不会穿成你说的那样的。”

“偶尔穿整齐一点有什么不对?你平时穿那些东西在家里看上去都像街上的朋克小子,还有…”

小姐和流氓
[PR]
by rayor | 2006-08-01 18:53 | GG系列

[混沌武士] 绮想

阳光被窗户割成长条,在无幻面前洒下光斑。这个粗鲁的男人安静地躺在阴影中,吐息缓慢而规律。



仁觉得眼前有些模糊,无幻看上去比任何时候都柔和。桀骜的头发也伏贴在脸颊。他想摸摸这张脸,是否真的如此柔软。他伸直手臂,指尖离面孔还有些微距离。无幻的呼吸打在手指上,一阵阵湿热。仁想再过去一点点,身体却提不起力气,只是微微颤抖。他感到心被莫名的欲望胀得疼痛,视线更加模糊。



这样的欲望也曾在酒精的催化下滋生。那天大家都喝得面红耳赤。风倒在一边呼呼大睡。无幻一把拉开他的马尾,脸孔凑过来“仁,你很漂亮嘛。”说罢大笑,像恶作剧得逞的孩子。烦躁一涌而上,他狠狠扯住无幻的头发,喉咙生疼眼睛发烧。于是低头吮噬颈部皮肤,舌头随喉结起伏辗转,一路抵上下巴。胡茬带来的麻痒让小腹一阵抽痛。无幻一愣,继续笑得肆无忌惮,手指穿过长发,将仁压得更紧。仁觉得一切已不听使唤,只想满足欲望。当他终于打开无幻的衣服,才发现身下的人已经轻轻发出鼾声。他被酒精搅得混乱的思维突然不知道该干什么,只是茫然看着无幻的睡脸。良久,他俯下身,环住对方的肩膀。那夜的梦里有向日葵,却充满阴暗而不羁的味道。第二天醒来时,三人各自占据一个角落四仰八叉。仁不禁怀疑最晚种种皆是梦。



仁记得茶店那一架是久违的痛快淋漓。他有那么一瞬间希望能和这个男人一起好好研讨剑术,没想到这个愿望立刻实现,还被无限拉长。他不动声色地看着无幻。好色、粗糙、不拘小节,他曾以为无幻就是所谓的阳光青年。而现在,他常常想那人更适合在黄昏暗金的流云下笑得看似无谓,即使心里滴血。也许无幻痛恨被人了解,所以招式里也充满虚假。但他越来越想让那个笑容暴露在阳光下,再慢慢将其剥去。这样的愿望每日愈甚,几乎不受控制。他讨厌失控,不得不开始期待分别。



各奔东西的那天风和日丽,无幻毫不留恋地笑着说再见。仁很想回头再看一次那个背影,但如果无幻刚好也回头呢?两个男人遥遥相望多肉麻。无幻不会这么做的…当他终于还是回头,路上只有他一人。
[PR]
by rayor | 2006-08-01 18:46 | 杂货

35题 长廊下

Hojo试验室的窗户正对大门后面的走廊。也是这幢阴暗建筑难得能接受阳光沐浴的地方。



Vincent的工作地点通常都在那里,他是个敬业的人,不论高温暴雨,都不会离开岗位,而且必定穿着制服。

伪文艺
[PR]
by rayor | 2006-08-01 18:45 | FF7

祈愿KUSO版

雪白结晶之下,忘却之都仿佛冰封,空旷寥落一如既往。Vincent独自坐在湖边。突然尖利女声响起“啊~~老公老公接电话!”Vincent刷地把说明书甩出去,小本子咕嘟咕嘟沉进湖里。“怎么调来调去也只有这个铃声,Hojo送的东西果然不可靠!”

那时绿色光辉渐渐消失,天空中的死亡化作尘埃。Highwind在米迪加城外降落。城里响起巨大的轰隆声。Cloud一撩头发“记者肯定就要来了,喂,大家整理仪容。你们跑什么…”

KUSO王道
[PR]
by rayor | 2006-08-01 18:42 | FF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