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ws剧场

一天,皮凯丘饿了,他一蹦一跳地去菜园子里找吃的。太阳公公照在红艳艳的辣椒上,闪闪发光。皮凯丘快乐地跑过去,他抓起一只辣椒微笑着轻轻抚摸光滑的红色外皮。猛然间,皮凯丘的爪子划破了饱满的果肉,一点点红色的汁水沾在他的指甲上。他幸福地笑着慢慢舔去它们,又不急不缓地挖出种子送进嘴里咀嚼。微弱的嘎吱声停止时,整个果实也消失在皮凯丘的口腔里。

他笑眯眯地转过身攥住一只已经出现囧脸的辣椒,更加温柔的抚摸起来。

“索辣,你要去哪里呢。”
“大人,我哪里也不去..............”
“可是我还是很担心那。”

然后皮凯丘和一只辣椒的标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More
[PR]
# by rayor | 2007-01-17 19:02 | GG系列

视线



More
[PR]
# by rayor | 2006-11-17 19:10 | GG系列

死别

Ky不知道原来天空会那么蓝。



在战场上他只看到敌人、鲜血和尘土,从来没有时间抬头。他以为这个时代的天空应该和清明二字搭不上边,现在头上却是和自己巩膜颜色一样的蔚蓝色泽。但他知道很快自己的巩膜就会永远灰暗下去。



正午的阳光烤在他身上,但温度还是固执地随身下是正在干涸的冰冷血液慢慢流失。他很传统地看到眼前流过过往种种。取胜的和没取胜的战役,遍地残肢,在他面前死去的战友们。他无声地对他们说对不起,对不起还有这么长的路要走我却不得不放弃。



幻像被某人粗暴的声音打破,杂乱无章的头发遮住了阳光。他惊讶自己居然还能看到红色头带上的“Rock You”。几乎没了感觉的皮肤被什么柔软的东西包裹起来……啊,是骑士团的制服,那后面透来似乎连死亡都可以击退的温度。



火焰魔法的操控者Sol总是那么温暖。可毕竟也只是似乎罢了。死亡随时都会降临。



他吃力地弯起嘴角想给对方一个欣慰地微笑,Sol不耐烦地让他不要动,表情一片焦急。他知道那家伙现在一定在想这小鬼死到临头了还在装从容真麻烦。这让他更想笑,可是视线也开始模糊,他决定还是把力气留到说话上。



“Sol骑士团交给你了。”

“Sol你一定要解决那些混蛋。”

“Sol你要给这个世界希望……”



Sol不停地让他闭嘴,语气越发烦躁。可惜已经完全看不到那张向来满不在乎的脸上是什么表情,黑暗在热切地向他召唤。他能感到抱着自己的手臂收紧了一些,Sol的气息很近,也许他正在查看自己的伤情,也许正在徒劳地想要使用治愈魔法。



这家伙根本不会治愈魔法。Ky发现自己没有感到惋惜,如果还有余力,他甚至想把身子再往Sol的方向靠一些。Sol的手似乎放到了他的脸上。他突然觉得不可思议,在生命最后的时刻,那个从来没称赞过自己的男人在极力挽留他的生命,而他将一切希望都托付给对方。几乎涣散的意识被某种纠结已久的冲动重新束起。



那现在就一点遗憾也不要留下吧,Ky努力蓄起最后的力气,上帝不会因为那些感情没被说出就原谅我,让我说出来吧。



他感到自己嘴唇的开合,但没有听到声音。他不知道是自己已经听不到了还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黑暗终于战胜了一切,现在他还有很多东西想看,比如罗马民众毫发无伤地转移,比如圣战的胜利,比如人类开始重建家园。如果这些太过遥远,那么他只想再看看Sol的脸。



落入死亡怀抱的最后一个瞬间,他似乎听到一声沉重的叹息,还有落在眼角的柔软温度
[PR]
# by rayor | 2006-11-17 19:02 | GG系列

骑士团之日常



甜文..........
[PR]
# by rayor | 2006-11-17 19:01 | GG系列

solky20题 重逢

战场上看上去已经没有活物。

Sol穿过苍蝇旋绕的尸体,抱怨着吐出嘴里的沙子。战场的边缘有一株被劈开又扭曲生长的树,在尸体的滋养下居然还结出了果子。他坐在树荫下歇口气。正好一颗果子砸到他的头上,脑海里浮现出已经被人遗忘的科学家,他不禁感叹“牛顿的时代.......”

