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旧文的地方


by rayor

[翻译]Plea

我厌倦了逃避自己。我活了——不是出生了——150年.生活已经让我不想再在世上停留。日子来了又去,我必须带着自己的罪恶过活,每天想着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过活。太痛苦了。如果我没有感情的话就不会这么痛苦,不会在意自己做的事情。但那时我抛弃人性的代价。感情既是祝福也是诅咒。

More
[PR]
# by rayor | 2006-08-20 11:47 | GG系列

[翻译]Faith In Chaos

清晨朝阳升起,阳光穿过嶙峋岩石照亮山下的平原。那曾是肥沃的田野,现在寸草不生,持续百年的战乱毁灭了所有生命。干燥的风吹过高原,拂走灰尘。这是战争前遗留下来的所有东西,战争把一半的世界都化作废墟。

不管曾经发生过什么,太阳依旧耀眼。这里只有风的声音,但风带起了不同的声响——人为的噪音。

尖叫嘶吼四起。武器的撞击声斩断了气流,给敌人留下印记或者挥空。野蛮的咆哮,痛苦的哭喊,死亡的呻吟。

More
[PR]
# by rayor | 2006-08-20 11:45 | GG系列

一緒に行こう

Vincent回到尼勃海姆的地下室时,Sephiroth坐在他的棺材边,手里抱着正宗。这把传说中的兵器现在更像是个支撑。Vincent没有拔枪的欲望,银发男人戾气全无,甚至有一种疲倦的静谧。他说Vincnet我在等你,我们走吧我不想再待在这里。

More
[PR]
# by rayor | 2006-08-20 11:43 | FF7

质地优良的制服无疑彰显出了他的地位,金发少年穿过交谈的人群。他朝人们微笑致意,有时简单地聊聊,蓝色的眼睛闪闪发亮。人们也热情地回礼。巨大的会场里气氛融洽。各个年龄的人汇聚一堂,相处愉快。所有人都戴着一样的徽章,斗篷,宝石链和精致的袖章。只有颜色不同--显示出不同的等级和部门。他们都是上帝赐福的战士(不觉得很腐败么…),圣骑士团的骑士们。以神的名义清除威胁地球的生物--Gear。

by your side
[PR]
# by rayor | 2006-08-07 10:58 | GG系列

金刚观后

这次的金刚似乎大家都很重视,央视都打出了“人猩恋”的噱头。我不禁想起某人写的魔兽同人里暗夜精灵女祭司爱上了半兽人,我落泪;又有壮士安排莱格拉斯爱上他化作半兽人的哥哥,我悲怆。喂,禁忌之恋也不是这么玩的好不好。托团体票和学生证以及某女王的福,我可以去某高级影院看这段禁忌之恋。英文版的票价居然是中文版的3.5倍,真是崇洋媚外啊崇洋媚外,中文版不是还要人配音的吗,应该更贵吧。

猩猩
[PR]
# by rayor | 2006-08-03 14:28 | 杂货

白色巨塔

从没觉得医生或者教师是高尚的职业,只是诸如此类的职业被要求更多高尚的人。

正剧
[PR]
# by rayor | 2006-08-03 14:26 | 杂货

第一次见面是在战场边缘,爆炸的余波仍在扫起漫天尘土。少年身边扑过灰褐色的气流,金发和西装早已蒙上黯淡。Rufus依旧笔挺地对着战场。

诡异的CP
[PR]
# by rayor | 2006-08-03 14:25 | FF7

斜线同人

Cloud
2 rude
3 Rufus
4 Sephiroth
5 Reno
6 Vincent
7 Aeris
8 Tifa
9 Hojo
10 Tseng
11 RedXIII
12 Zack

More
[PR]
# by rayor | 2006-08-02 12:18 | FF7

yoai50

01. 请问你的名字。
板栗


02. 你和YAOI冲击性的相遇是在什么时候,怎样的形式?

初入耽美不久,我看到了一个叫<恶杀欲>的东西。这我唯一因为呕吐欲看不下去的东西,但它证明了RP来了十头牛也拉不住,我居然还是昂首挺胸向耽美界进发,我果然是无畏的。(是你超级RP...)

RP
[PR]
# by rayor | 2006-08-02 12:14 | FF7

GG同人读后

初看时只有一个念头,翻,一定要翻!因为从没想过英文可以这么美丽。

整篇文章都沉浸在孤独的雾里。

开头便寒意萧瑟,四处刮起冬日的风,Ky孤零零地走过空旷的庭院和建筑。就像他的一生。

他的信仰是拯救世界,但在某个晦暗寒冷的夜里他发现自己的世界原来那么小,但无能为力。“If I could not help one person, the one person that I wanted to help more than anything -- then what could I do? If I could not save him, then nothing was worth it.”厌恶嫉妒追逐那个家伙10年之后,他终于明白自己爱他。

而他是个固执的傻瓜。会固执地坚持正义,也会固执地违背信仰爱上男人,于是现在他固执地抓紧寂寞。无论身边多少人他都顽固的在自己的世界踽踽独行。也许圣战时也一样,有师长,有敌人,有仰慕者,没有朋友。因为他太过单纯又拙于交往。现在他只是看着落雪等待太阳再次升起,再次照耀自己和自己爱的人。

那个家伙和他同样寂寞,但他们也许永远只是两条平行线。他依然会每天在街角的咖啡店凝望苍白的天空,回忆那晚Sol肩膀的温暖。

文艺而KUSO
[PR]
# by rayor | 2006-08-01 19:34 | 杂货