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   2006年 08月 ( 37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35题 祈愿

雪白结晶之下,忘却之都仿佛冰封,空旷寥落一如既往。Vincent独自坐在湖边,半个小时后就是新年。

那时绿色光辉渐渐消失,天空中的死亡化作尘埃。Highwind在米迪加城外降落。城里响起巨大的欢呼,人们跑向原野膜拜拯救自己的奇迹。潮水般的人群擦过Highwind,不时有人向他们打出庆祝的手势。Marline费力地挤过来,Barret一把抱起小女孩,爽朗大笑。大家被这盛大的欢乐感染,都展开笑容。

祈愿
[PR]
by rayor | 2006-08-01 18:41 | FF7

35题之作战者们



中年人啊........
[PR]
by rayor | 2006-08-01 18:39 | FF7

大海男儿


Part 1
很久很久以前,大海的国王暗慈和王后梅喧有三个可爱的孩子,大姐millia,二哥(自称二姐)Ky,小弟Bridget正太。他们在海里过着幸福的生活。

海边有一座城堡,早年已经废弃。传言有人在这里吐血身亡,于是每晚都要闹鬼。鬼说“sony我恨你,我诅咒你!”因此人心惶惶,无人胆敢接近。

有一天,扛着红色平行四边形大剑的路人甲在雷电暴雨之中来到这里,鬼魂趁风高月黑正在作祟,犹如白色的袜子飘荡在城堡屋顶。路人甲举起大剑高喝一声“啊呀!无知小辈,SS才是正道!”一个霹雳,火球自天而降,长发的人影晃动,鬼魂跪地大哭“我悟了!”路人甲递出一张名片“这个人叫太腐,童叟无欺,你的otaku生涯就让他定做吧。”

kuso
[PR]
by rayor | 2006-08-01 15:22 | GG系列

曾经逃亡的日子

青天白日,万里晴空。

无所事事地钉子头们在阴暗的角落发霉。

“好无聊。”
“好穷。”
“生活没有激情。”
“快来一场命运的邂逅让人生爆发吧!”

大风起兮云飞扬,一袭白袍鼓动,阳光为来人投下智慧的光环,醋酸的味道四溢。

“小伙子们,生活有烦恼吗?”

Cloud年少无知“喂,大叔你挡着我们晒太阳了!”

Zack捂住他的嘴,“Cloud不得无礼!这位就是神罗最大的里元素。真.科学怪人.公鸭(嗓)杀手Hojo。有何指教?”

Hojo稳稳眼镜“咳,你只需要说前两个头衔…那么,你们想和我联手捞一笔么?”

Cloud的眼睛放出微光“哦?”
“你们知道什么是神仙跳吗?”

逃亡啊
[PR]
by rayor | 2006-08-01 15:21 | FF7

触れる


Sephiroth在战场穿梭,悄无声息,无数生命在刀下消逝得干净利落,他们甚至没有机会看到是谁给了自己终结。天边的乌云向四周蔓延,要下雨了。

遇到Zack的时候雨势渐强,黑色刺猬头被血和雨水打压下来,几乎和黯淡的背景融在一起。一级特种兵坐在尸体中间,撑住刀柄的手疲惫不堪。Sephiroth的动作依旧轻不可闻,但他看见Zack瞬间绷紧身体,手臂青筋暴起,他知道看似摇摇欲坠的黑发男人随时可以奋起一击。而Zack突然放松了动作,转头拉开一个微笑:“Seph,没事吧?”