重逢
[PR]
# by rayor | 2006-09-16 11:44

solky 20题 思念

思念

墓地里有鲜花也有粘在地面的口香糖。

奇装异服的年轻人吵吵嚷嚷地聚集在纪念碑下拍照,他们在刻着“Ky Kiske”字样的大理石周围打着各种手势。一个女孩开玩笑地吻了上面的雕像。站在树丛里的人看得几乎发笑。人群散去时,他捡干净雕像沾上的杂屑,“小鬼,现在拿你取笑的可不止我一个。”

他靠在纪念碑上,点起一根香烟,百无聊赖地望着烟雾在空气中散开。雕像上的Ky亲切微笑,他哼一声,这小鬼看到烟应该暴跳如雷才是

Ky看到很多东西都会暴跳如雷。比如香烟,比如守夜时打瞌睡,比如在弥撒上聊天。16岁的男孩拍着桌子怒发冲冠,却又极力忍耐暴怒的声音,他恶意地按着那一头金毛说你现在可真像个男人,像字咬得尤其清晰。此时Ky必定全面爆发,咆哮着拔剑相向。他们的对话总是从吵闹开始,以他向倒在地上的Ky伸出手结束。Ky在众人面前的笑脸天真得让人想撕碎,于是他从没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扒下那小鬼冷静面具的机会。就像逗弄一只很会隐藏情绪的小猫,看着他毛发倒竖的样子是骑士团里唯一的娱乐。

只有一次让他手足无措。Ky站在在Gear的碎片里一动不动,鲜血让斗篷和衣服粘在一起。他弹掉对方制服上的肉屑,点起烟揉乱金发,调侃地夸奖对方。小鬼干得不错嘛,你刚才比什么时候都有精神哟,你的正义里是不是也包括杀戮的快感?Ky居然没有一脸嫌恶地挥剑劈来。弯下腰凑近Ky的脸,他立刻后悔要在这里废话而不是转身离开。可是Ky已经抓住他的手,静默的流泪开始变成大声的啜泣。这个尽情嘲笑尊贵的圣骑士团团长的大好时机里,所有的刻薄言辞都被堵在喉咙,他烦乱地把颤抖的身体按进怀里。风声和斗篷掩盖了哭声,没人会知道英雄Ky Kiske在众人厌恶的Sol怀里哭泣。“早就说了你是个小鬼。”他咕哝着。但只有这一刻,他才突然发现一直被自己叫做小鬼的家伙确实只是一个16岁的小男孩。

什么时候,这个小鬼就长大了呢?面容渐渐成熟,虽然还是那么正义愣头青,直到岁月终于把他磨得内敛,直到他们见面不再争吵。他看着Ky从一个孩子慢慢变成国际刑警的署长,他摇摇头感叹你这样的人居然也能坐上高位,难道这个世界真的很正义?Ky没有反驳,那时不管他说什么Ky都会微笑着看着他。曾经讨打的笑容居然有时也能带来温暖。

实际上他们很少见面,最后一次见到时Ky的眼角已经有了明显的皱纹。他们聊到黄昏,背光中Ky的脸看不清楚,他想说我们去亮一点的地方,这时Ky的小女儿一蹦一跳地过来叫着爸爸我们该回家了。Ky拍拍他的肩,牵起女儿的手离开。他走向相反的方向,背后仿佛有灼热的视线,但当他回头,路上已经空无一人.


“你在这里真像个小丑。”他轻声叹息。Ky过世的时候他在遥远的地方,看着电视里人们虔诚地往墓穴中扔下花朵。他突然觉得自己也该去扔一朵什么,然后告诉前骑士团团长“喂,反Gear斗士,现在你死了,第一个Gear在这里对你致以敬意。”不错的笑话,可是他始终笑不出来。

如果是我,他想,我不会把他摆在这种嘈杂的地方。他的骨灰,应该和家人在一起,或者撒在树林里。或者我带着那个小盒子旅行,那小鬼从没看过太多地方。

他讪笑一声,恶劣地朝雕像喷出最后一口烟。

呐,小鬼你可知道现在我多希望你跳起来对我咆哮?
[PR]
# by rayor | 2006-09-16 11:40 | GG系列

回忆或忘记

有谁说过要离开,他却想不起来。

据说生活规律的人会长寿,Ky想果真如此的话自己大概能活很久。

每天从取回两瓶订购的牛奶开始,在读书中结束,中间是无休止的文件和受人差遣四处奔波。他越来越深刻地理解什么是一成不变。

More
[PR]
# by rayor | 2006-08-30 22:41 | GG系列

Vincent和朋友们的一天

6:45
闹钟响起,睁眼见到Sephiroth露出无上幸福的笑容,他的梦里有什么样的光景?LOLI?正太?御姐?按照周期今天应该是里LOLI……Vincnet掏出死亡裁判对天鸣枪妄图吵醒对方,一如既往的未果。于是打开闹钟塞进Sephiroth的头发。

More
[PR]
# by rayor | 2006-08-30 14:07 | FF7

solxky 我的奋斗

我叫Ky Kiske,前圣骑士团团长,现在是闲暇时分追求大自然拥抱的警察。就是说我有时当当农民,那是为了等一个人。

我能优雅地使用法语和英语,认识了Jam之后甚至学会了中文。人人都以为我出身高贵,受过良好的教育。其实我家在阿尔卑斯山脚下种马铃薯为生。

More
[PR]
# by rayor | 2006-08-20 11:52 | GG系列

[翻译]Justify

从记事起,我就在经历战争。我看到它引起的混乱和毁灭,见过屠杀,还有无助时的满心恐惧,你什么也做不了。我的童年是血色的阴影,使我刻意想要忘记的东西。我不想再像从前那样,软弱无力。那时我只能救自己,从黑暗中逃走,让自己这样的废物苟活

More
[PR]
# by rayor | 2006-08-20 11:49 | GG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