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   2006年 09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solky20题 重逢

战场上看上去已经没有活物。

Sol穿过苍蝇旋绕的尸体,抱怨着吐出嘴里的沙子。战场的边缘有一株被劈开又扭曲生长的树,在尸体的滋养下居然还结出了果子。他坐在树荫下歇口气。正好一颗果子砸到他的头上,脑海里浮现出已经被人遗忘的科学家,他不禁感叹“牛顿的时代.......”

重逢
[PR]
by rayor | 2006-09-16 11:44

solky 20题 思念

思念

墓地里有鲜花也有粘在地面的口香糖。

奇装异服的年轻人吵吵嚷嚷地聚集在纪念碑下拍照,他们在刻着“Ky Kiske”字样的大理石周围打着各种手势。一个女孩开玩笑地吻了上面的雕像。站在树丛里的人看得几乎发笑。人群散去时,他捡干净雕像沾上的杂屑,“小鬼,现在拿你取笑的可不止我一个。”

他靠在纪念碑上,点起一根香烟,百无聊赖地望着烟雾在空气中散开。雕像上的Ky亲切微笑,他哼一声,这小鬼看到烟应该暴跳如雷才是

Ky看到很多东西都会暴跳如雷。比如香烟,比如守夜时打瞌睡,比如在弥撒上聊天。16岁的男孩拍着桌子怒发冲冠,却又极力忍耐暴怒的声音,他恶意地按着那一头金毛说你现在可真像个男人,像字咬得尤其清晰。此时Ky必定全面爆发,咆哮着拔剑相向。他们的对话总是从吵闹开始,以他向倒在地上的Ky伸出手结束。Ky在众人面前的笑脸天真得让人想撕碎,于是他从没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扒下那小鬼冷静面具的机会。就像逗弄一只很会隐藏情绪的小猫,看着他毛发倒竖的样子是骑士团里唯一的娱乐。

只有一次让他手足无措。Ky站在在Gear的碎片里一动不动,鲜血让斗篷和衣服粘在一起。他弹掉对方制服上的肉屑,点起烟揉乱金发,调侃地夸奖对方。小鬼干得不错嘛,你刚才比什么时候都有精神哟,你的正义里是不是也包括杀戮的快感?Ky居然没有一脸嫌恶地挥剑劈来。弯下腰凑近Ky的脸,他立刻后悔要在这里废话而不是转身离开。可是Ky已经抓住他的手,静默的流泪开始变成大声的啜泣。这个尽情嘲笑尊贵的圣骑士团团长的大好时机里,所有的刻薄言辞都被堵在喉咙,他烦乱地把颤抖的身体按进怀里。风声和斗篷掩盖了哭声,没人会知道英雄Ky Kiske在众人厌恶的Sol怀里哭泣。“早就说了你是个小鬼。”他咕哝着。但只有这一刻,他才突然发现一直被自己叫做小鬼的家伙确实只是一个16岁的小男孩。

什么时候,这个小鬼就长大了呢?面容渐渐成熟,虽然还是那么正义愣头青,直到岁月终于把他磨得内敛,直到他们见面不再争吵。他看着Ky从一个孩子慢慢变成国际刑警的署长,他摇摇头感叹你这样的人居然也能坐上高位,难道这个世界真的很正义?Ky没有反驳,那时不管他说什么Ky都会微笑着看着他。曾经讨打的笑容居然有时也能带来温暖。

实际上他们很少见面,最后一次见到时Ky的眼角已经有了明显的皱纹。他们聊到黄昏,背光中Ky的脸看不清楚,他想说我们去亮一点的地方,这时Ky的小女儿一蹦一跳地过来叫着爸爸我们该回家了。Ky拍拍他的肩,牵起女儿的手离开。他走向相反的方向,背后仿佛有灼热的视线,但当他回头,路上已经空无一人.


“你在这里真像个小丑。”他轻声叹息。Ky过世的时候他在遥远的地方,看着电视里人们虔诚地往墓穴中扔下花朵。他突然觉得自己也该去扔一朵什么,然后告诉前骑士团团长“喂,反Gear斗士,现在你死了,第一个Gear在这里对你致以敬意。”不错的笑话,可是他始终笑不出来。

如果是我,他想,我不会把他摆在这种嘈杂的地方。他的骨灰,应该和家人在一起,或者撒在树林里。或者我带着那个小盒子旅行,那小鬼从没看过太多地方。

他讪笑一声,恶劣地朝雕像喷出最后一口烟。

呐,小鬼你可知道现在我多希望你跳起来对我咆哮?
[PR]
by rayor | 2006-09-16 11:40 | GG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