无论什么时候,Zack见到他总是带着笑容,即使伤痕遍布也要尽力扬扬嘴角。他曾问过这家伙为什么在战场上也能那么开心,Zack大笑:“难道你要看我哭?”还能笑总比哭好,虽然这个笑容已经筋疲力尽而Zack向来精光闪烁的眼睛也开始染上沉重地色彩。毕竟是三天来第一次看到带着温度的表情,Sephiroth不禁也稍稍咧开嘴微笑。

“我没问题。倒是你,突然放松可是随时会死的。”
“没关系,我知道是你。”
“为什么?”
“........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有时Zack露出的眼神混沌不明,敏锐如Sephiroth也看不出其中含义,这种时候Zack必定咕噜几声把什么都蒙混过去。比如现在,所以Sephiroth不会多问,他只是想自己大概还需要更多训练。

谈判开始,所有部队原地待命。雨没有停的意思。天空黑压压一片,一切都被乌云裹得密密实实,没有边界没有缝隙,压抑有如死亡。Zack和Sephiroth坐在树下,水从树叶上滴下几乎连成一柱,即使撑起雨布两人也浑身透湿。四周有唏唏梭梭的骚动,雨声没有隔绝士兵的低声咒骂。

两个小时前热血的士兵对Zack吼叫我们怎么能这样?怎么能眼看战机白白贻误,敌人就在眼前!难道我们眼睁睁放走胜利?!

“那你怎么回答他呢?”
“我告诉他好的士兵是服从命令的士兵,否则就是死掉的士兵。”
“就这样?”
“就这样。”

不然怎样?告诉他我们不是为荣誉而战,也不是为保卫什么而战。胜利是谈判桌上的筹码。不能带来利益便毫无意义。失去这次战机没有关系,神罗有足够的消耗品取得下一次胜利。我们这样的棋子全是量产。如果是你这样的热血傻瓜当然更好。怎么了士兵,作战半年有余难道你还不明白?

Zack低低地笑起来:“我们不是在拍电影,我没法给他美好的激情。”

“如果是拍电影,这时候闪电应该冲破乌云照亮战场。而你,
Seph,你要如神祇一样出现,带领你的士兵横扫原野,你的剑要和雷电一道让敌人肝脑涂地。你要成为传说,浑身浴血时就是英武的战神。可是我们这两个月都在沼泽里搞偷袭,你看现在连正宗现在都沾上泥了。”

之后很难再有战争的日子里,银发战士的威名总让新兵们围着“Sephiroth唯一的好朋友”Zack喋喋不休。战场造就了英雄和传说,他们在和平的乏味中期待这样的浪漫。每每如此Zack便想起这晚。他想说操纵战局的大人物们让我们等待,那时至高无上的英雄也坐在泥泞里,撑起塑料布还是淋成落汤鸡。他和所有人一样在黑暗中静静等待生存或死亡的时机。

Zack想自己大概忘不了那天。

“Seph,战斗中我们都随时会死那。”
“你的可能性比较大。”
“当然当然,特种兵很多,你死了他们可亏大了。”

可是那时候就不会再有人会在你身边了,没人会想也没人再敢了。

“保险起见,我们还是来祈祷大家都不会死吧。”

Zack拉过Sephiroth的手,摘下一片树叶按进他手里,紧紧握住。

“?”

“这是银杏,可以活上千年的树,很少有能杀死它的东西。看上去这么脆弱,其实比什么什么生物都强大那。借一点它的运气好了。”

听上去就是一通胡说,Zack觉得自己的手有些发抖。Sephiroth却稍稍握紧他的手,“嗯,我在书上见过。”

他能感到Sephiroth强劲沉稳的脉搏,那具身体里要蕴藏多强大的生命力才能无论周遭多么恶劣都能如此鲜活镇静?他突然觉得银发的男人就像身后的树,埋藏深厚力量,一点一点地向天空伸展。他想总有一天没有什么再能束缚Sephiroth,他将和星球的生命相连。

果真如此,便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直到下一个命令达到,Sephiroth也没有推开他的手。也许他并不在乎,也许他不知道怎么拒绝。Zack笑笑,可我还是很快乐。

尼伯海姆的魔晃炉前,正宗刺穿了他的身体。他伸手想要抓住Sephiroth,最终也没有力气。真可惜,任务完成之后我想教你做标本呢。Zack无力地微笑,虽然已经没人看见。

因为我刚在你的书里看到了发黄的小小的扇形叶片。
[PR]
by rayor | 2006-08-01 15:20 | FF7

Sephiroth在尼伯海姆的地下图书馆里疯狂翻找。一本小册子上写满了稚气而莫名的字迹,他不耐地一甩手,把本子扔到角落。砸在地面的扉页上有孩子才会写出的工整名字:Sephiroth。



任何新鲜的东西都能让小Sephy高兴起来。比如日记。他从不写生活,因为生活一成不变。每天早上一睁眼就是孤零零的书柜,他甚至知道哪些地方的油漆已经脱落。食物严格遵照营养配方烹调,味同嚼蜡。实验室里总是白晃晃地刺眼,疼痛也是习惯。就连窗外的景色在四季如春的小镇上也没有什么变化。



只有书和梦不一样。那时他还不明白这两者的联系。书里的内容被孩子天然的想象力夸张得天马行空。每每有了新书,他的梦就会有另一番景象。那时他也不明白梦和现实的区别。他以为自己秘密地发现了另一个世界,谁也不告诉,独自窃喜。却时时有分享的冲动,还没磨灭的天性让他想要告诉别人梦里他有多快乐,虽然有时也会痛苦。于是他用自己才能懂的符号在日记上记录梦境。以后可以告诉朋友,他想。



有一天他终于读到什么叫梦,整整一本书的理论告诉他那只是大脑皮层里的幻像。他默默合上书,心情没有起伏。也许因为梦里更多的已是白日里挥之不去的痛苦;也许是人人都在告诉他没有不付出代价的幸福。他只是想再继续写日记实在太傻了,虽然他已经很久没有写过。从此那个小本子被锁进了柜子。



后来他在一片混乱中沉睡,他不断想分辨到底是自己还是Jenova在控制一切。不知不觉间意识已经开始游走在星球。所有没有到过的地方,所有曾经听闻向往的地方终于可以一一看过。Jenova沉寂的时候他就静静地欣赏在尼伯海姆的别墅里不能想象的广阔天地。他记得别墅的地下室里有长发的男人对他温柔微笑,他小心翼翼地告诉他怎么阅读自己的日记。不知那人还记不记得。他总是在棺材里睡觉,是不是也会长久地做梦?也许现在回到那里,自己可以进入他的梦境?但Sephy从没回去,他不清楚自己现在是否也在梦中。即使回去那人或许也只是幻象而已。



外面一片嘈杂,Sephy清晰地感到身体一部分死去的疼痛。他睁开眼,下意识地以为会看见一个脱漆的书柜,然而眼前是剑张弩拔的钉子头。他想起了这是什么状况。远处的阴影里站着那个长发的男人,手中紧握Death Penalty。原来一直不是梦啊。Sephy突然有了与看到有关梦的那本书时一样的感觉。



不管是不是,都在这里结束吧。



Vincent说要跟尼伯海姆做个告别,独自回到地下室。他整理好每一本书,角落里有本奇怪的册子,上面布满密码,却是孩子的字体。Vincent想起Sephy说过的日记,虽然已经不是很记得清密码怎么破解,但毕竟是小孩子想出来的东西,前Turks还是很快掌握了要领。日记里都是乱七八糟的梦,最后都会兴致勃勃地来一句“希望今晚能看到XXXXX。”Vincent苦笑,如果好好的生活,Sephiroth也会是个普通的幸福孩子吧。中间有很多空白,最后却记上了东西。没有日期,不是密码,已是成人的字迹。



“希望今晚能看见Vincent。”





PS.好想这样写一句“原来一直不是梦啊,Sephy想,我真的变成章鱼了!”

喂,不KUSO你就不舒服吗?

是啊...........
[PR]
by rayor | 2006-08-01 15:13 | FF7

[翻译] Malboro Season

Cloud Strife,前soldier,非凡的路行鸟骑手。正从阴湿的山洞离开。北方一如既往的寒冷。他吵闹的同伴们没法让他心情好起来。

Vincent要求来点儿油,Barret抱怨他没油就是废物。不管是那讨厌的油还是他们的所谓的骄傲,都让Cloud头疼。但是比起Barret“特别的陪伴”,他还是觉得Vencint更有用处。

More
[PR]
by rayor | 2006-08-01 15:03 | FF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